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诡秘之湖>第四章 秦二风的故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秦二风的故事

小说:诡秘之湖 作者:池北 更新时间:2019/3/23 19:31:17

一千年以前,那个时候萧城还不叫萧城,西子小区所在的位置还是一方大湖。

现在被称作西子禁区的地方,那个时候是闻名天下的西子湖,天下圣景聚于此处,是多少文人墨客的向往之地。

秦二风出生在西子湖畔的一个小镇上,名为西塘镇,风景独特,环境优美,民风淳朴,也造就了秦二风的一生。

他出生那一天,西塘古镇北面的山上响起了一阵阵钟鸣,那是山顶石庙里的大钟,据说已经几十年没有响了。

三岁那年,秦二风开始学习四书五经和诸世奇闻秘录,相对于传统的道学古典,他更喜欢那些怪闻秘录中记载之事,虽然天方夜谭了些,但是隐隐间也是有迹可循。

秦二风成为远近闻名的小学士那一天,刚好满七周岁,已经熟读典籍,各路秘闻也是侃侃而谈。

“小学士,你这么聪明,有没有想过出去走走?”

那一天,刚刚九岁的秦二风在家门口盯着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发呆时,一位方士从他身边路过,说了这么一句话。

令这个方士诧异的是,秦二风看到他的时候,没有惊讶,也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说了一句十分老成的话。

“时机尚未成熟,我还小。”

方士愣住了,然后尴尬的笑了笑,给秦二风留下了一物便离开了。

年幼的秦二风看着方士远去的背影,摊开了小手,掌心中多了一块青鱼玉坠,似有灵气,如生灵一般。

秦二风在短暂的迷失之后,狠狠地甩了甩脑袋,额头和后背都是冒出了冷汗。

他在一本古书上见过这块青鱼玉坠,就出自西塘镇的北面山上。

至于为什么秦二风会年纪轻轻就博览群书,而且多是古籍为主,因为这都是他父亲的藏书,按照秦二风所想,他的父亲也是个奇人。

方士已经走远,秦二风紧紧的握着青鱼玉坠,抬起头,目光越过层层屋檐,望向了北面的青山,仿佛看到了山顶的石庙和大钟。

天开始下雨了,灰蒙蒙的雾气开始笼罩在这座古镇之上,古色生香的街道上,变得人烟稀少,秦二风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单。

从那天开始,没有人再在西塘镇里见过秦二风,有人向他父亲问过他的踪迹,毕竟远近闻名的小学士突然没了音信,自然会被人察觉。

而他父亲给出的说法是,秦二风出门游学去了。

鬼才信。

西塘古镇的人们谁人不知秦二风的父亲爱子如命,又怎会让年仅九岁的秦二风独自出门远游,虽说他智力与文采远超成人,但毕竟还是个孩子。

所以秦二风父亲的此话一出,人们更加疑惑了,这个小家伙究竟去了哪里?

但是这种疑虑仅仅持续了一段时间,毕竟那只是秦家的家事,不会影响到西塘镇百姓们的生活。

一年之后,已经没人再问起秦二风的下落,秦二风的父亲一如往年一般,毫无变化,只是秦二风仍然没有下落。

西塘镇依旧按照固有的规律运转着,因为靠近西子湖畔,所以往来之客也是很多,给这个镇子带来了极好的运势,而秦二风的离开并没有给这个古镇带来什么影响。

久而久之,人们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

被人们忘记的存在,和死了没什么两样,但是有的人死了,依旧会被人们记得。

当然,秦二风的父亲并不这么想,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去了哪里,没有其他心思,只是有些无奈,或许这是他们秦家的宿命。

又过了五年,秦父形单影只的站在家门口的青石板古道上,盯着角落里的那颗石子,他知道秦二风以前便喜欢蹲在这里看着这块石头。

想想自己的儿子现在应该已经有十五岁了,秦父不禁喟然长叹。

一道人影远远的走了过来,一如六年前一样,举着幡,是个方士。

“好久不见。”

方士先开口了,他认识秦父。

“你来了。”

秦父看着这个老友,眼神复杂。

“六年了,二风也到了年纪了。”方士捋了捋胡须,望向了北面的山。

“唉,他才十五岁啊。”秦父叹了口气,没有哀伤的神色。

“你别忘了,你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在那个地方苦修两年了。”方士平静的说道。

“可我还是失败了啊。”秦父说道,没有任何表情。

“放心,二风不会失败,他可是个奇才。”方士看着秦父,眼中闪着精光。

秦父微愕,目光转向了方士的手上,他的大拇指上少了些东西。

“你将青鱼给了二风?”秦父惊讶说道。

方士也滞住了,说道:“他没有告诉你?”

秦父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方士也点了点头,无言而语。

或许他们俩都小看了秦二风,或许秦二风真的可以做到那件事。

许久之后,秦父说道:“他在凌波山上,你去吧。”

方士看了一眼这位老友,没有回应,便离去了,方向是北面的那座青山。

就在方士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古道的尽头时,秦父喃喃自语道:“二风啊,如果做不到的话,千万别勉强自己,为父会在家里等着你的。”

西塘镇百里之外的青山叫做凌波山,凌于西子湖,波涛难撼。

凌波山上有一座石庙,名为天地庙。

天地庙后面有一口大钟,大钟前跪着一个少年,双手合十,双目紧闭,一袭青衫,相貌清秀,眉宇之间蕴含着书生气,又有一丝潇洒恣意。

那口大钟是青铜所铸,铜锈滋生,一眼看去便知年代久远,已经很久没被人敲响了。

上一次青铜大钟被敲响的时候是十五年前,也就是青衫少年出生的那一天,但不知敲响的人是谁。

一身麻布衣衫的方士举着幡走向了这里,脚步声很轻,却已经被青衫少年察觉到了。

“您来了。”

方士走到青衫少年背后的时候,他已经开口了。

“这几年可还好?”

方士看到了他合十的手掌,更准确的说是他左手大拇指上的碧绿扳指。

“山清水秀,很是安静,我……挺喜欢这里的。”

青衫少年缓缓起身,朝着青铜大钟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看向方士,淡然一笑。

少年是秦二风,若是放在西塘镇,定会被镇上的少女争相追逐。

他长大了,相貌可以说是风流倜傥,一树梨花压海棠了。

方士说道:“你准备好了吗?”

秦二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还有一件事要办。”

方士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等你。”

秦二风冲着方士行了一礼,然后转过身,走向了青铜大钟。

青铜大钟上的铜锈见证了凌波山的沧桑岁月,秦二风没有任何犹豫的将手掌抵在了钟面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方士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他,双目微眯,眼中有欣赏之色流出。

半个时辰之后,秦二风的手掌离开了青铜大钟,没有任何的反应,他重新回到方士身边,淡淡一笑,说道:“归叔,我们走吧。”

方士微惊,说道:“你知道我的名字了?”

秦二风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解释,便迈开步子走了。

方士的眼神变得神秘莫测起来,这个世界上知道他名字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秦二风的父亲,但是秦父绝对不会将他的名字告诉秦二风的。

那秦二风又是如何得知的?

方士越想心越凉,带着疑虑跟上了秦二风的脚步。

在他们离开这座庭院没多久之后,青铜大钟时隔十五年之后再度响起了。

响彻青山,响彻了西塘镇。

远在古镇上的秦父听到一阵阵的钟鸣之声,竟是流下了眼泪。

方士带着秦二风下了青山,没有回西塘古镇,而是去了西子湖畔,确切的说是西子湖的断桥之上。

这并不是秦二风第一次见到西子湖,他已经在梦里见过了很多次。

不知为何,今日的断桥上没有旁人,秦二风和方士站在桥顶,没有任何交谈甚至是眼神的交流。

秦二风轻轻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碧绿扳指,沉吟了片刻,说道:“归叔,时常去找我父亲喝喝茶。”

方士点头,说道:“我会的。”

“多谢。”

秦二风说完这话便是一跃而下,径直跳入了西子湖中,没有任何波澜,也没有任何声音,那里似乎有一个黑暗的漩涡,将秦二风吞噬而进。

0

第四章 秦二风的故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