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第十一章:偷袭警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偷袭警告

小说: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9/7/16 12:15:41

  

我一个虎扑压上他,左手锁住他的喉管咬牙切齿地问:“服了,按规矩来回答我,疯狗子真名叫啥?住在哪里?千万不要说不认识,我知道你的两个亲哥都在哪边,否则你刚回来哪里来钱大兴土木。光棍眼中不揉沙子,我把话把事搁明了,我得到了答案马上走,以后是朋友。”

刘兵轻轻地摆了摆头回答:“服了,依规矩来,我真不认识疯狗子,我只是在山上听铁猴子与老鼠子他俩讲过十狗,十二鹰的事。我上山快九年了,以前那边是没有十狗的名号的,应该是这些年起来的,我没有必要骗你,大家都是山上老家人,你信我。如果你真要找疯狗子去芒兴找老鼠子,他说认识几条狗,或者去东兴找铁猴子也行,他也说过认识几条狗。不过我不能担保真假,我只是听他们自己说过而已,并不是亲眼见过。兄弟,脱离九年了很多人不认识,我说的真话,九年时间江湖变化大不一样。我真的觉得不适应了,所以我没有出门,一直待在家中,这你应该是理解的。”

我点了点头,放开他,一边起来,一边说:“别说九年,我只有五年都觉得脱离了社会,跟不上时代了。希望你没有骗我,按规矩我走了,不打扰你,你好自为之。”

刘兵马上问:“兄弟,你哪里人?现在在哪里混呢?”

我冷冷淡淡地回答:“出来半年了,还没有稳定,好像迷路一样不知道究竟该干嘛?听说这边好混就过来了,没有想到傅有亮却死了,真是晦气。你把衣服上的灰拍拍,免得让人看出来我俩动过手了,道上兄弟,讲五不烂。”

刘兵对着我一边头连点,一边忙伸手拍灰。我打开门就向外走,高志与李志走在我后面。

走过了一段高志才问:“什么情况啊?”

我有点很不放心地说:“他才出来不久,知道的应该不多,他讲芒兴有个绰号叫老鼠子的人认识几条狗,还有东兴有个叫铁猴子的人也认识几条狗。那边有十狗,十二鹰,都是他坐牢以前没有的人物,应该是这几年混起来的。”

说到此,我把同刘兵在里面单挑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他与李杰。

高志忙问:“你认为他的话有几分可信?傅大的死与他有关吗?”

我一摇头说:“他的话很难信,毕竟他在山上待了九年,他所知道的都是江湖上的谣传而已。傅大的死应该同他没有关系,他才出来两个月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与势力,十几个人,好几支冲锋枪。”

高志点了点头,没有吭声了,他在皱起眉毛想。

上了车,李杰就问:“你要不要来试试这车?这车新款,很牛叉的。”

我一摇头回答:“我还不想死,这种公路我没有胆量开,你自已慢慢玩。”李杰嘻嘻一笑就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开车了。

行了两个小时左右,李杰刹住车惊呼:“前面路中间倒了一个人,我下去看看,你们等着。”

说完他伸手抓着车门准备打开下车,高志一把拖着他急急地说:“等等,不对头,人不可能正好倒在路的正中间,这有……”

他的话才到此,只见仆在路中间的人一跃而起,举起冲锋枪对着我们就“啪,啪,啪……”地开火了。

高志一边按下李杰的头,一边大喊:“趴下,趴下,快趴下!”

我看到那人跃起时已经趴下了,子弹打得车“叮咚,叮咚……”地响。玻璃碎了,玻璃碎片对着车里乱飞,乱溅,纷纷落到了我们的身上。还有几颗子弹穿透玻璃与钢皮“嗖!嗖!嗖!……”地钉在了坐椅上。

五十响过去,高志迅速推开门滚下车就一边打滚,一边对着前面“叭,叭!叭……”地开枪。杀手丢下枪似狗一样地向山岗上窜去,我与李志没有听到他的枪声了,才敢打开门滚下车。只见那杀手向山岗奔的速度比狗还快,他似蛇一样左右摇晃着向前冲。

高志的五颗子弹打完了,他狠狠地一跺脚破口大骂:“龟儿子,历害了,这上山的速度超过了兔子,狗都追不上,眼睁睁地看着他跑了。运气好,他只有一个人,又可能只有五十发子弹。你们警戒,我过去看看。”

李杰抽出枪点了点头,高志猫着腰,一边双眼四下扫,一边小心地走过去。他走到杀手仆倒的地方拾起冲锋枪看了看大喊:“没事了,他走了,枪里没有子弹了,应该是安全了。”

喊完他举起枪一边走过来,一边说:“这冲锋枪是我们七十年代的产品,当年支援北越同东東开战,万万没有想到如今却成了毒贩们手中的利器。”

说完走过来了的他把冲锋枪抛向了李杰,李杰接过枪看了看嘻嘻笑道:“打自卫还击时我们的兵是这种枪,北越兵也这是这种枪,当年不知道究竟支援了他们多少枪与粮食?反过他们却挑衅我们,同我们开战。这枪杀伤力大,车已经打坏了,没有办法开了,咋办呢?”

高志围着车看了看说:“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打电话让杜甫年派车来拖我们回去了,杀手怎么知道我们路过这里呢?”

李杰冲口而出地说:“要不是那个香港大佬派的人,要么就是刘兵找的人,只有他俩知道我们会经过这里。”

高志大吼:“他俩没有那么傻,我们刚离开,他们就派杀手在此袭击,绝对不是他俩干的,你用脑壳仔细想。”

吼完他就掏出手机拨号码,片刻,手机通了。杜甫年在电话里问:“高队啥事儿?”

高志一边眨眼睛,一边回答:“我们的车在猪婆岭这里爆胎了,无法再走,麻烦你派辆车过来拖我们回去。”

杜甫年回了一声:“好!”就挂了。

不多久,一班巡逻兵一边匆匆赶过来,一边高声喝问:“什么情况?刚才是你们开枪吗?”

高志回答:“发生了意外,我们遭到了袭击,我们是一支队直属大队,直属中队的。我叫高志,直属中队的中队长。”

十二个巡逻兵走过来围着车看了看,又看了看高志的证件,很客气地问:“要不要帮忙?”

高志回答:“不用,谢谢!”他们就走了。

三个人当即靠着车聊天,突然我看到前面不远的山坡上一簇芭毛丛中有抖动。我慢慢地走向山坡,山坡上全是一人高左右的芭毛,李杰大喊:“你干嘛去呢?”

我扭头对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出声,然后继续朝上走,他俩马上跟来了。越往前,芭毛丛中的抖动越明显,我们三个人屏住呼吸悄悄地靠过去。只见毛丛中一只老鼠正在打洞,它的半节身体己经钻进了洞里,后面半节与尾巴露在外面。光它的尾巴至少就有一尺左右长,小指头粗,它在拼命地刨土,钻洞。他的尾巴在抖动,芭毛丛的抖动就是它的尾巴左右摇晃所引起的。

我取下李杰手中的冲锋枪,举起对着老鼠的屁股上使劲一砸。老鼠只惨叫了一声就不动死了,高志弯下腰拖出老鼠来一看惊呼:“乖乖了,这恐怕有十斤重,这尾巴都可能有两斤,这真是罕见,美味,美味了。”

我嘻嘻笑道:“老鼠不重的,肚子里全是屎尿,最多六七斤,尾巴一斤不会到。”

高志一边抖掂量老鼠,一边问:“不会吧?我感觉挺沉,没有十斤,至少也有八九斤。要不我俩打赌,我说八斤以上,你说几斤,输了的人晚上他负责买单去朝天餐厅加工这老鼠咋样?”

我怕输,怕看走眼,我提起老鼠掂了掂才说:“七斤以下,如果输了,依你就是。”

高志嘻嘻笑道:“好,赌了,一百多而已,隔这么远你咋发现的呢?”

我得意洋洋地一边走,一边哈哈笑道:“我在森林里长大,八岁开始打猎,什么动物都捕获过。我的眼光可以透视,我的枪法可以打空中飞鸟,百发百中……”

我们三个回到车旁边乱侃,乱吹,五点左右,杜甫年与他的一个徒弟开车来了。他看到老鼠高兴万分,返回时他自已开车狂飙。酒店扒了加鼠果然才六斤三两,老鼠的加工费与酒水花了高志一百二,几个人胡吃海塞了一顿。

第二天上午,高志,刘兴亮两个人主持召开中队干部,侦察精英开会,我也参加。高志首先向大家讲了昨天他领着我与李志去猛虎涧的事,大家纷纷表示毒贩太嚣张跋扈,胆大包天,要严惩毒贩。个个发言要彻彻底底地查傅大被害的事情,大家商量了好一阵决定分兵两路。一路由高志领着去芒兴查,一路由刘兴亮领着去东兴查,中队的日常事务暂时由周科长管着。

开完会,吃过中午饭就出发,高志领着我与段荣忠两个人去芒兴。段荣忠是平远人,他没有服役前经常去金三角做点小生意,他对芒兴比较熟悉,也会当地语言。他带路下午六点就到了属于金三角的文市,文市算个小镇,街上面积不大。但人口却乱七八糟,穿各种民族服的人都有,还有不少西洋人。

0

第十一章:偷袭警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