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丹江幻女>7、温馨的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7、温馨的夜

小说:丹江幻女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更新时间:2019/8/31 16:14:57

  

7、温馨的夜

林跃没主意了。

“你把瓶口放在火上使劲烤,烤到里面有吱吱声的时候,再用毛巾衬住使劲拧瓶盖,正三下,反三下,然后闭上眼睛说:‘丹江幻女,我的宝贝,你出来吧。’我就会出来了。”

“丹江幻女?”林跃惊得汗毛倒竖,“你该不是丹江河的龙女或什么妖女吧?”

“难道香樟姑娘没对你说她要送你宝贝?你要怀疑我是妖怪,再把我埋到香樟树下吧。”花瓶生气了。

林跃当然记得绿裙女在梦中多次提到过的宝贝,难道她送我的宝贝就是这个花瓶?于是说:“那好,我试试吧。”

可是,大半夜,林跃到哪里生火呢?他想来想去,最后想到了液化气,于是他抱着瓶子下楼,走进了厨房,打开了液化气。

响声惊动了林跃的父母,父母的屋里亮起了灯,母亲打着呵欠问:“老林,你听,半夜三更的,是谁在厨房里?”

林跃愣了一下,编谎道:“妈,是我,我渴了,起来烧杯茶喝。”

母亲说:“冰箱里有冰红茶,还有酸酸乳,都是现成的,你取一瓶不就完事了?”

林跃继续说谎道:“妈,我肚子不舒服,想喝口热茶。”

母亲说:“那我起来给你烧水?”

林跃父亲对林跃母亲说:“他都这么大了,你还要把他搂到怀里,他想喝口热茶,随他的便吧,睡你的觉。”

父母屋里的灯灭了,林跃长出一口气,继续抱着瓶子在液化气上烤。大约十来分钟后,听到了吱吱的声音,他关掉了液化气,拿过毛巾正要开瓶口,花瓶里面又有声音了:“这里离你父母近,别惊动他们,把花瓶抱到你的房间里你再开口。”

林跃回到房间,刚拉亮电灯,花瓶里面又开腔了:“我要出来了,你千万不要点灯,我见不得光。”

林跃只好关掉灯,叹息道:“你不让开灯,看不见找毛巾怎么办?”

花瓶里面说:“随便找一个东西衬住,只要不烫着你手就行。”

林跃又问:“那我打开后看不见你怎么办?”

花瓶里面说:“放心,你一打开,一切都能看清楚了。”

林跃摸索着找到枕巾,一咬牙,按花瓶交代的方法打开了瓶盖。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接着是幽幽淡雅的荧光,室内的一切都渐渐能看清了,只是光线有些异样,再接着是一股青烟飘出,慢慢凝聚,聚而成形,一眨眼,他面前站着一位风韵卓越的美女:乌云一样的黑发盘成了高髻,魔鬼般的身材穿着古代的礼服,玉润的脸庞上镶着两只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好像两个透明的圆宝石。女子见了林跃就要跪下来,答谢他的相救之恩。林跃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赶忙上前把女子搀到床边坐下,口中说:“我该不是做梦吧?”

那女子秋波闪闪说:“林公子,你活在现实中,你活在凡世上。”

林跃说:“我咋感觉我灵魂出窍了?”

花瓶女说:“你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你的灵魂和躯体是一个完美的统一体,你失态、失控,是对我到来的不信任。林公子,你不必大惊小怪,你救了我,我绝不会伤害你。”

林跃:“你是谁?我怎样才能相信你?”

花瓶女:“我叫岳芬,你听我说说我的身世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有什么身世?”林跃将信将疑。

岳芬:“我是个孤儿,靠沿街乞讨长大,十岁的时候被岳飞将军收为义女,岳将军给我起了名字,叫岳芬,从此我就跟着岳将军风里来雨里去。长大后,当上了岳将军的侍从,岳将军写的脍炙人口的《满江红》还是我帮他磨墨的。”

当林跃听说她是爱国将领岳飞的侍从时,对她肃然起敬,忍不住问道:“可是,可是,你是怎么屈就在这个花瓶里的呢?”

岳芬继续说道:“后来岳将军犯莫须有罪名被害,岳将军身边的人也难逃厄运,我们一个个被秦桧派的官军追杀。幸运的是追杀我的那个官爷赞赏岳将军的为人,不忍杀害我,可又不敢违抗朝廷,他对我说,他懂法术,愿把我的魂魄收集起来,将来会有重见天日的时候。我的魂魄被他装入了花瓶内,他向上交差的只不过是我的行尸走肉。那个装着我的花瓶被他带来带去,我也不知道他怎样把我带到这个地方埋了起来。”

“再后来呢?”林跃急于知道下文。

岳芬继续说:“后来这地方落下了一枚香樟种子,长了一棵香樟树,我就一直躺在香樟的脚下。寂寞了,我们就用我们的方式聊天,我们相依为命,不离不弃。最近,我发现她见了我总是唉声叹气,就问她原因,她说,这家主人要张罗着盖房子,要把她连根拔起,她的身子将被用来做门窗,装我的花瓶也会被人发现,弄不好将被人踢来踢去。我一听,也害怕了,万一花瓶被人踢烂,我的魂魄将四处飘散,我将成为无处存身的孤魂,我就求她快想办法。她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求林公子救咱们,如果林公子能发善心让咱们躲过这一劫,她就有机会把花瓶送给林公子,让我开云见日,她宁愿独噙寂寞。”

“她为什么要把你送到我身边呢?”林跃忍不住问:“为什么不送我现实世界的姻缘呢?”

岳芬:“因为现代追逐时尚的婚礼把你折腾得焦头烂额,让你至今光身一人,即便现实中有在意你的姑娘,身体上和意识形态里都带有世俗那种哗众取宠,急功近利的成分,都难以摆脱世俗的羁绊。她要为你带来一份纯净的、原生态的爱情,让你的终身大事超凡脱俗。她给我创造机会变成人,到你身边报恩,和你相濡以沫,摆脱世俗的偏见,一起寻找爱的真谛。”

“那香樟仙子呢?”林跃追问:“她为什么不来,而让你卷入喧嚣的红尘?”

岳芬:“因为她是树木,她冥冥之中的灵性是施展的空间是土壤、空气和水分。她说,为了能让你从时下的土豪婚、黄金婚解脱出来,为了你身边多一些朴实的绿色的爱,少一些浮华的泡沫的情,她愿日夜站在那里为你和你的情缘遮风挡雨。”

林跃忍不住赞叹道:“人世间有很多薄情寡义之人,想不到树木会这样有情有义。后来呢?”

岳芬:“那天你父亲找人来挖树,你大义凛然出面救了我们,这一切香樟姑娘都给我说了,她说她要兑现诺言,找机会让我和你相遇。我也想早点重见天日,就等啊等啊,终于等到天上下雨了,这时香樟用脚轻轻地踢着我说,‘岳妹妹,你的好运来了,去到你心上人身边吧。’”

林跃听到这里,急忙打断了岳芬姑娘的话头:“停停停,你比她早,她为什么喊你妹妹?”

岳芬:“我是比她早,可我从遇害那时起,就永远定格在我26岁的青春里,香樟姑娘却是一天大一天,最终她成了我的姐姐,我成了她的妹妹。”

林跃私有所悟:“原来是这样!”

“我哽咽着说,好姐姐,我舍不得离开你啊!香樟姑娘流着眼泪笑着说,‘舍不得离开也得离开,咱不能言而无信,是不是?你去服侍这家的少主人吧,他叫林跃,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你把高尚的、纯真的爱情带给他,让爱情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给迷茫的年轻人做个榜样,善莫大焉。’林公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去刨花瓶的时候,那树叶上落下的水珠是香樟姑娘的泪水……”岳芬说不下去了。

林跃:“泪水?你说她在流泪?”

岳芬:“我们相处那么多年,有什么话,有什么烦恼我们彼此能相互说说。我一到你的身边,她的满腹心酸话向谁倾诉呢?”

“你就不能隔一段时间再和她沟通沟通?”林跃很好奇地问。

“卷入红尘就打破了原来的格局,打破了格局,凡尘世界和出神入化的境界的交融点就消失了,她只能默默地、深情地关注着我们进展的每一步。不过,她能随风在我们的梦境中出现。”

林跃大惊,他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身边却又实实在在坐着一位楚楚动人的年轻女子。他忍不住问:“岳芬,这种光线不是自然光,我有点看不惯,我想开灯好好看看你的模样,可以吗?”

“林公子,求求你千万别点灯。”岳芬声音发抖。

“为什么?”林跃纳闷。

岳芬:“我现在还不成型,还是一股烟,见不得人间的光,一有亮光,我身上的一切就很难聚拢到一起了。”

林跃:“这怎么可能呢?现在你就在我面前,我看得真真切切的,只是看不透你的真面目。”

岳芬:“你不知道,这是幻光映射的我的躯体轮廓,一旦见到异光,一切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跃:“什么是异光?”

岳芬:“灵异之外的光线,比如,日光、月光、灯光、火光、金光、水光。”

林跃:“那香樟姑娘不知道今天雨后天晴,月光皎洁,她还敢让你出来?”

岳芬:“你看现在有月光吗?”

林跃又是一惊:“没有啊,外面黑暗暗的,怎么回事?”

岳芬:“难道你没听说过天狗吃月亮吗?香樟姑娘找的就是这个机会。”

林跃:“我想起来了,今儿晚上月全食。”

岳芬:“香樟仙子为什么要安排这个时候让咱们见面,她是动了脑筋的,她选择雨天让我露面,选择月全食让咱们在一起,月全食的全亏一过,月光就会避开你的窗棂,她就能用她的树冠为咱们遮光了。”

林跃:“原来如此,那什么时候我能在人间的光线下见到你呢?”

岳芬:“香樟姑娘说得七天,人有七窍,光有七色,七天一过,我就能堂堂正正站到你身边了。香樟姑娘还说,我对光的适应将会有个过程,初开始是绝对不能见到一点异光,然后会慢慢走向光明。不过,现在你想点灯的话,等我再藏进花瓶之后再说吧。”

“不,我想听你说话。”林跃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说:“求求你,先别离开我好吗?”

岳芬:“我也想和你说说话,林公子,我今天能在你身边,真的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跃:“以后别叫我林公子,听着不顺耳。”

岳芬:“我也觉得生分,那我该叫你什么?”

林跃:“我叫林跃,你直呼其名,听着亲切。”

“恭敬不如从命。”岳芬柔声说:“见到你房间里的一切,好多东西我都不认识。林跃,你能告诉我吊在房顶那个圆圆的铁棍是什么武器吗?”

林跃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她指的是电棒,就告诉她:“那不是什么武器,那是我用的灯,叫电棒。”

“灯在那么高,点灯、熄灯不麻烦吗?”岳芬惊讶地问。

“那不用擦火柴点,手拉一下绳子它就亮了,再拉一下,它又灭了。”林跃说着就去摸开关绳子,突然他觉得身边的岳芬打了一个哆嗦,他马上住手了。

岳芬:“那个方方的板子是什么?”

林跃:“那是电视机。”

岳芬:“电视机是干什么用的?”

林跃:“打开电视机,就能看电视剧。”

岳芬:“电视剧?电视剧是什么?”

林跃:“就是你们古代说的戏,里面好看的,好听的可多了。”

岳芬:“有杀外贼除奸佞的戏吗?”

林跃:“当然有了,岳家军的戏就常常出现。”

岳芬:“那现在能看吗?”

“当然能……”林跃要开电视机,猛然想到“异光”之说,又住手了:“不过,那需要光。”

岳芬:“那就晚一天再说吧。那这个方方的板子是什么?”

林跃:“这是电脑。”

岳芬:“电脑能干什么?”

林跃:“电脑的功能可多了,能看电视剧、能看电影、能玩游戏、能卖物购物、能看病、能写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

岳芬:“不一定是万能的吧?电脑能嫁情郎娶新娘吗?”

林跃:“能啊,电脑能给年轻人提供情感世界的平台,能让年轻人通过视频聊天,告别枯燥的单身时代。”

岳芬:“你这里有电脑,为什么不娶一房太太回来?”

“这……”林跃一时语塞:“这……这么给你说吧,电脑能给你提供好多好多意中人,但像绳子一样捆绑着年轻人手脚的还是那天价的婚姻,达不到‘一动不动’标准的,一样难以找到‘一动不动’的伴侣。人类发明伟大,科技突飞猛进,但都冲不破金钱的篱樊。”

岳芬:“香樟仙子说的爱情被世俗绑架了,婚姻被金钱俘虏了,原来是这么回事。电脑能写信吗?”

林跃:“当然能了,对了,如果你们那个时代有电脑,你就能够把你们的冤屈写下来,一眨眼功夫就能把秦桧残害忠良的举报材料转交给皇帝。”

0

7、温馨的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