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第二十八章:古道艰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古道艰险

小说: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9/8/2 12:19:39

  第二十八章:古道艰险

杨铁彪马上说:“把他扛走,不能放过他,出了境就是我们说了算,正好他睡成了死猪,不会醒的。”

黄伟光没有立马吭声回答他,黄伟光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一摇头说:“他太重,至少两百斤,扛着怎么走,天快亮了,遇上人我们难脱身。”

杨铁彪又急急地说:“明明知道他是个毒贩子了,依他这种胆大妄为的个性,他敢绑架我们,他就有可能是杀了秦大兴的凶手。这么好的机会不抓他,放过他,以后难抓到他了,最起码他也涉嫌杀了秦大兴,应该抓回去好好审查。”

我一摇头说:“他敢绑人就足以证明他不是杀秦大兴的凶手,相反证明他是想急于知道秦大兴的下落,他想追回自己的钱。他不是傻瓜,他干这件事之前一定深思熟虑过有什么后果,他不会干不打自招的蠢事情。我不建议扛走他,如果要抓他,反正知道了他的住址,很容易的。我建议赶紧走,我们先脱身是最重要的,他应该不是北缅人,你们看他墙上挂的武器,照片,他应该是日本人。”

黄伟光与杨铁彪这时才抬起头向四周看,房间里挂有几把战刀还有矮子的不少照片。

黄伟光看了几眼就说:“走,走,走,不要犹豫考虑了,赶紧走,对他只能以后再说了。”

说完他就带头匆匆走了,杨铁彪紧紧地挨着他一边走,一边说:“这么放过他,太便宜他了,这么好抓他的机会放弃了,实在可惜……”

我没有急着走,我看了看墙上三支老式的旧三八大盖,与几把老式军刀心里又想起了那个洞,独龙原始森林里的那个洞是我的心病,我始终怀疑里面别有洞天……

天刚好蒙蒙亮,我们三个人走到了酒店,酒店老板迎上黄伟光就一脸歉意地说:“抱歉,抱歉,我拦不住他,据说他是一个日本人,他来这里很久了,他养了一帮打手。他为非作歹,他是一个典型的疯子,他经常带着一帮人上山找矿,挖矿,寻宝,他野蛮心狠手黑,他开有赌馆。你们得罪了他侥幸拾回一条命就十分幸运了,我不留你们,你们赶紧走当心他反悔,再来害你们,你们就真麻烦了。”

黄伟光对着老板点了点头,我们三个人回房间背上行李匆匆出门买了水与面包就上路。

走到九点多上了横岭,我们才放慢脚步,一边喝水,一边啃面包。

吃饱喝足了,杨铁彪就破口大骂:“真是窝囊,居然被毒贩子给绑架了,真是晦气。喻文州真是猖獗,无法无天,太嚣张了,劳资要想办法收拾他。这金三角咋就没有人要,没有人治理,管着呢?简直是犯罪者的天堂。”

黄伟光叹了一声气才说:“这里没有人乐意要,谁要了都是累,都是拖,联合国曾经想帮,红十字会也想挽救,可是治不好。土地里就是不长庄家,人民却要填饱肚子,同样的士豆,玉米,红薯等等种子种到这片土地里就只有我们那边的一半大。唯独就长大烟,地里环境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

他们俩一个发牢骚怪话,一个耐心地解释,我乐得听,乐得暗自笑。十一点多了,山道上遇上了不少女人,她们躬着身体似牛马一样往山下在驮土豆,红薯,个个累得气喘喘大汗淋漓。

十二点到了黄风坳,坳坪里几家面馆前聚了不少人,有苦力棒棒,也有马队,还有旅游观光的。面馆的生意十分火爆,家家里面都坐满了客人,不少苦力只能蹲在外面啃馒头。一碗牛肉面十五块,一个快餐二十,山下二块一瓶的睡这里卖四块。

但旅游观光的人与有钱人还是去吃,不大的坪中人头涌动,马便臭气熏天,个个却吃得津津有味。一包泡面加点开水,老板也要收十块,走路累了,饿了,不吃不行,这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过了这里,没有下家。

黄伟光买了三盒快餐,六十块,打开一看,只有几块豆干,几粒花生米,还两块肥肉,我们三个人捧着一边吃,一边走。

杨铁彪吃完将饭盒使劲一扔就骂:“真是心黑,二十块,二两米,真是天价,下面最多三块一盒还有青菜,这老板该去死,该天打雷劈。”

黄伟光嘿嘿笑道:“你不要骂,前边下北缅近五十里没有人烟,后面下云南布寨近四十里没有人烟。这里挑一担大米上来需要一天时间,从最近的山谷里挑一担水上来需近三个小时。从明朝开始这里就有人开店,没有这种店,这条道上会多饿死好些人。你可能没有真正饥饿过,饥饿会让人恐惧,会让人崩溃,很容易死亡……”

黄伟光像个导师一样滔滔不绝地向杨铁彪讲解他自己的认知,杨铁彪对着他头连点。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突然听到山谷中好像有野猪在嚎叫,我匆匆走到路边向谷中望去。

谷中有一个陷阱,陷阱里是有一只小野猪在哀嚎,乱窜。我略微想了想便朝前面的杨铁彪大喊:“杨铁彪,想吃野猪肉不?”

杨铁彪与黄伟光两个人立马回头望着我异口同声地反问:“那里有野猪?你站在沟边干吗呢?小心摔下谷,尸体都找不到,万丈深渊。”

我对着他俩一边招手,一边说:“你俩往山谷中看,有一个陷阱掉进了一只野猪,估计有五六十斤左右。”

他俩马上走到沟边向下看着说:“是有头野猪,可是没有办法下去,这悬崖峭壁的,摔下去会粉身碎骨,必死无疑。”

我嘻嘻笑道:“既然有人在下面挖陷阱,而且又有野猪掉了进去,这附近就肯定有下去的小道。如果你俩想吃野猪肉,喜欢吃野味就仔细找,这只猪虽小但肥,肉很鲜,很嫩。”

杨铁彪与黄伟光马上一边在芭毛丛中仔细地找,一边说:“找,找,找,我还没有吃过野猪肉,还没有打过猎,这回可以亲手打只野猪真是太好了。”

黄伟光嘿嘿笑道:“你们东北不是还有熊与东北虎吗?你咋没有打过猎呢?你是懒猪……”

他们俩一边说,一边找,很快找到了一条野兽下去的道,三个人小心地走下去,一边欣赏陷阱的野猪,一边开心地笑。

片刻,他们俩从山沟中搬来石头就往野猪身上砸,野猪一边嚎叫,一边乱窜。我则仔细地观察,原来这条山沟两边土地十分肥沃,长满葛根,野猪是顺着山沟在刨食葛根时不小心掉入了陷阱。他们没有经验,砸了近十分钟才将野猪砸得千疮百孔浑身稀烂而死。

杨铁彪扛着野猪开开心心地一边走,一边问:“你咋听到了有野猪叫的,我与教导员走在前面还没有听到叫声。”

我得意洋洋地哈哈笑道:“我有顺风耳,自然听得到,我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周围一切了如指掌。”

我们仨个人正开心地聊着,迎面走来了一支马队,马队有八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头戴绿色宽边长形太阳帽的家伙,这家伙黑不溜秋的,皮肤上好像抹了一层油。他大约有三十好几四十又不到的年龄,个子一米八左右,留着汉奸头,长一双鹰眼,高鼻,身体非常结实,他精神抖擞地走在前面。他没有牵马,他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背着一个老板袋,他是老板。他后面是七个人,七匹马,后面的七个人也是油黑油黑的,他们是典型的北越马帮。

领头的家伙似乎看上了杨铁彪扛着的野猪,他停下脚步对着杨铁彪昂头问了一句叽里呱啦的话。杨铁彪听不懂没有理他,黄伟光倒是听懂了,对着他一摇头说:“野猪不卖,我们自己要吃。”

这家伙马上改用汉语说:“我可以出个高价,市场上二十多一斤,我给三十一斤咋样?”

黄伟光依然摇头说:“不行,我们不是猎人,我们也是收购来的,我们自己要吃,四十也不成。”

这家伙突然脸一变大吼:“哈!原来你们是一伙走私动物的贩子,站住,乖乖地跟着我去边检站,否则你们有好果子吃。”

杨铁彪这时回头大吼:“龟儿子,你说啥子?不把野猪卖给你,你就要带我们去边检站,好,好,好,去那边边检站呢?”

领头汉子马上回答:“当然是去北缅边检站了,走,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们走。”

杨铁彪嘿嘿笑道:“去北缅边检站干吗呢?北缅又没有规定不许打猎,相反还鼓励打猎的,去哪里没有用,还是去南边边检站好些。南边规定不许打猎,你带着我们去,你可以得到举报的奖励。”

领头的家伙一摇头说:“不去南边,北缅虽然没有规定不许打猎,但有规定不许走私动物谋取暴利。我是缉私队的,也是动物协会的,少废话,乖乖地跟着我走。”

杨铁彪一昂头回答:“劳资偏偏不去北缅,劳资偏要去南边,劳资是南边缉私队的,你们才是真正的走私。”

说完他一边得意洋洋地嘿嘿直笑,一边对着领头的人双眼连眨。

0

第二十八章:古道艰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