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25章 信陵无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5章 信陵无忌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7/29 13:43:19

  陈政看着眼前这把传说中的神器,也是目瞪口呆。吕不韦也太大方了吧?!我现在能反悔不?能收回来不?唉!说不出口啊!

苏代看着陈政笑了笑:“想不到吕老弟与信陵君还有此等深情厚谊。既然信陵君把你们的信物都拿来了,看来不去大梁是不行了。”

陈政心想,既然如此,那我就去见识见识这位战国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见了他,战国的四大天王就只剩下两个没有谋面了。司马迁老师好像说过,信陵君喜欢结交民间隐士,一点儿架子也没有的一个魏国好男人,比那个浮夸的平原君强多了。

“看来吕公子是答应去大梁了。太好了!我这便骑快马回大梁通报消息。”那门客将鱼肠剑小心翼翼地收了回去,招呼另一人道:“那就劳烦你在前面引路,带吕公子一行赴大梁吧。”说完,急匆匆出门而去了。

陈政一行人在驿馆稍作停顿,出门一看,信陵君派来的马车就是气派非凡,前面两匹马并排而立,车上的各个零件儿都是青铜镀金、熠熠生辉。陈政和苏代、荆锤上了马车,只见车厢里也是精致异常,一股淡淡的清香飘荡在车厢内。

那个留下来的门客在前面马车上领路,李牧骑着马跟在陈政的马车旁,一行人直奔大梁而去。

“吕老弟,你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信陵君呢?”

“哦,此事说来话长,不说也罢!那个,待会儿到了大梁,先给荆锤买身新衣服换上。”陈政见苏代又要刨根问底儿,赶忙岔开话题。

苏代心想,好你小子,还跟我掖着藏着,待会儿我自己问信陵君。

“不知苏哥与信陵君熟识否?”

“哦,几年前行走魏国之时,与信陵君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那苏哥对信陵君的印象如何呢?”

“要说印象嘛,只是觉得信陵君这个人有点儿过于忠厚,不适合当国君,当个贵公子确是很合适。”

“你这个苏哥,说话就是左右逢源、进退自如,有点儿就是有点儿,过于就是过于,啥叫有点儿过于,你们纵横家都是这么说话的吗?”

“呵呵!职业习惯,职业习惯。需知言多必失,所以才要打下些埋伏,不想被吕老弟识破了。老弟,哥哥问你一句,你可否如实回答?”

“苏哥有啥问题,尽管问。”

“那日当着赵王的面,你所说的赵国亡国还早,秦昭襄王的孙子也灭不了是怎么回事?”

“嗨!我那天不是说了嘛,我的意思是说,秦国灭不了赵国,秦国自己就早想亡了。”

“不对!老弟能瞒得过赵王和平原君,却瞒不过我,你明明说的是秦昭襄王。只是在我的记忆中,秦国历史上并没有什么秦昭襄王啊!奇怪!吕老弟最近以来好像变了一个人,常常说些让人匪夷所思之语,不知是何缘故?”

你个老狐狸,还让你抓住话把儿了。这要是几年后秦王嬴稷一死,谥号一公布天下,我不就露馅儿了!打死也不能承认。

“哈哈!苏哥真是多疑,我就开了句玩笑,说了个秦早想亡,就让你产生这么多联想,有意思!不如将来有机会,我吕不韦想办法逗一逗秦国,等到嬴稷那个老家伙死了,就给他弄个秦昭襄王的谥号,岂不妙哉!”

“哈哈哈哈!老弟果然幽默风趣,真要是那样的话,还不把秦国的列祖列宗气得从土里爬出来,你就不怕他们找你算账?哈哈哈哈!”

你苏代就在这儿笑吧,别尼玛笑死到马车里就行!小爷我可是《生化危机》、《求生之路》全通关,《行尸走肉》的小粉丝,你以为宅男是干嘛滴,闲着没事儿就跟僵尸玩儿的熟。就秦国那些个奋六世之余烈,也就相当于六个小BOOS,一通散弹枪,挨个拉出来爆头!

“苏哥,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能问不?”

“哈哈!啥问题,问吧问吧。”

“你说你行走七国这么多年,你究竟算那头儿的呢?一会儿帮燕国,一会儿帮赵国,听说当初你还为齐国出使过秦国,半道儿遇见了秦国丞相甘茂,你还给人家挖了个坑儿,幸亏甘丞相聪明,否则就要被嬴稷终身监禁了。”

“哎呀!这些事儿你也知道?老弟,你究竟是不是做生意的?难道你是哪国的密探?”

“我就是个贩贱卖贵,只不过平时喜欢看看新闻,关心关心国家大事儿,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嘛!再说了,苏哥的名气那么大,出场费那么高,你的事迹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呢!”

“这倒也是!当年甘茂助秦武王攻占宜阳,使周都洛邑失去了屏障。哪知秦武王直奔周王室太庙观看九鼎,结果举鼎绝膑而死。嬴稷继位后,重用跟他一起长大的向寿和旧臣公孙衍,甘茂受到排挤,甚至于秦武王之死的责任也要算到他的头上,所以他借出兵魏国的机会逃往齐国。我和他也就是在那时相遇的。”

“那你当时为什么劝秦王嬴稷用高官厚禄把甘茂骗回秦国,然后让秦国把他监禁起来?”

苏代一听,你吕不韦还敢冒充做生意的,这些陈年旧事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

“哈哈哈哈!吕老弟误会了。当年甘茂走投无路前去齐国,他遇见我时给我讲了个故事,意思是让我帮他在齐国找到安身立命之地啊!”

“哦~?什么故事?”

“那甘茂讲到,江上的女子在一起做女红,其中有一个家贫无烛的女子,其她女子商量着把这个买不起蜡烛的女子赶走。那个女子便说,我虽然没有蜡烛,但是我可以给你们打扫屋子、铺铺席子,你们何必吝惜那点儿烛光,一定要把我赶走呢?我对你们还是有用的啊!”

“听起来甘茂是把自己比喻成那个家贫无烛的女子了。”

“吕老弟果然聪明。为了让甘茂被齐王重用,我只得对秦王说,甘茂可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即使不被秦国所用,也不能让他为别国出力,你何不用高官厚禄将甘茂骗回来,然后监禁他呢?回到齐国后,我又对齐王说,秦国想要召回甘茂委以重任,你如果不拿出诚意来,这个当世大才就要回秦国效力了。所以,齐王才拜甘茂为上卿。”

“佩服,佩服!果然有纵横家的风范。原来苏哥是一片好意,我倒是误会了。”

荆锤在车厢里听得似懂非懂,隐约也是明白了一些,心想,我还是适合在车厢外边儿吹吹风去,你们车厢里边儿的世界我不懂,我也不想懂,套路太深我有点儿晕!我宁可在自由的世界里费尽体力的奔跑,也不想绞尽脑汁的活在迷宫一样的世界里,因为在你们的快跑游戏里,不但有怪兽,还有陷阱,而且还得忽左忽右、连蹦带跳的躲闪,你们在里面是享受,我是活受罪!

咦?咋马车减速了?

陈政探头向外张望,前面干啥呢?赶集呐?咋那么多人?

苏代也凑到前面,我去!好家伙,足有百十号人正在列队迎接,前面站着的不就是信陵君嘛!知道我苏代来了,也不用这么隆重吧?

前面的那个门客走了过来,向陈政的马车拱手施礼道:“信陵君出大梁城五里,特来迎接吕不韦吕公子。请公子下车吧!”

陈政心里一阵紧张,哪个是信陵君?待会儿握手的时候别弄错人了。哦,不对,战国人见面不握手,也不拥抱贴脸,更不亲手背,人家都是举着两只手鞠躬就行了。这就好办了,反正前面那么多人,我就一下子都鞠了,反正那个信陵君就在里面。机关枪一扫,准能扫死他!

没想到刚一下马车,就有一个看着比自己略小几岁的人大步走了过来。

“吕大哥,你可让无忌想苦了!”

哎呦我去!张无忌还是长孙无忌?哦,对了,这是在战国!起个名字叫无忌,就能无所顾忌了吗?你魏无忌改名魏不羁岂不更牛!

“哥哥请随我来,到我的马车上同行!”不等陈政反应过来,魏无忌拉住陈政的手往人群处走去。一百多人分列道旁,纷纷向陈政拱手施礼,一个个笑容可掬、喜笑颜开。

诶?你咋不给我鸣礼炮一百零八响呢?咋没有过来献花的小朋友呢?演奏一个魏国国歌,再检阅一下魏国的仪仗队,岂不更牌气!

魏无忌拉着陈政上了自己的马车,竟不入车厢,并排站在外面向大梁城北门缓缓行进,一百多个群众演员紧随其后,浩浩荡荡,犹如一支送亲的队伍。

苏代和荆锤大眼儿瞪小眼儿,得!既然没人理咱,那就继续坐在车里跟着走吧。

李牧为了保护陈政的安全,打马追上魏无忌的马车,随时注意着陈政的一举一动。

魏国果然有大国的气质,单看这大梁城的城墙和城门,就可以用高大威猛、铜墙铁壁来形容。

魏无忌的马车带着百十号人进了城门,沿途的百姓炸了锅一般,这是啥情况,站在信陵君旁边那个帅哥是谁?看着这么年轻,有对象了没?成亲了没?人群中的魏国美女们频频向陈政抛来媚眼儿,陈政看得眼花缭乱,唉!我能向人群洒个名片儿不?能让我和美女们扫个码不?这一晃而过的,连个电话号码也没机会留。早知道这样,就该弄个二维码贴到胸前,魏国的美女们,你们扫死我吧,尽管加我吧!

“吕大哥你看,大梁的百姓多么欢迎你!就今天这场面儿,兄弟我够意思不?!”

“咱俩在马车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路上看咱俩呀!无忌老弟这么兴师动众,你我兄弟,不必如此。”

“这些与吕大哥赠剑的情谊比起来,可是不能比之万一呀!待会儿到了我府上,咱们兄弟俩再好好畅聊一番。”

走进宽阔巍峨的信陵君府,陈政坐在足有三百平米的大厅内,看着旁边主座上的信陵君魏无忌,望着下首处分列而坐的一百多个门客,恍恍惚有一种似梦似幻的感觉。

苏代和李牧坐在最靠近主座的位置,荆锤刚才已被陈政打发去大梁城里买新衣服去了。

“各位,安静!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经常提起的吕不韦吕大哥。吕大哥在魏国,就如同我在魏国一样,你们平时怎么对我的,就要怎么对待吕大哥。”

魏无忌说完,探着身子问陈政:“与大哥同行这二位是?”

陈政低声耳语了一番,魏无忌又端正了坐姿,指着苏代和李牧介绍道:“这位便是苏秦的弟弟,纵横家苏代先生。这位乃是赵人李牧。吕大哥,我看,你就先说几句吧!”

陈政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又让我即兴演讲,连个稿子也不给准备。

“呃,今日我和苏代先生、李牧兄弟来到大梁,乃是远赴韩国途经此地,不成想无忌老弟竟然如此盛情,还劳烦诸位城外相迎,吕某万分感激。”陈政说着便站了起来,向众门客拱手施礼了一番。

“苏代有一事不明,还想请问信陵君。”

“哦,苏先生有何指教?”

“不知信陵君与这位吕老弟是如何认识的呢?”

“哦,当年魏国遭遇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恰逢吕大哥客居大梁,出重金从赵国、齐国、楚国购买粮食送与魏国,这才解了魏国危急。从此,我与吕大哥结为兄弟、情同手足。”

魏无忌回答完苏代的问题,扭头看着陈政:“吕大哥,你可知今日台下所坐诸位,都是何人?”

“何人?不都是信陵君的门客吗?”

“哈哈!确是无忌的门客。不过,我的门客有数千人之多,今日来的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啊!”

“哦?那他们是什么人?”

“这些都是我门下饱读诗书、能言善辩之人,他们都立志成为苏秦、张仪,以纵横列国为理想,希冀有朝一日在列国封侯拜相啊!”

陈政一阵疑惑不解,这个信陵君弄来一百多个辣条儿是啥情况?

“吕大哥可能有所不知,你在秦赵长平之战后,先是在咸阳打动了范睢,使白起撤兵于邯郸城下,又于赵王面前力主抗秦,三言两语就击败了赵郝和楼缓,弄得楼缓这位纵横秦国数十年的老匹夫当场昏厥。吕大哥的诸多事迹,如今可是传颂于三晋。我这些门客仰慕大哥盛名,故而再三嘱托,待大哥途经魏国之时,一定要来一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领略一下大哥的风采啊!”

听完魏无忌这番话,陈政恨不得变成铁臂阿童木飞回二十一世纪,还以为被信陵君领来,就是好酒好菜好招待,晚上在大梁再弄个魏国美女一大群,啤酒果盘儿KTV呐!你们还真把我当成吕不韦了?眼前这不就是场鸿门宴嘛!

0

第25章 信陵无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