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战国之吕不韦>第63章 大战在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3章 大战在即

小说:穿越战国之吕不韦 作者:六龙无相 更新时间:2019/8/26 10:02:09

白起见王龁进来,也不问韩非和李牧他们的下落,笑了笑道:“既然王龁有意助五大夫一臂之力,那好,我就在此坐镇,王龁和司马梗两位将军为五大夫扫平攻赵的障碍,也好让五大夫在赵国王宫邀请咱们一聚。哈哈哈哈!”

王陵站了起来,朝白起、王龁和司马梗分别施了一礼:“有白将军在上党坐镇,有王将军和司马将军相助,邯郸城岂不就是囊中之物!”

陈政一听,我去!一个大魔头加上三个小妖精,还想到邯郸去巡山?做梦!

白起注视着王陵,突然发出一问:“不知五大夫对攻赵大计有什么打算?”

王陵斜眼看了看陈政,却是沉默不语。

白起是何等人,一眼就看穿了王陵的心事,不禁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五大夫多虑了,不要说这个吕老弟兴不起什么风浪来,既然他已来到上党,那就等五大夫发兵邯郸之时再让他离开,我看他还能泄露咱们的军机大事不成?”

王陵听了顿时喜笑颜开:“还是白将军了解我,我正是担心此事,若是这个吕不韦把咱们的攻赵计划泄露给赵国,那可就坏了大事。既然白将军要留住他,那就无甚担心了。”

此时陈政坐在那里,心脏激动地突突跳个不停,感觉一阵眩晕,有些缺氧的感觉。什么情况?白起要把我软禁在上党?那我猴年马月才能去咸阳?等到白起放我走时,没准儿赵姬大姐抱着小政同学千里寻爹,嬴异人直接从father变身uncle了。虽然uncle这个香港词儿特洋气,可秦始皇变成了富二代,事儿才真叫大了!

白起扭头看看陈政,眯着眼睛坏笑着:“我说吕老弟,我可没别的意思啊,你可不要误会。我这上党要酒有酒、要肉有肉,你就只管在这儿养伤。你放心,等你养好了伤,范睢和王稽那里自有白大哥给你做主。范睢不就是想拿你说事儿嘛,王稽不就是在安邑折磨了你一番嘛,有你白大哥在,什么范丞相,什么河东郡守,等我带你回咸阳后,看谁敢在你面前造次。”

陈政急得快哭出来了:“我说白大哥,我不想听你们的什么秘密,实话跟你说吧,我现在巴不得你们秦国早点儿发兵攻打赵国。我刚刚在安邑已经被折磨的够惨了,现在只想早点儿回邯郸去,诸位行行好,这就放我回去吧。”

王龁看陈政如此情形,随即插话道:“既然吕大哥这么想回邯郸,白大哥不如好人做到底,且让他回去吧。”

白起瞪了王龁一眼,却不再理会陈政,笑着看向王陵:“五大夫,我还等着听你的攻赵方略呢,你倒是说呀?”

王陵刚要开口,却又欲言又止,这么大的事儿,到底能不能说呢?

白起见王陵还在犹豫,阴冷地一笑道:“我不是说了嘛,吕老弟要想离开上党,那要等到五大夫兵临邯郸城下之时,在那之前,且让吕老弟在上党好好养伤便是。等到五大夫兵临邯郸,我便带着吕老弟返回咸阳,我倒要看看,有我白起在,他范睢敢把吕老弟怎样。”

陈政心里这个哭啊!哭得比海绵宝宝还惨!现在地上要是有个洞,我陈政就一头扎进去,先回邯郸凑金子,然后再赶赴咸阳搞公关。话又说回来了,你白起跟范睢斗气儿,何必把我夹在中间儿呢?我招谁惹谁了?

王陵似乎解开了心里的疙瘩:“那我就说了?”

白起摆了摆手:“说吧说吧,你说了,他听了,吕老弟就更不能走了,哈哈哈哈!”

哎呦我勒个去!陈政也是醉了,这白起不愧是狠人中的战斗机,我要真听了他们的秘密,我就真等着嬴政,哦不,是等着陈小政来认亲吧!陈政想到这里,伸手便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

白起一拍桌案:“嘿嘿!你不听也由不得你。司马将军,去,把吕老弟的手拿开。”

司马梗应声而动,绕到后面抓住了陈政两只手,直接就给陈政来了个耳洞大开。

陈政心里这个苦。要说这不想说话,闭上嘴也就可以了。可是不想听见什么,这耳朵却无法关闭。老天爷啊!

王陵见白起如此坚决,只好当着陈政的面把攻赵计划娓娓道来:“白将军,诸位,我的计划是,在攻打邯郸之前,一路打太原,阻挡赵国北地的主力南下。一路进兵南阳,防备魏楚两国有何异动。待南北两路无忧后,直取邯郸城西面的武安和皮牢二城。到那时,邯郸城便门户大开,赵丹和赵胜只有在邯郸城外列队欢迎咱秦军的份儿了。即使是赵国最能征善战的廉颇,现如今还被赵丹冷落着,就算赵丹重新启用他,赵国也是无兵可用了。哈哈,我就不信廉颇一个老匹夫,能独自抵挡我秦国的虎狼之师。哈哈哈哈!”

白起看着哈哈大笑的王陵却面无表情:“五大夫,你这番计划倒是周详,可是咱们秦国有那么多兵力可用吗?不要忘了,长平之战中咱们秦国也是死伤了近三十万人,我秦军精锐的弓兵和骑兵也是伤亡过半。依我看,不如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岂不更加痛快!”

王陵听完,面带微笑看着白起:“白将军,我此次来上党前秦王可是跟我交了底,他赵国竟敢撕毁和约、拒交六城,秦王便要征调秦国所有力量灭掉赵国,连那些下民和囚徒也要加入进来,少说也有五十万的兵力可用。”

王龁击掌叫好道:“乖乖!五十万!那还不杀他个痛快!”

白起抬眼看看王龁:“王将军,你也是在长平跟廉颇交过手的,怎得如此轻敌?”

王龁摸着脑袋笑道:“白大哥说的是!我也知道赵军的厉害,可是他们再能打,不也被大哥给坑杀到长平了嘛!现如今赵国除了北边儿还有十几万兵力,剩下的都是些老弱妇孺了,咱们秦军那还不势如破竹嘛!想当初大哥坑杀那四十万人,如今想来真是英明之举。”

白起却注视着王陵:“五大夫,没想到秦王这次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竟要征调五十万兵力攻赵,你的担子可不轻啊!虽然兵力是够了,可我还要提醒你,千万不可轻敌。”

“我这次来,就是要请白将军指教一二,还望将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王陵又是站起来向白起施了一礼。

“好!五大夫可知我秦军和赵军的不同?”

“哦?有何不同?”

“我秦军作战之所以勇往直前,那是因为争抢军功的缘故,为了多砍几个人头,好回去换爵位罢了。那赵国的兵士却不一样,想那长平之战,赵军拼死抵抗,为的可不是爵位。”

“那是为了什么?”

“赵军之所以强悍,能与我秦军相较上下,那是因为赵国历来多悲壮之士,一向勇猛好战,不然在长平也不会让我秦军死伤过半啊!”

王陵默默点了点头:“是啊!看来赵国确是不容小觑。”

“哈哈哈哈!只要五大夫能做到不轻敌,手上又有几十万兵力可供调遣,攻下邯郸、灭了赵国自也不在话下。”

“白将军,你有什么良策,但说无妨。”

白起环视了一下众人,微笑道:“既然秦王有意让五大夫独占灭赵之功,我白起又有什么好说的。若不是范睢在秦王那里多嘴,这么大的功劳又岂能让你小子夺去。”

王陵假装谦让的客气起来:“白将军既然坐镇上党,我王陵自愿做个挂名的统帅,一切都按白将军的意思办,如何?”

“不可!五大夫既然把话说到这里,我白起可要说一句了,灭赵之事尽在尔等三位将军,我可不便掺和,你尽可放手去做。”

陈政突然插了一句:“你要是掺和了呢?”

白起、王龁、王陵和司马梗都是一愣,诶?你吕不韦不是不听吗?咋还插上话了?

白起哈哈大笑起来:“我白起是什么人,难道会做言而无信的事吗?再说了,有五大夫王陵将军为帅,又有王龁和司马梗两位将军相助,我五十万秦军必会踏平邯郸如入无人之境。”

陈政也是乐了:“白大哥,你方才还劝人家不要轻敌,你这会儿又冒出来个无人之境,你说的话还真是可信。”

“呀呵?”白起也是不服了:“那你吕不韦说,要我怎么样你才相信吧?”

陈政想了想,脸上挂着坏坏的表情:“你敢不敢发誓?”

白起一听:“发誓?有何不敢。”

“好,那你现在就发个誓,若是这三位将军攻赵之时,你白起掺和的话,再见了我就喊大哥,你就大清早在咸阳大街上连喊三句:起床啦,白起谁不起,起了也白起,不起白不起。你敢不?”

“诶?这不是四句吗?”

“别管三句还是四句,你敢不敢吧?”

“好小子,你可真够损的你,发誓就发誓,怕了你不成!”

白起按照陈政说的,当场立下了誓言,大厅里的卫兵们一阵偷笑,王龁、王陵和司马梗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

陈政心想,只要你白起不再到邯郸城外瞎咋呼,剩下这几个,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

这时,司马梗松开了陈政的双手,猛地站了起来,走到王陵面前一抱拳:“五大夫,太原就交给我吧!”

王陵忙过去扶住司马梗:“果然有司马错老将军当年的风采。想当年司马错老将军一番灭蜀之论,说得张仪哑口无言,后来又立下了灭蜀的不世之功。如今司马梗将军主动请缨攻打太原,不愧为名将之后,使我如虎添翼啊!好,只要秦王派来的大军一到,太原就交给将军了,你只要攻下太原,替我挡住赵国北面的大军,我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大军的粮草也就能保障无虞了。”

王龁有点儿坐不住了,拿手一指司马梗:“你打太原?难道让我去南阳拿眼瞅着魏国、楚国?咱们换一换,你去南阳,太原交给我了。”

王陵看着王龁笑了笑:“将军莫不是担心无仗可打?哈哈,武安和皮牢交给将军如何?”

“嗯?”王龁想了想:“就这么办吧!”

陈政此时正注视着司马梗,原来他就是司马错之子,那司马错虽然名字里带着一个“错”字,可人家当年的灭蜀之论可一点儿也不错,连玩儿舌头的鼻祖级人物张仪都甘拜下风,真不愧是战国不可多得的战略家和实战家。要不是秦国灭了蜀国,秦国哪会有源源不断的后勤补给,又怎会最终把战国七巧板拼好。可眼前这个司马梗名字里带着一个“梗”字,他咋不就地梗个半身不遂呢?那样的话,就让他抬着一支胳膊,摆着掐指一算的动作,坐在轮椅上回咸阳吧亲!

白起正要端起酒碗:“诶?吕老弟,你在那儿想啥呢?难道是想把方才听到的事情传到赵国去?我可是听说你在赵国跟平原君赵胜打得火热,不只是为了卖给他些珠宝那么简单吧?”

陈政被白起这么一问,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只是方才五大夫提到了司马错将军,我走了一下神儿而已。”

白起一乐:“你还走了一下神儿,你一个做生意的末流之人,难道还知道司马错将军?司马错将军灭蜀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儿了,那时候还没你小子呐!”

陈政心里那叫一个不服不忿,你白起可以看不起吕不韦,但你不能看不起我。

“老白,你且听来:取其地足以广国也,得其财足以富民,缮兵不伤众,而彼已服矣,故拔一国,而天下不以为暴,利尽西海,诸侯不以为贪,是我一举而名实两附,而又有禁暴止乱之名。听过吗你?!”

白起听完先是一愣,我他奶奶的啥时候成老白了,再喊我老白我就点死你。

司马梗的两只眼睛瞪得跟灯笼一般,哎呦我去!这个吕不韦咋把老爹当年说过的话张嘴就来了一段儿呢?

“吕老弟,你不简单呐!”

陈政倒是挺谦虚:“哪里,哪里!我可是简约也很简单!当年那个张仪竟然还想挟天子以令诸侯,鼓动秦惠文王绑架周天子,真要那样的话,秦国岂能一统天下,恐怕就要成为众矢之的,第一个被灭掉了。还是司马错将军有长远眼光,力劝秦王伐蜀,这叫啥?这就叫格局。”

此时司马梗恨不得上去亲陈政一口,想不到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怪不得那个楼缓和赵郝都被他从赵国一口气儿吹到了秦国呢,看来打仗和看人是一个道理,打仗不能轻敌、否则骄兵必败,看人不能走眼、否则必取其辱啊!

“诶,你们两个别在那儿聊个没完了,喝酒!”白起端起碗来喝了个见底儿。

陈政勉强陪到了最后,等白起喝高兴了,自己也头晕脑胀、天旋地转起来。

王龁迷迷糊糊,已经眯着眼手舞足蹈了。

陈政还等着出去跟韩非和李牧他们会合呢,连忙走过去扶起王龁催促着要走。

白起摇晃着站起来一挥手,一排卫士把出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吕老弟,既来之则安之吧,难道我还能让你出去泄露今日的天机不成?不是白大哥我不相信你,我是怕你一时糊涂,咱们弟兄可就不好相处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陈政一想,完了!白起把自己给隔离到这儿了,难道,拯救异人的计划要落空了?

0

第63章 大战在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