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园之矩阵帝国>第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小说:家园之矩阵帝国 作者:弓箭手 更新时间:2019/8/4 14:46:51

  N。C。0027年四月2日,AM11:00:16…17…18…

林子轩坐在车里越想越郁闷,自从看见安心之后,就觉得心里不爽,为什么这种资质很好的男人她就从来都遇不上?她让司机把车开到温瑜广场,准备消费一番,抒发一下心里的郁闷,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内裤里现在已经一片狼藉了。

林子轩从内衣店买了条内裤,又从林氏集团下面的服装店里拿了两套新衣服,找了个卫生间战胜了自己的狼狈之后,准备在三楼找了一间餐厅吃饭。

但是就在林子轩要吃没吃的时候,正好透过玻璃围栏看到楼下安心从蓝星餐厅里出来,然后在餐厅的橱窗上扫了一圈就看到了张仂琪独自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手上还翻着什么,估计是菜单。

不对啊!这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林子轩的印象里,张仂琪就是一个没钱没势没身材没长相的loser,张仂琪那个老公也就是个穿地摊货的屌丝,这两个人身上的钱估计加到一起可能都买不起这里面的随便一个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会来这种专门给有钱人造的场所来?

看张仂琪那架势,应该是要预备在那家餐厅吃饭的,那家西餐厅刚才来的时候林子轩看到过,地段这么旺,人流这么大,而且生意还挺火的,林子轩都没敢进去。

现在这两个人进去了,又细想想刚才安心出了餐厅的门,林子轩坏坏地笑了笑,估计是安心想要充大尾巴鹰,带张仂琪来这里吃饭,结果一翻菜单发现付不起账,跑了~

本来林子轩就没打算放过张仂琪,现在竟然主动送上门来,还现成的给了这么好的一个话题,相请不如偶遇,本着这种心态,林子轩带着两个保镖也就是跟包的,从楼上下来,进了蓝星餐厅。

“咱俩还真是有缘啊!刚才刚刚见过,想不到在这里又碰到了。”

张仂琪把眼睛从菜单上离开,看了一眼对过的林子轩,没答茬,继续看菜单,心里正咒骂安心怎么还不回来。让林子轩闹得,张仂琪决定今后打死也不会再来这家店吃饭了。

“是不是在等你老公?我看他出去这么半天了,不会是付不起账,跑了吧?”林子轩杏眼悠悠地看着张仂琪。

“我说过,我老公家里是做跨国生意的,怎么会付不起账?”张仂琪实在是不愿意跟她再纠缠了,想起身走,又怕安心回来找不到自己。没办法,深吸一口气,只能先忍着,不去理会她,就当对过落下一只苍蝇。

“哦?那我倒要听听了,你老公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能把生意做出国门,想必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吧?做哪行哪业的?或许将来还能和我们林家有些业务往来呢~”

“有必要说给你听吗?”张仂琪悠悠的回了这么一句,其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对安心充满了信心,难道真的和安心的名字有关,人如其名吗?

林子轩没想到张仂琪典型的油盐不进,于是话锋一转,“其实,我实在是替你担心,就你那老公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估计在外面花得很,偏偏你又是个无聊得让人犯困,不懂得怎么在床上取悦男人的女人,我敢打赌,不出两个月,人家玩腻了你,到时候你可是很惨的。”

对于林子轩的话,张仂琪也不是没想过,两个人毕竟不了解,不过,想想过了明天就离婚了,也无所谓了不了解,想到这,张仂琪一抬眼皮,淡淡的笑着,能气你一会儿是一会儿,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就算是夏天明不要你了,我也不会和他离婚的。起码我们比你强,你和夏天明没结婚,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可是有法律保护的,就算离婚,也得费点事,不是吗?”

张仂琪说完,反而被自己的话给说服了,心里就更加镇定了,然后抬头悠悠地与林子轩对视着,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安心在商场里转了一圈,在二楼发现了一家名叫玫瑰酒庄的酒品店,一挑眉,没想到在这还能买到这个酒庄的酒,进去都没等店员介绍,轻车熟路一般从架子上拿了一瓶酒,结了账从酒庄出来,正好从玻璃围栏里看到楼下林子轩身后跟着两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人进了蓝星西餐厅。这自己在跟前,林子轩还敢恶言相向呢,这要是自己不在,张仂琪岂不是要吃亏?

果不其然,安心都没等电梯,走楼梯下了楼,进了西餐厅正好听到林子轩在那大放厥词,“你这种人怎么能进到这里来的?一点教养都没有,是不是被包养的啊?”

有好几桌的客人回过头来看向林子轩,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旁边有个侍者操着蹩脚的中文,很是恭谨地打断林子轩,“这位女士,我们这里是高档餐厅,请您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不要影响到其他客人用餐。”

林子轩转头又对那个侍者涨了一个调门,“老娘就是要在你这闹!怎么的?把你们经理叫来啊!你们这是高档餐厅,怎么什么人都往店里放?”

说着,林子轩一指正无视她一直低头看菜谱的张仂琪,“这个人是你们谁放进来的?我要投诉你们!把这种穷鬼放进来,已经影响了我在你们餐厅进餐的食欲!”

安心在大门口欣赏了一会儿林子轩的表演,朝前台的侍者打了个响指示意侍者过来。

侍者不明白安心什么意思,走过来询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安心掏出一叠钱,数出两百块钱,递给侍者,“这是小费,把你们那桌劝架的人叫走,然后去后厨看看有没有A—5的威灵顿肋眼牛排。”

“好的,先生!”

“等等,先别忙。”侍者转身就要走,被安心拦住了,然后安心有数出一千块钱,递给侍者,“待会儿把这个递给你们的负责人,就说这是落地窗玻璃的钱。”

侍者听安心的话有些纳闷,皱着眉问到,“先生您这什么意思?”

安心很不耐烦地说道,“让你去就去,办不好把小费还我!”

侍者走了过去,在那个侍者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然后走位的几个侍者就都走,留下林子轩继续表演。

安心带上随身带着的白手套,擦了擦瓶子上自己摸过的地方,迅速把铺在桌子上的桌布抽出来,裹住自己手上的红酒,然后朝座位走去。

没了观众,林子轩就只能对着张仂琪发飙,“这里也不是你能消费起的,回去吃路边……”

砰!

林子轩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就听见林子轩的惊声尖叫。

张仂琪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个激灵,定睛一看,安心手中提着一个布兜,里面不知道裹着什么东西,软趴趴的,还往外流着红色的液体,酒香四溢,一闻就知道绝对上品的红酒,再看林子轩,整个人连椅子躺在地上,手捂在脸上,顺着指尖还往外面淌血。林子轩身后的两个跟包也惊呆了。

哗啦!

安心随手把手中的布兜扔到地上,布兜散开,里面全是酒瓶碎片,“我记得我刚才说过,谁欺负我媳妇,我保证把她打得像猪头一样,你不会忘了吧?”

林子轩狠狠地看着安心,然后几近癫狂地吼道,“你们两个还看着,给我弄死他!”

两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向着安心冲了过来。

安心左脚蹬在张仂琪的椅子腿上,一用力,椅子带着张仂琪的惊叫往后退去,然后回身一脚踹在保镖甲的膝盖上,跟着一拳打在保镖甲的脸上,保镖甲应拳而倒。保镖乙挥拳也朝安心打来,安心左手抓住保镖乙的腕子,右手一抓保镖胸口的衣服,用力一提,把保镖整个人举起来,重重地摁到落地窗上,跟着手臂蓄力发力,哗!玻璃墙碎了,安心顺势,把那个保镖扔了出去。

在玻璃墙被打碎的一瞬间,店内的警铃响了,料理完了这两个保镖之后安心拉起张仂琪就跑。

这一下动静可闹大了,引来了周围路过和店里的人这一通围观。

张仂琪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正发愣,被安心一拽才回过神来,“哎?等等!”

“等?等警察来抓我们?”安心也没回头,拉着张仂琪的,跑出温瑜广场,打了一辆车,两个人钻进车里,安心说,“师傅,通达广场!”

餐厅的经理看着地板上的布兜,和布兜里面的玻璃碎片,又看看旁边助理手中的平板上显示的录像画面,长运一口气,心中骂了一句,这个女人惹谁不好?怎么偏偏惹上了这个煞星?

“给地方警局的负责人打个电话,就说,这件事不用他们插手了。”

“老板,这……恐怕不好办吧!”

“去吧!就告诉他,是我说的,这件事,他们地方警局没有权限,说爱了就是没有资格处理。”餐厅经理已经开始头疼了,真要闹起来,就是外交事件,得让使馆的人来处理了。

现在,能多压多久就压多久吧!

两个小时以后,安心和张仂琪坐在省郡公路旁的一家拉面馆里。

张仂琪看着面前的这碗拉面,又看看对面正在吃面的安心,最后看看旁边椅子上放着的两个登山包,这是他们在一家户外超市里采购的,帐篷,气垫,睡袋,旅行毯,除了那架相机,全是户外装备,包括自己和安心身上的冲锋衣裤和登山鞋,她不知道安心这是打算要干什么。

“怎么了?吃啊!”安心面都吃完了,张仂琪还没动筷子。

“我就和你闪个婚,怎么会摊上这么大的麻烦?”张仂琪实在是没心情吃,也没好意思责怪安心,毕竟从安心打林子轩是为了自己。

安心嘴里嚼着最后一口面,一边说着,“你得感谢我,那一酒瓶子,肯定把那女人整过容的鼻子给毁了,估计还得整容整回来,这一来一回,就得小半年,你那夏天明最少半年不能和她结婚,但是他和别人结不结婚,就不好说了。”

“不许你这么说他!”

安心咽下嘴里的面,“我说的是实话,咱得尊重客观事实。反正最少得半年,都是要头要脸的人,林子轩肯定不会脸上打着补丁去抛头露面的。”

张仂琪也不想矫情,“那我们接下来呢?你买这些东西,打算去哪儿?”

安心挑挑眉,“你先把面吃了,吃完我告诉你。”

“真没想到,我第一次结婚吃的第一顿饭竟然是拉面。”张仂琪也是无奈了,估计,离婚的事,肯定短期内也别指望了。

看着张仂琪吃完了面,安心说了一个只要是活人都会觉得安心精神有问题的方案,“接下来,咱俩度蜜月去,徒步,咱深山老林探险去。”

……

张仂琪做梦都想不到,马上就要被通缉了,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还想着度蜜月。

安心看着张仂琪很认真的说,“你看我干什么?我把林子轩打成了二级伤残,他如果报警,我就是在逃犯,得出去躲躲风头,顺便咱俩增进增进感情,如果半年之后风头过去了,你还是要离婚,我也不和你浪费时间了,咱直接办手续去,你觉着呢?”

其实安心心里是有想法的,这里是扬城,林家的势力在龙城,这里根本无法涉及,而且自己把林子轩打得这么重,肯定不会选择先报警,因为这伤势耽误不起,自己有的是时间和他们玩下去。再说,他相信餐厅负责人会知道怎么处理的,这样一来,林子轩的证人也就是被自己打的那两个保镖和张仂琪。围观的人?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哪就那么容易跑来给你当人证的~假设张仂琪不会出卖自己,就算张仂琪真的大义灭亲了,火也不会烧到他的头上。

张仂琪没说话,安心继续说,“咱俩的婚姻虽然开始得很荒唐,但是我很有兴趣把它继续下去。而且,我从以前就想,如果我结婚了,一定要这么度蜜月,就咱俩,没有别人,既有创意,又环保。”

结了账,张仂琪无奈地跟安心开始了那所谓的避风头的蜜月之旅。

0

第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