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灵都府志>第十五章:寻访无果,刘湘姐再赴北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寻访无果,刘湘姐再赴北疆

小说:灵都府志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9/7/2 17:47:29

行色匆匆,刘湘这次不仅有展飞的保护、安排,一切生活琐事、安全系数,都有人服侍,极尽周到。自父亲死后,刘湘再一次享受到了士族般的生活,心里面不自觉的感慨万千。

时光飞快,只五日光景,展飞、刘湘一行人经黄河北上,在靖州乘坐船只,过淮南渠,经郑国渠东下,先至洛阳。

到了洛阳以后,汴梁便在右近,只半天光景就可来回。展飞且让刘湘安心,待其安排好家族事务,就可以护送她到汴梁城与夫婿相见,一偿离别之苦。

而展家生意做得甚广,就是在汴梁城内,也有自己家的纺织行,产业巨大。

有展家人的帮衬,刘湘也能早日与夫婿相见,刘湘无奈,只好暂时在洛阳盘桓几日。

三日之后,展飞携刘湘乘坐展家在洛阳的主事人,给他们准备的船只,经永济渠一路东下,在十月初九的下午未时到了汴梁城之内。

到了汴梁之后,展飞安抚住急切的刘湘,让布行的掌柜为他们安排好了别院。二人在别院之内暂时的修整了半天,用过饭食,在第二天便前往汴梁国子监驻邸。

到了国子监驻邸之后,展飞二人好言向国子监门前的看守相询,却遭这些门丁看守的恶意刁难。

在万般无奈之下,展飞、刘湘二人在这里又不能太过于无礼,国子监毕竟是皇家开设的学院,代表着大宋皇室在士子之中的声望与门面。他们如果在这里闹事的话,就等于是在打赵氏皇家的脸,以一己之力去跟官府作对。

展飞还不至于连这么点人情世故也不懂,只好先行回到别院之中,让下人准备了些礼物、银钱等等的东西之后,再次前往国子监驻邸而去。

这一次二人有了经验,不再像上次那么鲁莽了。二人到了之后,展飞好言安抚,并暗中给这些门丁看守送上了礼物银钱,让门丁好进去通报,为他们美言。门丁收了他们的礼物,也不好再与他们为难,便转身向内府而去通报去了。

一刻钟之后,便有两名大概是国子监的主事人从门内出来,只见他们先是鄙夷地看了二人一眼,并未有先行开口说话。展飞见状,心中了然,悄悄地将两条金饼塞到了二人衣袖之中。

二人微挽衣袖,借助拂袖的举动,暗暗窥了一眼衣袖之中的金条,顿时大喜,暗道今天二人不知走了怎样的大运,只是前来打个照面,便有了这些黄白之物。

有了银钱使力,二人立马改换面孔,顿时便以笑脸相迎,问二人前来所谓何事。

刘湘便将自己的原委一一告知,二人听到郭毓之名的时候,顿时直立而起,暗中将金条送回,展飞、刘湘二人不解其中真意,遂问之原因真相。便听到其中一名国子监的主事人开口说道:

“你们二人这一次来的也真不凑巧,在上个月的时候啊,皇上开恩科,郭毓中了头榜进士。又于前些天的时候受皇命出征,前往北疆,勘定北辽南下作乱之事。

大军出征,绝非易事,走得并不快的,如果你们赶的迅速,现在去或许还能追上也不一定。只要这次勘定北辽进犯胜利,那郭毓必定会再度加官晋爵。

而就在前些日子,郭毓又在‘鸿笙苑’里面写下了一首著名曲辞,辞意甚是美妙,在汴梁城内还引起了一番轰动,如此种种,那郭毓不知引起了多少汴梁城中高官显贵的注意。

只要这回郭毓能够得胜回朝,恐怕会有不少官员动上心思,前去结交一番。而那些官员中有未出阁女子的人里面,也难免兴起结亲的意图。

你父虽是邓州名士,在先朝的时候,也为朝廷做了些事情,可是毕竟斯人已逝,谁还会把你这一名孤女放在眼里呢?

我也是不想看到你们白跑一趟,这才好言相劝,若是你们执意前去寻访郭毓的话,我也不勉强,毕竟我言尽于此了。”

经过一番说辞,二人拜别国子监的二位主事,在回返展家别院的时候,刘湘一路上都是闷闷不乐的,展飞知道隐隐约约之中,也大概猜到了刘湘的心意,遂开口安慰道:

“刘姑娘,这些日子你与郭毓的事迹,我陆陆续续的也从你这里知道了一些。以我只见,姑娘你还是暂且放宽心。

你父亲在世的时候,可是与郭毓的老母亲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并下了三媒六礼,结了订婚之礼,就差拜天地了。今上有皇天为证,下有婚书为凭,想必那郭毓也不会负心薄幸的吧!”

待展飞说完,只听刘湘语音悲切,略带幽怨地说道:

“兄台你有所不知,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虽与郭郎老母有媒妁之言,可那只有口头约定,也只是下了聘礼而已,至于官府出具的婚书,却是没有的。

想当初,我父亲与我只以为郭郎在这次恩科之时,他即便中第,也最多一个花榜之名,只等郭郎中了同进士及第,回到邓州,有我父亲在川蜀之地的名望,在邓州给他谋划一个好差事,也足以让他后半生无忧了。

到那个时候,我父亲再与郭郎双方,说起我们之间的因缘,也自会水到渠成。可是不曾想啊,郭郎竟有如此大才,在这次恩科,居然中了那头榜的七名进士,又有大才显于汴梁,被当朝天子委以重任,前往北疆勘定叛乱。

而我呢,只是刘家孤女而已,若我父亲健在,再加上朝中尚有我父亲的门生,有我父亲在其中牵针引线,或许还能成就我们的因缘,可是我父现在已经去世,我也成为了一名孤女。

而我那苦苦寻找的郭郎,却已经功成名就,高官厚禄,自有一番锦绣前程。到他勘定战乱,回返京师的时候,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前程,还是为了自己的名望,都只能和那些名门望女结亲。

只有这样,才可以帮助他在官场上面官运亨通,一展自己胸中的报复,而现在的我一无所有,不仅能帮他一分,还很有可能给他的名声带来污点。所以在这种时候,我又怎么能前去阻拦,毁了郭郎的前程呢?”

展飞听刘湘言语之中,满是失落绝望之意,再度开口说道:

“刘姑娘此言差矣,不管事情如何,你才是第一位与郭毓有媒妁之一的有缘人,如果那郭毓真的为了自己的前程抛弃旧爱,不顾姑娘你千里寻他的殷殷之意。我展飞定不饶他,定要剖开他的胸膛,看他的心肠到底是黑是红。”

刘湘听罢,神色渐缓,笑骂道:

“展兄就会说笑,不过话说回来,奴家还是想再往北边去一趟,不管结果如何,总是有个定论。若郭郎念及旧恩,不舍奴家孤苦。奴家甘愿为妾,只要能得郭郎眷顾,便是奴家的幸福。奴家也不会因为自己而牵扯到郭郎的前程。

可若是那郭郎果真薄情如斯,这也是奴家的命数,得了郭郎话语之后,奴家心中已死。待回来之后,奴家便会在汴梁寻一古刹,青灯古佛,了却自己一生,只愿能与郭郎遥遥相守,便已心满意足。

如果真是如此,奴家也怨不得旁人,只能叹息奴家命薄罢了。”

展飞听言,也只能赞叹刘湘的坚贞,心中穆然动容之下,遂开口说道:

“既然姑娘已经决定如此,那展某便再任性一次,舍命陪君子,护送姑娘一程吧!”

刘湘听罢,对展飞遥遥拜谢了一番,收拾了行囊,便往北疆而去。

岁月匆匆,且说那郭毓当了监军一职,只觉得是陛下重用,便有了效死之心,每日与众将士巡营数遍,恪尽职守,监察军中粮草后勤调度是否到位。

除了这些,郭毓还监察军中将士是否有欺压新兵、百姓,蓄意闹事者,轻者仗责,重者杀之以儆效尤,经他一番整顿,大宋军容业之一肃,虽不能解决冗兵的根本问题。但是在这一次对辽战役之中有了一些胜算。

可是郭毓却是不知,自两年前,哲宗赵熙对西夏开战,致有河湟之胜。今番北辽在其当朝皇帝辽圣宗耶律隆绪的带领之下,南下伐宋,在原本的历史上,最终的结果是以大宋惨胜而结束。

而这一次宋辽之战,也是双方在历史上最后的一次大规模冲突,此战结束以后,虽然两方边境上一直摩擦不断,可是自此,不仅辽国再无南下之意,就是大宋也无力再次北征。

一直到三十七年以后,宋徽宗联合大辽北方的女真一族,南北夹击,致使自唐中期便盘踞在中原北方近二百多年的契丹从此消失在了史书之上,再也寻访不到他们的踪迹。

可是好运不济,女真联合北宋灭了辽国,全占北方之地,可是他们贪心不足,妄图南下,致北宋国灭,徽宗、钦宗二帝被女真掳到北方,尝便人生百态,这一事件,史称“靖康之变”。

只有徽宗的九皇子赵构,借机脱得大难,先是到了金陵,又被北金步步紧逼,再度南下,还曾一度在海上奔波了三年有余,一直到岳飞、韩世忠等名将,并与江东士族一起,迎回赵构,在杭州称帝,庙号“高宗”。

后世为了区分,便称赵构在江南之地光复的朝廷为南宋,一直绵续百年,到公元1279年,经崖山之变,南宋被灭,天下再度一统,国运尽归蒙元。

这些且不提,只说大军出征,绝非易事,不像有的人想的那样,一出征就全力到达指定地点。而是要全面协调三军调度,后勤供应,地方协助等等。

故而,郭毓自当监军一职,随军出征,可是大军出发以后,行程缓慢,出汴梁城已有七日,却还没有行进千里路径。

这日,郭毓正在大营里面处理公务,便有门口小校进来,说是外面有人寻他,并有信物呈上,郭毓听罢,放下手中之笔,从小校手中结果物事,定睛一看,郭毓不仅面容失色。慌忙说道:

“那来人在何处,快领我去。”

小校听命,躬身行了一礼,在前方引路,郭毓紧跟此人身后而去。

……

1

第十五章:寻访无果,刘湘姐再赴北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