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灵都府志>第八章:歹子谋算人文事,森罗殿里夜遇神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章:歹子谋算人文事,森罗殿里夜遇神

小说:灵都府志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9/6/25 14:06:10

诗曰:

三奇不乱富贵人,妻财子禄满门庭。

运无刑伤多顺遂,须防有冲不安宁。

日时藏禄有用神,二八年前跃龙门。

柱中无害大富贵,须积阴德待鹿鸣。

须知一切命数皆由天理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且说那郭毓回到家中,与老母亲问安之后,便就床安寝,一夜无话。却也不知那郭毓平生是不是否犯了冲煞,他一点清澈心,毫无害人之意,可是别人却有害其之心。

却说那郭家祖上本是商贾出身,只不过借了统一之事发家,虽有郭毓祖父、父亲败坏门庭,致使郭家破败如斯。

可其中也难免有小人作祟,在百年前的邓州地界,有四大家族,分别是:叶、马、柳、盛几族,掌控者邓州大半的经济命脉。

只要在邓州地界,不关你从事三教九流、做买卖的、混江湖的,还是那经营青楼夜市、教坊私塾的,都需要四大家族钦点以后,才可以开门做买卖。

而开门做生意之后,也需要到四大家族那里一一拜访,商定好每月交与四大家族掌控的商会,一定的例钱以后,才能在邓州立足。

而那郭毓的曾祖郭岚,出自江南苏杭一带,也是望族郭氏出身,虽是支流,但也借着郭家在江南的名望,积累了一些家资。

有了家资以后,郭岚便起了自立之心,遂带着妻子儿女、一家老小、满家资财,在征得家族同意以后,方才到了这邓州发展,只要每月交给主家的月钱不少,江南郭家的家主也就同意了郭岚这自立门户的提议。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在到邓州地界以前,郭岚通过自己的渠道,也大致摸清了邓州的情况,可是那郭岚浑不在意,毕竟郭岚做的乃是私盐与江南特有的白茶工艺,不管是供货渠道,还是行情世故,都与邓州那四大家族没什么牵扯。

一来二去之下,郭岚在到邓州站稳脚跟以后,也就没有与一般的商家那样,去遵守四大家族在邓州地界设立的那些规矩。

郭岚如此举动,也引起了四大家族的压制,在前期的时候,郭岚的生意进展缓慢,几近入不敷出,对于郭氏主家的月钱,先是减少,后来直接不在缴纳了。

郭岚的如此举动,也引起了江南郭氏的反弹,不再给郭岚供货,这对于刚刚在邓州地界站稳脚跟的郭岚更是雪上加霜。

好在天不绝人之路,那郭岚不仅生意做的好,看人看事也甚是精明。

公元960年,宋太祖赵匡胤在陈桥发动兵变,黄袍加身,做了那开国之主。赵匡胤登基以后,为了加强自己的统治和统一的步伐。在登基的第二年,便集齐二十万大军,兵发川中,欲要平灭后蜀。

古往今来,打仗都并非儿戏,起兵容易,可是打起来却难如登天,更何况是那灭国之战。也就在这个时候吧,郭岚方才展现了他那过人的能力。

邓州作为与江州、渝州在蜀中东面的门户,赵匡胤想要灭后蜀。就必须要在这三个地方打开门路,毕竟蜀中之地,四周环山,宛如天然的屏障,飞鸟尚且难渡,更何况是大军开拔,那就更是难如登天。

也就在这个时候,郭岚借着自己经营多年的秘密商道,不仅在宋军物资告沁的时候,出手帮他们解了燃眉之急,更是借着此商道给了宋军可乘之机。

如此之下,宋军方才不费吹灰之力,便得到了邓州之地,并以点破面,为以后扫平后蜀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所以在赵匡胤立国以后,对郭家那是大加封赏。封郭岚为平江知事,执邓、渝、江三州大权。

郭岚有了权利以后,便对以前对他欺压的邓州四大家族做出了反击,为了不给别人留下把柄,郭岚在经济方面不断给他们造成阻碍。如此几年以后,四大家族为了自保,相继离开邓州。

可是离开邓州容易,想要发展却是很难,毕竟邓州是他们的根基,离开了邓州,他们就需要重新开始。四大家族虽然灰溜溜的走了,可是他们的子孙却仍然心有不甘。

而其中最为强势的便是那柳家、盛家的子弟,他们的祖上因为某些原因,曾与青城、峨眉二脉的弟子,有了一些因果。

所以四大家族的子弟在商定好了毒计以后,在郭家的邓州的祖坟上,让峨嵋派的弟子出手,以风水之势破了郭家的风水格局,有了这些因果,这才导致了郭家自郭毓祖父那一辈,才越来越落魄。

此事虽然峨眉与盛家的因果已经了解,可是柳家与青城一脉,还有些联系。如今柳家的子孙柳潜阳,见郭毓不仅拜了名士刘子琪为师,引的邓州之士纷纷结交,都希望郭毓能做他们与刘子琪之间的桥梁。

那郭毓得名师指导,在蜀中士林之中已经有了一些名望,只要他不出错,将来榜上之名,必定会有他的一份。

反正就是这些种种的原因加在一起,更加的激起了柳潜阳心中的嫉恨。

在思量之后,却被他想出了一条毒计,在七月十二日那天,柳潜阳借恩科之名,邀请邓州士林名士齐赴邓州第一酒楼“兰亭坊”饮宴。

在众人到来之前,柳潜阳趁机联系青城派的弟子,让他们下山助阵,在“兰亭坊”内,布置下那“荧光大阵”,此阵虽然对人体没什么影响,却对灵魂元神甚有迷惑之像。

只要稍微有人挑拨,便会勾起人类心中的贪嗔痴恨等五毒,让他们心神失守。

布下阵法之后,柳潜阳为了保险起见,让青城弟子在此等候,只要宴席按照柳潜阳的布置得逞以后,柳家与青城一脉再无瓜葛。青城弟子无奈之下,只好耐心等待宴席结束了。

经过一番精心地布置以后,柳潜阳心中大定,为了引郭毓入套。在宴席上面,柳潜阳不断以言语相激,以勾起郭毓心中的怒火,不断挑拨他心中的底线,柳潜阳的举动让邓州之人看的是莫名其妙。

只有那郭毓心中知道一些祖上的事情,知道柳潜阳今日发难,必有目的,所以郭毓初时,便任凭那柳潜阳不断的以言语相逼,他也只是端坐饮酒,对其话语充耳不闻,郭毓无视他的举动,引的柳潜阳心中更加愤怒。

有了拼命之心以后,柳潜阳彻底的放下了自己的脸面,为了勾起郭毓心中的怒火,他在言语上面越来越放肆,不仅辱及郭毓的祖宗父母,就连刘子琪也被牵扯进了柳潜阳的言语之中。

反正在他的心里面,只要能够对郭毓有所打击,他是在所不惜,反正他们柳家的产业现在已经转移到了中原地区,川中只有一小部分,只要能让郭毓入套,舍弃一些东西,对于现在的柳潜阳那也是值得的。

经过柳潜阳的逼迫之下,尤其是在辱及母亲与恩师之后,郭毓更是心中大怒,一个是受本心驱动,一个也是受那阵法的影响,在宴席的最后,他却与那柳潜阳定下赌约。

按照柳潜阳的约定,却要郭毓在后天中元节的那天晚上,到城东人们敬拜鬼神的森罗殿里面,打碎其中一尊神像。

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那柳潜阳心里面却是非常明白,在这个世界上,神明并不只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尤其是那森罗殿中的十代冥王,最是凶煞。

相传在每年的中元节那天,地府鬼门大开,十代冥王要代表上天,巡查四方,一个是看人间是否有厉鬼凶煞为祸凡间,再一个就是可以在凡间显灵,好受些凡间人族的信阳之力。

作为地府传说的起始地,那传说中的禮都鬼城与丰都鬼城,一个在江州,另一个可就在他们这里,作为地府巡查四方的门庭,幽冥鬼差怎么可能会,不在邓州显圣呢?

只要那郭毓不知好歹,在中元节那天晚上,到森罗殿内,去打碎神像,一定会引起地府中人的愤怒,到时候神仙降罪,可不是郭毓这一介凡人可以抵挡的。

就如此,时光转瞬即逝,时间已近下午酉时。

宴席散了以后,郭毓走在回家的路上,越想事情越是不对,毕竟祖上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恩怨早就已经偿还,为何那柳潜阳还要处处为难与他?

而且今日郭毓的情绪也是不对啊,他毕竟自幼遭受苦难,不仅有追债人每日上门欺压,还要忍受街坊四邻的讥讽,心智上面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又何必会被那柳潜阳言语相逼?

思量良久,郭毓他也是一个随性之人,既然搞不明白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他也就不再去想了,等中元节那天再随遇而安吧。

虽然郭毓受柳潜阳言语逼迫,可是在这个时代神明鬼怪,对于凡人还是有压迫感的。郭毓完全可以在其中做一番手脚。

三日转瞬而过,郭毓与柳潜阳的赌约,早就已经在邓州地界流传,不仅是郭毓的老母亲,就连郭毓的恩师刘子琪也在好言相劝。

郭毓心中早有计较,只是让他们放心,等到中元节那天,事情结果自会明白,他的为人他们还不知道吗?

见郭毓固执己见,又听他如此说话,郭毓老母与刘子琪也只好随他去了。等到了那中元节晚上,早就有那些好事之人在郭毓家周围等候,想看他的笑话,而郭毓则是浑不在意的模样。

他反而抱着饭篓,径直的便往城东森罗殿而去。等到了半夜亥时三刻,郭毓见时机成熟,便从饭篓之中取出祭品、纸钱,先行祭拜殿中四方鬼神之后。

又从饭篓之中取出另行准备的,由邓州名厨方子真亲自做的烧鹅、烤鸭、烧鸡、凉菜,还有从恩师刘子琪那里求来的三坛上等美酒“醉红颜”,那可是酒中极品,常人难得一品。

那还是刘子琪曾在朝中为官,曾经主持过科举和黄河河堤的锻造事宜,与朝廷有功,得神宗御赐,从大内密藏的美酒之中取出了这七坛“醉红颜”,赠与了他。

后来刘子琪陆陆续续的品用之后,便只剩下来这三坛,并埋在刘子琪府邸后院地窖之中十五年,准备等郭毓登科,闺女成亲之时再取出饮用的,却不想为了郭毓的安危,此番便将此酒,一同给了他。

郭毓取出“醉红颜”之后,那就本就是人间极品,又在地窖之中密封多年,早就已经醇美无比,随着郭毓把那坛口一揭,顿时酒香四溢,四处飘散,引的周围之人一顿流涎。

到得子时正刻,一阵阴风袭来,兀自在殿外等候,准备看郭毓笑话的那些闲人,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在这三伏天里,突然感觉到遍体通寒。

如此诡异的体感变化,让那些闲人心里面不自觉的感到一阵发毛,又过的少许功夫,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自殿中穿出,声音时真时虚,飘忽远近。

又有声音传来:

“楚江王巡游,闲人回避;楚江王巡游,闲人回避……”

那声音赫然便是,从那郭毓祭拜面前的神像之中传来,又过的片刻,一张惨白丑陋的文人鬼脸,在神像之上忽隐忽现。

众人见之,顿时便被吓亡魂大冒,四处奔逃,不愿意在这里再待上片刻。那神像见众人已去,可是又见那郭毓兀自处在神像面前,顿时大怒,一指伸出,便向郭毓点去,欲要给郭毓一番教训。

郭毓见状,连忙倒头叩拜,口中大声说道:

“弟子无意冒犯,还请上神容禀!”

见郭毓如此说,鬼指顿收,那泥胎神像右手拂须,却微微颔首,只听郭毓如何答话。

如此这番以后,却又不知郭毓在这森罗殿内如何辩论,鬼王与他又有各种因缘,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1

第八章:歹子谋算人文事,森罗殿里夜遇神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