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第十七章 促膝长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七章 促膝长谈

小说: 作者:水兮寒 更新时间:2019/8/18 16:41:23

  事后乔菁才知道,那人叫华兄,是几家酒吧的老板。他和蓝进并无生意上的直接往来,却是蓝进一个重要朋友的妻弟。那天他到蓝家,也是代他姐夫来传个话,不料却惹了事端。

华兄住院观察了两天。这件事让他丢尽了脸面。

第二天一早,得知这件事的江晓红夫妇带着乔菁亲自登门与蓝进商量此事。无论如何,纠纷因乔菁而起,他们听说过华兄姐夫和蓝进的关联,担心这件事会给蓝进的事业带来不良的影响。

蓝进脸上有隐隐愁云,他说:“昨晚老王去了医院,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当场把华兄那小子训了一顿。他还能不清楚他小舅子的为人?胡闹惯了,闯祸也不止这一次。老王是个明事理的人,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你们就别管了。”

蓝进说着,用安抚的语气对乔菁说:“小菁,昨天没吓到吧?叔叔替他向你道歉。”

乔菁满面通红地摆手。江晓红对蓝进说:“我们今天过来,还有一层意思:之澜是好心维护小菁,我们怎么都该说声谢谢。他们还是孩子,哪能想到那么多后果!你不要太过责备他。”

蓝进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声。

……

乔菁得了阿进叔叔的表态,心中略宽慰了一些,坐了一会,便和妈妈一起先回家了。乔迁在蓝进的力邀下留下来陪他品尝新得的普洱茶。

之澜闭门在房间里,昨晚上他根本没睡。华兄受伤后,蓝进忙于善后,无暇顾及之澜,只让他独自冷静思考,遇事时是否可以寻求更好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交代这些话时,蓝进依然是和颜悦色的,他本质上是个温和的人,鲜少有尖锐的情绪表达,尤其在之澜面前,他有太多难以言说的负疚感。然而这份优容却让之澜倍加煎熬。他本来认为自己没有错,姓华的太不是个东西,把他收拾一顿也不过分,但一想到这件事可能给蓝进带来的麻烦,之澜开始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深深后悔。二叔信任他,并不在他面前有任何的避讳,所以之澜是知道华兄的身份的,背后的利害关系也隐约知情。他怎么会糊涂到动了手?

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子,之澜下定决心去找二叔,他宁愿二叔狠狠地骂他一顿,如果有必要,哪怕他再不耻华兄的为人,他也肯硬着头皮到医院去道个歉。事情是他惹出来的,不给二叔留下后患才好。

蓝进和乔迁在茶室里闲谈。蓝进慢条斯理地将新沏好的茶送至乔迁面前。

“尝尝。”

乔迁抿了一口,又把杯子放到眼前端详剩余的茶汤,“淡雅绵滑,带了股淡淡的药香,汤色也特别,我怎么看着透出了点紫色。早就听闻:‘茶者,紫为上’,今天终于亲眼见识到了。”

“果然好茶要让识货的人喝了才不辜负,我们这些学工科的人只知道这茶色特殊,想必花青素含量很高。”蓝进笑着,自己喝也了一杯。

乔迁咂了咂嘴,喃喃道:“下次换个清水泥壶来冲泡,恐怕茶味更上乘。你看你,喝着这么好的茶,何必再愁眉不展?”

“我羡慕你啊,老乔,生个女儿乖巧又贴心。蓝瓒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人一跑就没了影,打电话也爱理不理。难道我和他妈妈离婚,他就不是我儿子了?还有之澜,唉!两个孩子里,我以为总有一个是省心的……”

之澜听到这里,悄然从茶室虚掩的竹门往外退。他走出屋门,带着一丝茫然站在院子里。小院不大,花草错落有致,一看就是经人细心打理。

邻家的院子里传来动静,是乔菁提了个喷水壶在浇花。

乔菁也注意到了之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犹豫了一会,朝他挥了挥手。之澜也笑笑权当回应。他们就读于同一所大学,可将近一个学期下来,在校打照面都没有超过三次。他和乔菁算不上熟识。他们又都不是熟络的人,按常理,乔菁打过招呼就会回到屋里,然而这一次她抱着喷壶,隔着十几米的距离,若有所思地看着另一个院子里的之澜。

之澜若先一步进屋,显得好像有几分无礼,可两人各自在院子里默默站着又着实古怪。他索性推开院门走了出去,乔菁也站到了院篱旁。

“你在看什么?”

“你还好吧?”

他们又一次几乎同时开口。乔菁先绷不住地笑了,她用指节蹭了蹭额头的发丝,说:“其实我们也算熟人吧,怎么见面总是有点尴尬的样子?一定是我嘴太笨了。”

之澜也笑了起来。

乔菁回头望向屋里,妈妈好像不在客厅。她也出了院子,之澜很有默契地随她沿着屋外的路慢悠悠地往前走。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乔菁忽然问:“阿进叔叔没有骂你吧?”

之澜摇了摇头,脸上难掩沮丧。他问乔菁:“昨天……我那样动手,是不是挺傻的?”

“嗯。”乔菁郑重点头,然后又用同样郑重的语气看着他说:“谢谢你!”

乔菁领着之澜来到了公园里的湖边。她几步走到湖堤旁,招呼之澜过来。

两人坐下。

乔菁生长在这附近,对这些了如指掌也属正常。但之澜不由得去想,过去漫长的岁月里,陪伴她的在这里憩嬉戏、促膝谈天的想必另有其人。

乔菁支撑着下巴,扭头看沉默着的之澜,问:“你是前天晚上从学校过来的吧?那为什么昨天早上阿进叔叔和我们去喝早茶,没见你来?”

之澜捡起一块碎石扔向湖里,打了个漂亮的水漂。道:“你爸妈是挺好的人,你也是。以你们和蓝瓒,还有他妈妈的交情,面对我的时候一定不那么自在。”他面色平静,“我不想大家尴尬。”

“尴尬?”乔菁轻声重复。她想安慰之澜,却发现自己无从反驳。

……

之澜和乔菁聊了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心里平静了不少。他还是去找了蓝进。蓝进没让他去医院。华兄本来就是无法无天的人,又在气头上,见了之澜,说不准还会节外生枝。

蓝进要求之澜在回学校之前把书房的所有书籍和文件重新整理一遍,不但要分门别类地摆放好,还要将每本书上的灰尘擦的干干净净,以此作为惩戒,让他记住今后遇事需三思而后行,也有意将此作为这件事的终结。果然,一直郁郁寡欢的之澜在领罚之后反而轻松了不少。

经历过文淑紫的搬离和蓝瓒的离开,这个家许多地方都有些乱糟糟的。书房和蓝瓒的房间保姆通常只需清理外部,为经许可,她一般不会妄动里面的摆设。而蓝进始终无法从妻子的离去中彻底释怀,空了近一半的书柜难免让他心中失落。之澜的代劳也算了却了他一桩心事。

蓝进的书房左右两面墙壁的书柜外加一个大文件柜,之澜明早要回校,想要在半天时间里按蓝进的要求彻底清理好书柜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忙乱了一阵,拖走廊地板的保姆看不下去,教了他一个法子:把乔菁找来。

之澜过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才决定给乔菁打电话。他不怕辛苦,也不怕耽误时间,怕的是二叔检验成果时皱起来的眉心。乔菁的到来果然让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她对这个书房的了解程度远胜于之澜,两个人干活也比一个人强。

临近吃晚饭的时间,之澜和乔静菁终于整理到书柜的最下面一层。两人都有些累了,心情却轻松了不少,手脚放慢,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之澜一边用干净的软布擦拭着一本《曾国藩传》,一边问乔菁:“这书架空出来的部分,那些书都被蓝瓒的妈妈带去香港了?”

乔菁答道:“怎么会?淑紫阿姨只带走了一小部分她最喜欢的。其余属于她的书她都送人了。”

她没好意思说,其实那些书多半被她中饱私囊了。

“我以为她带不走的都会留给蓝瓒。”之澜说着,顺便把擦干净的《曾国藩传》摆放在人物传记那一层。

乔菁笑了,“蓝瓒啊,他心中的经典名著是《海贼王》。这些,留给他才遭塌了。”

“我糟蹋谁了?乔菁,你背后不说人坏话能死吗?”

“我什么时候说……”乔菁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僵直着背转身,满脸的不敢置信。

蓝瓒站在书房门口,脚边搁着行李,面色不善。

0

第十七章 促膝长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