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37章 初见异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37章 初见异人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1 12:52:49

“店家,结账。”苏代第一个吃完,站起来掏出几个战国铜钱儿给了店掌柜,然后又走回来,低声催促其他人快些赶路。

陈政还想听听那个刀疤脸的狗嘴里吐出什么虫牙来,被苏代催得也没了脾气,只好向另外三人递了个眼神,一行人出了店门。

李牧拉了拉陈政的衣袖:“吕大哥,就这么走了?何不让我教训教训这几个狗东西,方才他可是连大哥也给捎带进去了。”

苏代走到两人近前道:“算了吧,这种人遍地都是,无非是从墙缝儿地沟里刨些食儿吃,不值得跟他们计较,还是早点儿回到邯郸要紧。因为他们误了咱们的正事儿,那才是瞎耽误功夫。你看人家韩公子,方才那人的话里可是还捎带着人家父王,韩公子不是也没发作嘛!”

韩非听到苏代的话也走了过来:“苏,苏先,先生,与,与此等人斗,斗狠不,不是咱,咱们该,该干的事,待到,到了邯,邯郸,本公,公子自,自会有,有所计,计较。”

“这才对嘛,还是韩公子有见识,收拾这样的人何劳咱们脏了手,所谓一物降一物,自有人来灭了这个刀疤脸。”苏代用赞赏的目光看着韩非,心想,果然有王者之风。

荆锤过来捅了捅陈政,又朝店门外不远处努了努嘴。陈政扭脸一看,我去!只见十几步开外的一棵树上拴着三匹马。哎呀?这可比西天取经的那几位配置高多了,他们才一匹马,还得是师傅的专骑,咱们一人一辆宝马开着回邯郸。

陈政吩咐荆锤悄悄把那三匹马解下来,这下,五个人中只有荆锤一个人徒步了。

“主人,何不让我留下,偷偷跟着这三个人,看他们在哪里落脚,也好让主人和韩公子找他们出气。”荆锤刚才也被那个刀疤脸戏弄了一番,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谁让他说我个头矮来着,我且留下探明你们的去处。

陈政对刀疤脸也产生了兴趣,既然这三个人是去邯郸落脚,那岂不是踏入了自己的地盘儿。

“好吧,锤子留下,待会儿远远地跟着他们,千万不要被发现。探明了他们的行踪,立刻回来禀报。”

“放心吧您嘞!准跑不了这三个人。”

陈政和李牧、韩非、苏代一人一骑,打马扬鞭往邯郸一路扬尘而去。这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缺啥,老天爷就给你预备啥。

回到邯郸城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陈政本想领着李牧和韩非到邯郸的家里招待一番,然后早早歇息,卸掉一身的疲惫。苏代却非要领着他们先去平原君府上通报韩国之行的情况,顺便将韩非向平原君引荐一下。

怎知他们到了平原君府上,赵胜大踏步迎出了门外,拉住陈政的手就往里走。守门的见李牧背上背着把剑,想要阻拦,可是看着赵胜如此盛情的迎接,憋住了没敢吭声儿。

进到府里,赵胜不知从何处听来的消息,竟然对陈政和苏代在韩国王宫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如数家珍,不得不佩服战国达人们发达的情报网络。难道?七国王宫里看门儿的、保洁员、侍者当中,有很多是拿双份工资的?!

“哈哈哈哈!吕老弟,赵王早就得知你与苏先生将从韩国凯旋而归,而且还带来了韩非公子,已经吩咐了我,只要你们一回邯郸,定要即刻进宫,赵王要亲自与诸位痛饮啊!我这就派人去王宫通报一声,咱们随后就到!”赵胜兴高采烈地拽住了陈政,这回可是挣脱不掉了。

“来人,进宫传我的口信儿,就说我与吕老弟一行随后前去拜见赵王。”

李牧见陈政、苏代和韩非要进宫去了,忙躬身告辞,结果也被赵胜留了下来。

“这位就是李牧吧?听说若不是你及时搭救,吕老弟和苏先生在去韩国的路上就要惨遭不测了。看你年纪轻轻,却是一身好武艺,难得,难得!”

“平原君过奖了,李牧只是一个无名之辈而已,武艺也是稀松平常罢了。”

“诶~!”赵胜摆手道:“既然有真本事,又何必过谦呢?老弟在魏无忌那里练得一套剑法,真是出神入化,令人惊羡啊!”

陈政一愣:“咦?这事儿你也知道?”

“哈哈哈哈!我岂止是知道。你别忘了,信陵君魏无忌的姐姐可是我的夫人,他魏无忌是我的小舅子呀!无忌送给吕老弟的湛卢剑,那可是天下至宝,老弟竟转手送给了李牧兄弟,真是义薄云天、豪情万丈啊!换做是我,我还真舍不得。不知可否让我领略一下湛卢剑的风采?”

李牧连忙解下背上的湛卢剑,伸手递给赵胜。赵胜摆摆手:“你是湛卢剑选定的主人,我又何必接过此剑。李老弟就在我这府里演示一番,让我见识一下龙吟之声,日后与他人谈论起来,也免得我孤陋寡闻啊!”

李牧拔出湛卢,来到客厅中间空旷处,剑锋一指,龙吟之声“啾啾”而至,待到李牧持剑上下翻飞起来,把赵胜看得惊为天人。

“哎呀呀!想不到我们赵国还有如此英雄少年,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天不亡我赵国。好,好,好啊!我赵国有吕老弟,有李牧兄弟,真是先王有灵,赵国百姓之福啊!”

李牧在舞剑的时候,陈政心里泛起了嘀咕,我怎么忘了赵胜和魏无忌这层关系了,幸亏在大梁的时候,魏无忌没提这档子事儿。对了,楼缓那个老僵尸是不是去秦国了?赵郝在韩国被驱逐出境,此时在哪呢?我得问问赵胜,他不是情报系统很发达吗,这可是关系着自己的性命,以及头盖骨会不会变成酒杯的大事儿!

“平原君,既然你对我们此番韩国之行如此清楚明了,那派人截杀我们的楼大人和赵大人此时在何处呢?”

“哦!你若不提这两个人,我倒差点儿忘了。楼缓那个老匹夫当年被先王派到秦国,乃是让他暗中呼应赵国,没想到他在秦国待得久了,竟然真的投靠了秦国。他和赵郝派人截杀你和苏先生不成,一个去了咸阳,一个追杀你们到了韩国,不知怎的被吕老弟带人绑到了韩王跟前,这会儿恐怕是和范睢的门客去了咸阳吧!”

陈政心里一忧一乐,忧的是楼缓和赵郝若在咸阳会合,又不知怎样算计自己的头盖骨了,自己跟他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看来,楼缓死之前不拿着自己的头盖骨喝酒,恐怕也是喝不出啥滋味儿了。乐的是还有你赵胜不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带人擒住的赵郝,当中的曲折岂是你赵胜安插的密探能够全部知晓的。

“诸位,此时已经日落西山,我这就带你们进宫面见赵王,庆贺韩国之行。”

坐上赵胜马车的豪华大包,韩国四人组被领到了赵国王宫前。王宫侍卫见赵胜来了,那还不一路放行,只是李牧背上的剑还得暂时交出。

走进上次气倒楼缓的王宫大殿,哎呦我去!咋这么热闹呢!只见整个大殿灯火辉煌、人影晃动,赵丹居中而坐,台阶下数十个衣着华丽的公侯子弟正在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

“平原君到!”门口的侍者一声高喊,大殿里的人纷纷回到了各自的座位,只有赵丹身旁的座位和台阶下的四个座位空着。

“王叔,快来坐到本王身边。吕公子、韩公子、苏先生,还有这位救下吕先生和苏先生的李牧小英雄,快请入座。”

陈政他们一看,既来之则安之,如此场面,也由不得谁了,入座便是。

赵丹端起桌上的酒樽:“本王前几日得知吕公子一行的韩国之行颇为精彩,甚是感叹啊!先是路遇截杀,又是新郑历险,再是王宫雄辩,吕公子不但是命大福大,而且还能当着韩王的面,讲述一番韩赵两国的诸多渊源,那秦国十败、六国十胜的高论,本王听了犹如天籁之音振聋发聩,袅袅然不绝于耳啊!来,为了吕公子和苏先生的大功告成,为了韩公子的远道而来,也为了赵国有李牧这样的少年英雄,饮了此樽!”

那数十个公侯子弟也是随声附和:“是啊,是啊!祝赵王和赵国千秋万年,干!”

陈政跟着众人喝了一樽,便站起身走到赵丹面前,将那个与韩国订立盟约的箭头一端放在了赵丹的桌案上。

“赵王,此物便是与韩王折箭为誓的信物。韩王可是说了,定会与赵国同进退,只望他日秦国若是派兵进犯,两家遵守盟约、互为援手才是。”

赵丹看了看道:“好!那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公子放心,这次能与韩国订立盟约,吕公子真是居功至伟啊!”

赵胜见状,连忙从台阶上下来,走到陈政的桌案前,从侍者手中接过青铜酒壶,倒满一樽酒,举起酒樽递给陈政:“来来来,喝完这一樽,还有三樽。”

我去!咋这么耳熟呢?一首本来不甚伤感的歌曲,此时在陈政的耳际缓缓飘来:听见你说,朝阳起又落,晴雨难测,道路是脚步多,我已习惯,这突然间的自我,潇潇洒洒,把世间看通透!那就这样吧,再爱都曲终人散啦!那就喝酒吧,再爱都无需挣扎!

停!咋唱串了?伍佰跑到动力火车上了!

赵胜连连劝陈政喝酒,他自己是渐渐进入了状态,怎知陈政是战国千杯不醉的酒神。

“来来来,喝完这三樽,还有十樽。”陈政一通反击,把赵胜喝得左摇右晃起来。

赵丹一看,呀呵?吕不韦这小子酒量可以呀!自己这位王叔跟他明显没在一个酒量级上。台下的观众们,目标吕不韦,上!

台下的观众都是何许人也?那可都是小猴里的金丝猴,小鸟里的金丝雀,论兴邦治国的本事可能智商为零,若论察言观色、推杯换盏,那可都是智商爆表!尤其是今天当着赵王的面,那还不一个个雄鹰展翅、亮出绝活儿?!

赵胜见四面八方来了援军,更是手舞足蹈起来。“哈哈哈哈!吕老弟,你可知他们都是什么人?”

陈政心想,我管他们是什么人呐!这会儿就是来轮番上阵轰炸我无名高地的,尽管放马过来,小爷我来一个、收拾一个!

“我料想老弟也不知道。他们可都是我赵国宗室子弟,哦,对了,还有各国在赵国的公子。”

哦?莫非秦国的公子异人也在当中?陈政听赵胜一说,在周围人中挨个儿看了一遍,发现这些人都是养尊处优的一副纨绔子弟模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没啥本质区别。

“吕老弟找谁呐?莫非有你想见之人?”赵胜一脸疑惑看着陈政。

此时陈政灵光一现,何不借此机会一探究竟呢?省得自己找遍邯郸无觅处,今晚就来他个得来全不费功夫。

“哦!我是想起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老弟是我赵国的贵人,有话直说,啥当不当讲的。”

“那好吧!今晚我等乃是为了庆贺韩赵两国订立盟约、共御强秦,不知那位秦国的公子异人可在否?”

“谁?”

“秦国公子异人。”

赵胜摸着脑袋想了想,突然一拍巴掌:“哎呀!你说的是那个没人疼、没人管的可怜虫啊!他怎么配到这里来。若不是看他着实可怜,赵王和我早就拿他给长平的将士们报仇了。自从长平之战后,这小子更是吓破了他的鼠胆,生怕别人想起他来要了他的小命。吕老弟,平白无故的,你怎么想起他来了?”

“嗨!我又不认识这个异人。我是想啊,今晚咱们庆贺韩赵两国结盟,又有韩非公子在场,何不让那个秦国的公子亲眼看看、亲身感受一下呢?就算他把今日场景报告给秦国,那也是对赵国有益无害呀!是不?”

“他能感受个屁!既然吕老弟提到此人,也不妨让他来看看,知道知道韩赵两国如今是一家人。来人,去,把那个秦国公子异人给提溜过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大殿里的众人正喝着,一个身材瘦弱的人身后跟着两个赵国侍卫走了进来。

赵国王宫的大殿里瞬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这个年少的公子身上。只见此人穿着粗布的衣服,上面还打着几处补丁,头上甚至连个发簪也没有,灰黄的面色、瘦削的面颊,透露出平时的营养不良。

赵胜朝异人身后的侍卫挥挥手:“你们下去吧。”

陈政掩饰着内心的激动,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异人,这就是奇货可居的秦国公子?这就是在邯郸战战兢兢、饱受欺凌、有家难回、寄人篱下的秦庄襄王?就是他把秦国的王位传给了嬴政,开启了华夏大一统的历史序幕?

赵胜用手一指这位秦国公子:“嬴异人,你可知今晚为何让你前来吗?”

异人浑身略微发抖,怯声怯气地看着大殿里的众人道:“我,我不知此来何,何故。”

“哈哈哈哈!”赵丹放声大笑起来:“今晚让你前来,乃是为本王的贵客斟酒。本王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刚从韩国回来,为韩赵两国订立盟约的吕不韦吕公子。这位,便是韩王的公子韩非,乃是受韩王派遣来与赵国定盟的。秦国在长平坑杀了赵国四十万将士,你作为秦国质子,本王早就该把你五马分尸,以抚慰赵国百姓对秦国的血海深仇!念在你年少无知,又是爷爷不管死活、生父不闻不问的可怜虫,这才暂且留你一条小命。还不上前给本王的贵客斟酒?”

0

第37章 初见异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