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有故事的人>二十五、踩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五、踩点

小说:有故事的人 作者:徐亚光 更新时间:2019/6/19 14:23:41

老板忙点着头说:“可以可以,骆小姐您先歇着,等您歇息过来再喊我也不迟”老板说完吩咐伙计把茶点都放在桌上,然后自己退出去,在外面关好门,嘱咐一旁的小伙计说:“你守在这里伺候着,只要骆小姐有吩咐,你马上喊我!”

骆玉卿环视了一下这间贵宾室,布置的非常雅致,干净整洁。骆玉卿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对面便是丽都夜总会,窗户正对着丽都的大门。骆玉卿看了一会转过身,走到椅子前坐下来,伸手从包里拿出半张报纸。

这是《大公报》的半个版,上面报道了一则新闻:《日本关东军中野良佑少将将抵达上海》,骆玉卿看着报纸上中野良佑的照片自言自语道:“我将让你此行成为在中国的最后一站”

自从这几天陆续发生的大和贸易株式会社社长之死以及越洋贸易公司总经理杜洋国之死、日租界领事参赞死于横滨酒屋等事情以来,骆玉卿就知道,这所有死亡事件,绝对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有人在暗中做了什么,其目的就是为了震慑那些日本人和那些有亲日倾向的汉奸们。为此,骆玉卿突然萌生了一个简单而她认为又是很勇敢爱国的想法,自己何不做一个无名英雄,做一个专杀日本人和汉奸卖国贼的枪手呢?

自幼跟着父亲和金二叔练就的本事,让骆玉卿自认为自己的枪法虽不是百发百中,但是足以惩治这些日本鬼子和汉奸了。有了这种想法后,骆玉卿便开始着手准备武器,暗地里练习枪法和功夫,希望自己能够真正做一名来无影去无踪的枪手,也算是自己为国家出一份力了。

当她从大公报上看到这则消息后,骆玉卿不由得暗下主意,就拿这位中野良佑先开刀,让上海成为这个家伙在中国土地上的最后一站。为此,骆玉卿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中野良佑抵达上海的具体时间以及他在上海的所有活动安排。

丽都夜总会是中野良佑到达上海后第二天晚上要来的地方,上海日租界的武官静冈武直将在这里为中野良佑举行欢迎舞会,届时,可以在这干掉中野良佑。锁定目标后,骆玉卿便开始暗中做前期准备,武器、弹药,这些对她来说都不是难事,最难的是找一个什么位置,什么时间射杀这个日本鬼子。这些让从没有过刺杀经验的骆玉卿不免有些为难,这件事既不能跟其他人讲,更不能让爸爸和金叔知道,所以,让她觉得做起来不是很容易。

今天已经是她第三次来丽都踩点了,前两次都是在夜里自己偷偷溜出来的,这次,她要大张旗鼓的,明目张胆的来,就是为了能够在新派成衣店找一个射击点。

骆玉卿原本想混进舞会找机会刺杀中野良佑,可是自己拿不到日本人发出的邀请函,因此也就根本进不到丽都里面,所以只能找机会在外面射杀他。

带人守在外面周连海见骆玉卿进去好久还没有出来,不免有些担心,他看看两个站在门边的弟兄说:“你们守在这里,我进去看看。小姐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

周连海说着走进店来,店老板一见立马笑脸相迎问:“先生,您是……。?”

“去去去,我找我家小姐,她在哪呢?”周连海推开店老板问。

“小姐,哪家的小姐啊?来我这的可都是小姐,太太的,不知您要找的是哪位小姐?”店老板看着周连海问。

“你跟我这装什么糊涂?滚一边去,老子自己上去找,我告诉你,要是我家小姐在你这出了事,我他妈一把火烧了你的店,你信不信?”周连海说着抡起胳膊就要打。

“住手,你干什么?凭什么抬手就要打人”骆玉卿说着从楼上下来看着周连海大声说。

周连海扭头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骆玉卿说:“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骆玉卿瞪了他一眼说:“太不像话了,你凭什么动手打人?”

“我,我,就是吓唬吓唬他,我哪敢打他呀,小姐!”周连海说着放下手看着骆玉卿问:“小姐,您订完了吗?咱可以回去了吧?”

骆玉卿没理他,转身看着店老板说:“老板,对不住了,我这下人太没规矩了,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他!”

店老板连忙鞠躬说:“骆大小姐,您客气了,他也没怎么地我,不碍事,不碍事,您千万别再难为这位先生了,您选好料子了吗?要是您不方便,我派人到府上给您量一下尺寸也可以的”

骆玉卿摇摇头:“不用了,我会再来了,今天突然有点不舒服,等我好一些再过来,你记住喽,楼上那间贵宾室我暂时先包几天,不要让其他人再进去了,等我选好料子定了尺寸再让其他客人进去,可以吗?”

老板一定这话脸上闪过一丝为难之色,周连海看得清楚,眼睛一瞪,老板忙说:“没问题,没问题,一切都听大小姐的!”

骆玉卿看看周连海,周连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大洋扔在老板手里说:“这是包那个房间的钱,你先拿着,不够再给你补上!”

“够了,够了,足够了,骆大小姐,其实那房间不需要花钱的,您喜欢就给您留着,是您个人专享的贵宾间”老板笑着看着骆玉卿说。

骆玉卿微微一笑,周连海说了句:“别废话了,给你你就拿着,以后我们小姐来,你好好伺候着,别让人打扰就行了”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我就谢谢骆大小姐了”老板点头哈腰的把骆玉卿和周连海送出了店门。

出来之后,周连海看着骆玉卿胆突突的问:“小姐,咱回去吧?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五爷和金二爷该……。”

“回去,回去!”骆玉卿说着自顾自走在前面,周连海连忙招呼着手下兄弟把车开过来,让骆玉卿上了车,她和几兄弟站在车踏板上,车子穿街过巷直奔骆公馆。

等车子停在公馆门前的时候,骆玉卿见门前还停了两辆车,车上居然挂着日租界的车牌,骆玉卿不由得眉头一皱推门下车。

周连海跑过来开门,骆玉卿问了句:“公馆门前为什么会有日本人的车?”

周连海回头看了看说:“不知道,可能是找五爷的吧”

骆玉卿看着他说:“没你们的事了,忙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周连海点点头:“小姐,有事您随时吩咐我”

骆玉卿微微点点头,迈步往里走,边走心里边想:“日本人来公馆干什么?”

刚一踏进门厅,金福山立马迎了上来一把拉住她说:“卿儿,你去哪里了,这么久?”

“谁来府上了?”骆玉卿反问道。

金福山使了个眼色低声说:“是日本人,你别进去了,他们在客厅里跟你爹谈事呢”

“谈事,我爹跟日本人有什么好谈的?他忘了白长官的话了?”骆玉卿提高了嗓门说。

“嘘,不许胡说。你跟我过来”金福山拉着她往一旁走,骆玉卿挣开他的手问:“到底是谁啊?”

“日租界的武官静冈武直和租界参事野塚荒仁”

“他们来干什么?”骆玉卿眉头紧锁问道。

“最近日本关东军的少将中野良佑将要到上做考察,很有可能不久之后他将调来上海租界,所以,这两个家伙想要搞一次欢迎宴会,这不来请你爹出面给他们撑场面呢吗?你想想啊,要是五爷出面,那其他的帮派的人看在五爷的面子上也得露个脸吧?再说了,五爷是法租界的总探长,那法租界起码也要派人表示一下吧?法租界要是出了人,其他租界不都得……。”

“您别说了,我明白了,我爹答应了吗?”骆玉卿看着金福山问。

金福山摇摇头:“不清楚,这件事很为难,答应吧,会引起很多麻烦,不答应吧,日租界,法租界还有……”

“这有什么为难的?我去”骆玉卿说着便往里闯,金福山想要拦着她,骆玉卿看看他:“金叔,你想做汉奸吗?还是想要我爸爸做汉奸呢?”

金福山看着她叹口气说:“卿儿,你不懂,你还小呢!”

“我再小也知道不能做汉奸”骆玉卿说着飞奔着向客厅跑过去,金福山在后面边追边喊:“卿儿,不可胡来”

骆玉卿跑到客厅门前,一脚踹开门走进来,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吓了一跳。

骆金生看着闯进来的骆玉卿低声道:“卿儿。你这是干什么?没规矩!”

坐在骆金生对面的便是静冈武直和野塚荒仁,两人看着闯进来的骆玉卿愣了愣,一起看着骆金生。骆金生一笑:“二位,对不住哦,这是我的女儿玉卿,被我惯得没有规矩了!”

静冈武直和野塚荒仁看着眼前这位骆大小姐,不由得异口同声道:“果真是倾国倾城啊,五爷有此貌若天仙的女儿,这可是天大的福气啊!”

静冈武直的一双眼睛在骆玉卿的身上想扫描一样看了个遍,骆玉卿看看他嫣然一笑,然后转向骆金生问:“爸爸,这两位是……。?”

没等骆金生说话,静冈武直站起身鞠躬道:“骆小姐好,我是日租界的武官静冈武直,今日得见小姐芳容,三生有幸!”

野塚荒仁也跟着起身鞠躬说:“在下野塚荒仁,租界参事”

骆玉卿看看二人一笑:“一个武夫,一个野塚,哈哈,这名字起得好有道理啊,哈哈!”

“卿儿,你怎么这么无礼呢,还不退下?”骆金生板起脸喊道。

静冈武直忙摆手看着骆玉卿问:“请问骆小姐是否可以赏脸参加我们的欢迎晚宴呢?”

“宴会?欢迎晚宴?欢迎谁呀?”骆玉卿说着挨着父亲坐了下去。

静冈武直上前一步再从鞠躬道:“我们大日本帝国关东军少将中野良佑将军不日将抵达上海,为此,日租界搞了一个欢迎晚宴,我特意前来请骆五爷和骆小姐前去参加的!”

骆金生伸手拉住骆玉卿的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话,骆玉卿挣开父亲的手看着静冈武直笑了笑说:“多谢邀请,我和我爸爸一定按时到,对了,还有我金叔,武夫,你看这样可以吗?”

骆金生闻听这话,恨不得给女儿一个嘴巴,但是毕竟当着静冈和野塚的面,骆金生强忍着怒气笑了笑:“静冈先生千万别听小女胡说,这件事,容我再想想好吧?”

“五爷,令爱都已经答应了,我看就这么定吧,我和野塚就先告辞了,请柬我已经放到桌上了,我们在丽都恭候大驾”静冈武直说着和野塚荒仁给骆金生鞠了一个躬后双双走出去。

看着二人出去,骆金生扭头看着骆玉卿骂道:“你个死丫头,你随便答应什么?你懂个屁,你这是要把你爹陷入不仁不义之地啊!老二,老二,你跑哪去了?我不是让你看着这个死丫头吗?”

骆玉卿看着着急又生气的父亲咯咯笑了起来,骆金生气得指着她骂道:“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骆玉卿起身走到他面前拉住他的胳膊低声说:“爸爸,你别生气,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骆金生看着女儿瞪起眼睛问:“你要干什么?你说,你要干什么?”

骆玉卿微微一笑:“爸爸,我什么都不干呀,我陪你去参加这个宴会,你放心,没人会说你是汉奸的!”

这时,金福山跑了进来,骆金生非常不满的看了看他,金福山摇摇头叹气说:“你瞪我也没用,我能怎么地?不能打,不能骂,你还看我,你不是也得由着她嘛”

骆玉卿笑了笑:“你们老哥两个慢慢说吧,我先回房了”说完转身便走。

4

二十五、踩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