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第三十四集:鸢,腾空而起(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四集:鸢,腾空而起(2)

小说: 作者:桓林发 更新时间:2019/9/22 12:23:56

第三十四集:鸢,腾空而起(2)

01.列车。外。日。

列车在奔驰。

庞志刚从窗户爬上车顶,快速向车尾冲去。

突然,车顶上出现了日本宪兵,庞志刚立刻趴下,狙击。

子弹打在车厢上,砰砰直响。

02.车厢。内。日。

搭外套的旅客在宪兵的掩护下,穿过四号车厢,来到三号车厢,刚过三号车厢,他就发现有人堵住了他的去路。

他急速将车门关上。里面的人使劲的拉着车门。

搭外套的旅客回头看到激战的场面,退到三号车厢的厕所里,将门锁上,拉起窗户,从窗户里爬了出去。

03.列车。外。日。

搭外套的旅客刚爬到车顶,一颗子弹飞来,从他耳边飞过,吓得他一缩脑袋,差点掉下去。

他一只手抓着车顶的一个杆子,手上的外套早飞了,一只手铐铐着一个文件包在空中荡着。

他挣扎着往上爬。

一个宪兵跑过来:佐藤君,快。

佐藤在宪兵的帮助下,终于爬上了车顶,一颗子弹飞来,宪兵身子一晃,跌下列车。

佐藤拔出手枪朝庞志刚射击。

庞志刚与佐藤对射一阵,都没有子弹了。把枪扔了,两个人镇定的朝对方走去。

佐藤拔出一把尖刀握在手里,朝庞志刚挥动,庞志刚躲避着。

几个回合,庞志刚一脚踢掉了佐藤手上的尖刀,两个人徒手交战。

庞志刚抓住文件包,一个背包,将佐藤翻落,一只腿猛然跪在佐藤的胸口,几声骨折的声音之后,佐藤不动了。

庞志刚在佐藤的鼻下试试。站起来,拖了拖文件包,没拖动。庞志刚找来佐藤的尖刀,将佐藤的左手割了下来,套出手铐。

有几个同志陆续爬上列车车顶。庞志刚一手高举着文件包,一手和大家举起握着的手欢呼。

列车在行驶。

04.机关长住所。内。夜。

长谷次郎叔侄和真田小泽站在收音机旁,聆听着收音机里的声音。

(收音机声音: 朕深鉴于世界之大势于帝国之现状,欲以非常之错置,收拾时局,兹告尔忠良之臣民。朕已命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盖谋求帝国臣民之安宁,同享万邦共荣之乐,乃皇祖皇宗之遗范,亦为朕所眷眷不忘者。曩者帝国所以对美、英两国宣战,实亦出于庶几帝国之自存与东亚之安定。)

真田小泽高兴地:昊天,战争结束了。(日语)

长谷昊天:结束了。(日语)

真田小泽:那我们可以回家了。(日语)

长谷次郎表情狰狞:八嘎。(日语)

真田小泽小心翼翼:叔叔,你这是怎么啦?(日语)

长谷昊天:叔叔,难道说,战争结束了你不高兴吗?(日语)

长谷次郎:圣战就这样以失败告终,我不服。(日语)

长谷昊天:叔叔,你可以翻遍世界史看看,有哪个侵略的战争是胜利的。从帝国发动这场战争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它失败的结局。(日语)

(收音机声音: 至若排斥他国之主权,侵犯他国之领土,固非朕之本志。然交战已阅四载,纵有陆、海将士之奋战,百官有司之奋勉,一亦众庶之奉公,各自克尽最大努力,战局并未好转,世界大势亦不利于我。加之,敌新使用残虐炸弹,频杀无辜,惨害所及,实难逆料。若仍继续交战,不仅导致我民族之灭亡,亦将破坏人类之文明。

如斯,朕何以保亿兆之赤子,谢皇祖皇宗之神灵乎!此朕之所以卒至饬帝国政府联合公告也。)

真田小泽:叔叔,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比起死去的人要幸运的多。(她走到长谷次郎跟前,挽住他的胳膊)叔叔,你难道就不想念家乡和家乡的亲人吗。我哥哥没了,妈妈还在家里盼着我早点回去呢。(日语)

长谷次郎拍拍真田小泽,没有说话。

长谷昊天:叔叔,你真的该醒醒了。为了这场圣战,我们有多少帝国的将士留血牺牲,而我们的家乡又有多少父老乡亲为了这场圣战,牺牲了多少,他们过着食不果腹的艰苦的日子,他们在举目盼望,盼望他们的亲人能平安回家。(日语)

长谷次郎怒气挂面,真田小泽给长谷昊天使眼色,让他别说了。

真田小泽:叔叔,回屋休息吧。这不是你能左右的事。

05.大街上。外。日。

大马路和虞洽卿路的交叉口上,高大的楼盘上悬挂着蒋介石的大幅照片。

欢庆抗战胜利的人群欢呼着,雀跃着,腰鼓队,秧歌队,与游行的队伍融为一体。男女老少,载歌载舞。

冷晓煜站在观众的队伍里,挥动着手上的三角红旗。

康晨曦过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冷晓煜转身就走。

06.火车站。内。日。

一列火车进站。车门打开了。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车门口。

冷晓煜拉着康晨曦跑了过来:首长,你好。

古志成下车:你小子几年不见,长结实了。

冷晓煜:必然的。

古志成:怎么样,终于熬出头了。

冷晓煜:胜利的喜悦重视能改过一切哀怒的。

古志成:八年抗战,中国人民不容易啊。

冷晓煜:首长,有件事,我憋了很多年了,现在抗战也胜利了,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鸢”是谁?

康晨曦:是啊,首长,现在应该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古志成笑笑:冷晓煜,你能憋好几年?不简单啊。

冷晓煜:首长,这么多年,我们不断接到“鸢”送出来的情报,准确的打击了敌人,可我们却还不知道他是谁啊?

古志成:既然憋了这么多年了,那就再憋一段时间也没问题啊。

冷晓煜:不是的,首长,我们这帮人就……

古志成:好了。冷晓煜,你总不会就让我们站在这里吧,都安排好了吗?

冷晓煜:早都安排好了。首长,你看……

古志成:那就走吧。

冷晓煜:首长请。

07.集中营。外。日。

古志成向卫兵出示证件。卫兵检查完证件,立正敬礼。

古志成和警卫进入集中营。

08.办公室。内。日。

龙骁接待了古志成。

龙骁:长官。哦,你们共产党不信教长官,应该叫首长。首长,请坐。

古志成坐下。

龙骁:看茶。

一个卫兵端来茶水。

龙骁:首长,今天来这里是有什么公干吗?

古志成:我想找个人。

龙骁:谁?

古志成:梅机关的长谷昊天。

龙骁:长谷昊天。就是梅机关长谷次郎的侄子?

古志成点点头。

龙骁站起:首长,你请稍后。

说完,龙骁出了办公室。古志成端起茶杯,喝着茶。

龙骁拎着长谷昊天进来:首长,这位就是长谷昊天,你们谈。(说完退了出去。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了)

长谷昊天扑向古志成,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很久。古志成捏着长谷昊天的那只空袖子:这是怎么回事?

长谷昊天:没事,不就是丢了一只胳膊吗,比起那些牺牲了的同志和战友,我可是幸运多了。

古志成扶着长谷昊天的肩膀坐下: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过来的。

长谷昊天:有这个必要吗?

古志成:非常有必要。我刚到上海,上海的同志就在像我打听“鸢”是谁?我总得给他们一个交代吧。

长谷昊天: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古志成:快说说。

09.黄浦江空镜。外。日。

黄浦江上,船舟穿梭,邮轮轰鸣。一只鸢“咕咕”的叫着,从江面上掠过,“惊空遏云”。

10.办公室。内。日。

古志成沉默了。

长谷昊天:古志成,你这是怎么啦?

古志成:昊天,我代表中国人民感谢你为中国的抗日战争做出的伟大贡献和牺牲。对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长谷昊天:是有新命令还是征求我的个人意见。

古志成:不是命令,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长谷昊天:我想过了,和我的妻子真田小泽回故乡。

古志成:想好了?

长谷昊天:恩。

古志成: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长谷昊天:谢谢组织的关心。

古志成紧紧握着长谷昊天的双手:应该说谢谢的,是我们。

11.码头。外。日。

一对对的日本兵排着队上了邮轮的甲板。

长谷昊天和真田小泽穿着便装,各自抱着一个骨灰盒,走上了悬梯,一步一步沉重的登上了甲板。站在护栏边。

真田小泽:战争结束了。哥哥,我们终于要回家了。妈妈还在等着我们。(她举起骨灰盒)哥哥,向中国人民鞠个躬,算是赔罪吧。

长谷昊天抱着本庄秀夫的骨灰盒:本庄君,对不起了,都是我的错。我答应过你,一定会把你带回家的,今天,我们就要离开中国,回家了。但是,我们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被遣返的。

被遣返的日本军人排着队上了邮轮。

古志成和冷晓煜、康晨曦站在岸边看着码头的一切。

康晨曦:看着这帮日本军人这样被遣返,真是想不通,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推进黄浦江喂鱼。

古志成:冷晓煜、康晨曦,你们不是想知道谁是“鸢”吗?

冷晓煜:谁呀?

古志成指着邮轮甲板:看到吗,那个抱着骨灰盒的人。

冷晓煜:他?他不是叫长谷昊天,是梅机关长谷次郎的亲侄子吗?

康晨曦:首长,你眼花了吧?

古志成:没错,他叫长谷昊天,是我在日本大学的同学。他就是 “鸢”。

冷晓煜和康晨曦互相看看,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古志成:怎么,我的话你们也不信吗?

冷晓煜:怎么会是他?换做任何一个人,我都会相信的。

甲板上,长谷昊天的那只空袖管在风中轻轻飘荡。

康晨曦:他那是胳膊还是我打的呢?

古志成:他没怪你啊。

康晨曦:首长,你知道?

古志成:他都跟我说了。

冷晓煜:我不明白,我们曾接到“鸢”的情报,让我们杀了长谷昊天,这是怎么回事?

古志成:长谷昊天被日本人怀疑,嫁祸一个叫本庄秀夫的。结果本庄秀夫被枪毙了,为了躲避怀疑,他是演了一出苦肉计,要你们地下党追杀他,没想到丢掉了一只胳膊。

康晨曦自责地:早知道是这样,我决不会开这一枪的。

古志成笑笑:老鹰是这个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的年龄可达七十岁。但是,当老鹰活到四十岁的时候,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的抓住猎物,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脯。它此时只有二种选择:等死,或经过一个万分痛苦的更新过程。老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完全脱落,然后静静的等候新的喙长出来。它会用新长出来的喙,把指甲一个一个的拔掉。当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它会再把羽毛一根一根的拔掉。经历漫长的五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老鹰又开始飞翔了.....重新获得了再活30年的生命。

甲板上,只剩下长谷昊天一个人,他靠在栏杆上:中国,再见了。战友们,同志们,再见了。

他挥动着手臂。

古志成也挥动手臂,算是默默告别吧。

冷晓煜和康晨曦向着甲板上的同志战友敬礼。

“呜——”邮轮起航了。

长谷昊天在不停地挥动着手臂。

冷晓煜和康晨曦行着军礼目送。(定格)

(定格加叠影:回顾镜头播放)

A.小笼包店:

人群中有人向长谷昊天扔过来一个小笼包,砸在了长谷昊天的头上。

小笼包朝着长谷昊天和真田小泽接撞飞来。

真田小泽用手臂遮挡着。长谷昊天暴跳如雷,拔出枪,朝天开了一枪:“啪——”

大堂安静下来,有人开始悄悄散去。

马路上的人,都在奔跑着。

穿着马褂,戴着一顶西瓜皮帽的络腮胡子的冷晓煜,手执一根文明杖,从一侧的铁门出来。消失在街道上。

B.码头:

长谷昊天和中村熊颜撑着战刀,坐镇码头。码头上的吊机在工人的指挥下吊装货物。

C.海面上:

一艘货轮爆炸起火,慢慢沉入大海。

D.街道:

两个孩子在街上踢着足球。足球在人们行走的空隙间穿梭,有时从人们的头顶飞过。

一个持枪的战士,被飞来的足球击中脑袋,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就在战士们的精力一分散的瞬间,长谷昊天冲过去劫持了一个孩子。

长谷昊天用枪指着孩子的脑袋:都别动。让开。让开。

长谷昊天押着人质,一步一步沿着墙根走着,在一家商铺的门口,他用力将孩子王前面一推,闪身进了商铺。

就在长谷昊天闪进商铺的瞬间,一声枪响。

E.公园。

一个男子穿着一件风衣,来到临江的一个长椅上,看了看江面,邮轮,帆船来往。

男子坐了下来,一只手伸入长椅下面。又站起来,沿着江边的小道慢慢的离去。

F.医院。

在大院里,一排排摆放着一具具的尸体。一位穿白大褂的护士小姐和几位宪兵在给尸体盖着敛布,还有人从里面抬着尸体出来。

G. 四通物产。

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带着帽子的身影在四通物产的为墙跟前转悠了几下,猛然蹬起,翻过围墙,跳入大院。

黑影蒙着面,蹲在地上,四下张望,迅速起身往办公楼跑去。

J.监房:(无声)

褚云海轻轻的拎起褚益清一只受伤的手,放到嘴边,轻轻的吹着:囡囡,疼吗?

褚云海望着父亲,用她受伤的小手轻轻擦拭褚云海嘴角边的血迹:爸爸,我不疼。真的,一点也不疼。

褚云海的泪水滴落在褚益清的脸上:囡囡,是爸爸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你,让你小小的年纪就遭受这样的罪孽。

褚益清:爸爸,我想吃汤圆。我想妈妈了。

褚云海望着气窗里的月光拭去泪水:囡囡,我们去见妈妈好吗?

褚云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好。

褚云海猛地一下将手掌捂住了褚益清的嘴巴,褚益清在褚云海的怀里挣扎了几下,就没动静了。

褚云海松开手,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儿:囡囡,别怪爸爸,你等一下,爸爸也来了,我们一家三口就要团圆了。爸爸带你去见妈妈,我们吃汤圆。

G.旷野。

两辆列车大相撞,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紧接着冲天的火光烧红了整个天空

12.黄浦江空镜。外。日。

黄浦江上,船舟穿梭,邮轮轰鸣。一只鸢“咕咕”的叫着,从江面上掠过,“惊空遏云”。

13.旷野。外。日。

俯瞰:一片广袤的树林,绿叶葱葱,一只鸢从远方飞来,俯冲、拉升自由自在。“咕咕”飞向远方,冲入云霄……

(剧终)

2019.1.10

0

第三十四集:鸢,腾空而起(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