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楚鼎>第五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一)

小说:三国之楚鼎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9/5/10 9:33:32

我建立这支军队不是为了屠杀百姓,我建立这个政权也不是为了压榨百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当这支军队成了屠杀百姓的工具,这个政权为了压榨百姓而存在,那我希望这支军队毁灭、这个政权毁灭,由一个新的军队、新的政权取而代之。——《林宁日记》

让林宁没想到的是,豫州之行堪称大丰收。

离开广宗,楚军过了兖州的泰山郡,进入豫州境内。林宁在鲁国和刘备部分别,而后进兵沛国,这里有数千黄巾军本部和裹挟的数万老百姓作乱,楚军轻松地歼灭了几股零散的黄巾军,管亥趁机招降,手下三千人迅速膨胀到八千,林宁赶紧让他别再拉人了,再这样下去人倒是多了,粮食从哪里来?豫州各地残破,郡守个个哭穷,想让他们出粮食可不容易,除非直接动手抢,但那样就得得罪豫州大户,徒惹汉廷物议。八千反正的黄巾军被林宁大手一挥,砍掉五分之四,只留不到两千精壮作为战兵,也能保证武器供应,剩下的人全打发到后勤部队。

途经谯县,林宁发现这里竟然没有黄巾军,他这一路走来,哪个县没有几百贼兵?有的县城官兵比黄巾军还多,愣是躲在城里不敢出战,眼睁睁看着黄巾军糟蹋城外的粮食,把乡下村庄的壮丁拉走充盈自身,然后一把火把村庄烧了,怪不得被称为“蛾贼”。

行军至一处堡寨,见其深沟高筑,哨兵俨然,更放置了两台弩炮在堡头,日光下粗壮的弩箭令人从心底发寒。林宁震惊之下,询问管亥:“仲甫,你可识得此堡?”

管亥也不认得,但他手下的黄巾兵就有谯县人,被招上来一问,原来这是许家堡。许家乃谯县大户,宗族数千,在整个沛国都赫赫有名。那个谯县籍的黄巾兵顿了顿,说:“许家后辈有许定、许褚两兄弟,许定字伯健,为人豪爽,仗义疏财,许褚字仲康,性格与兄相似,武艺更在许定之上。”

林宁呆了片刻,大叫一声:“虎痴!”

蒲亮、章平、王离、卢三、管亥这些人不明白老大发什么疯,王离小心道:“主公,许家结堡抗贼,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了。”

林宁心说我当然不会去招惹,这样的猛将拉拢还来不及我除非脑子抽风了才自找不痛快,而且我这里也没有和许褚同一级别的高手,如果龙且在这儿就好办了,项羽手下的第一猛将怎么也能和虎痴掰掰手腕。他即刻让人去许家堡叫门,说明身份,想和许家兄弟一晤。

时近天中,许家兄弟正在吃午饭,接到报告,许定惊讶道:“渔阳太守?可是转战青幽、多次破贼的渔阳太守林宁林如靖?”看来林宁的名声已经传开了,按理说现在的通讯技术落后,林宁名震天下至少得半年时间,这就要说到武涉了。

在蓟城分别之后,武涉就明白林宁的野心不会是一州一地,他撒出不少人把林宁的战绩大书特书,这时候虽然传不到江南,在北方林宁的大名是做到家喻户晓了。许定没有犹豫,在确认是真的林宁部队(楚军已经赶制出了林宁的帅旗)后,和兄弟许褚开门迎接。林宁特反感繁文缛节,奈何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规矩,在胡人的椅子传进中原加以改进而广泛使用之前,汉族君臣都是跪坐,也就是“正坐”,在这种情况下,臣若行跪拜礼,君主须还以半礼。蒙元之后,跪拜礼流行,明清都不学好的继承了这一糟粕,在蒙元之前,臣子见皇帝并不需要跪拜;林宁虽然是渔阳太守,朝廷命官(还是没得到正式任命的郡守),平民见了也是不需要大礼跪拜的,所以林宁和许家兄弟都是拱手为礼。

楚军在堡外扎营,林宁只带着亲兵队长卢三以及管亥、王离进堡,蒲亮和章平被留下统军。

一路上林宁都在打量与“古之恶来”典韦并称的虎痴许褚,膀大腰圆,虎目如电,全身的肌肉跟岩石一般坚硬,走起路来仿佛要把地板踩塌。林宁禁不住啧啧赞叹,就这外在说是一员绝世猛将谁也不会怀疑,虎痴啊虎痴,既然遇到你了,就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与此同时,许褚也在观察林宁,他在心里评价:看样子是读书人,但皮肤黧黑,手指甲有因为常年浸染而难以完全洗掉的血污,应该在战场上冲杀过多次。

到了许家堡的中厅,林宁再三请求去拜见许老爷子,许定道:“家严并不在堡中,目下和家慈去颍川访友未归。”

“颍川?那里不正是豫州黄巾贼的老巢吗?听说二位中郎将(皇甫嵩为左中郎将,朱儁为右中郎将)正率军与贼兵对峙,贼首张梁、张宝甚是奸狡,以致战局难分。”

许定叹道:“正是,家严家慈目前被困颍川,身为人子,本应不惜万死去救,奈何许家堡附近被波才那贼祸乱,每日都来骚扰,我和仲康兄弟俩实在离不开,只能祈求皇甫将军和朱将军的捷报了。”

“堡主放心,皇甫义真、朱公伟皆当世名将,量那张氏逆贼蛊惑人心,终不长久,授首之日不远矣。”林宁一笑,他说的是事实。

“借林太守吉言,请入座,来人,摆宴!”许定果然是豪爽性子,菜还没上齐就和弟弟一杯一杯地敬酒。

王离、管亥都是好酒之人,尤其是王离,秦末的酒在技术上比不过汉末的酒,毕竟有四百多年的进步,许定拿出的又是珍藏待客,王离喝了一杯酒感觉余味绵长。在幽州刺史府和青州刺史府喝过的酒和许家堡珍藏一比,差距很大,王离回味一番:“堡主这酒……”

许定得意道:“此乃本堡三十年珍藏,唤为‘百里香’,专为招待英雄豪杰,非英雄豪杰不得饮。”

这话说的,就两个字:舒服!

卢三也有座位,但他比较拘谨,许褚向他双手敬酒,卢三起身道:“小的只是林太守身边一亲兵,怎敢当此大礼?”许褚不善言辞,闻言把酒干了,空空的酒杯对着卢三,意思再明白不过,后者这才一饮而尽。

宾主全部落座后,林宁转着酒杯道:“宁听闻堡主和令弟有万夫不当之勇,何惧那波才?”

“不怕林太守笑定狂妄,波才那贼深知我许家堡厉害,舍弟更有信布之勇,若不是许家堡兵力不足,波才见到舍弟不敢斗将,沛国早就没有蛾贼出没了。”

林宁一听就明白了,许家堡虽然防御有余,但能用的人手不多,所以不敢和黄巾军决战。而波才又知道许褚的厉害,许褚一出来,任他百般挑衅,就是不露头,拿准了缩头乌龟的主意。林宁对波才这种招数真是发自内心的……赞赏,知道自己的短处,明白对手的长处,扬长避短,这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所以要是让他在张辽和张飞之间选一个,他毫不犹豫选前者。

“既如此,某有一策,波才深知许仲康之勇不弱猛虎,但某的部下尚未在豫州闯出名头。某有一将王离,虽不及仲康勇武,亦是少有的勇士,若那波才再来,可令王离出战,必败蛾贼。”林宁拍了拍王离的肩膀,后者激动地直搓手,已经心痒难耐了。

这次跟林宁来豫州的大将,武艺最强的应该就是王离,章平不如他,蒲亮以谋略见长;意外之喜收了管亥,王离只能屈居第二。当然,波才是黄巾军将领,让管亥出战就是难为人了。古代投降的人有纳投名状的说法,比如这边投降,第二天就去攻打原本的友军,证明自己没有二心,或者杀了曾经的上司,提头来见,以示自己铁心跟新老板干了。但林宁向来不屑于此,证明忠心的方法有很多,实在不放心把人调到另一个地方就是了,就像前世的公司,你身为员工对待遇不满跳槽可以,但你把公司的机密资料当成邀宠献媚的东西送给新公司,不仅犯法,更说明你这个人道德卑劣;要是到了新公司还念念不忘和旧公司作对,那做出的成绩再好也让人感到恶心。

饭吃到一半,林宁对许褚的喜爱是个人都看出来了,许定告了一声罪,借口和弟弟去如厕离开酒桌。两兄弟到了后院,许褚犹豫道:“大哥……”

许定笑道:“仲康,你是不是想追随林太守去塞外杀胡?”

“弟正有此意。”

叹息一声,许定道:“我观林太守胸有锦绣,沟壑万千,日后必成大业,别说是你,我也想追随林太守而去了。”

许褚没有接口,他知道大哥还没说完,果然,许定接着道:“看蛾贼的架势,天下马上要乱了,你我两兄弟也该早投明主。仲康,你可以带着宗族子弟投靠林太守,我在许家堡等双亲从颍川平安归来,和双亲知会一声,就去找你,咱们兄弟齐心,好教千载之后还能有人念叨你我的姓名。”

许褚淡淡笑道:“弟没有大哥这样远大的志向,只求乱世结束得快一点,如此我也可以解甲归田,侍奉双亲终老。”

3

第五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