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二八 龙争虎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八 龙争虎斗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7 19:21:11

拔列宏说道:“大家都吃好了吧,对了,贺兄,你最近准备去哪?”贺鸠池说道:“四海为家,我们准备去趟荥阳,诸位,告辞了。‘他果真携着鲜于媚,和诸人拜辞而去。

邓云闯立时郁闷了,此时高腴宁找不到,鲜于媚却和贺鸠池跑了,可谓是鸡飞蛋打带丢人。

不多时,拔列宏几个人竟然打探到火乾道的动向,他们直接奔了雎县,雎水之畔。

几个人直奔雎水,那里也是山水清幽,十分别致。

当时,拔列宏三个人在雎县南侧丛林,看到了火乾道的影子,弟子驻扎这里。

丛林深处,火娘子都十分发愁,来到这雎县,山水重叠之间,却何去何从,顿时迷惘。

夜色深沉,月色撩人,可是却始终无有安全感,登时心头忐忑。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却是哈哈大笑,火娘子和弟子们看去,那却是一个男子倏忽落到了林中。

火娘子喝道:“尊驾何人、”男子说道;‘我是宋丕显。“火娘子一震:”这不是尉迟迥的人吗?怎么到了雎县。“火娘子说道:’尊驾深夜驾临鄙派,所为何事?‘宋丕显说道:’你火娘子不声不响的从信阳搬来雎县,可算是害苦了宇文将军,终日里茶饭不思,可说是憔悴了几分。‘火娘子一阵恶心,说道;’宋先生此言似乎不妥吧,我又不是卖给了北周,何故如此呢?‘

宋丕显说道;‘你火乾道特立独行在中四门之下,不容于中四门,也不容于上三门,你何去何从,不比我多言了吧?“火娘子看到他来威逼,一时冷笑道:”宋丕显,这事轮不到你来管吧,我可不是北周的人,也不是宇文将军的人,我的去留,不应该由他人来定。“宋丕显说道:”有性格,说得好,可是你火乾道在信阳受宇文将军庇护多年,该算是对你有恩了吧,你何以如此不打招呼,就一走了之呢?“

火娘子说道:‘最近事忙,无以抽身,故而如此。“宋丕显说道:”哼哼,你这是欲盖弥彰,你本是来投靠北齐,却要假作姿态,当我们不知道吗?“火娘子怒道:’我何时说过投靠北齐,你血口喷人。”

宋丕显居然诈出了火娘子的实话,暗自冷笑,说道;“火娘子,你特立独行,标新立异,难道是要在此独树一帜,另成一派吗?”火娘子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掌门,在哪里安顿都有我来定。”

宋丕显冷森森的说道:“不妨告诉你,你有两条路,一是回信阳,二是叫你火乾道从此消失。”

火娘子气得登时抽出了裙下的双刀,横在身前,喝道:“宋丕显,有种你就来吧,我火乾道和你拼了。‘当时火乾道诸人都是剑拔弩张,十分气氛浓郁,一触即发。

当时一道人影从侧翼飞来,落到了宋丕显的面前,却是何嵩阳来了。

宋丕显笑道:“何嵩阳,你居然还和火乾道有勾连,真是老当益壮,不输当年啊。”这是讽刺他们有私情,何嵩阳才为此出头,两人都是暗自痛斥这宋丕显的狗嘴可恨。

何嵩阳喝道:“宋丕显,你杀我爱子,我今天叫你血债血偿,看招。‘宋丕显喝道:“你杀我妹妹,我教你死在我面前。”两个人陡然上前,激斗之下,却是沙尘四起,周围诸人霎时退后。

两个人斗到了分际,还是难分难解,可是此时一处剑气腾空,直扑何嵩阳,却是斛律祯到了。

这一剑来的很快,却是十分犀利,叫火娘子和何嵩阳都是大吃一惊。恰在此时一把刀横空划到,宛如一道流星,当的一声,和这剑刃触碰,这持剑的斛律祯都觉得半身发麻,立时收剑后撤。

拔列宏将飞出去的弯刀再次收回,飞到了近前,喝道:“住手。‘

可是两人可不住手,而是越大越精神,难以收手。

当时拔列宏一刀劈向了两人的**,企图将他们解开,可是身后拓跋颍呼道:“小心。”拔列宏觉察到背后有人偷袭,登时划出半步,反手一刀,夹杂了佛光普照,划向了偷袭之人。

偷袭的却是两人,一个是宇文乾嘉,一个是宇文乾光,看到此时拔列宏刀气厉害,登时手掌后撤,可是两手的碗子上还是出现了淡淡的刀痕,渗出了血丝。

两个人随即出掌,夹攻拔列宏,同时那边斛律祯也要过来插手,却被邓云闯横空拦截。

三拨人打成一团,火娘子都是没想到,这小小的雎县,竟然集聚了如此多的高手。

当时宇文乾嘉,宇文乾光都是想不到,才月余不见,这拔列宏就武功突飞猛进,和在华阴初遇他是简直是天壤之别,这掌力化进了刀法,却是十分犀利;暗道:‘可惜红冥全谱,意外的落到了他手里,真是不值。你说这胤叔何人比武时,为何还要携带武功秘籍,难道是太自信了,还是我们都不信任,不肯传给我们呢?“

当时宇文胤去和高廉甑在王屋山比试,可谓是信心满满,以为可以凯旋而归,不曾想在此殒命,秘籍失落,也是意料之外。

宇文乾嘉,宇文乾光在面对着一个拔列宏,都十分吃力。邓云闯在面对这斛律祯,也是势均力敌,那边何嵩阳和宋丕显都是不可开交,东道主火娘子倒是成了看客了。

当时拓跋颍看到此一仗倒是赢多输少,自然十分安心。

可是,拓跋颍却陡然觉得背心一麻,暗道不好,一个人劫持了拓跋颍,飞出多远。

当时拔列宏看到真切,登时划出了三刀,逼退了宇文乾嘉和宇文乾光,追出去了。

劫持拓跋颍的人,却是十分迅捷,眨眼间奔出了三五里远,在一处河边站定。

拔列宏喝道:‘尊驾何人,为何出手偷袭?“这人转过身来,单身抓到拓跋颍的右肩,说道:’你小子还不配知道我是谁。‘拔列宏看看此人,岁数和端木岛主相若,气质阴沉,脸色微黑,一双手都磨出了老茧,看来练过铁砂掌,或是常年拿兵刃所致。

拔列宏说道;‘前辈可是尉迟俊霖?“这个人一呆,说道:”你何以知道我?“拔列宏说道:‘当今之世,可以称得上英豪二字的,唯有伍庆威前辈和尉迟俊霖前辈,别无他人。’尉迟俊霖干笑一声,说道;‘你小子倒是有眼力,怪不得你可以如此修为,叫我们两个侄子都不堪其累。”他是那宇文乾嘉兄弟的表叔。

拔列宏说道:‘我不曾得罪贵国,那秘籍之事,也是我们当时事出突然,进而损毁,请前辈谅解。“尉迟俊霖笑道:”那本破书我才不稀罕,这丫头却是屡次刺杀我朝中大臣和将领,这笔账怎么算?‘

拔列宏说道:‘拓跋姑娘心念故国,故而行为出格,也在所难免,希望前辈可以体谅。“尉迟俊霖说道:‘体谅她?她当时刺杀过阀主的儿子,侄子,和不少朝中大员,难道我们也该宽恕她是吗?“

拔列宏说道:“这事我可以开导她,不叫她再去骚扰贵国,望乞恕罪。‘

尉迟俊霖一声不吭,陡然上前,一掌劈出,拔列宏当时运足了气息,一招僧回加蓝,攻向了尉迟俊霖。

尉迟俊霖就是看看他的功力,登时和他对了一掌,轰的一声,尉迟俊霖纹丝未动,而拔列宏连退三步,堪堪站稳,暗道厉害。尉迟俊霖却也晃了晃,可是没动本分,心道这小子倒也功力不浅,看来凝霜血玺是个难得的宝物,绝非浪得虚名之物。

第二招尉迟俊霖陡然欺进,一招攻向了拔列宏的肩头,待得拔列宏戒备时,他却陡然勾住了拔列宏的腕子,向这自己这边急扯。那时,拔列宏看到他大力拉扯自己的腕子,十分危险,登时左手一指点出,直刺尉迟俊霖的眼珠,这是一招刀法,不过划入手指,倒也犀利。

尉迟俊霖登时松开了他的腕子,单手一撩,登时震开了拔列宏的手掌,躲开攻向眼珠的一招。

当时拔列宏划出了七八个掌影,却是红冥拳法中的“万佛朝宗”。

尉迟俊霖当时一道 拳劲横扫,化去万佛朝宗的气劲,登时一腿踢出,逼迫拔列宏退后。

眨眼睛过了三十多招,拔列宏都丝毫不处下风,倒令尉迟俊霖十分恼火,想不到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竟然和自己过了三十多招,都未分出胜负,传将出去,那即是自己颜面无存了。

当时这尉迟俊霖使出了螺旋劲,四下劲气澎湃,十分浑厚,拔列宏宛如遇到了七八级的风浪,地上转起一圈,身子内力忽而受制,暗道不好。

当时拔列宏深吸一口气,当时力劈华山一招单掌劈向了尉迟俊霖的面门,尉迟俊霖单手托住,另一手闪电击出,砰地一声,击中了拔列宏的心口。

拔列宏直觉一阵烦恶,当时喷血,可是尉迟俊霖收手时,也被震得半身发麻,暗道厉害。

拔列宏陡然窜起了,宛如一道闪电,这是红冥拳法里的“风云变幻。”

这招却不是攻敌,而是急速窜起,到了拓跋颍的身边,抱起了她夺路而走。

当时,尉迟俊霖认为这一招,必然叫他呕血当场,不得缓过气来,可是他错了,当时拔列宏就窜了出去,夺下了拓跋颍,夺路奔去。

尉迟俊霖十分生气,当时急追之下,却看到了拔列宏飞奔踏水过河而去。

尉迟俊霖追去时,拔列宏却没入了林子里,不见了。

拔列宏回到了这火乾道的所在,何嵩阳和宋丕显都不见了,邓云闯和那斛律祯也打到了林外。

此时,火娘子不见了,看来是被挟持去了,当时暗自想到:“尉迟俊霖就是个诱敌之计,看来是蓄谋已久的。‘周围的斛律祯看到这时计划成功,就一剑逼退了邓云闯,逃之夭夭。

邓云闯过来,和两人见面,说道:‘火乾道的火娘子被劫走了。“

几个人料定,他们该会劫持了火娘子向西退却,故而向西搜寻,却是暂时无果。

0

二八 龙争虎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