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飞天算>第0030章第五个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30章第五个人

小说:飞天算 作者:骏馨 更新时间:2019/4/3 13:57:52

清晨,刺眼的阳光穿透窗帘直照得我的脸有些灼热感,我勉强撑开了睡眼,挪动着身子起床洗漱,骑上电动车到农贸市场吃了早餐,回来打开店门做生意。

一上午陆陆续续有些人买东西,勉强进了一千多元。自从我姐走后,店里的生意确实不如从前,那顾客进门之后的啼笑与寒暄再未见到。

中午我吃了午饭骑上电动车到区里的银行存了钱。回来开了店门,望着冷清的屋子,我下意识无奈得摇了摇头,坐在了桌前,无聊的翻看着杂志。

我不由得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

终于,落日余晖映晚霞,那橘红色的光映红了一切,赋予阳间一幅宁静与安详的黄昏美景。

我不禁放下手里的杂志和手机,悠闲地踱着脚步站在了店门口,欣赏着难得美景。

此刻,我望着店附近被余晖映红的一草一木,自是放下了内心的孤寂,不自觉得的望向那“小马头”。

果然,我看到那平静的水面同样映着橘红,在水天相接处缓缓行驶的小船正渐渐地拉长着地平线。

于是,我不由得的想到了与陈益鹏那戏剧般的偶遇,正如那光与影的结合,却恰如心与心的交织。我不禁觉得那既暖心又偶然的相遇,确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与缘分。

我不禁嘴角上扬着,悠闲自得的缓缓环顾了四周,不由得点头自语道:“好一幅落日余晖映晚霞,水天一色有人家的美景。”

随着一轮皎洁的明月自东方徐徐升起,勾勒出一幅崭新的月上柳梢头图,那如血的残阳很快被地平线吞没。

正无聊着的我自然而然的寻着月光望去,却见到那五个纸人再度出现在了那颗大柳树下,我不禁顿觉头皮发麻。

然而更让我吃惊的是,那当头的纸人此刻正朝我缓步走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简直令我毛骨悚然,我不由得后退着……再后退……

终于,那纸人在我面前停住,我不自觉的往边上跨了一步——下意识的想要让开它。

却没想到,这纸人径直的走进了店门,然后右转进了我师傅的房间。

我不禁蹙起了眉头,这纸人为什么会进到我师傅的屋子里?强烈的好奇心最终战胜了我的恐惧。

于是,我快步走到店门的右边,隔着玻璃向屋里观望着……

那纸人仿佛钻进了我师傅的床底下,不一会儿我看到它捧着一个精致的锦盒走了出来,那木盒与我之前取给师傅的一模一样。

我不由得觉得费解了,师傅的木盒明明取走了,怎么会这会儿又冒出来一个?

那纸人貌似再也没有像第一次见到的那般神速,似乎走的很是悠闲。我不禁注视着纸人离去的背影,强烈的好奇在我脑海里瞬间浮现——这纸人几次前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木盒?它们拿着我师傅的木盒去哪里,它们到底从哪儿来?

于是我咬着牙悄悄的跟了上去,约莫跟了五分钟,我发现它们竟然来找了陈益鹏。

而且,我看到纸人们纷纷躬身与陈益鹏打着招呼,而陈益鹏同样伸手示意他们上船,彼此之间很是客气与恭敬。

约莫不到一分钟的样子,船缓缓的开动驶向了对岸……

此刻,我不禁觉得陈益鹏愈发的神秘了。然而,以我现在跟他的关系,那些纸人的去向和目的,自是无从知晓了。

我不由得有些失落,默默的回了店里。然而我刚放下一饮而尽的空杯子,方才稳定了的心神,却被那手机来电的嘈杂再度惊悸了。我下意识的抄起了桌上的手机。

当我看到标记为“死党”时,方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按下了接听键,脱口喊道道:“喂!你小子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

然而电话里传来经超颇有些委屈的埋怨:“你这是怎么了……还生气呢?”经超的声音有些凝重了。

“也没什么,怎么了这么晚……有事?”我轻笑着问着,然而经超却良久都没有说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声音有些激动了,因为我意识到经超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了。

果然,经超凝重的说道:“那照片我已经收到了……”“是谁?”强烈的好奇促使我打断了经超。

“呃……你等我过去跟你说吧,两个小时左右我就能到你那里。”经超说着便挂断了电话。我明显感觉到经超的话语中有些为难。

但越是这样越让我既好奇又有些心不里踏实。难道说这个人我认识吗,会是谁呢?我坐在桌前不由得发起了呆。

村里死人的事情,按照经超“周天秘术”推算所说应该是闹五鬼,那么当前老李头、王木匠、王书记和村长,这短短几天已经死了四个人。

如果经超说的不错的话,也就是说还会再死一个人?莫不是就是那照片的第五个人吧?

此刻,我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这还要再死人,而且还是我认识的人?那么不管是谁,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那人我可能还认识。

想着想着我不由觉得眼睛有些酸麻,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啪儿……啪儿”敲门声将我惊醒,我下意识的抬头望过去,方才看到是经超站在门外,他一身黑色的运动装,显得很精神。

我连忙起身,用手干洗着脸,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已经凌晨两点了。我迎了经超进来,泡了杯茶递给了他。

经超吸了一口茶水,幽幽开口,道:“小天,你可能要有个心里准备了。”他表情凝重的望着我。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不由得咯噔一下,果然这人我认识,而且还很熟悉,但转念一想,我又觉得不对。因为即使再熟悉经超也不至于如此凝重的望着我啊,难道这个人与我关系匪浅?

“到底是……”我一脸惊疑的问着,声音有些颤抖了。经超望了我一眼,又低了头,我看到他眉头拧成了疙瘩。他深吸了一口茶,缓缓从兜里掏出了一张有些泛黄的照片放到了桌上。

我连忙抓了起来,心中自是难掩得兴奋与好奇,然而下一秒我不禁错愕得望着那照片,因为那“第五个人”赫然就是我师傅。

一时间,我不由得呼吸都静止了,大脑瞬间空前的空白,额头与手心冒出了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经超的呼唤方才令我怔了怔心神,紧接着追踪脚印发现师傅与狼为伍,小时候发烧师傅深夜背我去医院看病,接我放学……这些令我终生难忘的惊疑与温馨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不断地翻滚着,错乱的交织在一起。

一边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一边是养我长大的亲如慈父的师傅,我到底该相信谁,凄厉纠结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徐徐回荡着,每一下都震得我头晕目眩胸口闷痛。

“小……小天,你没事吧?” 经超颇有些担心,关切着问道。我深呼吸几次,勉强稳了心神,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经超接着说道:“这……还没有最终下结论不是?我们毕竟都没有真正的亲眼看到是叔叔……”

此刻,我不禁感激的望着这位兄弟,重重地点了点头,勉强笑道:“那鹅卵石,有什么消息吗?”

经超轻叹了一声,喝了口茶,道:“这个你别急,我今天刚问过,那边说那鹅卵石很是古怪,已经升级到更高的级别去鉴审了,后天会有结论出来的。”

我听了不由的有些失望,只是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没再说话。紧接着,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成为那黑暗的沉寂中的一份子。

经超仿佛悠闲的品着茶,我却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那孤寂与黑暗,不知道在冥想着什么了。

悠然,那定亘古的棕黑木轿再度出现在了那颗大柳树下,那当头的纸人依然静静地站着凝视着屋里。

我不由得心中咯噔一下,约莫五分钟的样子,我看到纸人依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方才暗暗松了口气。

我下意识的扭头之际却对视了经超那一脸疑惑得神态。显然他可能发现了我的异样,但似乎却仍就没发现那些纸人与木轿。

“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最近发生什么了,怎么总是心神不宁魂不守舍的啊?”经超关切的问着,走过来用手贴了下我的脑门儿。他继续疑惑的说道:“没发烧啊。你是……”

我望着满带关切与担忧经超,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道从何说起。于是我只得托辞道:“没事,可能最近因为这这事情让我休息的不太好吧!”我说着便佯装打了个哈欠,眼睛不自觉的瞟了一眼那些纸人。

“那好,你先休息,我这两天有事,可能就不过来了。”经超边说着边往门外走着,临出门时让我有事打他电话。

然而经超刚走不到五分钟的样子,那当头的纸人有了动作。我看到它转身跟身后

的纸人点了点头,仿佛是交代了什么,然后它大踏步的朝我走来。

我顿觉头发丝丝竖立,赶忙一个箭步伸手关门。然而却没有快过那道“白光” 。

那当头纸人此刻已经坐在了的沙发上,我既惊骇又好奇的望着它,它完全没有五官身穿着与那木轿一般颜色的劲装。

正当我看得愣神时,那当头纸人竟然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下。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战战兢兢的指了指我自己,不禁睁大着眼睛确认着。

那纸人缓缓的点了头,我才磨蹭着脚步,勉强与它对坐了下来。这纸人伸手从怀里探出一张巴掌大小的纸条,递了过来,我赶忙起身恭敬的接了。

当我看到那苍劲有力闪烁金光的“请跟我走”几个大字的时候,我心不由得咯噔一下,那心底一丝丝的侥幸瞬间荡然无存。

它们果然还是冲我来了,我不禁颤声问道:“去……哪里?”此刻我听着我的声音竟然徐徐回荡着整间屋子,我不禁腿有些发软了,但看着那几个大字,我却丝毫没有逃跑甚至拒绝的勇气。

因为当此时,那字上再度闪烁了金光,仿佛实在警告着我不要多问,我下意识望过去,却觉得那几个字异常的威严与诡异……

2

第0030章第五个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