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灵都府志>第十六章:命运多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命运多舛

小说:灵都府志 作者:情迷乱古 更新时间:2019/7/3 15:02:32

江淮烟雨几经秋,寒鸦唳,伤南蜀。枫泊行舟千里渡,一丛云麓,老雁东去。情把筝琴诉。

红鸾星动金丝线,烛鸾裙帐景非凡。轻挑薄纱云鬓乱,天地为媒,命运搅动总把前尘算。

――调寄《青玉案。辞夕》

接上回话,郭毓原听小校来报,说是在那行辕之外有故人来访,并将信物呈上。郭毓一见那双信物,腾的一下从软凳上站了起来,忙让小校前面引路,前去见那故人。

半刻钟之后,行辕之外,郭毓看着远处那个将近一个月未见的倩影,不禁悲喜交替。郭毓捏了捏衣袖,唯恐惊动了远处的佳人,缓缓地靠近着,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风云换、尘沙起,这一幕的场景好像静止了一般,一抹难言的滋味,在这一男一女之中缓缓涌起。情不自禁,郭毓快步走上两步,一把抓起女子那正紧张不安,拽着裙角的葱葱玉手。

相顾无言,二人眼角已经被一层薄薄的水雾覆盖,正在这个时候,从旁边传来了几声略微有些不合时宜的轻咳之声。

郭毓二人这才回过神来,郭毓转头往左边一看,见一三旬男子,身着青衫,虽不华贵,但是在气度上面却非常雍容,有一丝先天大家公子的书卷之气,从他的眉角缓缓涌出。

刘湘轻轻地拉了一下郭毓的衣角,郭毓这才回过神来,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一个躬身,向男子赔罪,便邀请二人往行辕中自己的营帐而去。

到了营帐之后,环境稍微私密了一些,郭毓这才与刘湘二人谈话衷肠。当郭毓得知自己的恩师刘子琪因病重过世之后,便出了营帐,对着南面方向行了三跪九叩的礼节,算是暂且了了自己未能在恩师临终前,在他床前侍奉的遗憾。

做完这些,郭毓回到营帐之内,刘湘见郭毓不忘初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如此尊重自己的父亲,心中颇感欣慰之余,便将自己这一路的遭遇一一告知与他。

听到惊险之处,郭毓也不禁惊呼出声,为刘湘暗地里捏了一把汗。

一刻钟之后,郭毓起身,再次对着展飞一稽到底,感谢展飞对刘湘的救命之恩,还有这一路的护送之情。

郭毓也不隐瞒,待二人讲毕,也把自己这一个月的经历,对他们坦诚相待,虽有奇遇,但也平平无奇,无非是那恩科高中之后的风光而已。

不知不觉之中,天光已经昏暗,郭毓便让管理后勤的火头军,做了一些特色美食,又邀请了一些现在军中有闲空的中高层将领,齐到郭毓营中相会,欢乐饮宴。

军中禁酒有令,众人无奈,在说到高兴处之时,众人便只好以茶代酒,代为敬礼。趁此时机,郭毓也将自己与刘湘的关系告诉了众人知晓。

军营之中的这些人,都是上过战场,光明磊落的好汉子,在听到二人的离奇经历以后,赞叹之余,也衷心地为二人祝福。

如此盘桓了二日之后,郭毓再度请展飞、刘湘二人到自己的营帐之内。见二人到来,郭毓便开口说道:

“湘儿,也不是我不愿意留你,你也看到了,我受皇命出征,前去平定北方战事,而这军营之中,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壮年男子。

不是我不愿意与湘儿你朝夕相伴,可不管是按照我大宋的律法,还是这行军一路,不仅要遭受风霜之苦,还要与众将士同吃同住。

毕竟男女有别,湘儿你一个女子在军营之中,恐遭人非议,有辱你的清誉。所以,所以我……”

刘湘听郭毓如此说,便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也不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

“郭郎,奴家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奴家也知道郭郎的难处。只是我们这番,乃是经历了千难万苦,才有了这几日的团聚,奴家实在不愿与郭郎就此分开啊!”

郭毓见刘湘伤怀之下,便要哭泣出声,忙拉起她的倩手,对刘湘柔声说道:

“湘儿,不是我不愿意与你团聚,只是事情到了如此的地步,我也没有办法呀!不过还好,这一次出征,皇上封我为正五品的宣化使,监察三军。

在我离开之前,皇上又在那汴梁城内,赏赐了我一栋三进的院子,就在汴梁城南之处。

这一路大军行来,虽然还没有与辽国的军队遇上,但是也歼灭了不少这沿途之中,打家劫舍的匪徒。再加上朝廷的一些赏赐,我也趁机积攒了一些钱财。

今日我就把这些与你,再给你几名军士护送,并有展兄相伴,定然无忧,所以湘儿你要听话,还是先回汴梁去吧。

等湘儿你回到汴梁之后,就可以到皇上赏赐的院子之中,先行打扫一番,然后再请些丫鬟家丁来使唤。

只要湘儿你耐心等待,或一二月,或半载,我便会从北地回返,待我回返之日,便是我迎娶湘儿你之时,还望湘儿你不复我的嘱托。”

刘湘听到郭毓的这番话,心里面虽然有些不太情愿,可是依然像吃了蜜似的,欢喜不胜,再加上展飞在一旁的劝导,方才打消了刘湘继续追随郭毓北上边疆的念头。

次日天明,郭毓让火头军为刘湘整饬了一些好的饭食,为展飞、刘湘二人送行之后。为了保险起见,郭毓又派了自己的几名亲兵,抬着自己这一路上得到的赏赐之物,随展飞二人一同回返汴梁。

在临行之前,郭毓恐上峰怪罪,就密切的嘱咐那几名亲兵,让他们回到汴梁之后,不用到兵部和枢密院去述职。

为了让他们把住口风,郭毓还赠送了他们一些黄白之物,送给他们的东西,已经足够他的这几名亲兵逍遥半生了。这几名亲兵得了好处,口中自是将郭毓的嘱咐给全盘答应了下来。

料理了这些琐事,郭毓在上午辰时,亲自出辕门之外数里,为几人送行,其中的殷殷期许之意,在郭毓与刘湘二人眼中流转。

闲话少叙,只说展飞几人,这一次有郭毓为他们准备了车马,行程便利了不少,风光流转,便到了太行山底下的一处小镇之内。

展飞常年在江湖上行走,见惯了江湖上之人的尔虞我诈。当他们一行人,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在这个小镇里面,他们找了半天,就是没有找到一个老弱,镇子里面的人居然全都是二三十岁的青壮。

而这些人在这深秋时节,就好像不知道冷一样,全都光着膀子,站在两旁的屋檐之下,面露凶煞,看着展飞一行人的眼光很是不善。

展飞心中暗道不妙,不断催促着刘湘和那几个军爷快快行走,好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今天他们走了一天了,刘湘等人那是又饥又困,一天水米未进。

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刘湘等人实在不愿意再往前赶路了。

展飞见状,口中向那几个军爷喝骂道:

“刘湘姐一个初出深闺的大姑娘,不知道时间险恶也就罢了,你们这些人在外从军多年,怎么还这么没有眼力见呢?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这个小镇的异常?”

这些军人环顾四周一看,见这小镇多青壮,并且看见这些人的眼神很是不对,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了什么。正准备让刘湘坐在押送金银的车子上,再往前赶个几里路,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之时,变故陡生。

展飞他们刚往前面走了没多远,突然一片片的迷雾飘来,展飞一行人,只觉得自己脑袋之中,有一阵令人眩晕的感觉传来。

这个时候,展飞暗道一声不好,没想到自己谨慎了半天,还是着了镇子里这些人的道。

展飞内力精湛,眩晕感并不是很重,他故意装作昏迷,想要借机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等展飞、刘湘和这些军人一倒地,镇子里面的青壮顿时一脸狞笑地走向前来,将他们团团围住。在迷迷糊糊之中,展飞好像听到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传来,可是他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只听那人说道:

“刘湘啊刘湘,没想到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你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你可能没想到吧,这太行山才是我马丰的大本营,到了这里,我就好像到了家一样。还有你这个夯货,我让你坏我好事,我让你坏我好事。”

原来这个展飞听来特别熟悉的人,便是那日在淮河岸边被展飞击退逃跑的贼人马丰。

那马丰自顾自地说完话,恨恨地看了昏倒的展飞一眼,使劲地往他的身上用力踢了几脚。

“来人,把他们还有这几车东西,快点送回山寨里面去,免得被人发现。”踢了展飞几脚以后,马丰指着几个小喽啰,如此吩咐道。

――――――

半个时辰以后,太行山南麓的一处丛林之中,几处在外边看着极其简陋的寨子,依山而靠,若是没有熟悉地形的人进来,外人绝对难以走近。

在**山寨之内,光线渐渐聚焦,往里面逐步推进着,越往里面,里面的风景就越精致,装饰也就更加的华丽非凡,颇有些南方苏杭园林的气质。

能够在这北方山麓之中,建设这样的庄园,就可以看出主人的能力,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里,搜刮了多少的不义之财。

这些且不提,只说就在这**寨子的大厅之上,马丰坐在首座椅子上面,底下以一张纯白色狐皮为垫,手中端着一杯琉璃光盏的夜光高脚杯,杯子里面是他们前一段时间从西域来的商人那里抢来的葡萄佳酿。

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在中亚波斯地带,对于葡萄酒的酿制和保存,就已经有非常完善的手段了。轻啜了一口美酒,马丰大手一挥,几个亲卫便提了几个水桶向大厅**,被五花大绑的展飞等人走了过去。

……

1

第十六章:命运多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