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大案终结者>第三十章 拜会“大牛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 拜会“大牛人”

小说:大案终结者 作者:向宇轩 更新时间:2019/7/23 16:57:50

邓贤达身长八尺,一米八四大个,目光锐利,面容刚毅,看他相貌是个让人难以亲近的人,一般人还真进不了他的法眼,不过女人除外,只要是个女人,不管老的少的,美的丑的,他都“一锅烩”,一律照单全收,美其名曰善于发现女性美,能从各类女人当中获得精华。都说“天才与疯子无异”,邓贤达即是如此。

晚七点,古志军像往常一样打电话给邓贤达,并告诉他介绍一个新朋友认识,邓贤达对古志军没有防备心理,因为他知道古志军心地善良没有心计,不会加害于他,由于他经常独处,所以喜欢像古志军这种朋友常来他家看看电视,喝喝茶聊聊天。

到邓贤达家时是晚上七点半左右,他家住在物质局一套老房子里,是他过世的爷爷留给他的,可想而知这栋房子多么陈旧,算是六七十年代建设的老房子了。房间的陈设也很简陋,典型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唯一能够值得人欣赏的地方是一间卧室里的书柜,但是书籍很少,除了十几本被快翻烂的兵书,不见其他类书籍,连杂志也找不出几本。

在此说一下,邓贤达的爷爷是山东人,属于南下干部,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的老兵,在丰都工作近三十年,85岁高龄去世,当过公社主任、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和物质局局长,为人豪爽仗义,极有血性,典型山东人的豪迈性格。

邓贤达身长八尺,兴许是继承了他爷爷是山东大汉的基因,从小很得爷爷的赏识和溺爱,兴许是因为“隔代亲”的原因,他爷爷对他关怀备至,所以邓贤达自小养成如他爷爷一样嫉恶如仇、打抱不平的情怀,因此他也非常崇拜军人,即使看书也只看兵法系列,像《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可倒背如流,由于他视野比常人辽阔、思想又较为深邃,所以太多人难以进入他的法眼,一般人他根本不屑一顾,导致给人留下玩世不恭和狂傲的印象。

钟凡刚进门时,邓贤达多看了他两眼,觉得遇到劲敌,心里莫名地“扑腾”一下。二人都有一种共性,喜爱各类女人。还有二人的思想都很深邃,不是等闲之辈,若是知己即是惺惺相惜、如虎添翼,若是劲敌即是难分高下,或者两败俱伤。

“贤达老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丰都闻名全国的大画家钟凡,你经常上网,可能看过他的事迹。”古志军像熟人般介绍钟凡,也向钟凡介绍邓贤达,“钟大画家,这就是贤达兄。”

“邓大哥好,我是钟凡,打扰您了。”

钟凡客套地向邓贤达握手,可是邓贤达只是瞟了他的手一眼,没有与他相握的意思,首先就给钟凡一个下马威和不近人情。

“坐吧。”邓贤达淡然说:“来家就是客,不必拘礼。”

“是,谢谢邓大哥。”钟凡干笑一声,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大大咧咧,不与邓贤达客套,故作洒脱。

话题一时沉闷,邓贤达泡了三杯热茶分别放在各位面前的玻璃茶几上,然后拖张椅子与钟凡等人隔着玻璃茶几相对而坐。

古志军看气氛尴尬,打破沉闷。

“贤达老弟,钟画家有件大事,希望你能帮助他化解,他想听听你的高见。前不久,钟画家因为去救朋友李晓燕导致名誉受损,你知道的,我们搞艺术的人最害怕的就是名声问题,如今他的画作在画坛遭到极不公平的待见,希望你能帮他出出主意。”

“拜托邓大哥了。”钟凡再以恳求的语气说。

“嗯哼。”邓贤达清清嗓子,喝口茶水,道:“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时间和实力,时间能够让人忘记不快,实力可以证明你的功力,画坛是名利场,真假难以辨认,若要标新立异,定然需要实力展现,让其画作别具一格,震撼朝野。”

“震撼朝野,X,这小子还真是一个高手,如此之快竟然能够一针见血。”钟凡对邓贤达的指点暗为叹服,其实他在这段时间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他想了许久才逐渐醒悟过来,而邓贤达却三言两语便点中了要害,可见他的功力到了何等地步。

这就好比三国时期的曹操与杨修。

一次,曹操和杨修在墓碑上看见“黄绢幼妇、外孙蒱臼”八字,曹操想了半路才解出释义,可杨修刚看到便解出来了,自此曹操对杨修心怀嫉妒,借杨修锋芒太露之时借他人头一用。

“感谢邓大哥地高见,宛如拨开云雾见青天,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明朗多了,作为一个从事画作的小辈,以后认真作画就好,希望如邓大哥说的,希望将来能够拿出一幅画作震撼朝野。”

邓贤达淡然一笑,“各位请喝茶。”这话明显是对钟凡吃“闭门羹”,不想听他再往下说下去,在他心里已经充分感觉到钟凡来者不善,若是这么一个浅显的问题,他相信钟凡也能够想到。

**看钟凡尴尬,帮助解围,向邓贤达大大咧咧说:“邓哥,最近还玩彩票吗?我前几天因为一个红号之差中了双色球200块,不然就中二等奖36万,可惜篮球没搞对,出07,气死我了。”

“哼哼,那玩意不是那么好中的,喜欢的话还是像我一样玩玩网络彩票,而且网络彩票的赔率比官方的网站高,再说了人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玩玩那些时时彩和快乐十分就好了。”谈起彩票,邓贤达来了兴致,气氛也一时好了起来,“对了,**,你那个号还在玩吧?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打电话问我,或者微信。”

钟凡发现邓贤达谈起彩票眉飞色舞,神采奕奕,便由此推断他大部分的经济收入兴许是来自彩票,即他说的网络彩票,浅显点说他可能是东南亚某国(譬如菲律宾或者马来西亚)赌博集团公司在丰都的代理或者总代理,深点说他兴许是某赌博集团公司的庄家,或者自有网络彩票赌博网站,像从事这种网络赌博的网站日进斗金是家常便饭,用广东话说“晒晒水,小意思啦。”

中国人自古以来好赌成风,据官方大数据透露,我国每年流失境外的赌博资金高达上万亿人民币,许多人因为“网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最后落得自杀或者逃亡的可悲下场。

“邓哥,如果我也开个户,那要多少资金?”钟凡装着一个门外汉向邓贤达问道,“如果能够赢钱,闲暇时我也玩几把。”

“这个很简单,开户不要钱,下注多少也随你,就拿我打比方,曾经还有8毛钱也能翻本,那个晚上我就赢了三千多块。”

“啊,这么厉害呀。”钟凡极为吃惊,“你玩的什么彩票?”

“我什么都玩,百家乐、时时彩,快乐十分,还有排列三和福彩3D,百家乐是面对面玩,由境外美女发牌,像时时彩等彩票都是我国的官方数据,不会作假,主要是你要做好计划,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如果没有计划,怕输,那你就不要玩了。”

邓贤达滔滔不绝,好比一个中毒极深的赌徒。钟凡心有感慨,觉得这是邓贤达的软肋,暗暗决定以玩彩票同邓贤达交往。

“邓哥,不瞒你说,我也买过彩票,对你的观点也表示赞同,我在彩票站买快乐十分时也是复式票投注,中过几百块或者上千块,但我一直担心网络彩票有诈,所以就不敢涉猎。”

“嘿,那怕什么?都是官方数据,而且赔率高,与其在彩票站买还不如到网上买,何必把钱送给那些彩票站?”邓贤达说。

古志军想起输过五万块有点不悦,示意钟凡不要涉猎,但钟凡装作没领会,向邓贤达说:“邓哥,那你教我注册个号。”

“好啊,我们加个微信,我发个二维码给你。”

“行,呵呵,那我跟邓哥发点小财。”钟凡笑道。

当天晚上,钟凡回去家里便玩起网络彩票,借玩彩票与邓贤达在微信上交流,意图逐渐打消邓贤达对他的疑虑。他也能够感觉出,邓贤达对他具有很强的防备心理。

哪知“猫精,老鼠更精”,邓贤达除了跟钟凡玩彩票,其他的事依然只字不提,钟凡要想调查他其他的事只有另辟蹊径,这小子的脑袋实在太精了。不过也好,钟凡庆幸至少如今与邓贤达接触上了。

可是,殊不知,邓贤达其实在与钟凡见面时就获悉了钟凡的身份,就像古志军说他经常上网,理应知道钟凡与李晓燕的事,况且邓贤达的社会关系极为复杂,即使网上不报道钟凡的履历,他也能够轻而易举地从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中把钟凡的身份调查出来。而且看钟凡进入他的家里,他便产生了把钟凡装进“圈子”的心理,用他的话说:“你不犯我,我不犯你,若要犯我,你定死无葬身之地。”看他这种心态,即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报复心极重,着实可怕。

可以这么说,邓贤达在钟凡成为画家出名时就已经进入他的视野,只是那个时候二人不发生交集,邓贤达便没打他的主意,要知道像邓贤达这种人,即使常住斗室也能获悉天下,时至今日邓贤达心想,你钟凡既然找上门来“自投罗网”,敢跟我叫板,斗智斗勇,那就莫怪我“邓爷”对你不客气了。

两个“人精”博弈正式开启,鹿死谁手?容后分晓。

“叮铃铃”,这天晚上,坐在电脑前玩网络彩票的钟凡看手机是**打来的,便立即接听。

“**,说话。”

“哥,那女人找到了。”

“什么情况?”

“死了。”

“啊!”

0

第三十章 拜会“大牛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