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记得那年石榴花开>第十 章 祸起萧墙 I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 章 祸起萧墙 I

小说:记得那年石榴花开 作者:晨昕然然 更新时间:2019/5/20 12:11:08

  

  (1)

  没有想到秋天还有这样的大雨,莲子和全留冲进庙里时,两人都衣衫半湿了。

  莲子用手巾擦着脸上的雨水,看了看全留,又把手巾递给了他。全留接过来,一看手巾洁白,犹豫了一下,又看见手巾角边绣着的一朵并蒂莲,他抬眼望了望莲子,把手巾叠好还给了她。然后,用衣袖擦了擦脸。

  莲子接过手巾上,看着上边的并蒂莲叹了口气,眼睛望向外边的雨帘。

  “雨停了,咱就去箕山,都打听清楚了他们在那边呢。”全留劝道,眼睛也望着外面。

  雨地里,一个老汉摔倒了,路滑,雨大,他爬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全留冲进雨里去扶他。

  “爹?”随后跟过来的莲子,意外的发现,这个老汉竟然是自己的公爹。

  时隔半年,翁媳二人在这破庙里相见,竟愰如隔世。窦老爹万没想到,自己外出被抓去作劳工,才半年多,家里竟遭如此大难,仅剩下这个尚未圆房的儿媳!家破人亡的消息就像这漫天秋雨,彻底浇灭了自己回家的念想.....往下的路还怎么走?又走到何处才是希望?

  莲子则完全不能相信公爹带来的消息。刚才她还打算等雨停了,就去箕山找灵奇,他怎么可能会不在了?他才走了几个月,他的笑,仿佛就隔着雨帘在面前闪烁;他的话:“等我回来,从此我天天为你簪花”就像那凉凉的风,还在耳边吹佛。

  “他不会死的,不会!你老了,或者看不清楚,坠下去的不是他,或者……您不是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吗?或者他还在那里躺着,我们现在去找他。”

  她说着伸手拉着全留的胳膊摇晃着,被全留轻轻褪下。这动作被窦老爹看在眼里,心更是一酸“没想到这样快莲子就有新去处了。也好,这样也好,窦家彻底没人了,更干净了。”

  半夜,哭得迷迷糊糊的莲子突然被全留一声大喊惊醒,她顺着全留的喊声一看,立刻吓醒了。“爹,爹呀!你这是干嘛呀!”她哭喊的声音都变了调。窦老爹竟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

  “你往上托住他的腿,别让他身体下坠!”见莲子过来,全留把老人交给莲子,自己跳上神坛,一挥砍刀,砍断了窦老爹套在脖子上的裤腰带,然后抱住老人慢慢地滑下神坛,把老人平放在了地上。

  掐人中,又命莲子接来雨水洒在脸上,终于老人呼出了一口气,睜开了眼:“唉,你们是救我干嘛呢?不如让我去找他们(指自己的家人),大家都省心。”

  “爹!您说什么呀!别说灵奇这会生死不知,就是真不在了,不是还有我吗?我即嫁进窦家,就是您的儿媳,您老在一天我就该替灵奇孝敬您一天。若灵奇知道你这样去了,他不该责备我没有替他尽孝吗?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他?!”莲子哭着说着。

  “唉,孩子,就算是你有孝心,可眼下咱翁媳俩这情形,要饭都没个落脚地,孩子,你怎么孝敬我?倒不如没有我这残老汉的拖累,你还好往前走。”

  “叔!咋说没落脚地?我是莲子的哥,她爹就是我的爹,我家就是你们的家!”一直在旁边忙着施救的全留,这时才插上了话。仅这一句话,犹如冬日暖阳,感动得翁媳二人泣涕涟涟。

  “谢谢你,孩子,你心好,只是这名不正,言不顺我不能去呀!”

  莲子也抬着泪眼看了看全留,之后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救命之恩尚未报答,再拖个公爹投其门下,这样的恩情莲子怕还不起。

  “实在你们不想去家,那就去后山山洞住。我天天采药,认识许多医生,先把叔这病治好,到时是去是留,你们再作打算。”

  走投无路之际,也只能如此。翁媳二人只好依言和全留一起返回佛里集。

  没想到离家月余,家里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进门娘就乐得上前拉住莲子:“正打算托人去找你们呢,咱家有地了,现在这时候,抓紧了还能种上一季玉米呢!”原来自打八路军来到豫西,乡里铲除了日伪乡公所,成立了新的抗日区政府,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及倒地运动。所谓倒地运动,就是把汉奸恶霸的强占农民的土地夺回来,交还给农民。全留家因此分了两亩地,老太太正愁没人种地呢,不想全留正好就回来了。

  “娘,这是我…。。“莲子不知该怎么介绍自己的公爹,一时语塞。

  “娘,这是莲子的爹,是我叔!”全留搀扶着窦老爹,向自己的娘介绍着,同时搀扶着他往窑里走。

  那晚安顿好窦老爹睡下,全留娘和莲子就只能星星当被地当床的睡在院里,因为全留家就只有一孔土窑。

  娘俩说着话,全留娘说起上次她和全留走后不久,灵奇跟部队过来帮了她,还认她作干娘,莲子听后心里悲喜交加,难以自禁;而莲子说起飞机场窦老爹所见,全留娘也不甚唏嘘。想起伤心的事,俩人都沉默了。一会全留娘试着问:“要是他还活着,我这话肯定不会说,可现如今,你打算怎么办呢?”莲子不语,她接着往下说:”我那憨儿对你的心思,你是知道的,而你一个未圆房的大闺女,这样带着公公也很不方便,你要是愿意咱两家换亲,拿我这老婆子给憨儿换个媳妇,这样你公爹也有人照顾了,我也成全了我那憨儿的心事,咋样?”

  莲子装作熟睡,用被单蒙住了头,全留娘看着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天全留把后山原来莲子住过的山洞又拓宽了许多,把窦老爹安顿在那里,从此白天莲子在那边服侍,晚上全留过去陪伴。

  秋去冬来,新分的地里打下不少玉米,新种的麦子也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被,眼见明年的粮食也有了,媒婆们也开始上门给全留提亲。只是任凭媒婆说得天花乱坠的,全留就一句:“说过的话,泼出的水,收不回了。”什么话?全留娘知道,却没法说。

  一日,全留娘来到洞里,趁莲子洞外熬药,把那晚上院里对莲子说的话,又对窦老爹说了一遍。

  全留娘走后,窦老爹拖着残腿,跪在了莲子面前:“那日庙里我想死,是因为没有活路了,现如今全留娘给咱一条活路,她拿她自己和你换亲,还答应我,为了不让窦家绝后,你和全留生下的第一个儿子,随我姓窦。这样的好事,只怕是今生今世你我也只能遇到这一次!你总说要替灵奇孝敬我,那就求你成全我,为我们窦家着想,嫁给全留吧!”

  莲子站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片刻她捂着脸哭着跑出了洞。洞外悬崖边上,有一颗石榴树,那是全留外出采药时带回来的,他知道莲子喜欢石榴花。望着它莲子大声哭喊:灵奇,灵奇,你在哪里?你让我怎么办呀!?”

  晚上,全留跪在了母亲面前:“娘,别难为莲子,我答应您,我娶媳妇。只是这样一来,我怕莲子真会带着窦老爹离开这里,他们有家不能回,真离开这里没处去,所以,娘您能不能……。”

  全留娘仰天长叹:儿呀,我的痴心的儿,你为了她把老娘都要搭进去?她莫不真是狐狸精变的,咋就把你迷成这样?

  不久全留娘请了村里的媒人,把自己嫁给了窦老爹。又不久,全留娶了邻村一寡妇。

  

10

第十 章 祸起萧墙 I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