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线别动组>第五章 舍命营救(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舍命营救(下)

小说:东线别动组 作者:虎斑鲨 更新时间:2019/5/11 13:07:01

  ※※※

  在8公里外的库奇梅尔,村里的德军“果然”在将近凌晨4点的时候——听到了村外一阵阵由远而近、坦克群隆隆铿锵的低沉轰鸣声。东南村口的德军岗哨第一眼就看到了在四周黑暗中、一束束雪亮车灯的光柱——在颠簸起伏的扫动中越逼越近,灯光中数不清的苏军T—34—85型坦克的身影轮廓影影绰绰。

  “坦克——!俄国坦克——!”德军哨兵绝望而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苏军的机械化快速支队赶到了!50辆T—34—85型坦克、30多辆租借法案型M3装甲运兵车、以及一些“瓦伦斯基”履带式重牵引车和“斯图贝克”大卡车,搭载着苏军快速部队官兵们、在凌晨3点50分左右从东南方向赶到了库奇梅尔外围。

  村里的德军顿时大乱,没有重武器的占领军部队完全无力抵抗苏军的机械化重兵集群。原本对于“苏军进攻”还将信将疑,正在缓慢拖沓地集合兵力物资、装车准备撤离,但此刻已经完全“证实”了。德军军官一声声呼喊吆喝着,集合收拢德军士兵们慌忙撤退。

  黑暗中,几声炽烈震耳的炮击声猝然打响,苏军坦克群开火了。一辆辆T—34—85坦克上、一道道主炮的炮口火光闪动起来、炮弹疾速出膛,随即,一簇簇耀眼的轰击烈焰便在村口和村中炸开了,轻灵恶毒的炮火烈焰瞬间撕碎和掀翻了德军哨卡。一排排雪亮的照明弹尖声射上夜空,把大地照得惨白。

  村里的德军更乱了,德军军官们手忙脚乱地组织部队向北撤退、另一部分兵力则担任掩护阻击,村民们被这猝然打响的战斗全吓坏了、家家户户一群群胆战心惊地躲在房子和地窖里。一些德军官兵们向村外占领警戒阵地,但是苏军坦克群转眼已经冲到了跟前,苏军坦克上的辅助机枪急促密集地扫射打响着,在一束束车头灯光中、冲出村外的德军官兵们被扫射得一群群血雾喷瀑、翻扭着倒毙在雪地里,一股股血花喷溅散落在皑皑白雪上。

  苏军坦克群不停地开火、打响主炮和机枪,隆隆缓速地向前压迫攻击推进。身穿白色伪装服的苏军官兵们,端着冲锋枪跳下卡车和装甲车、展开战斗队形、跟随着坦克群向前冲锋,卸下迫击炮和轻型野炮、在雪地里支开炮架、向村里的德军轰射。“乌拉——!”“乌拉——!”的冲锋喊杀声在凌晨的黑夜里回响。一簇簇越发密集的轰击烈焰在黑夜中耀眼炸开,一伙伙、三三两两的德军官兵在猝然间被炸飞起来;一些德军士兵手握着反坦克手雷、从村里爬出来,匍匐爬向苏军坦克、试图投弹暗算,但很快就被跟随坦克突进的苏军步兵们——用冲锋枪扫射击毙了。

  在苏军快速支队从村外逐步压迫攻击、推进到村边的同时,村里的德军大部分兵力正在手忙脚乱地撤退逃跑,成群的德军官兵们争先恐后、你推我挤地爬上有限的卡车,德军司机兵驾驶着卡车、惊恐慌乱地鸣着车笛、向村外北边开去。挤不上卡车的德军士兵们又蜂拥涌向四轮大车和雪爬犁,德军马夫兵们赶驾着骡马、一声声吆喝着向北赶去。更多的德军官兵们则只能一股股徒步没命地向北边跑,谁也不知道——在这凌晨的黑夜中突然杀到的可怕敌人——此时此刻还会“突击包抄”到了哪里,但愿没有把北去的道路也切段……

  苏军坦克群在突击推进到村边后就停了下来,跟随冲锋的苏军步兵部队则分成一股股分队、突进渗入了村中,逐屋逐巷地夺取支撑点、去消灭肃清还在担任掩护阻击的德军兵力。苏军士兵们端着ППЩ冲锋枪、一扇扇踹开房门和窗子、向所有可能躲着德军士兵抵抗的房屋里厉声喝令着“投降!”如果有德军士兵抵抗、便一连串手榴弹投进去,随即就是一阵冲锋枪集火扫射……。苏军士兵和村民们在争夺战斗中不断有伤亡、顽抗的德军士兵也被一股股消灭。苏军的整场攻击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歼灭德军”作为目标、只求连打带吓——尽快把德军驱赶出村,因而苏军的攻击动作自始至终都不很迅猛,同时还分出少量坦克和兵力佯装向北包抄,造成试图切断合围德军的假象。

  夜空中,一群苏军空军的Пе—2轰炸机和ИЛ—2强击机编队从东南方向呼啸着飞来,飞掠过村子上空、向北边的德军主力部队防线飞去。不一会儿,在德军主力防线的方向上、远远的便升腾起一片片炸弹轰炸的明亮火光烈焰。苏军轰炸机群的飞过和空袭,更进一步加剧了德军的惊惶,向北撤退的德军部队竭尽全力加快着逃跑,留在村里阻击抵抗的德军兵力则更是无心再战、纷纷撤出村子向北逃命。

  凌晨5点钟左右,天空依然漆黑,库奇梅尔的德军已经基本上撤光了,少数来不及逃走的残兵败将被苏军所俘虏。警觉的苏军士兵们开始挨家挨户持枪搜索察看、搜剿残敌,一辆辆苏军T—34—85坦克也开进了村子、支援掩护着苏军步兵们的搜剿行动。村里村外的枪炮声渐息,在战斗中胆战心惊了1个多小时的村民们,壮着胆子从家里探出头来、向外张望着,借着战斗所留下的一簇簇残火的火光,当终于发现满村里、大道村巷已经再看不到一个德国鬼子,到处全都是头戴红星帽徽、身穿白色伪装服、手持ППЩ冲锋枪的苏联红军战士时,——便立刻惊喜激动地从家里涌了出来,兴高采烈地涌上村里的大道、欢呼着拥抱向苏军战士们。

  “红军来啦!红军来啦!解放喽!解放喽!”

  “胜利啦!红军来解放啦!”

  本村的村民们、以及被德军从其他各个外村强迫迁移来的村民们,全都激动地欢呼高喊起来、热烈地欢迎拥抱红军解放者,一阵阵的欢呼声在漆黑的夜空中回响。

  占领村子的苏军部队顾不上和村民们一同欢庆,1个指挥战斗的苏军少校军官紧张地挥动着双臂、登上1辆T—34—85坦克、竭力平息掉村民们的欢呼雀跃,扯着嗓子大喊招呼着:“同志们!同志们!乡亲们!——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德国鬼子想强迫你们离开家乡、把你们都绑架到德国去!我们是红军快速突击部队!我们打过来了!我们来营救你们了!”

  村民们又是一阵欢呼。

  “乡亲们!大家静一静!听我说!”苏军少校再一次平息着人们的欢呼,“现在——,大家赶快跟我们走!跟我们转移!德国鬼子暂时被我们打跑了!但是我们的主力部队离得还很远,鬼子很快肯定会反扑的!所以,乡亲们,——大家赶快跟我们转移!跟我们去山里!我保证很快——,我们的大部队很快就会打过来的!两天!——最多两天时间!就会彻底解放我们的家乡!现在——,大家赶快组织起来,把衣服穿厚、尽量多带口粮、跟我们向山里转移!赶快!”

  人群们听罢,立刻躁动不安了起来。

  “可是,红军指挥员同志,我们怎么走得快呢?”人群中,1个年轻人顾虑着问道,“我们年轻人好说,可是还有那么多的妇女、儿童和老人,他们怎么走得快呢?”

  “是啊!”

  “是啊!我们怎么走得快呢?”人群中一阵附和纷纷。

  “这一点不用担心!乡亲们,”苏军少校继续高喊动员着,“我们的游击队已经从附近的村子里征集了大车和雪爬犁!老人、妇女和儿童可以坐着大车和雪爬犁转移!还有我们的坦克和卡车上也可以坐一部分人!我们还有履带牵引车可以拖带爬犁和大车!强壮的年轻人和我们的一部分战士可以徒步行进离开,现在大家赶快——抓紧时间转移离开!”

  “那我们还等什么?!大家赶快动起来呀!走呀!跟着红军快转移呀!”那个刚才还在顾虑着疑问的年轻人立刻转头向周围的人们鼓动起来,“别等德国鬼子再回来!他们会把我们都抓到德国去做苦工的!大家快跟红军走呀!”

  “大家快行动呀!”聚集的人群们立刻哄散开来,分头跑回各自的家去、收拾衣物食物,然后跟着苏军官兵们的组织下、向村外转移。

  村外,游击队的政工特派员柯乌科夫带着他的十几个游击队员,经过整整一夜——在周边几十公里地域内、没有德军控制的偏远各村间纵马奔波,——从不算太远的7、8座偏远小村里总计动员征集来了近200挂雪爬犁和四轮大车。当凌晨近4点钟左右、苏军快速支队刚刚奔袭到达库奇梅尔村外时,首批最早的几十挂爬犁和大车也赶到了,随后的1个多小时内、当苏军快速支队“连打带吓”地最终拿下了库奇梅尔村后,更多的爬犁和大车也在各村村民的赶驾下陆续到达了村外。

  一束束火把点起来了,一朵朵蹿跃的火苗把凌晨黑暗的雪地照得透亮。获救的村民们在苏军战士们的组织下,扶老携幼、带着口粮衣物,在村外一片闹哄哄地登上大车、雪爬犁和苏军部队的卡车、牵引车。老人、妇女和儿童,以及战斗中受伤的村民和苏军伤员一律优先上车,而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们则和大部分苏军官兵们一起、已经率先步行上路、向游击队的山区转移。

  苏军军官和军士们全都忙碌地跑前跑后、维持疏导着村民们登车转移的秩序:“老人和妇女儿童、还有伤员优先上车!老人和妇女儿童、还有伤员优先上车!”

  “车辆和爬犁要优先给老人和妇女儿童、伤员们乘坐!”

  “嘿!——你!你!那个年轻人!你身强力壮!——你往车上挤什么?!快下来!少废话!跟着我们的战士们、步行先走!快走快走!”

  为了尽量腾出车辆给村民们乘坐,苏军官兵们甚至忍痛丢弃和销毁了一些迫击炮、野炮等装备和弹药。随着几声手榴弹和炸药的闷响爆炸,几门迫击炮和野炮在一簇簇烈焰火光中被炸成了碎片。

  ……

  奥古洛夫和许杰鹏带着苏军空降先遣队到达库奇梅尔村外时,也正是苏军正在组织村民们登车停当的时候。在表明身份后,奥古洛夫和许杰鹏跟着担任警戒的苏军士兵来到了快速支队指挥官面前。

  “中校同志,您好!我是行动先遣队的指挥员奥古洛夫大尉!”

  “我是副指挥谢留宾上尉!”

  奥古洛夫和许杰鹏敬礼之后报告道。

  “噢,你好大尉同志、上尉同志!我是快速支队指挥员阿克肖诺夫中校。你们好!辛苦了!”支队指挥员还礼回答道。

  “中校同志,列什邦卡和库奇梅尔的德军都已经被我们的假电话命令调动、稀里糊涂地向他们的主力部队防线撤退了!”奥古洛夫继续报告。

  “很好!我都知道了,你们干得太棒了!我们快速支队赶到这里时,村里的德军正在手忙脚乱地打点行装准备撤退!我们一来、连打带吓、把他们全赶跑了!”阿克肖诺夫的赞赏已经溢于言表,“没有你们给德国鬼子‘捣乱’,——我们费的劲儿恐怕要老大了!”

  “谢谢中校同志,您过奖了。”许杰鹏谦虚地回答。

  “中校同志,我们是沿着两村的大道一路过来的,”奥古洛夫又报告说,“我们已经探察清楚了,列什邦卡的德军撤出以后,根本不敢走大道、现在正在绕向西北方向的山区,去爬山梁子撤退了!现在,从这里到列什邦卡的大道是一路畅通,我们可以一直沿着大道向列什邦卡、向山里转移!”

  “好极了!奥古洛夫!谢谢你们提供的情报,我们可以沿着大道一路转移了!”随后,阿克肖诺夫还开着玩笑,“如果我们也绕开大道走的话,——说不定就跟德国人撞上了!啊哈哈哈哈……!”

  在场的大家全都大笑了起来。

  “一晚上你们都辛苦了,我们马上往山里转移,——要不要分出一些车辆和爬犁给你们的乘坐?”笑过之后,阿克肖诺夫中校关切起来、征询着奥古洛夫,“你们都累了。”

  “不!谢谢!中校同志,”奥古洛夫立即推辞掉了,“车辆和爬犁还是尽量给行动不便的村民老人妇女和儿童坐吧!我们步行转移就行了。”

  “是的,中校同志,我们步行转移就行了,”许杰鹏也跟着推辞说,“这条道我们夜里已经走了一遍了、很熟悉,我们也马上就出发走了,等晚些时候——我们在山里会合吧!”

  “嗯,好吧!”阿克肖诺夫中校便也不再强求,“那就说定了,我们山里再见!”

  “再见!”

  “再见中校同志!”

  奥古洛夫和许杰鹏简短地和阿克肖诺夫告了别。

  早晨6点钟,黑暗的天色已经变浅了不少,远处东方的天边露出了一丝白光,眼看即将破晓,但天色仍然很黑。苏军快速支队掩护数千村民转移的庞大队伍出发了,几十辆T—34—85坦克行驶在最前列,每辆坦克的身后都拖带着两三挂雪爬犁和四轮大车,随后,一辆辆苏军卡车、装甲车和牵引车满载着村民紧紧跟进,骡马套挂的爬犁和大车也装满了村民妇女儿童和老人、一声声响亮地扬鞭赶驾着,重履带牵引车的车尾同样也拖带着大车和爬犁,一路浩浩荡荡、向西南方向转移撤去。

  早晨7点钟,天光逐渐放亮,红彤彤的太阳冉冉升上了天空、放射着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的光芒,照耀着茫茫雪原上一路撤退转移的苏军和村民队伍。

  晴朗的天空中,一群苏军Пе—2轰炸机和ИЛ—2强击机编队,猝然呼啸着、高速从队伍上空飞过,盘旋着,强劲的空中引擎轰鸣声瞬间盖过了地面上的一切声响——为转移的队伍提供着强有力的空中掩护。队伍中,苏军官兵们和村民们霎时间向天空暴发出一阵阵兴奋的欢呼声。坦克和车辆也加大了欢快的油门儿,爬犁和大车上的马鞭一声声爽朗地甩响……

  ※※※

  在列什邦卡,巴雅缅什斯基带领的游击队从半夜时分就赶到了村外附近隐蔽待机。凌晨德军撤离后,游击队就立即进村组织村民转移。后半夜在山里空降的苏军两个空降突击营也尽快收拢起来、出山协助。到凌晨5、6点钟时,全村的村民已经在游击队和苏军空降部队的组织下、全部转移进了山里。

  到1月8日中午,由苏军快速支队从库奇梅尔营救转移出的村民,也陆续赶到了山里。从昨夜21点时许开始,前后历时仅15个小时左右的营救行动,获得了圆满成功。在15个多小时的营救行动中,奥古洛夫的别动小组策划、协调、策应苏军空降突击部队、游击队和快速支队等部队,共救出3座村子以及德军从其他各村抓来的村民10300多人,而德军控制不到的周边更远距离上、各偏远村庄村民们,也在游击队员们在征集爬犁和车马时的报信通知下——跑了个精光。

  这场近乎于“虎口夺食”般的营救行动,奥古洛夫的别动小组和苏军突击部队、穿插部队所搞出的一系列佯攻行动,还有空袭轰炸行动,把这一地区的德军占领军和野战部队搅乱得鸡飞狗跳、风声鹤唳,甚至加速了在苏军正面方向上——德军旧防线的收缩和撤退。到1月8日下午,终于有些回过味儿来了的德军,才大致上搞清了苏军这一夜突然行动的内容曲直,从德军新主力防线上组织的占领和搜索部队重新进入了——在昨夜及凌晨稀里糊涂放弃的这些村庄地区,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德军部队只找到了主要大道上、以及周围更偏远地区——1座座转移跑空了的村庄。而在西南方向的山区山口地带,已经掩护村民撤进山里的苏军快速支队和两个空降突击营,在山口依托地势——构筑了严密坚固的布防,远离主力防线20多公里的德军部队根本无力突入山里,而在东面、苏军的大兵团主力野战部队正一步步压迫推进着战线,德军的占领收缩部队除了尽快退回防线、避免被切断歼灭外——已经再无其他伎俩可使。

  恼羞成怒的德军在撤回主力防线前,把报复的火气全都发泄到了那些空荡荡的村落房舍上,在凡是搜索到达过的村子里放下了一把把大火,妄图烧尽人民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希望和依凭。方圆几百公里的大地上,一座座村庄火光连片,村屋、马棚、谷仓全部吞噬燃烧在熊熊大火中、一道道浓烟直飘云天……。然而,德军逃走了,村庄被烧毁了,但最宝贵的人民却最终留了下来、迎来了解放,在这一片片战火废墟上、必将重新建立起繁衍生息的家园。

  1月9日,苏军主力部队的进攻战线推进到了斯莫沃缅斯卡地区,解放了已是满目疮痍的所有村庄。先前已被转移到山里、或逃向苏军解放区的村民们陆续回到了各自的村里。面对这在解放的前夕、却一朝之间被烧毁夷平的家园房屋、焦黑的残垣断壁,妇女大妈们在抑制不住地抽泣痛哭、儿童们缩进了母亲的怀抱,男人们则咬牙切齿、瞪圆的目光中燃烧着复仇的怒火。

  在随后的几天里,本地区被解放的10多万村民,有3万多青年踊跃报名参加红军、投身到今后打击和消灭法西斯的战斗中去。

  ※※※

  参加此次营救行动的奥古洛夫别动小组,和空降先遣队的全体官兵们,全部被授予了红旗勋章。一同参加行动的苏军快速支队、两个空降突击营全体官兵们,以及巴雅缅什斯基和柯乌科夫指挥的全体游击队人员、游击队安插在各村内的骨干内线人员,也都受到了高度的嘉奖。

  “你想过没有大尉同志?”在别动小组的新营舍里,库珀什涅金问道,“你一个人修改的行动方案,就协调和调动了那么多的相关兵力和部队去投入行动,甚至还有空军,你的行动策划权辖——已经超过了1个师长,——行动胜利了还好说、可万一失败了呢?你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在等着你吗?”

  “我知道~~、我想过,”奥古洛夫懒懒散散地坐在桌边、用一块破布惬意地保养擦拭着手枪,“——如果行动胜利,我会获得上级授予的勋章;如果失败了,——给我的‘勋章’也许就是手铐!或者不远的将来就是子弹!”

  “可你还要这么不要命地干?!修改制定出这么疯狂、简直是异想天开的行动方案。”

  “你在担什么心呢?库珀什涅金?”克利曼诺夫小心得意地擦拭着自己新得的红旗勋章、随口反问着,在勋章表面上轻轻呵了一口气、然后佩戴在胸前,站在一面破镜子前摆着很酷的造型、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我们的大尉同志神通广大、胆大包天,不管是什么行动、再艰难险恶的处境,他都能完美漂亮地完成任务。^_^”

  “你别多嘴!克利曼诺夫!”库珀什涅金转头回了一句,然后又盯着奥古洛夫。镜子前的克利曼诺夫朝他做了个鬼脸儿。

  “也不能那么说,克利曼诺夫,我也不见得什么事都能无条件做到,”奥古洛夫把擦完的手枪插回枪套里,从桌上拿过酒瓶和杯子、给自己倒了半杯伏特加,“但是做不到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已经去了,既然去了,那就尽一切力量尽可能做好呗。我是军人,那里是在德国鬼子的蹂躏和压榨下痛苦生存了两年多的、我们的祖国同胞姐妹们,在即将迎来解放的前夕、又要被德国鬼子强迫掳到德国去继续受压迫和奴役,甚至还有可能是屠杀,我们是身为‘解放者’的红军军人、怎么能就这么看着呢?怎么能不去救呢?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军人。军人上了战场,是没有太多的空闲总是回头看‘后路’的。”

  库珀什涅金不说话了。

  “所以说,——跟着我们的大尉同志,”许杰鹏在一旁揶揄着说,“即使不阵亡、不受伤——安全活到了战争结束,我也准备少活十年!——这精神紧张的,可真够我受。”

  “少扯犊子!你不也跟着参与了不少方案的制定吗?”姚四喜跟着打趣儿,“把自己摘那么干净……”

  “况且,我们这次行动能成功,——光有我一个人制定的行动方案也不行,”奥古洛夫把枪装配完整,“更多的功劳还是在于上级指挥机关的统一指挥协调,还有游击队的全力配合,你们以为——部署指挥快速支队、动员协调空军航空兵——就都是我一句话的事儿吗?过程复杂着的呢!我在方案中只提了个要求,上级机关判断可行、才会批准,所有复杂的兵力协调指挥运作——都是上级机关缜密部署协调和统筹才能实现。而且嘛——^_^,上级机关在下达的任务中,也只是说要‘尽力’营救村民,如果在行动过程中出现了什么突变,也未可知,我们多少还是能救出来一些的。”

  “要是跟着大尉同志总是执行这些‘疯狂透顶’的任务,——我还是宁可回惩戒营部队去继续当我的炮灰……^_^”布季先科耶维奇开玩笑地说着。

  “得了,别扯一些没边儿的事儿了,”尤马也轻松地开着玩笑,“你已经掺合进来了,以后不愿干也得接着往下干啦。”

  “大尉同志,你策划协调了这么复杂的行动方案,”帕什纳波夫有些正经地问,“你的能力简直可以指挥1个师了!干嘛不去更高级的指挥岗位呢?你肯定能发挥更大的指挥作用!”

  “你省省吧帕什纳波夫,”克利曼诺夫讥讽道,“大尉同志要是真的走了,我们怎么办呢?谁来‘管’我们呢?难不成你在这儿呆腻了?——干净的床单儿和军装、充足优先的配给、罐头饼干热汤菜、巧克力糖、暖和的睡觉屋子、没事儿找当地的娘们儿鬼混鬼混,——这些你都腻了?还想回惩戒营部队去?”

  “得了吧,你们都没说到点子上,”姚四喜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一语道破,“正因为我们的大尉同志胆子太大了、思维太灵活了,所以总是会不断地冒出一些惊世骇俗的想法和行动方案来。这些特点在上级眼里可不怎么招待见,没有哪个将军敢发疯到能把部队交给像大尉同志这么‘疯狂’的指挥员来指挥。”

  “你们知道吗?”许杰鹏突然正色起来、对着别动小组的所有组员们说道,“在这次行动开始前,我们的大尉同志接到了莫斯科来的一份电报,——是他家里来的、大尉同志在行动开始前和行动中一直让我瞒着没对大家说——”说话间、他转头看了一眼奥古洛夫。

  奥古洛夫笑了、搔了搔头。

  别动小组组员们的目光立刻集中了过来。

  “你们知道吗?”许杰鹏突然兴奋地对所有人宣布道,眼眉喜悦地高挑起来,“——大尉同志的家里来电报说,在1月6日——大尉同志的妻子顺利生产了!婴儿顺利降生!是个健康的男孩儿!体重4公斤!母子都很好!!!——大尉同志做父亲了!!!”

  一句话刚说完,别动小组的组员们顿时都像炸了锅一样、蹿蹦雀跃起来,大家立即兴奋地围拢到奥古洛夫身边,喜悦激动地拉动着奥古洛夫的手臂胳膊、拍着肩膀,争相和他握手拥抱。

  “是真的吗?!大尉同志?!这是真的?!”

  “大尉同志,你做父亲了?!真是祝贺你呀!”

  “这是真的?太好了大尉同志!祝贺你!”

  “儿子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取的什么名字?!”

  “你真不该瞒着我们呀!我们来庆祝吧!”

  “对!对!快倒酒,我们来庆祝,让我们来由衷地高声欢呼吧!”

  “是的,是的,对,是生了。母子俩都很好,”奥古洛夫也抑制不住喜悦、喜形于色地跟大家握手拥抱着,“照片很快就会寄到前线来,名字还没有来得及取。我想等行动胜利以后再告诉大家,谢谢、谢谢大家,谢谢兄弟们。我们都要活着、活着,我们要活到战争结束、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来来来,都倒满酒、我们来干杯吧,为我们当父亲的大尉同志,为我们的小奥古洛夫——干杯!”每个人手中的杯子里都倒满了伏特加酒,8个杯子豪爽地碰在一起、碰出的酒滴在每个人的指间欢快地流洒。

  “乌拉——!”

  

0

第五章 舍命营救(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