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第十九章 怕我破坏你的好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 怕我破坏你的好事?

小说: 作者:水兮寒 更新时间:2019/8/25 22:08:03

  乔菁第二天也要返校。学校离得远,她也申请了宿舍,一周只回来一两趟。

江晓红上班前给他们留下了简易的早餐,蓝瓒赖在床上不吃,自称还在倒时差。

蓝瓒在房间里听见乔菁接了通电话,然后她上楼的步伐明显加快了。她是个慢性子,如此风风火火赶着出门,不是有急事,就是有人在等她。

蓝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赤着脚从房里走出来,看见乔菁嘴里咬着一块三明治,正在往书包里放着另一块用保鲜膜包好的三明治。

“你干嘛?”蓝瓒喝止了她。

“什么干嘛?”乔菁莫名其妙地说。

他蹭蹭地走过去夺下了她手里的东西,说:“这块三明治是我的。”

“你不是说你不吃吗?”

“不吃也是我的!”

乔菁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讲道理,说了句“下周见”,便面无表情地出了门。蓝瓒上了二楼,站在乔菁房间的窗边往外看。果然是徐之澜。

乔菁并非一定要与之澜做朋友,但同样地,她也不是那么刻意地与他划清界限。蓝瓒是蓝瓒,之澜是之澜。前者是她生活里不由选择的存在,他们生下来就关系紧密,可默契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天长日久活生生磨出了对另一个人的了如指掌。后者却是机缘巧合加上自由选择的小伙伴。乔菁的性格其实与之澜更为投契,两人相处至少是有共同话题的,他们不用为对方的所做所想使劲翻白眼,也有道理可讲,不会动辄来了脾气又费劲和好。

一周后乔菁回家,号称马上就要订返程机票的蓝瓒依然还住在她家里。听说他也没闲着,三天两头出去呼朋唤友,但是每天势必老老实实回来睡觉。蓝瓒还彻底地发挥了他谄媚的长项,在家不时陪乔迁下棋聊电视剧,帮江晓红修电脑、厨房里打下手,成功地把江晓红夫妇哄得眉开眼笑,打电话给文淑紫时直说蓝瓒懂事了。乔菁再见蓝瓒,他好吃好喝了一周,面色倒比刚回来时红润光彩了不少。

蓝进没办法把蓝瓒劝回去,自己下班后不时会来乔家转转。只是父子俩天生气场不合屡屡不欢而散。

周六早上,蓝进推掉了一个客户邀约,特地请乔菁一家到他们常去的茶楼喝茶。蓝瓒猜到父亲会把之澜带上——蓝进始终没有放弃为两个孩子创造共处的可能。蓝瓒本不打算去的,他谈不上多恨徐之澜,他厌恶的是他的父系家族在对待徐之澜这件事上的态度。

最后是乔菁对蓝瓒说:现在之澜自己都甘愿对外守着蓝进“侄子”的身份,蓝进对他的弥补也从未逾越,蓝瓒越介意,反而越是在提醒所有人之澜的身份特殊。蓝瓒想想,她说得也对。

蓝进私下说,还是小菁有办法。乔菁只有无奈,并不是她多聪明,也不是蓝瓒听她的话,而是她知道蓝瓒在想什么。阿进叔叔是在意蓝瓒的,可是他身为父亲,却一点也不了解他的亲生儿子。

乔菁今天的角色是隐形人,她不想多嘴,眼睛看哪都不对,干脆把注意力放在食物上。这家搂的虾饺是招牌点心,可今天谁都没有动,大家的食欲都不怎么样。乔菁觉得可惜,微微探身想要去夹一个。之澜坐在虾饺附近的位置上,看见乔菁的举动,好心将装着虾饺的小笼端起来往乔菁面前送了送。

乔菁说了声“谢谢”,还没坐稳,就收到了蓝瓒一道鄙视的目光。

“就知道吃。你饿了很久?”

明知是他没道理,可当着大家的面,乔菁不与他计较,默默把虾饺吃完。蓝瓒自学无趣,过了一会儿又拿手肘去碰她,问:“好吃吗?”

乔菁没有防备,手一晃,一支筷子脱手滑落,她轻轻哎了一声,放下另一支筷子,低头查看。

之澜原不想再横生枝节,可乔菁的筷子恰好到了他脚下。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它捡了起来,招手叫来服务生给换一双。乔菁给了之澜一个感激的眼神。之澜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话。

江晓红夫妇和蓝进都见惯了蓝瓒和乔菁的相处模式,这点小打小闹并不放在眼里,继续聊着最近的股市。一顿早茶有风无浪地喝完,大家起身离座,蓝瓒趁乱在乔菁耳边问:“我是提醒你保持身材。你不领情,想吃就吃吧,明天我们再来?”

乔菁气不顺,“你自己来吧。你不是说唐人街的粤菜馆做的虾饺都不正宗?”

“你是……给我夹的?”蓝瓒笑了,尾随在乔菁身后,“那我们明天更要来了。”

“我才……”

“蓝瓒!”蓝瓒的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他回头,竟是之澜。蓝瓒面色冷淡,之澜说:“你手机在桌上忘拿了。”

“谢了。”蓝瓒面无表情地收下了手机了。

蓝进的心也放下了一些。蓝瓒有些胡闹,幸而小菁和之澜都是稳重大度的脾气,惹不出什么乱子。只要迈出了第一步,日后相处就没那么难了。

乔菁离家一周,蓝瓒不但没有卸载她电脑上那些不属于她的程序,反而还自作主张地给她的主机加了内存和显卡,这样他玩起游戏来才更得心应手。

蓝瓒坐在电脑桌旁,玩着游戏里的角色,唰唰地将对手弄死,犹不解恨,回头道:“你到底站哪一边?”

“我为什么要站队?”

蓝瓒看出来了,乔菁和徐之澜关系还不错,而且有越来越熟络的趋势,乔菁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轻易让他拿捏。他心中不快。可当着乔菁的面也不好来硬的,只说道:“反正我看在你的份上不和他一般见识还不行吗?只要他不主动招惹我,这个面子你不要也得要。”

以蓝瓒的脾气肯放出这话已实属难得。乔菁忍俊不禁,“你是因为给出了太多面子,脸上才长疙瘩的吗?”

蓝瓒不以为然,摸了摸长痘的地方,龇着牙说:“还好这颗痘长在我脸上,瑕不掩瑜。要是长在你脸上,你就没法看了。”

乔菁莫名其妙,这话说得仿佛他这颗痘是为她挡了一刀似的。她奚落他,“还能再自恋一点吗?”

“我是实事求是。”蓝瓒毫不谦虚,他翻出游戏里的聊天记录让乔菁过来看。果然有看似女玩家的ID留言,夸他脸上的痘很“可爱”。

乔菁叹服:“你就连玩个游戏都要沾花惹草,累不累?”

蓝瓒纠正道:“别以为我想那样,是她们泡我。开几句玩笑就非要视频,然后就甩不掉了。”

乔菁才不信他的鬼话。他没带太多冬天的衣服过来,现在身上套着乔迁的老头衫和年纪比他还大的棉服,牛仔裤破破烂烂的,光脚穿着双旧棉鞋。

“你这样跟她们视频?她们知道你早上起来玩游戏常常脸都没洗,牙也不刷?”

“是啊!有人说我头发乱糟糟的时候更有神秘感,还是个同城玩家,约我几次了,我都没好意思去。谁叫我纯情呢!”蓝瓒笑嘻嘻地说,“天生丽质难自弃,能怪我吗?”

乔菁要吐了。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然而世人多看重表象,他也颇为享受这种异性的追捧,难怪自恋的毛病被惯得有增无减。

“我们聊的是更深层次的问题。”

“求你了,别跟我提灵魂。”

蓝瓒头也不回地说:“乔菁,你记得三百个国家的首都,这能帮你找到一个男朋友吗?”

“不能。可是全世界只有193个国家。”乔菁想了又想,决定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她问:“换我来问你了,和不同的人玩暧昧,就这么有意思?”

蓝瓒敲键盘的手顿了顿,又满不在乎地说:“说了你也不懂。就像吃方便面吧,有时候实在饿了,懒得费心思,随便泡个面不也能暂时饱腹?多囤几种口味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方便面没营养,难道你要吃一辈子?”

乔菁如鲠在喉,一时竟无法反驳,自言自语道:“有些方便面还挺好吃的。麻烦你不要毁了我对方便面的好感。”

“嘁!”蓝瓒嗤笑。

“喂,明天市博物馆有个西周文物展,你去不去?”

“有什么好看的,尸体还是破烂?”蓝瓒显然不感兴趣,“你也别去了,当心哪天自己都成了文物。”

“真不去?”

“废话,说不去就不去!”

“好。”乔菁也不勉强。

蓝瓒忽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他不想去那个文物展,乔菁不但没讽刺他两句,反而干脆得很,语气里还透着隐隐的愉悦,连脚步都轻快了。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你去哪?”

“喝水,你要喝吗?”乔菁和颜悦色地问道。

她的好心更让蓝瓒生疑。他沉默了片刻,说:“明天你是不是打算和徐之澜一块去?”

“不可以吗?”既然他这么问了,乔菁也坦然得很,“反正你也不想去。”

“这不是我去不去的问题。你敢说你不是早就和他约好了?!”

“蓝瓒,我不需要你的许可吧?”

“那你何必来这招?哦,怕我破坏你的好事?”

“真要是好事,你未必破坏得了。”

0

第十九章 怕我破坏你的好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