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飞天算>第0031真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31真凶

小说:飞天算 作者:骏馨 更新时间:2019/4/5 8:21:27

然而这催使得我的好奇陡增,我不由得点了点头。那纸人伸手做了请的手势,我自然的顺着它的手望过去,发现竟然是让我上那顶棕黑的亘古木轿。

“那东西能坐?”我不禁疑惑的问着,那纸人坚定的点了点头。于是,我无奈的笑了,耸了耸肩膀,跟着纸人出了店门。

那纸人当先出了店门,冲站在树下的四个之刃招了招手,那四个纸人飞快的闪了过来,抬着轿子停在我的近前。

我上了木轿,只觉得一阵推背的感觉,随即轿子稳稳地停住了。“请吧!”我听到了那熟悉的而又带着无奈的声音说道。

轿子一上一下的移动了一番,便稳稳的落在了陈益鹏的船上。随着一阵“隆隆……”的引擎声,船应声开动,驶向了对岸……

约莫半个小时,轿子停住了,纸人们稳稳地落了轿子,我看到那当头的纸人掀开了轿帘,又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顺着它的手望出去,见到眼前出现一座复古的房子,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了。那房顶铺盖着灰色陈旧的月牙行瓦片,挑檐刻画着竟然是落日余晖的美景。

美中不足的是那天空中一朵黑云上站着一个身形像酒坛的虬鬓男人与那身材矮小的白衣男人仿佛正在说着什么。

那挑檐被红色的柱子分隔成了四段,每段都有着优美的波浪斗拱与柱子浑然一体。

我望着眼前亘古的木屋不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下了轿子,跟着那纸人不紧不慢的走了进去。

进屋后,那纸人单臂弯曲在胸前弓着身子行了一礼,我自是明白它是让我在这儿侯着了。随即它便转身朝里走去,紧接着一个右转不见了踪影。

屋里的设计依然是精妙,顶部虽然未曾有现代化的吊顶,但却用木板雕刻出各种花纹,巧妙的通过锁扣将七块颜色各异三角板拼接成一体,墙体同样以木制浮雕板贴饰着,与脚踏的木板拼接而成的地板完美的切合在一起,整栋木屋竟然未见一颗钉子。

我不禁佩服古人的智慧与睿智了,不禁看的有些痴迷。然而一声清嗓子的咳声凌乱了我心绪。

这时,那纸人已经回来了,旁边还站着一位身形如酒坛的白衣男人,看身形与那挑檐上画的一模一样。他蛋形脸,印堂开阔明亮光润,柳叶笑眼,鼻梁正中挺直不露孔,覆口嘴唇有些厚,新月弯眉垂过眼角,这是极具佛性的长寿面相,看起来自然是慈祥而亲切了。

此刻,他正捋着长长的白胡须,悠闲地端详着我,看得我有些发毛啊。于是,我下意识的握拳掩嘴,低头轻咳一声,微欠了身子恭敬的道:“请问爷爷您找我……”

“嗯,不错一表人才啊,小家伙儿还懂礼貌。”那白胡子老人说着“哈哈哈……”点头笑了起来。

我不禁疑惑的望着他,继续问道:“您这是……”他摆了摆手,道:“不急,上茶!”他说着瞟了一眼身旁的纸人,又热情的招呼我坐了下来。

那纸人再度躬身行礼,约莫不到五分钟,纸人端了一套精美的茶具,毕恭毕敬的放在了我们近前的桌上。

白衣老人提起紫砂壶倒了两碗茶,递了一碗给我,端起来客气的道:“来,喝茶。”我连忙起身,迎了过去略低着碰了一下,嘬了一口方才坐下。

那老人见状“呵呵呵……”笑了起来,道:“不必拘泥客套,你师傅最近还好?”我听了不由愣住了,这老爷爷想来定是不简单,可他竟然开口直接问我师傅,难道他跟我师傅有什么瓜葛不成?

不过想来,我师傅是远近闻名的算命师,接触一些神秘的人倒也不稀奇。于是我微欠着身子,笑着道:“我师傅最近不在家,我不太清楚……”

“哦?这就奇怪了……”那白衣老人边说着边捋着胡须,眼神一阵飘忽。他顿了顿,又道:“你师傅之前有嗯于我,有一天他来找我要我手上那半册生死簿,我便给他了。当时说好用十次还我,现在算算他二十年前用了五次,最近用了三次,应该还有两次了。而且我感觉到他最近会至少再用二次……”那白衣老人一脸的回忆之色。

听他说完后,我方才知道原来之前的纸人进屋确实是找那半本生死簿的,这么说那我取给我师傅的那个木盒装的应该就是他口中的生死簿无疑了。

因为那白胡子老人说了之前让纸人进去找那木盒子的,也就说我师傅早就算到有这一天,所以提前做了一个木盒,应该是为了拖延时间了。

至于,为什么这白胡子爷爷要提前收回这半本生死簿,那我确实不知道了。于是,我不禁脱口问道:“那爷爷现在为什么要提前收回去呢?”

那白胡子老人听我问了之后,眼中精光一闪即逝,再度面露回忆着说道:“那生死簿归阎王所有,我也是侥幸得之,想是那阎王并未发现亦或者给我几分薄面吧,所以才能一直留着。但我担心借给你师傅他即使用了十次也不会轻易给我,久而久之,万一阎王怪罪下来……所以我加了一个条件……”

我听了这个条件之后恍然了——原来我师傅那“三不算”规矩就由此得来,也正是因为我破了规矩。所以他才要提前收回那生死簿。

此刻,我不由得有些愧疚了,不过估计这些我师傅早就都算到了吧。我此时方才明白,这白胡子老爷爷是找我来问我师傅的情况。

因为他发现那木盒里面装的不是那半本生死簿了,于是他知道我师傅骗了他,他有些着急了,只得命纸人前来请我了。

果然他见我一直不说话,笑着问道:“你师傅最近什么时候回来过,他有拿走了什么吗?”

“呃,这个……”我下意识得摸了摸鼻子,由得有些犯难了——这不说吧他能这么问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了,说吧好像有种出卖我师傅的感觉。

“行了,我不问了,你是个好孩子。这样,你回去联系下你师傅,让他尽快来找我一趟就行了。”那白胡子老人说着便是连连轻叹,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白胡子老人边叹着气边缓缓站起身来,示意纸人“送客!”。我此刻很是确定这老人定然不是阳间凡人这么简单了,却没想到他即使知道我有所隐瞒却依然让我回去。

当然,我知道这很可能是因为他看在我师傅的有恩于他的份儿上吧。

然而此刻,一种罪恶感悄然涌上了我的心头,我嘴角不自觉的抽搐着,脱口问道:“爷爷,您方才提到我师傅最近用了三次生死簿?”

那白胡子老人听了“嗯!” 了一声,继续说道:“这生死簿干什么用的不用我解释了吧?”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随即问道:“那师傅这三次可是……”

那白胡子老人无奈的摇摇头,他又是“嗯!”了一声,紧接着他摆了摆手,那纸人便请我上了木轿。

我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当我坐进轿子,想到师傅杀人时,我不禁大口的喘着粗气,因为我觉得我突然不认识我师傅了,他再也不是那疼我关心我的师傅了。

此时我方才明白了我“妈”一口承认是她杀了那些人的原因了——她那是不想我伤心纠结啊!

我自然而然的又想到了我姐和那殷红的鹅卵石,进而我也想到了经超,不知道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告诉我那鹅卵石的秘密。

这时,我不禁转念想到,经超若是知道我师傅杀了人会怎样呢?不……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一时间,我脑海里不断地翻滚着小时候师傅背我上学,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的种种难忘的温馨画面……我猛得甩了甩头,暗下决心,一定要不能让经超知道这回事。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轿子仿佛起伏了一番随即稳稳的落下了,那熟悉的声音再度传入我的抚耳膜:“请上船!”

紧接着,我看到那纸人掀开了轿帘,递过来一张纸条,我接过来打开看到上面写道:“他会送你回去。”

我不由得惊疑着望了一眼陈益鹏,又看向纸人。那纸人冲我微微点头,示意其余四个纸人抬了轿子,迅速不见了踪影。

此刻,船上自然是只有我和陈益鹏了,他皱了下眉头,道:“怎么了?”我摇了摇头,无奈着将纸条递了过去,他接过来看了一眼,随即挑了挑眉梢,耸了耸肩膀,笑着道:“坐吧!”

我不由得有些错愕,似乎他知道会是这么安排一样,不由得脱口问道:“怎么你好像知道……”

“这很正常,我们这种人本就通阴阳嘛!”陈益鹏边说着边往船舱走去,紧接着船被发动了。

我隐约觉得这陈益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因为那纸条仿佛是既定的安排。于是,我好奇着靠近了船舱,问道:“你还送谁来过吗?”

“也没有谁了,你是第二个。”我听了心不由得咯噔一声,这第一个莫不是我师傅吧?如果真是我师傅那可就是二十年前了,而这陈益鹏却是与我年龄相仿的样子,这太不可思议了,违背常理啊。

但强烈的好奇心依然催使得我不禁脱口问道:“第一个是……”“你师傅喽!”他回答的跟简短与干脆。

我不由得有些头皮发麻了,这陈益鹏的年龄起码能做我叔叔了,那这么说难道他知道我去做什么了?

分析至此,我试探着问道:“你知道那人是谁?”“土地!”他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啊?”我不禁惊讶出声,随即我冷静了下来,看来这陈益鹏远比我想想的更加神秘。

这陈益鹏估计很早就知道纸人的来历了,也可能知道我此行的目的所以方才送我来时才语声中带着无奈。

况且,他知道那白衣老人是本方土地,那方才的屋子自是土地庙无疑了,这么说我师傅二十年前的去找那土地的意图他也可能知道。

这陈益鹏与我住的这么近,万一碰上经超,那小子如此健谈……不,是迟早会认识,那不就……

分析至此,我不禁复杂的望向那漆黑的船舱,不由得愣住了神……

1

第0031真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