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飞天算>第0029章再见陈益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29章再见陈益鹏

小说:飞天算 作者:骏馨 更新时间:2019/3/30 15:43:50

我不禁注视着这逐渐走近的身影,恍惚的觉得有些熟悉。这时手机短信铃声凌乱了我的思绪,我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打开了短信,原来是唐思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晚上十点在市区燕京饭店,我来接你。”

我望着短信想起了之前与她约定的饭局,无奈的笑了笑,收起了手机,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我再抬头时,那熟悉的身影已经来到了近前,他鹅蛋脸、新月眉、柳叶眼、覆口唇有些厚、鼻梁正中挺直,身穿黑色的劲装透着逼人的英气,这人赫然就是那捞尸人了。

我不禁想起那天回来还一分钱没有给他,看来他是来要账的了。我转念一想,这小子消息挺灵通的嘛。

他在距离我约五六米处便招手道:“小天!”我赶忙“哎!”了一声,快步迎了过去,笑着道:“大哥里面请。”

陈益鹏“哈哈哈……”笑了起来,他笑得很真诚,随即说道:“不用客气。”我们边说着边进了屋子。

我忙让着他坐下,跑了茶端了过去,然后我快速的打开抽屉装好了五万块,将两个信封递了过去。

陈益鹏瞟了一眼近前茶几上的信封,笑着道:“我来找你喝酒的。”他说着举起了两个油晃晃纸包和两打啤酒。

“啊?”我不禁觉得有些突然,下意识的愣了一愣,又赶忙应了一声“好!”我说着便一起跟他打开了纸包,那两个纸包里面包裹着的外皮焦黄儿得烧鸡,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我不禁顿觉有了食欲。

陈益鹏笑呵呵的开了一瓶啤酒递了过来,道:“你这伤……”我自是笑着回应说已经好了。

于是他自顾自的也开了一瓶,与我碰了一下,我们双双仰头喝了起来。

我自知流量不胜,但瞟了一眼依然猛灌的陈益鹏,想到是第一次喝酒,也只得勉强作陪了。这一气儿畅饮竟然各自喝了半瓶酒。

我放下酒瓶已经觉得有些反胃了,不由得打了个酒嗝。陈益鹏见状连忙撕下了一只鸡腿递了过来,笑呵呵的道:“来,压一压。”

我不禁感激的望着他,尴笑着接了过来,咬了一大口贪婪得咀嚼起来,很快吞了下去,方才觉得舒服一些。

陈益鹏也撕下一只鸡腿,大口的咀嚼着,道:“痛快啊,这么多年了,没想到终于有人能一起喝酒了。”他笑的既真诚又自然。

看来,他从不跟村里人接触,这些年也确实憋坏了。于是我好奇得不禁脱口问道:“那个……大哥,您这么一直不跟村里人接触,而我从小就看您在河边了,您这是……”

陈益鹏摆了摆手,咽了嘴里的肉,吧唧了嘴,笑道:“并非我不愿意跟他们接触,而是我那维持生技让他们觉得晦气。”

他说着举起了酒瓶,我下意识的迎着跟他碰了一下,自然又是一阵畅饮,这一瓶酒眼看着就要喝完了。

随即陈益鹏仿佛是强挤着笑容,道:“我倒是也习惯了,能理解他们。毕竟没人愿意跟一个天天跟死尸打交道的人过多的接触。”他说的是那般的轻巧,但他的神情透着孤寂与落寞。

听他这么一说我方才意识到,并非他不愿与村里人接触,而是村里的人们都嫌他晦气,毕竟谁也不想总找他捞尸。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我从小被父母抛弃,不由得有了与他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我脱口道:“如果大哥不嫌弃,我倒是愿意经常陪您喝喝酒,聊聊天……”

陈益鹏听了“哈哈哈……”得笑了起来,止住了笑声,才道:“我也正有此意啊!这么多年,难得有人说说话,喝喝酒。”

他边说着边示意我再度碰瓶,我们不约而同的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这酒喝着喝着,陈益鹏见我确实不怎么能喝,倒也不劝我,只是频频的跟我碰了酒瓶,然后自顾的喝着。我虽然不胜酒力,但此刻能与这起初让我觉得甚是神秘又透着冷漠的陈益鹏谈笑风生,心中自然是不由得高兴与欣慰。

不知不觉中,陈益鹏已经将另一打啤酒拆开了……

陈益鹏又狂饮了大半瓶酒,方才放下酒瓶,他忽然睁大了眼睛,有些惊疑得问道:“我发现你身上的气息仿佛跟上次不一样了,你这是……”

我尴笑着点头,道:“大哥……我醒过来才发现我进阶了。”“哈哈哈……好,那算是因祸得福了,恭喜恭喜。”他说着举起酒瓶磕了一下我手里的瓶子,自顾的喝了一口,我自是陪着喝了。

陈益鹏放下了酒瓶,撕了一块鸡翅咬了一口,咀嚼着道:“上次的事情我得感谢你呢。”我不禁一愣,疑惑的道:“大哥您别这么说……”

陈益鹏嘬了下瓶口,咽了嘴里的肉,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他缓缓开口道:“嗨,那尸王的道行你也领教了,不是你最后的那一下,估计我和那鬼差都得阴沟里翻了船。”他脸上满是回忆与凝重。

“呃……大哥”我哑然说道。“嗯?那可不多亏了你。来敬你一个,感谢你的救命之恩!”陈益鹏微笑着打断了我的话,他磕了一下我的酒瓶,将剩余的酒一饮而尽。

我赶忙扬了酒瓶,尴笑着道:“为了我们初次合作愉快,干!”陈益鹏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他点着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着,悠悠开口道:“是啊!初次合作,你竟然救了我两次。”

这一气儿喝完,我感觉我的脸已经有些发热了。然而我听了陈益鹏的话不禁有些感动与欣慰。陈益鹏望了我一会儿,可能是察觉了我的醉意,他悠闲的望着窗外,不一会儿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笑着说道:“都已经八点了!”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他说着便站起身往门外走着,随即转身轻笑着道:“酒先放在你这里,下次来我们继续。”“好,大哥慢走!”我拿着钱跟了两步,递了过去。

陈益鹏望了一眼那两个信封,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钱你留着吧,说到底是你救了我的命呢。”他语声中满带着真诚的感激。

我心里顿时再度心生感动——虽然事先谈好了价钱,但他毕竟是为了捞尸跟我一同走了趟鬼门关。饶是他可能觉得自己没帮上什么忙,但在我看来就凭他冒着生命危险引路,这钱收的也理所当然。然而此刻他却拒收“酬劳”,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此刻,我不由得嘴角抽搐了,坚定的说道:“大哥这钱是你该拿的,毕竟是我去找您,才导致您会以身涉险的。”

陈益鹏听我说完“哈哈哈……”的笑了起来,随即他止住笑声,又道:“好小子,当我与那尸王水下搏斗上来时,我看着你用身体连接锁链拉我上来的一刻,我就确信没有看错你了。你既然叫我一声哥,那这钱我更不能要了。”

他说着将信封塞进了我的兜儿里,语重心长的道:“钱对我的用处不大,但你可能会用得着。”紧接着便转身快步出了门。

此刻,我望着着陈益鹏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不禁愣了神,自从我师傅和我姐不在家了,我还是第一次感觉时间过得有些快呢。

然而此刻我却能与起初让我觉得甚是神秘与冷漠的陈益鹏谈笑风生,而且彼此算是视为了兄弟,这让我不禁感动又高兴。

良久,一阵“隆隆”的引擎声迫使我收回了心神,我下意识的寻声望过去,方才意识到应该是陈益鹏那渔船的声音。那引擎声逐渐远去,船应该是驶向了对岸……

一阵清风吹过,给这闷热的夜晚带来了丝丝清凉,我不由得深呼吸方才觉得酒劲渐消。我想起与唐思的饭局,快步走到洗手间冲了凉,又喝了几杯浓茶,才觉得退去了身上的酒气。

约莫一个小时的样子,一阵汽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车子停在了店门口。我下意识的望了过去,一个身材凹凸有致女子下了车,快步进了店。

唐思拉长着尾声笑着道:“印大师……请吧!”她俏皮的调侃着。我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唐思,她本就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搭配上着粉色包臀短裙更显得身材凹凸有致,但却不让人觉得妖艳。

我瞬间不知道眼睛往哪里放了,觉得有些尴尬,心中暗暗的自嘲起来。然而更让我为难的是那唐思在我面前转了一圈,笑着问道:“好看吗?”我顿觉异常的尴尬,只得应付道:“还……还好吧!”唐思白了我一眼,道:“走吧!”

她说着便转身朝门外走去,见我没跟上,又转身双手抱着怀,道:“干嘛?一个大男的怕我吃了你……还是……”她仍然扬高着尾声颇带着调侃。唐思的眼睛与我对视了一瞬,又看了看自己,猛地转身催促道:“快点啦!”那一瞬间我注意到她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我暗自摇着头跟着上了车,坐在了后座上。一路上唐思没怎么与我说话,然而我却觉得每每透过后视镜与我对视时,她的眼神复杂的让我看不懂。

约莫两个小时,终于到了燕京饭店。唐思让我先下了车,她很快停好了车子才招呼我一起进朝饭店里走着。这饭店共计五层楼,门面以白色的基调为主,整体看起来很是素雅给人一种很接地气儿的感觉。

当进到饭店里,我悠闲的打量起来,那木制光亮的楼梯扶手和着梯井,浑然一体得呈现弧形的流线式设计。

光洁的木地板与墙裙紧密切合,反射着明亮却柔和的灯光,与那复古式的精致吊灯搭配的甚是**与智雅。

这复古的式的装潢设计让人不禁觉得这是家老店了,然而我却觉得这饭店的消费水平绝对不低,至少不是我这经济条件能承受的。

约莫一分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了电梯近前。一位西装笔挺的小哥问了唐思预定包间的情况,随即彬彬有礼的招呼我们上了电梯,很快来到了名为“清水阁”的包间。

我和唐思自然是面对面的坐下,这包间依然是复古式的装饰,看上去给人温馨又舒适的感觉。紧接着,服务员拿来一个复古式的三叉蜡拖,上面插着三支红色的蜡烛。

我望着蜡烛有些不明所以了,不禁疑惑的望着唐思。然而她仅仅与我对视了一瞬,随即冲服务员点了点头。

那服务员转身朝包间外走去,“吧嗒”一声轻响,包间里瞬间黑了下来,我心不由得一紧,下意识的望向了蜡烛,本能的抓向方才那服务员放在桌上的火柴。我擦亮了火柴,点燃了蜡烛。

我看到唐思正微笑着看着我,仿佛就是在等我点燃蜡烛一般。我更加的狐疑,不禁脱口道:“唐大小姐,你这是……”“没什么了,就是感谢你救了我,跟你吃个饭。”

约莫五分钟,服务员陆续的上了烤鸭和一些精致的菜品。我和唐思静静的吃饭,难免有些尴尬,可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正有些为难之际,唐思率先开口道:“我爸跟我说了……谢谢你帮我。”

我“嗯!”了一声,笑着道:“应该的,帮你也等于帮我自己的。”唐思听了不由得愣了一愣,随即开心的笑了。我只得陪笑着点头,以求缓解着尴尬。

安静了几分钟,唐思忽然问我:“你经常这样帮别人吗?”“呃……没有了,毕竟这种事很少见的。”唐思“嗯!”了一声,包间了再度陷入沉静。

良久,唐思问了我跟他爸到底怎么说的,我便将我的分析跟唐思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她听了不住的点头,致谢。紧接着我们聊到了张蕊。唐思告诉我张蕊现在一个人撑着公司很不容易,很少陪她一起出来玩儿了。我看得出她俩的关系的确很好。

当然唐思也跟我讲了很多她俩一起出去喝酒,到处旅游的趣事。我听了也偶尔忍不住笑出声来,屋子里尴尬的气氛被她巧妙的化解了。

然而再美好的晚餐终究有腹饱归乡之时……

此刻,我站在店门口望着唐思转身离开的背影,她透过车窗复杂的望着我挥了挥手。我察觉到她那清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孤寂。于是我轻声说道:“有空可以常来!”她开心的点着头,清脆的“嗯!”一声,发动了车子……

唐思的车子走后,我赫然发现那顶古轿和纸人再度出现在了那颗大树底下,方才可能是被车子挡住了所以我才没有看到。那当头站着的纸人依然与我对视着。

我不禁顿觉头皮发麻,慌忙着关了店门拉上窗帘,小心翼翼的透过窗帘的缝隙望着它们……

良久,我发现那些纸人依然没有进一步动作,方才长舒了口气。我定了定心神,将店里的灯全部打开,方才放心了一些,倒在了屋里的床上……

1

第0029章再见陈益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