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62章 化险为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2章 化险为夷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24 20:47:01

在城门口,王龁把陈政为什么去咸阳,半道被王稽骗到安邑,刚才又怎么在安邑城外偶遇的经过给白起讲了一个大概,白起听完后冷冷地笑了笑:“既然吕老弟在安邑饱受折磨、尚未痊愈,那就在上党好好调理一番再做计较吧。”

陈政从白起说话的态度里听出了一丝异样,又说不清里面的缘故,只是摇摇头表示,自己还要急着赶回邯郸,不便在此久留。

王龁却拉住陈政:“吕大哥既然来了上党,那就由我王龁替大哥做主,只管在此住下,咱们弟兄好好欢聚一番才是。”

一行人上了马,由白起的卫队领着,不一时便到了白起的府上。

白起早已准备了丰盛的酒食,安排众人进了会客大厅。

陈政反复推辞,经不住王龁的一番盛情,半拉半拽的被摁到了座位上。

那老仆人侍立在陈政身后,韩非和李牧也一左一右的坐在了陈政身边。

白起指了指韩非和李牧:“这两位是?”

陈政介绍道:“这位是韩非韩公子,这位是李牧李公子,都是我的好兄弟,这次陪我一起来秦国见见世面的。”

白起挨个注视了一下,发现韩非和李牧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敌意,不禁笑道:“两位公子是哪国人?莫非认识我白起不成?”

陈政也察觉到了异样,连忙插话道:“韩公子乃是韩国人,目前正四处游学。李牧公子乃是赵国人。”

“哈哈哈哈!怪不得你们两个这样看我,原来一个是韩国人,一个是赵国人,难怪!这些年来我们秦国与你们韩赵两国多有交战,尤其这次长平之战,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的秦军夺了韩国的野王和上党,还打败了赵括那个夸夸其谈的小辈,听说现在邯郸的大街上都是一些小娃娃,都快看不到成年男子了,哈哈哈哈!就是咱们现在喝酒的上党,原先也是韩国的地方,这座府邸也是上党郡守的所在,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那个什么冯亭据说被赵国封了个华阳君,还想借赵国之手抵抗秦国,呵呵,最后还不是死在长平!若不是秦王下令让我撤兵,咱们这会儿恐怕在赵国王宫里开怀畅饮,让赵丹和赵胜叔侄俩给咱们倒酒呐!哈哈哈哈!”

白起、王陵和司马梗三个人哄堂大笑着,只有王龁尴尬地看着陈政一行人。

韩非和李牧气得站了起来,韩非浑身哆嗦着指着白起:“你,你,你个屠,屠夫!”

李牧也愤恨地指着白起:“我赵国四十万人被你坑杀,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白起笑着看看王陵:“五大夫,你看看,如今韩赵两国的人多么恨我,我还是回咸阳自在去吧!前线的事就交给你,你也好杀个痛快。”

王陵看来也是个狠角色,对着白起一抱拳:“白将军放心,待我攻进邯郸城,兄弟我在赵国王宫里邀请将军。”

白起一拍桌案:“好!一言为定!”

此时的李牧愤怒到了极点,迈步就要走向白起,大厅内的卫队手持长戟围住了李牧。

陈政扶着桌案站了起来:“白大哥,我这两位兄弟年少无知,还请大哥饶恕了他们吧!”

白起斜眼看看陈政,又扭头对王陵道:“五大夫,你看看这个吕不韦,真是一个爱管闲事之人,想当初在长平,为了让我放了那些赵国人,竟要把十几车财宝送给我换那些人的命,还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情。现在又要给这两个娃娃出头。你说说,他到底是不是个商贾之人?”

王陵也是一笑:“原以为白将军跟这个吕不韦熟识的很,原来如此!我看,不如把他们全部杀了,省得日后惹白将军烦心。”

白起摆了摆手:“不可!你可不知道,这个吕老弟可不简单。自从长平之战后,吕老弟可是忙得很呐!又是咸阳,又是邯郸,还跑到了大梁和新郑,眼下呢?又不知安得什么心,为了一个秦国的质子赶赴咸阳。哈哈哈哈!若是现在就杀了他,岂不是没有好戏看了?!”

王龁连忙附和着:“是啊,是啊!不能杀,不能杀。”

白起看了看王龁:“既然你说不能杀,那你说,怎么处置这两个人?”

陈政紧张地看着王龁,目光中充满了恳求。

王龁假装轻松地笑了笑:“咱们这酒还没开始喝,何必搞得这么紧张呢?要我说,也不能怪这两位兄弟,谁让咱秦国夺了人家的城、杀了人家的人呢。这么着,就让吕大哥带着他们在上党的驿馆里歇息,如何?”

白起抬手指了指韩非和李牧,又指了指陈政:“看在你王龁的面子上,他们俩可以走,吕老弟不能走,我还有事要向吕老弟请教。”

陈政一听放下心来,走到韩非和李牧近前,让他们先到驿馆吃饭歇息,自己随后就到。接着,又招呼那老仆人领着韩非和李牧离开。

那老仆人虽然不放心陈政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可经不住陈政的一再坚持,只好依依不舍地跟着韩非、李牧走了出去。

王龁不放心,主动要求去安排好三个人的住处。

白起摆摆手:“早去早回。”

大厅的座位上除了陈政,就剩下了白起、王陵和司马梗。

白起拿起酒碗:“来来来,敬五大夫一碗,干!”

陈政双手端着碗,放到嘴边抿了抿,又放下了。

“诶?吕老弟,什么意思?你不是酒量挺大的嘛,喝干它!”

陈政摇摇手:“身体虚弱,不胜酒力。”

“不行!”白起一拍桌案:“吕老弟今日若是不放开酒量,别怪我派人把你带来的人关押起来,别忘了,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儿上。”

好吧!你的地盘儿你做主。

又连喝了几碗,四个人都没什么反应,看来都是海水不可斗量的大酒量。

白起又拿起碗来看着王陵:“五大夫,你这次来上党,秦王可有什么交代?”

“哦!白将军在长平大败赵军,真是威名盖世,如今咱秦国的小娃娃们都拍手称颂将军立下的大功啊!自从将军奉秦王的王令撤兵以来,秦王接连派信使催促赵国交付六座城池,可赵国拿各种借口拖延,秦王已是勃然大怒,目前咸阳正在征召兵士、调集粮草,若赵国违约,定要一举灭了赵国方才解恨!”

白起冷笑了一声:“若是秦王按照我的方略乘胜追击,如今早已灭了赵国。就是范睢那厮在秦王那里多嘴多舌,才到了今日这步田地。悔之晚矣!悔之晚矣啊!”

“白将军,我看今日有这位吕老弟在座,咱们还是只管喝酒,莫谈国事为好。”

“怕他个甚!”白起扭脸瞪着陈政:“这小子就是个贩贱卖贵之人,有啥不能说的?”

司马梗在一旁插话道:“白将军,我可是听说你这位吕老弟和苏代一起去的范丞相那里。还有,他在赵国、魏国和韩国宣扬合纵抗秦,惹恼了范丞相,这事儿也不是空穴来风吧?不然的话,王稽也不至于把他骗到安邑折磨一番。依我看来,这小子居心叵测,不可不防啊!”

白起看了看司马梗:“你说的这些我也有所耳闻,不然怎会把他单独留下。你以为我白起是何许人,难道还能被他耍了不成?!”

王陵很是疑惑地看着白起:“白将军,这个吕不韦害得你撤兵,还到处鼓动与咱们秦国为敌,你难道就不生气吗?”

白起轻轻一笑:“五大夫,我白起杀人无数,什么场面没见过,难道还在乎一个商贾之人?没有比杀一个人更简单的事了,今日将他留下,正是要问他一问,弄个明白。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待会儿就把他拉出去砍了。来,喝酒!”

王陵心想,看来还是王龁跟吕不韦的关系好一些,白将军压根儿没把这个姓吕的当回事儿。干脆,趁着王龁不在,就让白将军宰了这个吕不韦,省得我领兵时给我出啥幺蛾子。

拿定主意,王陵看了看陈政:“这位吕老弟,既然白将军把话说到这儿了,那你就解释解释吧。”

陈政心想,我顶你个五大夫之歌的,刚才还不如从地洞里爬回去,让王稽押着去咸阳呢!这下倒好,上赶子跑到死神面前了。丫丫个呸的,反正你白起活不长了,我也打算看看秦始皇长啥样儿再回二十一世纪了,在没有剧本儿台词的情况下,我他奶奶的豁出去了!

“各位将军可能有所不知,我当初是被那个苏代连哄带吓的忽悠到了咸阳,可是听了他在范丞相跟前的一番话,我也觉得很有道理。”

白起一听瞪大了眼:“嗯?什么道理?”

“那个苏代去咸阳的目的,无非是解救赵国的危难,可是白将军撤了兵,却是白将军的万幸啊!诸位想想看,如果白将军当初不撤兵,如今会是一个什么局面?”

王陵一愣:“什么局面?”

“三位将军比我清楚,为了在长平打败赵国,秦王征调了秦国所有十五岁以上的男丁。可是长平之战后,秦军死伤也是过半,白将军为什么坑杀那四十万赵军战俘?不就是怕他们反叛,秦军已无力抵挡了嘛!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白将军带兵攻打邯郸,要知道,邯郸虽然兵力不足,那也是以逸待劳,秦军犹如一支射出去的箭,恐怕到了邯郸就已是强弩之末了。况且,有句话叫哀兵必胜,赵国刚刚被坑杀了四十万人,那邯郸城里的人谁不知道,破城就会玉石俱焚,投降也是死,死战也是死,就连邯郸的老弱妇孺也要拼死守住邯郸。如果白将军在邯郸久攻不下,弄得两败俱伤,魏国和楚国来个趁火打劫、趁虚而入,攻破了函谷关,围住了咸阳城,白将军就算领兵回援,前面有魏楚大军,后面有赵韩追兵,该当如何呢?”

白起沉吟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你个吕不韦果然是伶牙俐齿,你怎么知道我白起就攻不下邯郸城?何况,魏国和楚国也没那个胆子敢惹秦国。你的这些话未免牵强了吧?”

陈政也是一笑:“那咱们就假设白将军攻进了邯郸城。你们想想,赵国的面积有多大,跟几个国家接壤?邯郸城虽然是赵国国都,也只是赵国最南边的一座城池而已。就算白将军把赵国打得一片混乱,就凭长平之战后的兵力,又能占据赵国多少地盘儿?到时候白将军在赵国立足未稳,燕国、齐国和魏国派兵过来争抢,白将军能不能从邯郸城全身而退都是一个问题吧?秦军在长平跟赵国已经打得疲惫不堪,燕国、齐国和魏国的兵士可是虎视眈眈,最后的结果恐怕是赵国被他们三家分了,秦国不但是损兵折将、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落得给他人做了嫁衣裳,秦国人被世人耻笑,白将军一世英名也将荡然无存啊!”

白起、王陵和司马梗被陈政说得陷入了沉思,好像有点儿道理。

陈政趁热打铁继续道:“以眼下秦国的国力来看,在函谷关以东有一个疲弱的赵国好呢?还是有三个强大了的燕国、齐国和魏国好呢?秦国若想一统天下,必然要坚持远交近攻的方略。目前赵国的国力已不足以与秦国抗衡,但若现在没有了赵国,秦国就要同时面对东方诸国。有赵国在,秦国就有了一个战略屏障,待国力恢复之时,自然是水到渠成。若是急于求成,即使是赵国不复存在,东方诸国都会唇亡齿寒、同仇敌忾,秦国莫说守住赵国的土地,就是函谷关也不知道落入谁手了。此外,白将军,秦国的子弟都交到了你的手里,仗打赢了你是英雄,回到咸阳自然是鲜花掌声,若是败了呢?你想过吗?”

白起的头顶上掠过一丝凉气,败了?若是败了不但秦王拿自己当替罪羊,范睢看自己的笑话,秦国的百姓也不会原谅自己,尤其是那些死了父兄子弟的老秦人。咦?不对呀!怎么让这个吕不韦说着说着,我白起还得谢谢他是咋地?

“你小子跟苏代的事儿咱先不说,我来问你,你四处奔走宣扬合纵抗秦,是何居心?”

陈政整理了一下思路,随即呵呵一笑:“白大哥难道忘了,我只是一个贩贱卖贵之人?我们家的生意可是遍布七国,就算秦国是七国的带头大哥,我又怎敢得罪函谷关东边儿的六个葫芦娃呢?再说了,秦国和他们六国谁强谁弱也是秃子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也不是我三言两语能够左右的了的。所谓人心齐、泰山移,即使六国合纵起来,那也是各怀鬼胎、各打各的算盘,将来秦国只要乱中取胜、各个击破,必能一统天下,何必急于一时呢?”

王陵抬眼看着陈政:“葫芦娃是谁家的娃?各打各的算盘又是什么意思?”

“哈哈!我的意思是说,别管六国的葫芦里装得什么药,他们也得认秦国当大哥。各打各的算盘嘛,就是心不往一处想、劲儿不往一处使的意思。”

白起端起酒碗看着陈政:“没想到吕老弟还有这番说辞,大哥我倒是小看了你。”

陈政拿起酒碗正喝着,王陵突然一拍桌案,惊得陈政呛了一口,差点儿喷出酒来。

只听王陵大声道:“吕老弟的缓战之说我王陵可不赞成,有白将军的长平大胜,灭赵之功指日可待!只要秦王一声令下,我必带领秦军长驱直入,把邯郸城杀得鸡犬不留。”

“好!王陵将军有此番志向,我王龁便助将军一臂之力!”话音刚落,就见王龁从外面大步迈了进来。

此时陈政在想,好你个王陵,比白起还狠。有我在,岂能让你如愿以偿。

0

第62章 化险为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