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辅警荣耀> 第82章 伪车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2章 伪车祸

小说:辅警荣耀 作者:流亡记者 更新时间:2019/7/12 17:15:23

其实在之前,这起案件本来就是一个很小案件,可是由于我经验不够,落到了刘长元他们的手上,性质发生了改变,有可能变成大案了。

劫持人质绝对的大案,正在进行时!

休息没有多久,车辆就继续行驶了,按照现在的行车速度,我估计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就能够到达福建省。

现在我的心中也还有另一种期待,那就是希望张华他们能够放弃追踪,让这起交易自然而然地完成,那样我就能够平安地回家。

当然,这个绝对不可能。

短短的一天多的时间里,我的心态真的经历了无数次变化,有坚定不移地想把我村警事业走下去,为群众守护公平正义的;有畏缩不前,希望能够明哲保身,放任犯罪换得自我平安的心态。

这样两种思想,在我的内心激烈地交锋着,就跟海浪来回洗刷沙滩一样,的确让人难受。

也有一种感觉,就是磨难让人成长,让我感受到了守护公平正义的艰辛。

车行了两个多小时,刘长元两兄弟就真的跟忘记了我一样,就连他们中途停靠在服务区吃早点的时候,也没有带上我。

相反,他们还将车停得远远的,可能是害怕我会求救,乱喊乱叫引起别人的注意吧。

呵呵,这个原本就是我的预案之一。

没得逞。

出了服务区过后,前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我们又到了一个下坡缓冲带,也就是紧急避险带,刘家兄弟将车停了下来,双双爬上了车厢。

“吃东西了。”刘长林解开我手上的绳索,给我递过来了一袋面包,还有一瓶矿泉水。

落入别人手里就是不好受,他们有热腾腾的米饭和炒菜吃,而我只能吃面包。

“有烟吗?我实在扛不住了。”我问刘长林,说是现在烟瘾犯得厉害,老乡你能不能给根烟抽。

对此,刘长林没有拒绝。在他的示意下,刘长元拿出香烟,给我们每人散了一根,还给我点上来火。

我深深地吸上了一口,感觉骨头都要酥了。

没有三分钟,我手上的香烟就变成了烟屁股。

得到了烟瘾上的满足,我才掰开面包,一口面包一口水地吞咽起来。

味道还不错。

“老乡,我们还要,走多久啊。”我问刘长林。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刘长林听我这样一问,就显得有点不高兴了,在他看来,这样的问题不是我现在有资格问的。

“我就,就想上个,上个厕所。”我也知道现在说这个不合适,但是却真的害怕自己憋不住。我说现在目前还没有问题,要是一会我想上厕所的话,你们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把问题解决了。

我强调说,如果我真的一时憋不住,真的把车搞脏了,那也不是很好啊。

“你敢!”听到我这样一说,刘长林顿时就急了,他说你知道这木材吗?我们要拿去有大用处的,你要是一泡屎拉在上面,木材的价值就会降低了,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听到他这样一说,我就赶紧打蛇随棍上,附和着说,真的不能搞脏了这么大的木材,要是谁家卖去造神龛,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造神龛,那是不可能的。

家具原料而已,我这样说,无非就是为了刺激刘长元他们。

“哪里有服务区,让我解决一下,我保证不要多长的时间。”我跟刘长元说。

虽然我发现刘长元说话好像不顶事,但是我还是愿意跟他表达我的诉求。跟刘长林那副冷冰冰的面孔比起来,我觉得,还是能够在刘长元这里寻找得到希望。

“应该不是什么事。”果然,听我这样一说,刘长元就接上了。他先是看了看我,探后又看了看刘长林,用略带商量的语气说。

我的谎话目前还算成功,在刘长元的意识里,我就是一个喝醉酒上错车的老乡。

老乡就要对老乡好一点嘛,俗话不是说了吗,老乡见老乡,背后打一枪。

错了,是两眼泪汪汪。

“不行!”刘长林非常坚决地拒绝了,他对我说,你肚子里到底什么想法只有你才知道,要是真把你放在服务区,你只要稍微闹一点事,我们兄弟就吃不了兜着走,风险实在是太高了,不能答应。

这小子,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连我怎么想的都能知道。到现在,我已经忘记了张华和万毅他们说的任务,忘记了要进入到他们的老窝里,争取最大的战果。

就这样,经过半天的思考后,等我吃完面包,刘长林又将我的手脚给捆上,将我带到货车靠公路外面的一侧,以车体为遮挡,让我就地解决。

回忆起来真的哭笑不得。

他们捆住我的,是同一边的手和脚。

为了我拉个粑粑,刘长林费尽了心思。

捆住双脚肯定是不行的,那样我连行走都做不到;捆住双手也不现实,我不仅没有办法解裤带,更擦不了屁股;所以,想来想去他们兄弟就将我的一边手脚捆在了一起。

当然他们还是好心的,给我点了一根烟,让我不至于被自己的排泄物臭死。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拉得最憋屈的一次,也是最难忘的一次。

解决问题过后,我们就继续向前行进,反正是烟也抽过了、面包也吃了、水也喝了,目前的情况并没有转变,我也就先安心当好俘虏吧。

车辆又高速行驶了起来。

到快要中午的时候,一起交通事故阻止了我们前进的步伐。

由于手机被刘长林收走的缘故,我对时间已经没有了概念,觉得大约是到了十二点的样子,我一直有一个不好的习惯,那就是从来不带手表,也正是这样的行为,一直都被人骂成土包子。

当时我还估摸着,可能又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

“特么的就一个不大的事故啊,怎么会把整个高速都给堵了?”车辆停下没有多久,刘长元就从驾驶室来到了车厢。

刘长林告诉我们,前面有两辆大货车发生刮擦,现在正在处理。

他是来给我送一根烟,顺便透透气。

“真是要了个命。”我抱怨似地跟刘长元说,说我不就是多喝了几杯酒,模模糊糊就上了你们的车,结果遭此重罪:一直跟你们跑了几千公里,还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呢。

我还抱怨,说不管你们兄弟是做什么的,管我什么事啊,你们要是能行行好把我放在哪个服务区,我真的阿弥陀佛,万分感谢。

“我弟弟这个人真的小心过头了,谁还没有喝得着不找家的时候哦。”听我这样一抱怨,刘长元就安抚我,说是到了福建就好了,他们做完生意还会带我去上海,去看看国内最牛X的城市。

为了调节气氛,刘长元还说起了刘长林的“黑历史”,说他喝酒过后德性更不咋地,曾经有好几回喝多了在街上撒尿,差点就被人给打残了……

都是醉酒窝尿人啊,相逢何必相煎急呢?

反正遇到事故,我们也不能朝前行驶,外加我也闷得慌,就跟刘长元东一句西一句地聊天。

不过,聊着聊着,一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于我是背靠着驾驶室方向,而刘长元面对着我,也就是背靠对外面的公路。我就发现,跟着我们后面的货车驾驶室里,司机在努力比划着什么。

我差点都要喊出来了,不过对方却给了我一个“嘘”的禁声手势。

这就奇怪了。

见到事情有些蹊跷,我也就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刘长元继续聊天起来。

当然是心不在焉的聊天,后边的人都跟我打招呼了,那肯定就是发现了异常,没有让我喊出来,那肯定是在想办法。

过来一会,后方司机又将一样东西贴在了玻璃上。

这次我用了最好的眼力,试图想要看清楚是个什么东西。

需要说明的是,我的视力一直是顶级的,曾获外号“千里眼”。从初中开始,我就是所有人中视力最好的人,从来都是双5.3,发现美女轨迹、侦查老师动向这样的事情向来都是我干。

警官证!

原来,后边跟着的是几名警察。

虽然我没有警官证,只是有一个类似的“村警证”,但是真正的警官证我还是见过不少次,就跟身份证一样,小小的一张白卡片。

但是,秉承着中国人爱护物品的良好传统,中国警察的警官证是有专门的皮套的,黑糊糊的皮套只要一掏出来,我们就能知道那是个什么。

有救了,原来组织并没有抛弃我。

见到我可能已经看见到了证件,后面的汽车司机就将证件收了起来,不再有多余的动作。

然后,是半天的没有任何动作。

这种没有交流的交流,让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魔障了。

各位大佬既然来相救,但是为什么不说话?

我差点就骂娘了,给个手势或者信息会死吗?

可能有两分钟的样子,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刘长林在车上等得心焦,就再次下车来看情况,慢慢地朝我们所在的车厢走来。

我在车里,当然看不到这个情况,而对面的兄弟当然看见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跟我说。

直到刘长林出现,我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错怪好人了!

我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场事故可能都是伪造的,是我们公安机关抵进侦查的一种手段而已。

不然怎么会这样巧?

2

第82章 伪车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