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验尸禁忌:中国刑侦第一号>第六章:禁闭反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禁闭反省

小说:验尸禁忌:中国刑侦第一号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9/7/12 10:57:21

  

他们记录完,安慰我几句,要小付好好侍候我就走了。

周科长没有走,他炒了一大盆野山半肉给我,陪着我聊到下午才走。我告诉他,如果支队长回来了,请他立马告诉我,他答应了。

第五天指导员走进病房就满脸不高兴地问:“傅大是不是光荣了?你同我讲实话,这问题很严重,已经十天了,还没有见到他。你一个新人都回来了,他一个身经百战,熟悉环境的人怎么还没有回来?这事说不过去。”

我回答:“我受伤了,傅大就说分开走,我俩就分开了,事实就是这样。”

指导员板着个脸低吼:“小家伙,政治处的人怀疑你讲了假话,你的话有漏洞。你同我讲实话,还来得及,不然你就要送到总队政治部去过审了,你明白吗?”

我点了点头回答:“我明白,我没有讲假话,我真不知道傅大死了没有?我没有看到,我不敢讲他死了。”

指导员叹了声气说:“那好,你如此固执,只能送你去政治部了,我帮不了你,以后就是总队政治部处理你,祝你好运。走,小付给他收拾行李,总队政治部的人在外等着。”

走出医院大门,一个三十几岁肩扛少校军衔戴副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极为斯文的人迎上就问:“刘兴亮,张浩的伤可以出院了吗?如果不行,可以等几天。”

指导员向他立正回答:“报告岳主任,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但必须按时换药,我已经为他办了出院,让他住总队医院也一样。”

岳主任点了点头说:“也好,那你不用去了,让他上我的车就行,我会安排好他。”

指导员点了点头,抬起右手指着岳主任的车,我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过去。

给岳主任开车的司机都扛的是中尉军衔,上了车岳主任没有坐前面,他挨着我坐后面微笑着说:“我俩现在随便聊聊,也就是不记录,说的话可以不负责,可以反悔。一旦正式记录时每句话都是要负责的,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组织上的人,纪律不用我说了。你认为傅有亮光荣了吗?你有见到他牺牲吗?没有见到你也可以凭直觉与当时的情况做出你的判断。”

我一摇头回答:“我没有看到他牺牲,我不知道他光荣了没有,我当时只顾狂跑,我无法判断后果。”

岳主任跟着问:“傅有亮要你突围时同你讲过一些什么话?或者暗示过你什么没有?他把那些货交给了你吗?”

我依然摇了摇头回答:“当时情况十分危机,他用枪指着我,并把我踢开了一脚就要我跑,他什么也没有说,货也没有给我。”

岳主任这下抬起右手向上推了推眼镜架子才说:“不对,不正常,按你对你们政治处讲的口供,当时十多个毒贩围攻你与傅有亮。情况属于十分危险的时刻,你俩有机会可以突围一个,留下一个掩护才行,也就是讲掩护的人必死无疑。傅有亮是个老侦察员,那种情况之下,他知道自己会牺牲,他不可能对你没有交待,也不可能不把货交给你。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好好想想,回忆一下,如果当时你们支队政治处的人问你,你忘记了没有向你们支队政处的人讲,现在同我讲,没有关系,不会因此而责怪你,处分你。人有时着急难免会忘记一些事,这事十分重要,你必须要讲清楚。大家都是学侦查的,这种事大家心里清楚,是个漏洞,无法结案。”

说完这些的他一边对着我微微地笑,一边双眼在两个镜片后面连眨。

我假装想了想才说:“我没有忘记,当时他真没有同我说什么?他只是让我快跑,赶紧往山顶跑。当时十几个毒贩的枪声打得我俩抬不起头,情况十分危险,焦急,他可能是忘记了那袋货,他没有交给我。而我是完全没有想到这回事上去,我担心他真会朝我开枪,所以我拔腿就跑了。”

我的话刚落,前面司机就说:“小张,你这些是说不过去的,傅有亮是身经百战的人,他让你突围就是做好了他自己牺牲的准备。他不是慌张的人,我了解他,他既然用自己的命掩护你突围,他就是想好了一切。他怎么可能不交待你一些事,他怎么可能不把从毒贩手中购的货交给你呢?你俩这次的任务就是去取这批货,然后同疯狗子搭上线,这种事傅有亮不可能忘记,是不是你在跑的过程中把货弄丢了?如果是你弄丢了不要紧,你讲清楚就行。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处分你,这只是程序,也是纪律,我们必须要查清楚,才能入档案,你明白吗?”

我很不高兴地回答:“我很明白,我弄丢了货,我编个理由说在跑的过程中不小心丢了,我后来找不到了就行了。事实上不是这样,我为什么要撒这个谎,为什么要无中生有呢?随便你们怎么想,怎么推理,我只讲实话,我不想把事情弄复杂。”

我这些话一出口,大家就尴尬,沉默了。

好久之后,岳主任不问这些情况了,他开始问我的家庭情况与在学校的事。我知道他的意思是缓和尴尬的局面,同我走近些,他想再套我,我十分小心地同他聊着。

岳主任当天没有带我去政治部过审,他把我送进了总队医院检查了一遍,然后让我安心住院。

第三天我的纱布撤了,总队来两个中尉才带我去政治部过审。

我走进去,一个四十大几的少校让我坐下就说:“我是政治部的副主任,今天正式询问你,希望你同组织讲实话。你今天讲的话可以与你在支队所讲的话完全不同,但必须是实话,实际情况,不得撒谎,否则我们会按纪律处分你。我们已经查了你很久,傅有亮的事,你一定有所隐瞒,但今天你不能再隐瞒了。你需要抽支烟清醒一下吗?不要紧张,不要有任何顾虑,实话实说就行,你要相信组织。”

说到此他打住了话,一边对着我微微地笑,一边向我递了一支烟。

我接过烟抽上一口就问:“主任,什么意思呢?审讯我吗?我犯了错,还是破坏了纪律呢?我不明白错在哪里?”

主任与他旁边的人互相笑了笑才说:“我们现在没有说你犯了错,也不是审讯你,是询问你,我们需要知道你与傅有亮行动的过程。你与傅有亮没有完成任务,你负了伤,傅有亮到现在下落不明,组织上对这件事十分关心,需要弄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才好定性。你不要紧张,你只需要把过程实实在在讲一遍就行了,我们会判断,你开始说,不要讲假话,不要有半点隐瞒。”

我一点头,又把对支队政治处讲的话对着他们讲了一遍。他们录了音,也做了笔录。

我讲完主任就说:“你讲的这些与在支队所讲的一模一样毫无差别,那我们问你没有半点意义。我告诉你,我了解傅有亮,他是总队有名的侦察员,他让你走,怎么可能不把货交给你,怎么可能不交待你一些事?你这是明显地在撒谎,你是在担心,两次的口供不一样会受处分对吗?你不要有这个担心,我们会考虑你当时是紧张,或者忘记了,不会处分你,你大胆地说。”

我摇了摇头回答:“我一点也不担心处分,一点也没有忘记,我说的是实话。”

副主任生气了,他扳着一张脸低吼:“你这态度很不好,不配组织,我可以关你禁闭,让你去反省,思过。你想忽悠过去,怎么可能?大家都是干侦察工作的,我们的经验比你更丰富,快讲实话,还给你一次机会。”

我摇了摇头回答:“不必要给机会了,事实就是这样,傅有亮什么也没交待我,货也没有给我。”

主任顿时双眼圆鼓冒火地死死瞪着我足足看了三分钟之久才低吼:“你顽固不化,不配合组织审查,先关你禁闭十五天,以观后效。”

他的话完,他旁边的那个人就打圆场,他俩顿时一个唱红脸,哄我好好讲,一个唱黑脸对着我又吼又喝。但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话就一直讲傅有亮即没有交待我要告诉支队长有内奸的事,也没有讲傅有亮把货给了我。我们仨个人在办公室里僵持到了中午,他们俩生气了把我送进了禁闭室。

连续三天都有政治部的人来禁闭室询问我,我死活只讲原来的话。第四天他们不再来问了,岳主任托负责看守我的纠察兵给我送进一些书让我好好看。

关了整整两个星期十四天,第十五天的十点钟,纠察兵打开铁门大喊:“出来,你们支队领导接你回支队,你真是顽固不化,也挺能扛,你小子厉害。一般人关不了几天就服了,软蛋了,你有种,哥们。”

我一边出来,一边说:“我没有犯罪,也没有犯错,我没有什么好招的,我讲的全是实话。”

纠察兵嘿嘿一笑抬起右手一边在我肩上重重地拍,一边说:“政治部的人全是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员,你小子岂能瞒过他们,你同他们玩游戏纯粹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弄斧头。不过我本人挺佩服你的胆大妄为与毅力,意志,交个朋友,以后来省城一起玩,去政治部。”

我点了点头,笑了笑,走向政治部。

刚到楼下,指导员就沉着一张脸说:“你不要上去了,支队长在为你办手续,我俩去大门口等着,禁闭室的味道如何?不好受吧?”

问完他就向前走,我紧紧地跟着他一边走,一边回答:“没什么?就是关着,不让出门而已。”

指导员冷哼了一声,冷冷冰冰地说:“你小子是运气好,支队长回来了,是他打电话让岳鸣杨主任关照你,不然有苦头给你吃,你哭都来不及。你小子太顽固了,早讲实话多好,多省事,不用支队长为你求情。”

我嘿嘿笑道:“我讲的是实话,只是他们不信而已,我没有办法,我不能骗故事。”

指导员猛地一回头,双眼圆鼓冒火地死死瞪着我低吼:“闭嘴,这件事有蹊跷,每个人都不信你,这中间大有问题。傅有亮用自己的命掩护你走,他怎么可能不把货交给你?怎么会不给你遗言?你骗谁呢?你只能骗你自己,不要废话了,你自己好好反省,想想。”

吼完他又狠狠地瞪了我三眼,才转身继续走,我不吭声跟着他走。

不多久支队长与政治处主任王续英一起来了,四个人上了车,指导员开车。支队长坐在副驾位上,我同王主任坐后面,车走了好一阵,王主任小声地问:“支队长,现在同他宣布决定吗?”

支队长随便回了句:“你同他讲,我懒得理他,这种顽固不化之徒,朽木不可雕,没有出息。”

王续英当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一边递向我,一边说:“张浩,根据你与傅有亮的这次情况,你俩是没有完成任何的。但是你受的伤比较重,支队经过反复研究决定给你还是记三等功一次,升为少尉。本来如果你完成了任务,又受了这么重的伤是可以记二等功,加上你是本科学位完全可以直接升中尉或者上尉。很可惜你这次不光没有完成任务,你还在询问过程中态度不端正,因此你升不上。你以后不再是普通的兵了,你成了正式的干部,你要加强学习组织纪律。你的专业知识可以,但纪律性差评,这对你是不利的,希望你以后好好改过。这件事完了,你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压力,好好工作,国庆你没有休息,给你三天假期,好好放松一下。”

我接过文件对着他点了点头,微微笑着说:“谢谢支队长,谢谢王主任,让你们辛苦,操心了,对不起,以后我会加强学习。”

王续英哈哈笑道:“你这次真是侥幸,如果没有支队长保你,你弄不好会被开除。好好看看文件,如果不服,可以向总队上诉。”

我马上翻看文件仔细地看,文件上记我三等功一次,但支队与政治处对我这次行动的评语却极差。

0

第六章:禁闭反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