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园之矩阵帝国>第一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小说:家园之矩阵帝国 作者:弓箭手 更新时间:2019/4/4 8:40:26

N.C.0027年8月7日,文德县。

两个月前,文德县医院中医科来了一个坐堂的年轻游医,叫沐木,因为是游医,所以并不在医院的编制里,只是挂了一个名做兼职。

虽说只是挂名,但是两个月下来,沐木的医术却搞得远近闻名,灸得一手好针,拔得一手好灌,开得一手好方,而且一手望闻问切的功夫,连医院里几十年的老中医都比不了,很多病人都是一进门,沐木就看了一眼就知道症结所在,一剂汤药下去,没过几天病人就给送了锦旗过来,搞得现在,门诊部的墙上都快挂不下了,是个大夫的诊室里你要是说没挂上一面患者送给沐木的锦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德县医院的大夫。

院长也是个医德高尚的人,看到沐木经常代客煎药不收礼,对于没钱付诊金的人,也从来不拒绝,仿佛就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而且还知道很多医院里老中医们不知道的知识,前些日子,赵主任差点当场跪地下拜沐木为师,这样一个人才,本着医者仁心仁术的态度,院长已经找沐木谈过好几次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希望沐木能够留下来,能给文德县广大的病人们造福,但是每次沐木都拒绝,他就是个游医,在这里待不长,过些日子还要去别的地方。

今天,沐木像往常一样,坐在门诊室接诊,只不过,不像往日这么忙,早上八点出诊,一个半小时过去,愣是没一个病人,正无聊着,只听旁边科室打起来了,没多大功夫就围了一圈子人。

原因是这样的。

早上来了一个病人,五十来岁一个男人,挂了中医科的李主任的号,李中医号了号脉,皱着眉看向男人,“你没病啊!”

就想把男人打发走就算了,可是男人不依不饶,“大夫,你这是怎么看病的?没病我上医院来干什么?我从以前就说你们这中医不行,给我开个全身检查,我到底看看我得的什么病!”

李主任叹了口气,没办法,让你省钱你不干,非得给你弄点花钱的项目,就给开了个检查的单子。

男人做完检查,拿着报告单回来了。

李主任拿着化验单,当时就遗憾无比,“哎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大夫!我这什么毛病啊!”男人一听当时腿都软了,他那房子,媳妇可还都八成新呢!这就归别人了?太亏了!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不戴眼镜什么也看不见了!”李主任说着从白大褂的上衣里掏出一副老花镜带上了。

没等李主任说话,男人就不干了,“大夫,您这行业能大喘气嘛!”

李主任没理男人,继续看报告单,“你这都挺正常的,没病,放心吧!”

“不行!我体检都做了!你不给我看出点病来,我这么多钱不是白花了嘛!”

“可问题是,你没病啊!这报告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李主任指着报告摊给男人看,真是无奈了,行医这么多年,怎么就碰上那么个病人呢?

“你们这医院就是骗钱的,骗我做体检还说我没病!”

“诶!这位先生,话可不能乱说,我上来就说你没有病,是你非要做体检的,体检结果我和我的诊断没有出入,你这总不能没病找病吧!”

于是两个人越说声调越高,越说火越窜,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别闹别闹别闹!”沐木赶紧拦住要动手的男人,“都先别打,这位先生,要不这么着,我重新给您看看?”

男人说着,哼了一声,不乐意似的坐下来。

沐木对着李主任又是努嘴又是摆手的。

李主任一看,叹了一口气,起身分开了人群离开了诊室。

沐木坐下来,上下打量了这男人几眼,皱着眉问道,“你哪儿不舒服啊?”

“大夫啊…我啊…想长寿,想多活些年。”

“哦…这样啊!”沐木点指着桌子上的药枕,示意男人把手腕放上,然后右手中指和无名指轻轻打在男人的脉门上,一边闭着眼睛号着脉,一边说道,“你,肺部纹理有些粗,往后得忌烟啊!”

只听中年人委屈道,“大夫,我不抽烟,最多也就是偶尔跟朋友一起,闻闻他们的二手烟。”

“哦……二手烟也得值得注意啊!能少接触就少接触。”沐木若有所思,手指在男人的手腕上微微动了一下,“你肝脏有些油腻,有轻度的脂肪肝,得忌酒,平时得少吃油腻啊!”

一提这个,男人更委屈了,“大夫,我这么跟您说吧!我老早就不吃肉了也不喝酒了,您看我这,喝口凉水都长肉。”

“嗯……”沐木点点头,手指又挪动了一下,“你这……肾气不足啊!平时房事也得节制啊!”

“大夫,自从我媳妇死后,我心死如灰,就没再动过这方面心思。”

嘶!沐木猛一睁眼,皱着眉,纳闷地看着男人,“你什么都不好,想活那么长时间干嘛?”

沐木这话一出,一屋子的病人一个场笑,搞得男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

“大夫,您这是怎么说话的?”

“我怎么说?你说你这身强体壮,正当年的岁数,琢磨养生也倒罢了,人各有一好。可是我这问你什么你没有什么,还没病找病,你这不是跟我捣乱呢嘛!”

男人蹭的一下就站起来了,对着沐木大声嚷到,“我就是想活得长,怎么了!碍着你了?我是病人你是大夫,我来看病,你给我瞧病就完了,哪来的这么多闲话淡话!”

沐木无奈地干笑两声,“你精神头比我还足呢!哪像个病人去!”

两人正矫情着,只听房顶的广播里传来声音,“医生,请进入精神病诊断治疗室!”

精神科?县医院有精神科沐木是知道的,可是自从有这科室起,这科室就没有过病人,因为这个医院就从来没来过一个像样的精神科医师,所以精神科一直都是半死不活的中医科代管。

不光精神科,每一个被分配来的医护人员都是既不在二五眼以上也不在二五眼以下,不是二把刀就是半吊子,沐木有时都好奇,这样一个医院是怎么保持好几十年无事故的。

一个导诊的小护士推门而入,上气不接下气,咽了一口,“那,那个,沐大夫,您快去看看吧!精神科那头来了个老头,疯疯癫癫的,指名道姓找一个叫林豪的大夫,可是咱们医院哪有姓林的大夫啊!几位老师压都压不住啊!”

几位老主任压不住?沐木二话不说,直奔精神病诊断治疗室。

好家伙!科室里的场景着实吓了沐木一跳……

只见这个小老头身材不高,但是精瘦精瘦的,一头披肩的白发,两道白色的剑眉,目光如炬,精神矍铄,身穿一身白色的练功服,脚上一双云底练功布鞋。

练家子啊!

现在问题来了,这四个老主任,沐木可是清楚得很,文德县医院中医科一共九个老主任,八个师出同门,据说是本地一个什么古武术的门派,好像叫什么古医门,古医门有一门独门绝学,叫五禽戏,既能强身健体,也能伤人无敌。

这八个老主任单拉出来一个别说一般的流氓混混,就是三五个彪形大汉别说近身了,连一个回合在他们面前都走不上,就因为有这八个人在,没人敢来闹事,保安公司的保安都抢着来,因为工作安全系数高,有什么动手的事情,这八个人就都解决了。

只是沐木没想到这小老头战斗力这么爆表,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五个武术大家,竟然被这小老头一个人就这么轻易地制住了,左手掐着周主任的后脖颈子,右手薅着吴主任的头发,左腿膝盖拐着郑主任的胳膊,右脚踩着王主任的腰,关键是,嘴里还咬着李主任的耳朵,画面太美了,连冲进来的小护士都惊呆了,真难为他是怎么保持这个平衡不摔倒的。

果然是精神科,真精神啊!沐木直到此刻才明白,我说怎么精神科让中医科代管呢!这有镇物还镇不住了,这要是让一帮子萌新来,随便一个病人发飙都能引发血案啊!

“住!住口!这里是医院!是有王法的所在!不容你这么撒野!”

老头一看沐木进来了,垫步拧腰,撒手松嘴抬脚,把几个人全放开了,自己还亮了个相,一个燕子抄水的架势,脚尖点地,轻轻落下。

四个老主任连滚带爬地起来,练家子脾气上来了,自从出师以来还没这么丢过人,拉开架势,还要往上冲。

“且慢!”沐木赶紧一步上前,抢到两方中间,“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手!”

小老头很是悠哉地往沙发椅上一坐,然后对着几个老主任一摆手,“既然你来了,就让他们都出去吧!”

沐木对着几个老主任一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几个人相互看看没说话便出去了。

李主任临走时还交代一句,“小子,你小心点,这货挺能打的。”

门关上的一瞬间……

“小子,这是我的名片!”老头说着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手指一弹,名片飞快朝沐木旋转飞去。

沐木手疾眼快,两指夹住名片,紫檀的?沐木抬眼看了老头一眼,这也太糟践东西了,谁们家拿紫檀做名片?跟着又一翻手,把名片翻过来看,一边看还一边念,“乾元山…金光洞…太2真人?”

哼!老头略带恼怒的看了沐木一眼,“你认识字嘛?那是太乙真人!”

呵呵,沐木就像看神经病一样,把名片随手放到了桌子上,往椅背是一靠,“你猜我信不信?”

“小子,你别不识抬举,老头子我亲自来,是与你有大好处的。”

沐木一挑眉,靠在桌子上,“能有什么好处?”

“即为仙道,便要渡劫,可偏偏你小子要渡的,是多少人多少年都不曾遇见的心魔劫,是也不是?”

沐木一听脑子嗡的一下就要炸了,目瞪口呆地皱眉看着老头……

“说不出话来了吧?”老头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你说说你,拜谁为师不好,偏偏要拜我家这个不靠谱的臭小子,你自己说说,拜师这些年他教过你什么像样的术法?还什么天罡变数地煞变数,你问问他学过哪个!”

看到沐木没说话,老头一改先前的嘲笑,很是关爱地继续说道,“你既入我门下,便与我有缘,我玉虚门下便不会不管你。”

老头说着,随手身边的茶几上一抚,一片一尺长一指宽的玉片出现在茶几上,“这道玉简你且收好,用那臭小子教你的入门功法就可以摧动,自修习之日起,若是五天之内,你能闯过第一层,之后一个月之内,便是你的第一道心魔劫,何去何从全在你一念之间;若是不能闯过,那你便无缘仙道,你们师徒的缘分也就到这了。但是有一样,无论你与仙道有没有缘,你的心魔劫都要渡,渡过,或许会改变某些事,但是渡不过,一切都改变不了,天数使然,此乃天道,除了他们,谁都改变不了,我看你小子石块材料,才和你多说了这么多,别不识抬举,尽快离开这里,去寻你的仙缘,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以后的事,你好自为之。”

老头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拉开门出去了。

留下沐木一个人,呼吸粗重地站在原地,等他回过神来,只觉得整个后背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沐木手脚沉重,走到茶几旁,拿起茶几上的玉简,把意识透进去,一篇密密麻麻地功法映入脑海,跟着,沐木的意识就被强行推出玉简。

一个女人的身影浮现在沐木的脑海里,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人,可以说,他所有的美好和痛苦的回忆,都来自于她。

该来的,迟早会来!

没错,他背负得太多了,他得去寻他的仙缘才能改变他和她的命运。

0

第一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