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楚鼎>第六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二)

小说:三国之楚鼎 作者:温风 更新时间:2019/5/12 9:22:14

许家兄弟重新入席,林宁见他们的态度比方才亲热了很多,心知离彻底收服虎痴不远了。啧啧,文化程度不高的武将最好忽悠了,像“塞外击胡”这样的大义一用一个准,再加上楚军本身的实力,虎痴绝对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宴席即将结束,许家一名后辈子弟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堡主,大事不好,波贼又来了!”

“贼子敢尔!”许定大怒。

一行人收拾利索,披挂上马,楚军就在堡外,林宁让管亥去后军待着,避免和波才面对面。他到的时候楚军已经列阵,章平连斩波才两员大将,气得波才哇哇大叫,亲自出马。关于波才的记载很少,只有寥寥数语,有点谋略,林宁也不能得知他的武艺如何,估计在二流和三流之间徘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章平的铁枪和波才的长杆大刀每一次碰撞都擦出铿锵的器鸣,两人错了两次马,波才额头冒汗,想撤吧,被缠着脱不了身,想让人帮忙吧,丢不起那个脸。当然,作为一员智将,波才的脸向来不那么厚,在章平的枪尖擦过脸颊,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血珠滴落时,他不再迟疑,一扯缰绳:“儿郎们,杀官兵啊!”

波才统率的黄巾军两万有余,毕竟是打许家堡,不是郡城,其它部众分散开来,没有聚集。楚军个个以一当十,黄巾军本欲纠缠,被楚军打得阵脚都立不住,王离、蒲亮越众而出,与章平夹击波才。波才与管亥一比差远了,被三大高手纠缠,数次遇险,要不是手下将领拼死过来支援,早就被戳上几个窟窿了。为免黄巾军用调虎离山之计,林宁让许氏兄弟按兵不动,守好身后的许家堡就是了;这样的谨慎做法救了林宁一命,黄巾军正面不敌楚军,暗地里遣一偏师从侧翼攻来,黄巾军人多,楚军措手不及,侧翼登时被撕裂一个口子。

林宁身边只有一个亲兵队长卢三领着不到一百人的骑兵,如果有准备还好,没准备的话,骑兵待在原地机动力全无,不禁骇然变色:“不好,大意了!”

许褚怒喝一声,对许定道:“大哥保护好林太守,看我杀贼!”

许褚身边有一批招揽的江湖好汉,说实话这种好汉也就是起起哄,单打独斗还行,上了战场一千人还不如一百精于战阵的士兵。不过,黄巾军也是乌合之众,许褚带着好汉们一路杀过去,竟然凭他一个人的勇猛硬是稳住了楚军的侧翼。许褚的鬼头刀每一次挥下,必带走一条性命,黄巾军一员将领拍马直取虎痴,被一刀斩于马下。黄巾军大哗,许褚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黄巾军争相退避,林宁对许定感叹道:“令弟真乃虓虎也!”

楚军终于正面击溃黄巾军,波才死战不得脱,被蒲亮、王离、章平三员大将走马灯一般围着打,眼看不支,波才情急之下来了个马上铁板桥,战马“嘶律律”一声长啸,人立而起。蒲亮刀锋一转,从脖子到肚腹给波才的战马做了外科手术,如推金山倒玉柱鲜血飙溅,战马重重地倒下了,波才及时往旁边一滚,没被压在马下面。但这个黄巾军统帅的处境更加险恶,骑兵变步兵,有三个骑兵大将居高临下对着他,这情况许褚或许能撑一会儿,波才自忖没这个本事,血灌双瞳,举着大刀怒喝:“兀那官兵,可敢与我单挑?”他指的是王离。

王离挽了一个枪花,示意蒲亮和章平不要插手,下了马,扶枪傲然道:“某敬你是条汉子,你若弃兵投降,某保你不死。”

波才冷笑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我受大贤良师重恩,是绝不会投降朽汉的,废话少说,来吧!”

论武艺,波才不及王离,但这个黄巾军大将自有一股悍勇之气,尤其到了地上,王离马战变步战,实力受到削弱,竟然在一开始被波才逼得手忙脚乱。波才气力损耗过大,爆发过后就逐步萎靡,王离抓紧机会转守为攻,两人在楚军围成的圈子里打得难舍难分。许褚杀散黄巾军回转,观察了一会儿就连连摇头,心说这个王离年纪轻轻,功夫还是不到家,好多次的机会都溜了过去,换成我波才的脑袋早搬家了。

大刀从下往上,意图将王离劈成两半,王离疾步后退,铁枪翻转,舞出一片枪花,寒芒直逼波才的眼睛。波才一声冷笑,大刀往地上一插,手扶刀柄从王离头顶飞过,顺手拔出大刀,在落到王离身后的一瞬间,刀锋斜削了过去。林宁等人无不大惊失色,蒲亮、章平想救援已来不及,唯有许定眼中精光暴射,手中早就弯弓搭箭,准备在王离遇险时出手,这种以防万一的姿态收到了效果。波才的刀还没砍到王离身上,许定箭随声到,正好射到波才的刀面上,冲击力使得波才手一歪,趁着这个良机,王离向前一冲,脱离险境。

林宁的心稍稍放下,对许定感激地抱拳:“多谢许堡主出手相助,不然某就失去了一员大将。”同时正眼打量许定,之前他的注意力都被许褚吸引,以至于对许定抱着“不过是一个NPC”的想法,看来他是大错特错了,身为虎痴的兄长,又不是文人,那怎么也不会是普通角色。

史书上对许定记载不多,生卒年更是不详,因为许褚的光芒实在太耀眼了,作为哥哥的许定难免要在阴影下瑟瑟发抖。实际却是许定和许褚一起追随曹操,官至振威将军,可见他不是依附于弟弟的权势,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军功获得提拔。三国时代群雄逐鹿,豪杰辈出,想成名不仅需要实力,更需要运气,像陈到和高顺,都擅长练兵,而且武功不错,前者长亚于赵云,后者也是能和夏侯惇打上四五十回合才败走(很可能是诈败)的人物,结果两人一个天天给刘备做保安队长,罗老先生把表演的机会都给了赵云;一个更是年纪轻轻为二五仔吕布尽忠了,可悲可叹。

许定笑道:“林太守客气了,为了公平,定只能射波才的兵器,相信王兄弟也能理解。”

王离当然理解,要是许定直接把波才射死了,他真要急眼,古人这方面还是很较真的。

“想不到许家长子也是偷鸡摸狗之辈!”波才拄着大刀,嘴角一挑,不屑地说。

许定不语,许褚一挥鬼头刀:“波才,让我来会会你。”

跳下马,许褚一步一步走向波才,王离想想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许定对他有救命之恩,不好和许褚抢人(其实是心怯了),便默默退到一边。波才更是仰天大笑,他知道许家老二的厉害,但嘴上还要讨便宜:“怎么,鼎鼎大名的许仲康也玩车轮战吗?”

“废话少说,吃许某一刀!”

与波才相比,许褚的一刀挥下来,仿佛空气都被撕裂了,带着尖利地呼啸之声。波才冷汗直流,他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许褚这一刀的破绽,没错,就是看不出破绽。这世上再无敌的高手都有破绽,只在于有没有更无敌的对手,许褚这一刀既然在波才眼中毫无破绽,只能说明两人级数差别太大,一个业余的乒乓球爱好者和大魔王张怡宁对打,那是觉得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太多了,特别想找一些不好的东西对付自己。

波才和许褚之间不如业余乒乓球手和张怡宁的差距大,但面对再平常不过的一刀,波才只有躲。他躲开了,紧接着许褚又是一刀,仍然平平无奇,连点花哨都没有,波才还得躲。一连躲了五刀,比刚才波才被围殴还要凶险,令黄巾军大将精疲力尽,面对虎痴的第六刀,波才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苦笑一声,闭目等死。

风,从波才侧脸刮过,一刹那寒毛倒竖。时间仿佛停止流动,波才意识到脑袋还在脖子上,缓缓睁眼,许褚的鬼头刀砍到了地上,波才深刻感受了死亡的恐惧,开口都带着颤音:“为何不杀我?”

“我大哥射了你一箭,我还这一刀,两不相欠。”许褚拔出刀,用手一抹上面的泥土,头也不回地走到本阵。

波才登时双腿瘫软,倒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如果说管亥是黄巾军猛将,那波才就是黄巾军智将,林宁一想人才难得,要去渔阳开辟一番天地,人才是越多越好。林宁翻身下马,楚军已经过去把刀架到波才脖子上,林宁冲他一抱拳:“波将军,汉祚未绝,人心思安,张角妖言惑众,免不了诛族的结局。将军勇略兼备,何必屈身侍贼?林某不才,一心想着远征塞外,以卫霍为榜样,为大汉开疆拓土,消除胡人祸患,纳草原入版图,将军若能追随,林某愿以国士待之。”

见波才还是一副半死不活地样子,林宁索性剽窃了一首千古名作:“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男儿志在四方,杀自己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去杀胡人!”

一点点,一点点,波才的眼神明亮起来,又快速黯淡下去:“大贤良师待我恩重如山,不敢背弃,恐天下人耻笑。”

林宁大喜,波才已经松动了,就剩一个台阶放到脚下,正要再接再厉,忽听一声长笑:“好一个不教胡马度阴山!鄙人不才,敢请与足下一会。”

2

第六章 不教胡马度阴山(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