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悬疑>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第二十九章:贪婪成性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贪婪成性

小说:刑侦密案:血染金三角 作者:雪山上带头的狼 更新时间:2019/8/3 13:16:43

  

领头的家伙略微愣了愣双眼凶光直闪地大喝:“你这就是故意同我做对,故意同我抬杠了,你清醒一点我们有八个人,你们才三个人。如果你们不明智在这荒山野岭中很会发生意外,到时候你们后悔也来不及,所以你们还是乖乖地跟着我们走为好。”

杨铁彪哈哈笑道:“难道就因为一头小野猪,你孙子就会丧心病狂杀人不成?”

领头人嘿嘿笑道:“我不会诚心杀人,但万一失手了没有办法,这条道上每年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无法统计。年轻人放聪明一些,老老实实地跟着我走,不要我动手。”

杨铁彪这下假装略微想了想说:“这样,你不要带我们去边检站了,你给一百五十块钱我,我把野猪给你好了。”

领头人哈哈一笑,一摇头说:“不行了,为时已晚,开始我要买你们不乐意,我给你们的机会已经错过了。现在我不要了,你白送给我都不行了,我一定要带你们去边检站。你们就是生得贱,好意同你们卖,谈生意,你们不懂把握。如今后悔已经迟了,这就是在道上混的教训,这次教训对你们以后有利。以后你们再遇上我就会乖了,就会听我的话,对我客气了。依我的经验对你们就是要整,要治,你们才会害怕,才会乖。少废话,不要浪费劳资的时间,劳资是做大卖买的,劳资的时间就是金钱,走,劳资是这条道上的老大,任何人都必须听劳资的。”

说完他一边嘿嘿嘿地坏笑,一边就伸手抓向杨铁彪。

杨铁彪闪身一躲,他的手抓空了,他顿时一变脸大吼:“咋了?还不服,还要我真动手教训你吗?”

杨铁彪不回答他,只对着他咧着嘴嘻嘻嘻地傻笑,他略微一愣,扬起右拳就打向杨铁彪的额头。

杨铁彪抓着野猪使劲地摆向他,他的拳头打到了野猪身上。杨铁彪跟着又抬起左脚踢向他,他一闪躲过,就挥动双拳对着杨铁彪一边狂攻,猛击,一边大吼:“看不出来,原来是个会家子,难怪不听话,好,好,劳资打趴你了,收你当个小弟,以后跟着劳资吃香的,喝辣的。”

随着他的话落,他的双拳越挥越快,虎虎生风地攻向了杨铁彪。杨铁彪挡了十多招就手忙脚乱地赶紧扔下野猪展开拳脚与他正经八百地对练起来。他俩身高,体重都差不了多少,出拳的速度也在伯仲之间。两个人又打了十招,领头的家伙还没有占到上风,他马上对着他的人大吼大叫。

顿时他手下的七个人放下马掏出来身上的柴刀,个个嗷嗷怪叫着围向我们。

黄伟光马上大喊:“小心,小心,这帮北越人居然要除掉我们,大家拼了,不要……”

他的话才到此,三个家伙己挥起寒光直闪的刀对着他劈头盖脸地狂砍了。他马上一边闪,一边抽出武装带迎战,我却马上一边退,一边双眼四下扫。三个家伙一边挥刀追向我,一边哈哈哈地大笑。

退过二十多步,我终于到了那节树枝边,我纵身跃上去折下那节树枝迎上三个家伙狂扫乱棒。这三个家伙挥刀狂砍,猛劈,树叉被他们的霍霍刀光砍得纷纷往下掉。这样更好,更方便我使用,而且树枝被砍得好像成了狼牙棒,对我更有力。我将树枝一会儿当棒扫,一会儿又当枪耍,不停地变换着招。

不多久,三个没有招式,只会乱挥刀的家伙就被抽打得伤痕累累。他们胆怯了,开始一边退,一边嗷嗷怪叫着慌乱地用刀拦挡我的棒。我心里高兴不己,更加使劲地挥棒对着他们狂扫,狠砸。

二个家伙的头被我打开了,鲜血直流,他俩捧着头转身拨腿就逃,另外一家伙更是吓慌了,他居然吓得扔下刀跑了。我更加高兴地冲向黄伟光帮着他去打,我的棒比黄伟光的武装带威力大多了。几棒狠狠地砸下去,一个家伙就被我打伤了左胳膊,另一个被我棒伤了腰。

这两个家伙中招后倒在地上一边打滚,一边放声似杀猪般地惨叫连天。另外三个这下慌乱了,我才举起棒对着一个家伙,这家伙一招不接,当即吓得扔下刀双手捧着头就没命地逃了。

只剩下为头的家伙与另外一个矮子了,我冲到杨铁彪身边举起棒对着为头的家伙腰中横扫。他挥刀拦了两次,也准备逃,他刚转身我一棒狠狠地砸到了他的右肩上。他的肩向下猛地一垂,惨叫了一声:“啊!”他还没有倒,我又一捧扫向他的脚,他中招了。

他倒在地上捧着左脚一边打滚,一边放声嚎叫,矮子这时也被黄伟光打倒在地上。

黄伟光对着矮子一边狂踩,乱踢,一边破口大骂:“龟儿子居然想要劳资的命,把劳资扎伤了,劳资这下要你付出代价,劳资不要你的命,也要废了你……”

我看着他一连踩了矮子好几脚,担心他一时冲动将矮子踩死了,没有必要,便走向他,伸手拉着他说:“虽然是这家伙扎伤了你,但罪魁祸首并不是他,他只是个苦力而已。坏透顶的是那个领头的人,你应该去治那个领头人才对,那家伙才真该死,放过这人好了,弄死,弄废他意义都不大。”

杨铁彪马上说:“对,对,对,这件事全是这个领头的人挑起的,他贪我们的野猪。我的背上也划伤了,把账全算这龟儿子身上,劳资也要将他划几刀,劳资要以其人道反治其人。”

说完这几句话的杨铁彪就弯下腰真拿起一把柴刀往领头人的背上划去。

领头人当即吓得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求求你不要划我,不要伤我,一切好商量,我是经常跑这条道的,大家不打不相识,以后成朋友,互相关照咋样?”

杨铁彪死死地按着他,一边往他背上划,一边说:“可以,以后成朋友互相关照,但今日必须要你血债血偿,你们俩伤了几处地方?告诉我,我一齐划他身上。”

黄伟光大吼:“我左胳膊上扎了一刀,你给他扎两刀,加一倍偿还他就成了,我也不要他多赔。”

杨铁彪嘻嘻笑道:“好,好,好,就两刀成了。”说完他举刀划向领头人的胳膊,领头人大喊:“不要划,不要划,我求求你们,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血出多了会死人的。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赔钱给你们,我有钱给你们付药费……”

他使劲地喊,杨铁彪不理他,只用刀慢慢地在他胳膊上划,他扯开嗓子放声地嚎叫。

杨铁彪又在他身上划了两刀就朝着我一努嘴问:“兄弟,你伤了几处呢?我一并在他身上讨回来。”

我一边嘻嘻地笑,一边走过去说:“我伤了好几处,不过我不要他还,我要他赔钱好了,我正缺钱,而他正好有钱。”

说到此,我走过去抬起脚踢了踢领头人的头嬉皮笑脸地问:“我挨了你们七八脚,十几拳,你乐意赔多少钱?如果你出的价我不满意,我就一齐算你头上,马上踩你。”

领头人马上说:“赔你两千行不?”

我一摇头回答:“不行太少了,至少五千,少一分我踩你一脚,一直踩到你嘴里吐屎,拉尿,踩扁你为止。”

领头人怕了忙说:“别,别,别,我马上给钱你,求求你不要踩,不要踩。”

我点了点头,他马上颤颤抖抖地打开包,拿出一叠钱来数。他还真是有点钱,包里至少有好几万,我脑壳连转收了他的五千就问:“铁哥,你们伤了,需要住院治疗,需要医疗费与营养费,你们不找他赔偿吗?”

杨铁彪抬起头望着了黄伟光,黄伟光不吭声,只点了点头。

杨铁彪当即大吼:“我俩受伤出了不少血,需要住院,你赔我俩一万医疗费与输血费,快点。”

领头人忙说:“你已经在我身上划了好几刀,已经抵过,扯清楚了的,他是没有动手打我,所以我心甘情愿赔钱给他。”

杨铁彪大吼:“你们扎在我们身上的伤口深一些,血流多了些,你不赔钱可以,我重新把你的伤口划长点,割深点,让你多出血,让你多痛苦些,让你流血而死,你龟儿子死了,这条道上安静些,世上少了一个恶人。”

说完他抓起刀又准备割,

领头人吓慌了,马上一边取钱,一边说:“好,好,好,我给钱你,求求你别割,别划了,我真是受不了。”

说完他急急地取了钱给杨铁彪,杨铁彪抓着一叠钱对着他脸上与嘴上一边狠狠地抽,一边骂:“你这家伙才是真正生得贱,贪婪成性,心狠手毒,为了一头小野猪居然就想要我们三个人的命,你真该死。你龟儿子不是人生的,畜牲不如,大爷我今天好好给你教训,让你长点记性……

杨铁彪狂抽,大骂,领头人拼命地惨叫,不久,领头人的嘴与脸就肿了,出血了。

0

第二十九章:贪婪成性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