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26章 大梁论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26章 大梁论战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7/29 13:43:19

魏国第一届大专辩论赛即将启幕,辩论的A方是两千多年后穿越过来的小学老师陈政,B方是魏国信陵君门下的一百多个门客。这次比赛的主裁判是信陵君魏无忌,特邀苏秦之弟苏代这位资深辩论家作为嘉宾,现场公证员由赵国的李牧担任,另一位公证员由于不可抗力、不可预知的原因,这会儿到大梁的商场里买衣服去了。

眼看着战场的硝烟已经弥漫开来,可是乐坏了苏代,嘿嘿,让你吕不韦再狂,淹死在唾沫星子里吧亲!就你一个贱买贵卖的小年轻儿,在以一当百面前,让你就地死得其所!

这时的陈政比第一次站上讲台还紧张,从前讲台下坐着的就是几十个可爱的小花朵,自己作为老师,那可是有绝对的权威,谁敢质疑老师的学术水准,可以用罚站、罚抄课本、叫家长以及免去班级内所有头衔儿进行约束,班里的小童鞋们没头衔儿的想混个头衔儿,有头衔儿的还想从学习小组长、课代表、副班长、常务副班长、班长一路升上去,哪敢跟老师造次。

可眼下呢?一百多个战国大神齐刷刷瞪着自己,刚才在城外还笑容可掬,现在却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想借此机会一战成名,在魏国大展宏图呐!若是论起国学造诣,战国这个大争之世可是人才辈出,他们又是诸子百家,又是百家争鸣的,自己这点儿道行应付不来呀!能假装上厕所跑不?或者,信陵君你拿个PAD,让我看着照片儿选几个面嫩的呗!再不然,在我面前安装个小屏幕,我都给他划拉到观察区去。

观众朋友们,比赛正式开始!

突然,一名B方选手还没等播放第一条VCR就爆了灯。请听题:“吕公子,早就听闻你是七国不可多得的商界奇才。敢问公子,当今之世乃我百家学子之天下,商贾之流既不能成就霸业,亦不能出将入相,无非是一身铜臭味儿而已。不知公子对此有何见解?”

哎呀?这就开始了?你一个戴墨镜儿的老瞎子架着把古琴,一拨琴弦儿就一把大斧头砍过来,目标直指我的七寸,狠毒啊!

陈政看着人群中走出的这位酸儒,打理了一下思绪,挥一挥衣袖,飞出了无数把利剑。

“呵呵!所谓士农工商,商贾之人自古以来纵然富可敌国,也是为人所不齿,实乃大谬也。老子曰:至治之极,邻国相望,鸡狗之声相闻,民各甘其食,美其服,安其俗,乐其业,至老死不相往来。周书曰: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人生在世,离开那些夸夸其谈之辈还可以好好生活,若是没有了商贾之人,恐怕要光着身子饿死了吧!古人云: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礼生於有而废於无。故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适其力。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故曰: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夫千乘之王,万家之侯,百室之君,尚犹患贫,而况匹夫编户之民乎!故,千金之家比一都之君,巨万者乃与王者同乐。天下四方的物产丰饶,北有牦牛,西有畜牧,东有渔盐,南有木材。如果北方需要木材,南方需要皮毛,该如何呢?所以,天下财货流通,不是依靠政令,而是世人各凭其能、各竭其力、各展其才、各满其欲、各经其业、各从其事,就像水往低处流那样自然循环、永不休止,货贱能贵卖,物贵能贱买,这才是商道的真义。贬低商贾之人,妄言什么霸业,什么将相,没有兵器粮草,没有百业繁荣,我想问问,霸业何来?将相何来?”

那门客被陈政的剑气逼得倒退了几步,琴弦也断了好几根儿。呀呵?我就不信你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敢问吕公子,方才所说的古人云,是哪位古人?我虽不才,也是遍览古籍史册,怎么没听说哪位古人有‘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人富而仁义附焉’等言呢?”

我顶你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方才背诵的是《货殖列传》节选,古人云就是司马迁老师说。我能告诉你实话吗?今天我把司马迁老师搬出来,然后添枝加叶一番,还不秒杀了你!

“至于这个古人云嘛,自然是上古典籍所载。家传之学,恕不奉告!”

“哈哈哈哈!”魏无忌在旁边大笑起来:“吕大哥来之前,我是怎么跟你们说的?能够说服范睢、说瘫楼缓,岂是你们以为的等闲之人。”

下面请B方第二名选手上场!

人群中又走出一位,一副自鸣得意的神情。

“吕公子,既然你对商道有如此高论,以贱买贵卖为荣,那么你作为一个卫国人,最近怎么听闻你周旋于秦赵两国之间,忙得可是不亦乐乎。公子把士子所做的事都做了,又在此大谈经商之道,难道是觉得商贾身份卑微,要转行不成吗?”

哎呀?以我之矛、攻我之盾,厉害!

陈政思索了一下,灵感瞬间爆发,听着:“破秦合纵未成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七分,六国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赵国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以一国为屏障,欲护佑于他国也。诚宜合纵抗秦,各光先王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至求亡之路也。函谷之东,俱为一体,赵当其冲,不宜异同。若有自闭门户及为孤陋者,应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天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秦国可乘也。拒强秦,破连横,此六国所以存续也。媚强秦,破合纵,此六国所以倾颓也。我本商贾,经营于卫国,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赵国不以我卑鄙,委以大事,托付我于存亡之时,咨我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赵国以驱驰。前于长平,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赵国陷则六国亡矣。试问,若赵国屏障为秦所破,东方诸国何以自保?若六国为秦所灭,商贾之人何以立身?虎狼之师荼毒天下,万千黎民何以为生?不韦不才,仅以商贾之身周旋于秦赵之间,所求唯救赵以保六国也。敢问,诸位饱学鸿儒,可有为存六国而出力者乎?”

哎呀嘛!感谢诸葛亮江湖救急,感谢当年因背不下来《出师表》让我打扫了一个星期厕所卫生的语文老师,现在总算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了。

B方的第二名选手直接被陈政临场发挥版的《出师表》震得浑身筋脉尽断,躺在地上狂喷鲜血不止。

李牧一看,这厮的血压肯定过低了!

分坐两旁的其他门客耳闻目睹吕不韦的功力如此深厚,一时都哑口无言、默不作声了。刚才那两位可是平时最能叽叽喳喳的,一个号称苏秦再世,一个号称张仪第二,这回可好,当着信陵君的面被加特林打成了筛子,自己这打火机组装的国产突突突,就别到无名高地上找炮轰了!

魏无忌见自己平时供吃供喝的一百多个文化人儿都低了头,表情甚是尴尬。

此时的苏代,恍惚中进入了梦境一般,在一片白雾缭绕的梦里,自己走到了一个神坛前,两旁坐着十八个罗汉,吕不韦盘腿坐在正中间,头上烫得全是卷儿,上面还有一个给头发定型的加热器。梦中,自己被吕不韦封了个斗战败舌,自己跪下求吕不韦收自己为徒,结果被一百多只小鸭子抬到鸭舌山,挂起了齐天大败的旗子。

“诶?什么情况?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魏无忌实在是不想问这句话,但又不得不问。

停了半天,依然是鸦雀无声。

正在众门客灰头土脸之时,从靠近门口的角落里站起一位少年,陈政一看此人,也就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长得一副文弱秀气的模样。呀呵?这么多白发须髯的老鹰都剪掉翅膀装笨鸡儿了,咋冒出来一个初生牛犊不怕我呢?

B方现在上场了一名替补队员,不好意思的是,主持人手里的名单上好像没有此人,难道这个人是学校打扫卫生的?或许,此人能跃上讲台,把教授们都头疼的数学题麻利儿的解开呢?!

魏无忌也甚是好奇,自己怎么不记得门客里有这个人呢?唉!门客真是太多了,难免会有混吃混喝的,看来还得严把入口、加强管理。

只见这个少年缓步来到台阶前,直瞪瞪看着陈政:“敢,敢问先,先生,如,如今有,有强秦觊,觊觎六国,六,六国当以,以何国,国策应,应对?昔秦有商,商鞅,韩有,有申不害,俱以法,法术以强,强国,然儒道墨等,等家,虽行,行仁义,倡,倡无为,法,先王,终不,不能强国以抗,抗秦。何,何也?”

魏无忌一听,咋这人年纪轻轻说话这么费劲呢?这还不让吕大哥笑话我魏国无人了嘛!

陈政和苏代听到此人的提问,心中都是一惊。别看这个问题的题干不长,但这可是含金量极高、难度极大的论述题,也是战国时代各国都在苦苦摸索、艰难探索的存亡之道。

司马迁和诸葛亮都已经坐着泰坦尼克号回东汉、西汉了,留下陈政只能在这儿流汗、擦汗了!

苏代倒是幸灾乐祸起来,哈哈,虽然刚才碎了两个鸡蛋,可是这会儿却冷不丁开出一台挖掘机。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有个小伙儿来帮忙!

陈政反复回味着这道题,脑子里一片混乱,原以为今天凭借《史记》和《出师表》要完胜了,斜地里出来个病书生,不用几个老村姑抬轿子,张嘴就飞出一把轩辕剑来。按照今天的游戏规则,能不能求助现场观众?能不能打电话求助亲朋好友?

一百多个门客刚才还都为陈政亮着灯,这会儿纷纷把灯灭了,只有这个口吃少年的灯还亮着。难道?我们俩要一起去马尔代夫?

“男嘉宾,哦不对,吕大哥,别发愣了,现在只有一个人愿意跟你走。回答问题,你们就去马尔代夫,不回答问题,表示感谢自己离开。OK?”

哎呀?我最讨厌别人激我!今天,我就爆发一次小宇宙让你们看看,刚才给我灭灯的,待会儿直接让你们全部爆炸而死!

“这位小兄弟的问题果然非同凡响,依我看来,治国之道当兼容并蓄、博采众长,不可拘泥一家之言。老子的理想之国乃是小国寡民,孔夫子希望看到的是仁义遍天下。就说墨家的法先王,圣贤之道固然是经典可循,但若照本宣科、死守教条,则国家何以发展,何不取其兼爱一说。道家讲究的无为而治,并非无所作为,乃是与民休养生息,遵循自然法则。儒家的仁义之论,乃是乱世求治之道,为的是君臣父子纲常有序。法家之学,施行严刑峻法,百姓无不谨小慎微,商鞅、申不害之变法,表面上国家整肃、群臣惶恐,实乃竭泽而渔,得近利而藏远祸也。今秦国虽强,却是独尊法家,仅靠一个《大秦律》勉强支撑,实乃外强中干也,将来即使一统天下,也必将土崩瓦解。六国如想求存,还要同心协力,共保合纵大计,免得虎狼之师涂炭生灵啊!”

“先,先生,国家如,如何可,可治呢?”

“国家之治,应于百家之中各取其长,则为杂家。杂家不杂,犹如树木,其根在道,其干在儒,其枝叶在诸子百家,若木朽虫生,则施行商鞅之法以强壮躯干、申不害之术以治下查奸。”

“先,先生如,如何看,看待当今之,之世呢?”

“当今正是周室衰微、诸侯争雄之时,谁都想问鼎天下、唯我独尊。古人云: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将来天下一统乃是大势所趋,我等诸人,只是河里的一粒沙子而已。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我们也只有期待一个胸怀天下苍生的人出世了!”

“天下大,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必分,此话可,可谓经,经典。不,不知是,哪位古,古人所说?”

“家传古书,我也是略读一二而已。”

“哈哈哈哈!”魏无忌大笑起来,不管怎么说,今天的节目促成了一对儿,也算没有让投资方、制片人、导演以及声光电的师傅们白忙活。

“这位公子如此面生,不知如何称呼?”

“在,在下韩,韩非,游,游学至,至大梁,冒,冒昧跟了进,进来,还请信,信陵君恕,恕罪。”

啊?闹了半天你小子是没买门票,跟着旅行团混进来的!

0

第26章 大梁论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