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大案终结者>第二十九章 撕碎“老渣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撕碎“老渣女”

小说:大案终结者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9/7/22 15:29:27

钟凡和**到中国移动公司请古志军去附近餐馆吃饭,为了好谈话,钟凡向老板要了楼上一个包厢。

古志军年约五十,矮小精干,身高约一米六二,听说是中国武警部队东南军区某尖刀连退伍,开过书店、打印室,还曾下东莞打工。三年前入职中国移动公司当保安,一年前升任保安队长。

而他这个保安队长也是邓贤达帮他出谋划策得来的,设身处地,他非常感激的邓贤达帮助,认为他是智多星,对他拜服。

“志军,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丰都闻名全国的大画家钟凡。”三人坐下后,**做着介绍,“你也应该听过或者看过,钟画家前昔因为救人毁誉参半,他想拜访邓大师指点迷津。”

“哦,原来是这样呀,幸会幸会。”古志军与钟凡握下手。

古志军闲暇时喜欢舞文弄墨,游山玩水,对摄影和散文都有一定的造诣,在美编发表过上百篇文章,获得众多同行点赞。

“古队长,很高兴认识你。”钟凡客套地对他说句。

酒菜很快上桌,三人开始推杯助盏。几杯酒水下肚,大家话题也多了起来,钟凡见火候已到,向古志军开始了解邓贤达。

古志军心直口快,也没做任何隐瞒,言无不尽,乐此不疲。

“哎,邓贤达那个人说起来呀,其实也很简单,为人率真、重感情、讲义气,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好打抱不平。”古志军感叹一声,打开话匣子,道:“邓贤达那个人喜欢酒色刺激,是个十足的情种,早年因被妻子背叛和欺骗,从此发誓永不结婚,对任何女人都有极重的报复心理,他什么女人都敢惹,也敢深爱,有些女人跟他玩不起会及时抽身止损,但能读懂她的女人会对他不离不弃。譬如那个混社会的苟晓红,为了他差点上吊自杀。”

“那个苟晓红身材矮小,长相粗糙,小学文化,婚姻不幸,很早就与丰都城郊一个小农民结婚生子,早年间也是一个好女人,为了维持家计,曾经做过泥水小工,在农贸市场开过饭店,后来看老公好逸恶劳,愤而拋夫弃子另嫁他人,可听她对邓贤达说,那个男人有狐臭,她受不了狐臭下广东东莞打工,后来在东莞横沥镇开过家庭小作坊,几年后赚了十几万,回到丰都后不久认识本市南沙镇一个做工程的农民,与那个农民同居了四五年。”

“苟晓红经过婚姻不幸和打拼,性格变得极为强势,她认为对那个农民掏心掏肺,未料那个农民另寻他人,娶了南沙镇信用社一名离异女人,苟晓红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刺激愤而回到市内,兴许由于她运气不错,种甜玉米几年又发达起来,赚了几十万。”

“可她好景不长,几年后甜玉米滞销,她迫不得已转行,与人放起了高利贷,月息5分到1毛,社会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逐渐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名声极为败坏,一般人不敢再信任她。”

“可邓贤达对她很有见地,认为她重情有气势,敢作敢为。心情空虚,渴求真爱,于是在一次酒局与她认识她后,对她采取了攻势,隔三差五像他微信问候,对她嘘寒问暖。”

“邓贤达很懂心理学,尤其懂女人,苟晓红很快败下阵来,缴械投降,可表面豁达的邓贤达与她经过一阵相处后也受不了社会的一些风言风语,便决定抛弃她,这对本想过安逸日子的苟晓红极大地打击,连自杀的心都有,身心欲碎。”

“我听说后,开导邓贤达的心情,邓贤达醒悟过来,把欲在家里割脉自杀的苟晓红救下,从此二人如胶似漆,恩恩爱爱,可是他们俩虽然和好了,但邓贤达不愿再与她结婚,这弄得苟晓红一头雾水,难以自拔。苟晓红做梦也没想到本想与她结婚的邓贤达会对她突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原先因为她要考验邓贤达而拒绝过邓贤达结婚,还轻佻说结婚证不就是一张纸吗?可情况现在竟然反过来了,邓贤达竟然拒绝。苟晓红直到今天也没想通,常自我安慰,只要邓贤达会真心爱她就好了。”

“他们结婚的事我问过邓贤达,邓贤达说苟晓红不是一个过日子的人,贪欲太多,沉迷酒色,常说‘做女人就是要吃得好、穿的好、玩的好’,这让邓贤达很反感,只有我知道,本来就发誓不结婚的邓贤达对苟晓红是下了套路,邓贤达还虚伪地说若是他们二人结婚定会再次出现分道扬镳,他不想因为苟晓红折寿几年,觉得还是心里不添堵为好,认为与苟晓红做情人最妙,少受挫折和冤枉气。”

“由于苟晓红婚姻不幸和打拼多年,她变得非常物质,也学会一套游走于男人之间的手法,经常弄得一些二百五神昏颠倒,因此她这些年许多钱兴许都是从那些二百五男人手里骗来的,加上放高利贷获得利息,如今在丰都要房有房要车有车,被人背后称作‘老渣女’,像他这种渣女人只有邓贤达能受得了,也只有邓贤达懂她,我心下听得也发笑,说他们两个是渣女配渣男。”

“哈哈,志军兄弟,你这会说的好贴切,还真是这么回事。”**听得乐笑,认为古志军把二人的关系说的极为贴切。

钟凡却若有所思,道:“这事从表面看他们二人都是可怜人,其实他们骨子里都是争强好胜之辈,也是心狠手辣的家伙,像这样的人一旦强强联合,地球都会被他们两个翘起来。”

“嗯,钟画家说的是,还真是这样,邓贤达那个人太会玩了,善于排兵布阵,只要他盯上的项目,没有人不败在他手上,但这种事他从来不会跟我说,只对与他合作的人说,许多人都以为他是个穷光蛋,是个娶不起老婆的人,但我知道他身家至少上亿,有次去他家就偶然看过他抽地里有张1000万元的支票,我那时候觉得非常震惊,他说那是假的,但我没信。”

钟凡不以为然,笑道,“古队长,其实你没信是对的,像他这种人对人极有防范心理,也深深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还有他可能在不断地从事非法交易,譬如网络赌博。”

“……”,古志军有些吃惊,凝视钟凡,“钟画家,你当过警察还是当过侦察兵?怎么会知道他喜欢网络赌博?我还曾与他合伙买过网络彩票,他非常神,跟他赚过三万多,但后来有一天输掉五万,我就没敢再跟他玩了,他玩得太猛了。”

“钟画家当过兵,你的眼睛还真尖。”**担心古志军对钟凡的身份生疑,便引去钟凡曾经当过警察的经历。

“嘿,古队长,你呀,恕我直言,你和邓贤达虽然是熟人,但不是朋友,你并不了解他,他的水很深,一部电脑就能够打天下。”钟凡似乎有千里眼,好像邓贤达肚子里的蛔虫,把邓贤达分析的透透的,只不过他没说邓贤达连他古志军的钱也骗了。

话题回到原点,就像**说的,他们即使长十颗脑袋也不是邓贤达的对手,通过古志军对邓贤达与苟晓红的关系描述,钟凡认定邓贤达完全可能操盘了刘鑫与顾瑶的桃色新闻事件。

由于这个问题过于敏感,钟凡对古志军不作了解,钟凡想必古志军也不知道邓贤达玩得这一出,这只有他亲自借古志军与邓贤达的关系认识邓贤达后再做决断。一种直觉告诉他,邓贤达是个不太好搞的人,搞不好连自己也会被他装进去。

“X,有点意思,我还真是遇到高手了。”钟凡心下感慨说。

半个小时后,三人离开餐馆,由于酒醉饭饱,大家决定下午好好休息,约定今晚一起去找邓贤达,还有因为邓贤达只有晚上才会答应见人,不许任何人白天去打扰他,否则就会吃闭门羹。

“丫的,臭小子,跟你YMD见面还要预约。”钟凡忍俊不禁,心下道:“行,就看谁玩得过谁,到时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1

第二十九章 撕碎“老渣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