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61章 五大夫陵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1章 五大夫陵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24 20:46:59

王稽吓得在马上摇晃了几下,随即强打起精神,心想,自己作为河东郡守,现在又在自己的地盘儿上,可不能在这三个人面前露怯,忙招呼身后的骑兵闪开一条道,扭转马头迎了过去。

陈政还在纳闷儿,刚才说话的声音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这是谁呢?怎奈周围一圈儿骑兵阻挡着视线,只能闻其声,却不见其人。

王稽坐在马上向前面三人一拱手:“三位将军,今日我王稽在此抓几个逃犯,恕我怠慢了,待我把这几个逃犯带回去,再专程到上党拜访三位,如何?”

对面领头的那人轻轻一笑:“逃犯?不对吧!我怎么听着像是吕大哥的声音呢?”

王稽一愣:“吕大哥?哪个吕大哥?”

“哈哈哈哈!王大人装什么傻呢?除了我吕不韦吕大哥,还有哪个吕大哥?你给我闪开!”对面那人拿着马鞭指着王稽。

陈政此时听出了外面那人的身份,急忙喊道:“王将军救我!”

王稽听到陈政的呼喊也是急了,一勒马的缰绳,愣是横在那里,试图阻断两边的联系。

外面那人冷冷一笑道:“王稽,谁给你的胆子敢挡我王龁的道儿?再说了,你就是仗着范丞相给你撑腰不把我王龁放在眼里,难道你连王陵将军和司马梗将军也不放在眼里吗?”

王稽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仗着胆子看着面前的三员秦国虎将:“我王稽有多大能耐,若不是范丞相举荐,我连个河东郡守都弄不来,又岂敢在三位将军面前失礼。只是,这个吕不韦表面上是个商贾之人,却在赵国、魏国还有韩国与咱们秦国做对,惹恼了范丞相。这小子此番路过河东郡,我又怎能轻易放他过去。没想到,今日一早正准备押他们去咸阳,他们竟然从安邑城的大牢里跑了出来,我这才追赶至此。三位,你们跟着白将军打你们的仗,我拿住这个姓吕的送到咸阳范丞相那里,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王龁身旁的王陵和司马梗也连声道:“王龁将军,白将军还在上党等着咱们呐,何必在这儿跟王大人过不去呢?咱们还是赶路要紧。”

哪知王龁没有理会王陵和司马梗,依旧拿眼瞪着王稽:“王稽,就算把我吕大哥送到咸阳,也不用你劳神费力了,自有白将军和我料理,你且闪开,我带着吕大哥去上党见白起将军。”

王稽正在犹豫迟疑,王龁一扬马鞭,打马往前走去。

那些秦国骑兵哪敢阻拦这位长平之战的副总指挥,连忙闪出一条道来。

王龁往里一看,惊得从马上跳了下来,疾步上前扶住了陈政:“吕大哥,你怎么这身打扮?是不是王稽伤了你?大哥被王稽折磨成了这个样子,待我给大哥出了这口恶气!”

陈政一把拉住了王龁:“王将军,你不是跟白将军回咸阳了吗?怎会来到这里?”

王龁摆了摆手:“吕大哥何来此问?自从秦王下令撤兵以来,白将军和我还驻守在上党,只是把一些老弱伤兵打发回去了。”

陈政吃了一惊:“难道白起将军现在还在上党?”

“那是当然了。看来吕大哥也是想念白将军了,正好,大哥这就随我回上党,咱们再来他个一醉方休!”

王龁说完就要拉着陈政往外走,韩非、李牧和那个老仆人也是看呆了,眼前这位将军的年龄明显比陈政大一些,还一口一个大哥喊着,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王稽见王龁要把陈政带走,向周围的骑兵使了个眼色,外面的包围圈儿又缩小了一些。

王龁一看眼前的阵势也是翻身上马,拔出剑来一指王稽:“王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想跟我王龁比划比划不成?”

王稽再怎么说也不敢跟王龁翻脸,语气里软中带硬道:“王将军,你和这个吕不韦是什么关系?何必因为他伤了咱们的和气呢?”

王龁一笑:“我和吕大哥什么关系跟你说得着吗?少啰嗦,都给我闪开!”

周围的骑兵齐刷刷看着王稽,弄得王稽涨红了脸,真是骑虎难下、左右为难。

王稽仗着自己人多,索性来了一句:“这个吕不韦是我河东郡抓捕的犯人,自然与王将军无关,还请王将军不要为难我王稽,否则,到了范丞相那里咱们可都不好交代。”

王龁冷笑道:“看来你是要跟我王龁过不去了?告诉你,吕大哥是白将军和我的朋友,至于范丞相那里,自有白将军替吕大哥做主,轮不着你王稽横在中间多管闲事。”

王稽见外面的王陵和司马梗一直没有说话,胆子略大了些,面无表情的看着王龁:“王将军,我还是劝你不要管这件事为好,否则,闹到范丞相和白将军那里,岂不是无趣的很。”

此时王龁也不想跟这位王大人废话了,拿手中剑指着一圈儿骑兵,厉声道:“都给我闪开!我看你们谁敢阻拦?”

王稽看着骑兵们也是断喝了一声:“都不要动!”

王陵和司马梗见两边僵持住了,连忙打马走到王龁和王稽的中间。

这位王陵将军看着在四十岁上下,也是威风凛凛,浑身透出一股杀气。

在王陵身旁的司马梗却是一员老将,年龄与廉颇似乎有一比,都在五十岁左右,耳鬓已是略显斑白,一双鹰眼让人不敢直视。

王陵朝王稽拱了下手:“王大人,秦王此番派我到上党了解军情,自是与白将军、王将军和司马将军共商攻赵大计。你河东郡紧邻上党,与赵国近在咫尺,咱们应当和舟共济才是,何必为了一个商贾之人伤了和气。依我看,王大人还是把这几个人交给王龁将军,就算到了范丞相那里,自有白将军挡着,范丞相也不会责怪于你。”

王稽一脸为难看着王陵:“五大夫,范丞相在前些日给我的书信中就告诉了我,说王陵将军不日就会从咸阳来到上党,范丞相还要我若是遇见王陵将军,一定要好生款待,嘱咐我切莫慢待了将军,不想今日在此遇见。不是我王稽不给你们面子,只是我在范丞相那里不好交代呀!你可不知道,这个姓吕的在秦赵之间一通掺和,鼓动赵、魏、韩三国合纵抗秦,还跑到韩国让韩王撕毁割地协议,如果他只是一个简单的商贾也就罢了,他可是要坏了秦王和范丞相的大事啊!”

王陵听完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王龁:“王将军,有这等事?”

王龁却一瞪眼:“王稽一派胡言,吕大哥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吗?若不是吕大哥在长平夜赴赵营,那赵括怎会轻易中了白将军诱敌深入之计。王陵将军,司马梗将军,你们还听不听我王龁的话?若是听,不用我说你们俩也知道该怎么做。若是不听,你们自可先去上党,我王龁一个人对付王稽这厮。”

韩非和李牧听了这番话不禁对视了一眼。韩非心想,吕大哥到底是哪头儿的?

与此同时,王陵和司马梗也对视了一眼,在眼神交汇中拿定了主意。

王陵指着几个骑兵道:“你们几个下来,扶这几个人上马。”

那几个骑兵正在犹豫,司马梗走到近前大声训斥了一通:“不长眼的东西,还不快下马?五大夫王陵将军是秦王派来上党共谋攻赵大计的,就连你们河东郡的人也要受王将军节制,你们敢违抗王陵将军,脑袋不想要了不成?!”

“等等!”王稽一挥手:“我只听说五大夫奉秦王之命到上党了解前线军情,可没有听说我河东郡的人要受谁节制。”

“哈哈哈哈!”王龁一阵大笑道:“王稽,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我和司马梗将军迎接王陵将军到上党,你还看不出来怎么回事儿吗?白起将军和我在长平打败了赵国,此番赵国若不交付六城,秦王便要五大夫王陵将军统领我秦军一路杀到邯郸城去,也好让王陵将军找赵军练练手。等拿下了太原、武安和皮牢这三个弹丸之地,白起将军和我都要回咸阳等着邯郸破城的好消息了。难道,此等大事也要让你王稽知道知道吗?你一个小小的河东郡守算个什么东西!”

陈政一听,我去!我和苏代费了好大劲儿才说服范睢,范睢又说服秦王嬴稷,总算是拉住了白起这个魔头的缰绳。现在可好,秦国又冒出来一个什么五大夫王陵,听这意思,秦王嬴稷是要给这个王陵建功的机会呀!你他奶奶的要是建了功,邯郸的百姓就要遭殃了。管你是五环比四环多一环,还是五大夫比四大夫多一夫的,有我陈政在,岂能让你提前完成灭赵大计!

那几个骑兵见王稽没有了反应,迟疑着下了马,把缰绳递给了陈政一行四人。

王稽哪里是没有了反应,虽然外面没看出什么,可这位王大人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已经核裂变了!眼前的王龁那可是秦国的左庶长、长平之战的白起副将,王陵可是官拜五大夫、秦王嬴稷重点培养的战神接班人,司马梗那可是灭蜀名将司马错之子、虎父无犬子的老虎机二代,哪一个也惹不起啊!

眼看着陈政一行人上了马就要跟王龁走了,气急败坏的王稽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王稽在咸阳范丞相那里等着,十日内若是见不到吕不韦他们几个,等着范丞相发落吧!”

王龁扭脸一笑:“等着就等着,拜拜吧亲!”

离开了王稽和那些骑兵们,王龁向陈政询问起了此番咸阳之行的来龙去脉。

陈政只说自己在邯郸偶然结识了秦国公子异人,见他实在可怜,便代他到咸阳看望一下老爹老娘,没成想被王稽骗到了安邑,不但被关了几天,还差点儿被折磨死,带的礼物也被扣留了,正在逃回邯郸的路上,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王龁听了也是一头雾水:“秦国公子异人?没什么印象。大哥真是个好人,为了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秦国公子,竟然专程赶赴咸阳。大哥对秦国的深情厚谊,像王稽那样的人岂能领会!”

李牧骑在马上凑近了陈政:“大哥,咱们不回邯郸了?”

陈政思量了一下道:“既然王龁将军救了咱们,那就先去上党,走一步算一步吧!万一王稽领着人在后面尾随,咱们没有了三位将军的保护,恐怕真要钻回那个地洞里了。”

韩非自从上马以来一直在若有所思,寻了个机会来到陈政身旁:“吕,吕大,大哥,你在长,长平见,见过赵,赵括?方,方才王,王将军说,说的可,可是真,真的?”

陈政一听见赵括两个字就想起那四十万赵国生灵来,那小子虽然最后也是英勇战死,可结局是用自己的愚蠢让四十万人丢掉了性命,四十万个赵国小家庭失去了父亲、儿子、丈夫、兄弟。也许没有长平的惨败,统一六国的没准儿是赵国呢?历史不能假设,可战争的残酷却是明摆着的。君王的好大喜功、千古留名,背后却是尸骨成山、妻离子散。人们在称颂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时,谁又会想起荒草下无名的孤魂呢?

面对韩非的提问,陈政含糊地应了一句:“赵括?见过。不管怎么说,那小子也有几分血性。”

韩非还想问什么,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陈政不经意地扭头看时,果然发现王稽领着骑兵在后面远远跟着。

王龁注意到陈政的表情,也扭头看了看,随即一笑:“吕大哥不必担心,有我在,别说他王稽领着几十个骑兵了,他就是领着千军万马,在我这儿也让他当缩头乌龟。”

王陵和司马梗心中纳闷儿,听说这个吕不韦是个做大生意的,而且跟范睢关系不错,怎么好端端的就惹了范睢,招致王稽的加害呢?这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跟白起和王龁熟识的呢?这小子放着生意不做,瞎掺和啥呢?

临近上党城外,后面不见了王稽和他的骑兵们,前面城门口处,却见到了欢迎的队伍。

战神白起那高大的身躯远远就能看到。

只见白起站在城外,满脸笑容的招着手。

白起的眼神聚焦在王陵身上,却没认出陈政来,还以为是王陵带的随从呢。

王陵见白起亲自出城迎接,慌慌张跳下马来,疾步如飞、迈开大步走了过去。

“哈哈哈哈!五大夫从咸阳风尘仆仆而来,一路辛苦!昨日接到咸阳送来的书信,算着日子你今日也该到了,所以特意让王龁和司马梗两位将军在必经之路上迎接。哈哈哈哈,来了就好,来了就好!你来了,我就能回家喽!”白起一把牵住王陵的手,亲密无间般向城内走去。

王陵扭头看看陈政,又回过头看看白起:“白将军,这位吕公子你可认得?”

“吕公子?什么吕公子?”白起一时大脑短路、没反应过来。

“吕不韦呀!”

白起惊异地看着王陵:“你怎么认识吕不韦?”

王陵指了指后面的陈政:“那不是嘛!”

白起顺着王陵手指的方向定睛一看,还真是那个吕不韦。怎么他身上的衣服这么奇怪,又这么搞笑呢?

陈政从马背上缓缓地滑下来,拱手施礼道:“白将军一向可好?”

白起上来就拍了陈政肩膀一下,拍得陈政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下。“哈哈!你小子怎么来上党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诶!你身上穿得是个什么东西?最新流行款式?”

韩非和李牧见到了传说中的杀人魔头,恨得牙根儿痒痒,却又手无寸铁、无可奈何。

那老仆人至今还没从长平的恶梦里走出来,见到白起也是浑身微微颤栗着。

陈政指了指身上的“差”字,随即调侃道:“这个字认识不?差一点儿被整死的差。”

白起这才注意到陈政身上的累累伤痕,扭脸看了看王龁:“这是怎么回事儿?”

0

第61章 五大夫陵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