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38章 聚散离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8章 聚散离合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1 12:16:38

大殿里的人面带讥笑看着异人,什么秦国公子,就是一个不该来到世上的多余之人。

异人似乎心里早有准备,缓缓走到陈政面前端起酒壶,斟满一樽酒道:“请吕公子满饮此樽。”

陈政看着异人,心里顿时怜悯起来,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被亲人扔到邯郸,那个秦王嬴稷只当他不存在一般,接二连三的派兵攻打赵国,赵国能给他好果子吃不?!

“多谢公子斟酒,我定当一饮而尽。”陈政说完,捧起酒樽喝了下去。

对于陈政这样亲和的态度,异人颇感意外,这个人对自己怎么这么客气呢?

接着,异人又分别走到韩非、苏代和李牧那里,一一斟满酒樽,神情甚是谦恭。

赵胜许是很久没有见过这位秦国公子了,一看见他就想起上党和长平来,当初自己劝赵丹接收上党,惹来了长平大祸,都是这个异人的爷爷嬴稷闹的。我欺负不了嬴稷,我还不能拿他的孙子出气吗?!

“异人,给在座的各位倒酒。”

陈政一看,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你赵胜的名字虽然带个胜字,可是啥事儿只要你一掺和就只能是个败,你就配叫个赵败,打不赢人家秦国,拿这个无辜的异人耍什么威风!

陈政忍不住站了起来:“平原君,今日让异人公子前来,乃是我的提议,何必为难他呢!你也知道,秦王根本没有当这位公子存在,你就是杀了他,秦王也是无动于衷。我看这位异人公子有贵人之相,没准儿他日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呢?秦赵之间打来打去终不是个办法,能够长久修好、相安无事才是百姓的福气。今晚咱们何不请异人公子入座,尽到地主之谊,也好为他日秦赵两国修好留个伏笔呢?”

异人听了陈政方才一番话,感动的泪水充盈了眼眶,自己在邯郸这些年还没有人把自己当人看呐!回想起到邯郸后遭受的种种冷遇,赵国对自己是食不管饱、衣不管暖,天寒地冻的连个火炉子也没有,住在残破不堪的房子里,门口还有十二个时辰全天候的轮流值守,没有一个人敢跟自己多说一句话,每天只是和院子里偶尔飞来的小鸟,还有墙缝儿里的蛐蛐倾诉心中的苦闷。

今晚被王宫侍卫带到这里,异人也是做好了受辱的准备,没想到这个吕不韦竟然对自己如此彬彬有礼,还说出什么自己将来会一飞冲天的话来,心里真是别提多感动了。

赵丹和赵胜也是纳闷儿,怎么吕不韦对这个异人好像青睐有加呢?

这时韩非说话了:“吕,吕大,大哥说,说得对,今,今晚来,来的都是赵,赵王的客,客人,异,异人公,公子也不,不例外,还,还是快,快快入,入座吧。”

赵丹见吕不韦和韩非都说话了,自己作为一国之君,也不能没有一点儿风度,只好挥一挥衣袖,吩咐侍者加了一个座位。

异人站在那里竟不敢动,赵胜轻笑了一声:“既然赵王让你入座,你还愣着干什么?”

陈政见异人坐下,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径直坐到了异人身旁,拿起酒樽跟异人喝了起来。

异人更是受宠若惊,不敢多言,只是频频应着陈政喝酒。

苏代坐在那里也是冷笑不语,你个吕不韦不是本事挺大嘛!这次你可真看走眼了,亏你还是个做生意的。就这个秦国公子,比垃圾股还垃圾股,简直就是个跳楼股。还说这个异人有贵人之相,你吕不韦就是睁眼儿瞎呗!你就跟他喝吧,喝死你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没准儿沾上点儿霉运,让你姓吕的舌断邯郸,我也就不用躲开你自己跑路了。

周围的公侯子弟们又拥到异人的桌前,继续轮番轰炸陈政,伴随着巧舌如簧的恭维之声,场面就仿佛回到了魏无忌的信陵君府。

在阵阵吹捧声中,陈政又飘飘荡荡起来,看来真是应了那句话,酒不醉人人自醉,真正把人喝迷糊的不是酒,而是那颗经不住考验的心。

所以说,当别人当着你的面吹捧你的时候,自己更要保持清醒,千万不能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也许在你志得意满之时,别人的心里正在嘲笑你,或者正等着你从天上掉下来摔死呢?!

也许你会说,都是哥们儿朋友,彼此吹一吹又有何妨,又没有什么损失。但要记住:真正的朋友,是不会放低自己去抬高你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世上也没有免费的恭维。

“喝,来,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陈政在一片嬉皮笑脸的包围中陶醉了。

“吕公子,咱这是酒樽,啥是杯呢?”

“你,你小子,领会精神!樽就是杯,杯就是樽,罚酒!你先喝三杯,哦不,三樽。”

“今日吕公子为何如此看重这位异人公子呢?”

“你,你是不是多管闲事儿?我,我可告诉你,多,多管闲事儿多吃屁,哦,又说错了,多管闲事儿多喝酒。罚酒!罚你喝三樽!”

“我们可不是多管闲事儿,只是看见吕公子坐在异人公子的身边,还以为你们早就认识,所以忍不住当面一问。”

“你,你们听着,异人公子是我,我的兄弟,虽,虽然我和他不认识,可,可是今晚一见,甚,甚是投缘。你,你们要是给,给我面子,就敬异人公,公子一樽,谁,谁不敬酒我,我罚谁!”

众人看着陈政的醉态,也是哭笑不得,心想,你吕不韦跟异人一见面就投缘了?糊弄鬼子挖地雷呐?他异人来到这儿除了给别人倒酒就没说过什么话,怎么你好端端的就看上这个倒霉蛋儿了?行!不看僧面看佛面,赵王可是在上面盯着呢,你说敬咱就敬!

异人面对盛装出席的众人,再看看对自己高看一眼的陈政,只好一樽一樽的喝个干净,片刻工夫,脸上终于泛出了些许血色。

当那些纨绔子弟去给赵王和平原君敬酒时,陈政把韩非和李牧唤过来,心想,我给你们介绍介绍秦始皇之爹、秦庄襄王嬴异人,这样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两,两位老弟,来,来认识一下我异人兄,兄弟,他,他可是我的救命恩,恩人。”

韩非和李牧一听:“啥?嬴异人救过吕大哥的命?”

陈政一捂嘴,我顶自己个大嘴巴子的,又说顺嘴了,幸亏那帮金丝猴、金丝雀没听见。其实他的意思是,找到了这个异人,就等于找到了来地球拯救自己的外星人,快把那个满嘴邯郸话的赵国大母鸡给弄到飞碟上去吧,就让异人和赵姬驾驶着飞碟,光速离开银河系,到宇宙的尽头书写爱情童话、生一群可爱的格德米斯吧!

“呃?这个嘛!我是说方才幸亏有异人兄弟替我挡酒,不然我就被那帮人给喝死了。”

“吕,吕大,大哥,吓,吓我一,一跳!”

韩非、李牧正和异人对饮,苏代踱步走了过来,一举手中的酒樽道:“吕老弟,咱俩的缘分也是不浅啊!自从咸阳一行后,咱俩一同返回邯郸,又一起途经大梁到了新郑,此番又在这赵国王宫里畅饮,其中曲折一言难尽呐!”

陈政听了苏代的话,心中不禁感慨万千,自从穿越到战国成了吕不韦,真是比唐三藏取经还凶险,好几次死里逃生,还躺在棺材里走了几圈儿。眼前这个苏代虽然不怎么讨人喜欢,可也不是什么恶人,的的确确的战国纵横家。

“苏先生,你怎么突然说出此话呢?”

“吕老弟,我苏代平生周游列国,见过的人无数,像老弟这样的还是屈指可数。说句心里话,起初我对老弟这个商贾之人确是轻视了,自从和老弟一番际遇,才领略了你的风采。苏代临别之际有一言相赠,望老弟日后在学问上愈加精进,在为人上好自为之,若是将来风云际会,你在此战乱之世必可前途无限、富贵逼人啊!”

“难道苏先生要走?”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苏氏一门周旋于诸侯之间,自是四海为家的漂泊之命。此番韩赵两国盟约已定,料那秦国一时也不会兴兵来犯。如此,我便离开邯郸,前往齐国的稷下学宫游历一番,将来著书立说,为后人留下我的平生所学,苏代所愿足矣!来,就此与吕老弟同饮几樽,明日我便离去了。”

陈政幽叹一声道:“我等生逢乱世,个人的生死荣辱都绑在历史的潮流中,仿似一片落叶漂泊无定。你我一别,不知何日再能相见。好,我和韩非、李牧两位兄弟敬苏先生,预祝先生心愿达成、一路顺风。干!”

苏代跟陈政喝完,看了看一旁呆呆的异人,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怜悯,忍不住送上几句忠言:“公子,你我虽然素昧平生、从未谋面,但我对你的处境也是感同身受。你今日既然有缘与吕不韦相识,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我这位吕老弟才华横溢、人脉甚广,日后如有什么不明之事,自可找他,他也定会帮助于你。”

异人一万个没想到,今天晚上在赵国王宫会遇见这几个虽然陌生,但仿佛冥冥之中早就相识之人。如今自己在邯郸朝不保夕,每天过着刀架脖子上的日子,多活一天算一天,怎会有人帮助自己呢?不过听这位苏先生所言,倒也不像假话,扪心自问,就自己现在的处境,人家犯得着骗自己吗?

“异人今日能有幸结识诸位,也是累世修来的福气,我一定谨记在心、不敢有忘。”

赵胜手拿酒樽,进三步退一步地走了过来:“诶!我说你们几个嘀咕什么呐?赵王和我都喝多了,你们还有兴致说话。来,喝酒!”

陈政看看苏代,又看看赵胜。“平原君,你可知苏先生就要前往齐国去了?”

“齐国?去那儿做什么?邯郸不好吗?可是我赵胜慢待了先生?”

苏代忙摆摆手:“哪里,哪里!我只是此番韩国归来,有幸没有辜负赵王和平原君的重托。如今有吕老弟在邯郸,我明日一早便往齐国稷下学宫见一见昔日的朋友,来日平原君如有召唤,苏代定会招之即来。”

“既然苏先生去意已决,我就不强留先生了,来日如若秦赵开战,还需先生这个当世大才助赵国一臂之力啊!”

赵国王宫的大殿里杯盏交错,寒暄之声不绝于耳,竟是喝到夜深了。

见还没有结束的迹象,陈政已是疲困交加、坚持不住了。他奶奶的,你们也不想想,小爷我可是刚从韩国历险归来,还没休息片刻呢!

陈政好不容易说动赵胜放自己回家,赵胜却拉住了苏代:“苏先生明日就要离开赵国,他可不能走,我还要与先生痛饮一番,待会儿与我回府歇息便是。”

临出来时,异人看着陈政,满脸的求助目光,明眼人一看便能接收这个无声信号:哥!你别把我一个人扔这儿,带我一起走呗!

陈政心想,你不给我信号我也得带你一起飞,这一次非得把你的住处用导航定了位,不然,明天我上哪找你去?

赵胜见陈政执意要带异人一起走,也是正中下怀,要不是吕不韦提议,八杆子也不让这个小倒霉熊来扫兴。走就走吧,待我给各位安排马车。

陈政和韩非、李牧、异人都是如释重负,出了大殿,李牧从王宫侍卫那里拿回湛卢剑,四个人一路小跑出了宫门,登上了赵胜安排的马车。

马车司机见四人都是一身酒气,顿时一阵眩晕,哎呀嘛,别吐到我车上喽!这话只敢心中想,哪敢说出口,人家可是赵国VIP。

“司机师傅,先送异人公子。”

马车车夫心里纳闷儿,啥是司机师傅?正要打开导航、询问目的地,马车前面蹿出几个赵国大兵来。

“站住!那个秦国的异人可是在马车上?”

陈政一掀车厢的门帘子:“在车上,咋地?”

“让他下车,必须让我们把他押送回住处,不劳你们相送了。”

“放肆!异人公子是我吕不韦的兄弟,你们说下车就下车啊?这样,你们在马车前面跑步领路,异人公子陪我在马车上。再敢多言,咱就到赵王和平原君跟前儿说道说道。”

那帮大兵一看,我们还没人拯救呐,这个异人摊上贵人了。这不是战国大片儿《拯救公子异人》嘛!跑就跑,大晚上的又碰不着熟人儿,有啥丢人的。

马车司机崇拜的回头看了一眼陈政,牛掰!真牛掰!嘿呦嘿嘿嘿呦嘿,管他山高水也深,也不能阻挡你奔前程。走着!

到了异人的住处,陈政气得大牙直想打颤。人家异人咋说也是秦国公子,就住在这么个没有门岗、没有物业、没有花园儿、没有车库的寒酸地方,赵王和平原君的气量真不是一般的小。对了,人家也有门岗,不过不负责别的,只负责盯死了异人,门口挂着个牌子,上写:闲人与女人禁止入内。这不是比肖申克监狱还没人性嘛!

异人下了马车,恋恋不舍地看着陈政,吕大哥,有时间来看我!门岗若是不让进,你写封信叠成飞机扔进来,不要让我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不知在远方的你,是否能感应?!

离开了异人的住处,陈政的历史使命感陡然暴涨,心中默念着异人住处的门牌号:寡人街孤家巷1111号,放心吧,哥拯救你!

0

第38章 聚散离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