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验尸禁忌:中国刑侦第一号>第七章:突审鸡冠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突审鸡冠头

小说:验尸禁忌:中国刑侦第一号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9/7/12 15:06:23

回到支队,政工室的人就对我说:“你是干部了,以后不能在士兵食堂吃饭,以后吃饭要去干部食堂自已买餐票,自己掏钱。还有现在干部宿舍没有房,你先搬去士官楼的二0五住,反正你没有家属,住个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可以了,总比住集体宿舍好。”

我点了点头,政工室的人把钥匙交给我,我不想同他废话我扭头就走 。

回到宿舍,李杰一帮人围着就问:“兄弟,傅大光荣了是真的吗?你被总队审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受了伤的呀?处理结果咋样呢?”

我苦笑了一声,冷冷淡淡地说:“我重申一次,我没有看到傅大光荣牺牲,我是被审查了,二等功变成了三等功。杰哥,我手还不是那么方便,请你帮我推箱子,我自己搬被子,我搬去士官楼二O五,随时欢迎各位兄弟去做客。”

当即几个人马上为我收拾好行李,大家一边走,一边聊。进了二O五,我给大家发烟,发饮料,个个都为我只升了少尉而感到可惜。依照平时似我这种情况,又有文凭的人完全可以升中尉。大家闲聊了好一阵,纷纷惋惜地告辞,

我躺在床上开始冷静,反复地回忆,挖空心思地想:傅有亮一个老侦察员,他让我走,为什么不把那袋给我带走?他是担心我带着货走不快?还是担心他死后,那些毒贩没有见到货会追杀我呢?毒贩们见到了货就高兴了,他们也就不追我,不找我了,应该是这样,傅有亮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他知道我不是山里人,而那些毒贩是山里人,他们没有见到货一定拼命追我,找我。他们那么多人为钱很容易找到我,我逃不了。明天休息,我要不要去独龙那边探探那个洞,也许那个洞里有宝贝,可以大发一笔。上面地图上注明是军用储备库,那么多老鼠比兔子还大,里面是有吃的。政治处的人会不会跟踪我?他们很有些怀疑我得到了那袋货,他们反复问货的事。支队长回来了,我该怎么同他讲有内奸的事才好……

我正胡思乱想着,周科长一边进来,一边说:“咋不关门呢?炒好菜了,去我哪里喝两杯,中队长高志回来了,一起热闹,,起来走。”

我爬起来就同他一边走,一边问:“你也住这里吗?中队长能喝不?他咋休这么长的假呢?”

周科长哈哈笑道:“我住干部宿舍挨着高志,他很久没有休假,一直加班,这回她老婆生孩子了,他一起休。他也是个大忙人,难得休息,经常加班,干特勤,干侦察员是不规律的。炒了三斤野山羊肉,还有一边给你留着,其它的被我与杜甫年几个人吃了,杜甫年大城里的人特爱吃野味。”

到周科长宿舍一看,只见一个三十多点,又高又壮,脸色很有些黑的人正在同凌风喝茶。凌风见我到了马上介绍这人是中队长,我对着中队长敬了个礼,他没有回,他只挥手让我坐。

一会儿,杜甫年与李杰也来了,几个人就开始喝酒。大家对周科长的厨艺赞口不绝,周科长乐得笑开了花,中队长南方人,他带了南方鸭与海鱼,大家喝得挺高兴。

第二天早上跑步时,我发现支队长也参加,我故意不紧不慢地跟着他。跑了好一阵,我瞧着他身边没有人时冲近他小声地说:“支队长,傅有亮要我告诉你,支队有内奸。”

支队长惊得浑身一抖,停下脚步,双眼圆鼓地瞪着我立马就问:“这件事,你同别人说过没有?告诉我实话,如果有,我马上调走你,此事太危险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同任何人说,岳主任反复套,我都没有讲,傅有亮再三叮嘱过只能告诉你。”

支队长双眼扫了扫前后左右抬起右手推着我走到路边树下又问:“傅有亮没有让你告诉政委吗?说实话,你们的任务是政委下达的,他应该是要你告诉我与政委是吗?你别急,好好回忆一下当时傅有亮对你讲这件事的情况。”

我摇了摇头回答:“没有,他只让我告诉你,他说了包括总队长问我都不能说,所以总队政治部的人反复问我,我都没有讲。”

支队长眉毛皱了皱,略微想了想说:“即然傅有亮是这么讲,你就听他的,不可以对任何人讲了。政委去傅有亮家了,他回来问你,你继续照对政治处的话讲就行,不要提这件事。你去继续跑,我慢慢地走,我好好想想,太突然,太意外了 。如果你同总队政治部的人讲了这些,也许你就升成中尉了,你失去了一个上升的机会。”

说完他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跟着脸上还露出一幅惋惜的表情。

我一摇头说:“我不后悔,我有自己的原则与底线,升官不是我最终的目的。”

支队长微微一笑,向前连连地挥手,我拨腿就跑。

吃过早餐,我换了衣服准备去城里查查档案,看一下运气能否查到二战时的一些情况,我对那个洞充满兴趣与好奇。

我刚到大坪中间,杜甫年就走近我满脸堆笑地说:“兄弟,如果要去外逛,要车,要摩托,开个口,没有问题。”

我笑了笑说:“哥们,那谢了,来辆摩托,我正准备进城去买个冰箱。”

杜甫年向车库方向一挥手说:“摩托不行,开吉普去,以后多弄野味。”

说完他把车钥匙给了我,我一点头接过钥匙到车库开了吉普就走。

到了档案馆,我掏出证件给负责人看过就进去查,查了一个上午都没有查到那个洞的一点记录,只有一些其它日军的驻扎记录。我心里就更加肯定那是个秘密仓库了,我高高兴兴地出门想找个饭馆吃饭。

我正逛着突然眼睛一亮,我看到了一个留鸡冠头发的人,我心里狂喜不已,匆匆追上去。果然是同疯狗子一起追杀我与傅有亮的那个鸡冠头,因为他的头发很特别,所以记忆特深。

我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他左手搭在一个女人的肩上在同女人谈笑风声。不一会儿,他俩绕进了一条小巷,跟着进了一栋出租屋。

我马上躲起来打电话给中队长高志,高志高兴不已,要我好好守着,他很快会带人到。我躲进一家杂货店买了瓶水与面包一边慢慢地吃,一边观察着。

不一会儿,高志来电话告诉我唯恐他赶不及,路程太远,他已经通知了刑侦队的便衣,他让我打一个电话。我刚拨通他讲的电话号码,几个便衣刑警就来了,我带着他们去出租屋。

几个便衣布置好就要出租屋的老板假装办居住证敲开三O三的门,“咚!咚!咚!”三声响。

里面一个女人的声音问:“什么事?”

老板回答:“小姐,开门交一百二十块,办居住证。”

里面的女人回答:“等一下,我过一会儿给钱你,这会儿没有空。”

老板侧头望着了便衣队长,队长一努嘴,老板又说:“快开门给钱,我给证你,前面片警已经在查了,会罚款的。”

女人这才说:“好,好,好,我开门,开门给钱你。”

片刻女人打开一半门,伸手递出一百二十块钱。

几个便衣趁机推开女人,扑向床上按住鸡冠头,鸡冠头一边挣扎,一边掏枪。但他没有成功,很快他就被掀下床拷好了,几个便衣押着他与女人上车驶向县局。

下午两点高志带着凌风,李杰,大海三个人来了,我们押着鸡冠头与女人回支队。到了支队马上审问他俩,鸡冠头一会儿讲自己是商人,一会儿又讲自己只是过境嫖嫖而已。

我实在忍不住了取下大边墨镜对着鸡冠头问:“你不认识我了吗?早一段一起喝过酒,后来你又同疯狗子他们一起追杀我与我的同伴,你不会这么快忘记了我吧?”

鸡冠头略微愣了愣,一摇头回答:“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什么疯狗子,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我冷哼了一声,冷冷冰冰地说:“我认识你就可以了,你的胸前是只鸽,背上是只蛇,我们在一个洞里睡了一晚上,怎么可能认错?不想死就告诉我,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他们在哪里?说实话,不然给你好果子吃。”

说完我拿起桌上的高压警棍一边开得火花乱溅,一边沉着一张脸走向他。

他一边退,一边大喊:“当兵的,你不要乱来,你不要刑迅逼供,我不是坏人,我是商人,你肯定是认错了人。”

我嘿嘿嘿地笑了三声,扬起警棍到他头上一边晃,一边阴阳怪调地说:“我不是当兵的,我同你一样是个不法商人,我干什么都可以。”

随着话落,我把警棍压到他头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烧。火花乱溅,鸡冠头一边头连摆,一边张嘴惨叫:“唉呀,哎呀,你们不能对我这样,你们几个当兵的不制止他吗?哎呦,哎呦……”

我一边用警棍围着他头上烧,一边说:“你叫没有用,你们枪杀了我大哥,我要替他报仇,你不要叫,他们都是聋子。你今天不说出疯狗子在哪里,我会活活整死你,折磨你。”

鸡冠头一边叫,一边头连摇连晃,我反正追着他烧。

他的头皮上起泡了,高志对我摇了摇头说:“不要烧了,毒贩一般够狠,够能扛的,他们不是普通的刑犯。你休息一下,我想想,他们弄死了傅大,肯定要他开口才行。”

我住手了,高志掏出手机拨电话号码,号码通了,高志就说:“主任,我们抓住了一个围攻傅大与张浩的毒贩,但他死活不开口讲实话,怎么办呢?”

手机里马上大喊:“太好了,只要没有认错人,你们自己看着办,不要我教。反正必须要他开口,至于用什么招,那是你们的事,我建议你们去地下侦察员办公室。毒贩严惩不贷,何况他们还杀害了我们的傅大,张浩应该是对他恨之入骨,就让张浩动手好了。张浩一个新兵,有些详细纪律还不懂,违点小规小纪可以理解,原谅,更何况是为了破案就不会追究他的责任,失误。”

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政治处王续英,我心里高兴了,心想:我就好治治你鸡冠头,非要你开口不可,反正王主任说了我违规,违纪没有事,是为了破案,今天我就要为傅大出口恶气,为他报仇…………

高志收了手机嘻嘻笑道:“我已经向上请示过了,大家也听到了,知道该怎么办了,带他去地下办公室,好好问问。”

走进地下侦察员办公室,我双眼四下扫了扫就推着鸡冠头到水龙头下,一脚扫翻他,打开水龙头对着他狂冲水。很快鸡冠头一身水渍渍了,我把他拖到窗口绑好,打开高压警棍咬牙切齿地对着他乱烧。

警棍“吱嘎,吱嘎……”地叫,火花直冒,他张大嘴巴放声:“哎呦!哎呦!……”地一边似杀猪般地惨叫,一边狂抖身体。我烧了他好一阵才住手,双眼圆鼓冒火地死死瞪着他大喝:“我老大究竟是什么情况?你说不?不说今天我肯定要弄死你。”

鸡冠头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大喊:“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是有纪律,有规定的,你们不能用刑……”

他的话才到此,我恼火万分地又打开警棍一边对着他烧,一边大吼:“闭上你的臭嘴,我不是兵,我同你一样是混的,你没有长眼珠看我穿着与他们不一样。我现在就要知道我老大的情况,你不说,我活活电死你,烧死你。”

吼完我把警棍对着他双脚上烧,他一边乱跳,乱撞,一边大喊:“哎呦,哎呦,你别烧了,你别烧了,我说,我说,你老大死了,他被打成了筛子,被疯狗子砍了头,还肢解剁成了肉浆。”

我听到此,脑壳里“轰!轰!……”地炸响,心里似刀钻刀样一样。一股复仇的火冲上脑门心,我咬牙切齿地打开警棍再对着他身上乱烧,乱打。

鸡冠头一边用头对着铁窗乱撞,乱碰,一边张大嘴巴放声:“哎呦,哎呦……”地惨叫。

烧了好一阵,我住了手又问:“你们这回过来几个人?他们在哪里?讲实话,我就放过你不烧你了,不讲实话我今天绝对要你的小命。”

0

第七章:突审鸡冠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