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八十章 无差别扫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章 无差别扫荡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9 11:01:52

义勇军的庆祝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被攻击上来的日军追杀的牺牲过半,罗霄英带着剩余的战士们四处逃亡。

抵抗人员逃跑了,日本人因为亲王的战死,转嫁仇恨到原住民众身上,一场灭绝人性的灾难将要临近。

台湾十八尖山,日军指挥所帐篷里,所有的人都在紧张忙碌着,特别是那台发报机,一直在“滴滴答答”响个不停。

日军报务员手指的机械运动变成了电磁运动,然后变成了微波运动,通过天空,飞向太空,然后降落在了东京。

这是近卫师第一旅团长佐川太郎的电报:

是日,北柏仓宫能久亲王及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少将在台湾新竹,误中原住民抵抗分子地雷殉国。对于如此野蛮行径,吾将以“无差别扫荡”伐之,以慰天皇陛下圣威。

近卫师第一旅团长佐川太郎

放下电报纸,佐川太郎讯问参谋:“炮団は今位置しています?(炮团现在那个位置?)”

“あと2時間で着きます。(再有两个小时到达。)”

听到参谋的回答,佐川太郎慢慢走到沙盘跟前,看看手表:“闘牛山,「無差別掃討」は無差別砲撃から始まる。(对牛埔山的“无差别扫荡”,首先从无差别炮击开始。)”

参谋脚跟一碰:“は!(嗨!)”

台湾新竹佳溪镇,林氏祖医的客厅内,林谦华大夫不停地用竹签调亮油灯,看着手里的古书,一边看了看对面的人。

他的对面坐着一个日本人,名叫岸介隆一。

他一直保持着一副谦恭的坐姿,脸上看似很平静,但额头上不时冒出硕大的汗珠,说明他心中极度焦虑。

这种寂静又保持了5分钟之后,岸介隆一说道:“谦华君,你我有八年的交情了吧?从日本东京大学,到德国海德堡大学,我们几乎都是同班,在德国还是上下铺。按照中国的说法,我们是亲兄弟。”

林谦华合上书本,看了一眼岸介隆一:“岸介君,我想现在已经是深夜23点了,你不是专门来给我叙旧的吧?”

“那当然。傍晚的爆炸听到了吗?”

林谦华说:“我是医生,对军事不敢兴趣。你的诊所不是在台北吗?你怎么在这样的时候到这里来了?”

岸介隆一这时站了起来,他活动了一下脚腕,然后站到林谦华面前说:“你对军事不感兴趣,可军事行动如果开展起来,就要伤害到你。大日本帝国的北柏仓宫能久亲王和山根信成少将傍晚被原住民炸死了。现在皇军要对这里进行‘无差别扫荡’。你知道‘无差别扫荡’什么意思吗?就是对每个活着的人‘咔咔’。”

岸介隆一做了一个温柔的抹脖子动作,然后又坐起来,欲言又止,手拿起来,又放下去。

林谦华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安,但很快就又恢复了常态:“你们就不该来这里,更不该趁火打劫来这里。荷兰人来了,不是被打跑了,你们祖上不也来过了,照样被打跑了。这里是中国人的地方,大家做邻居不就相安无事了?就像你我,不是还有的朋友做吗?”

岸介隆一推推眼镜架子,恳切地说:“《马关条约》,战争,这是政治,我和你一样,不要关心。问题是,现在皇军马上要杀死这里所有的华人,我想保护我的朋友不被杀头。”

说到这里,大家都无话可说了,又静静地僵持在那里,只有微风吹进来,麻油灯脆弱地随着风向,忽闪忽闪地飘逸着可怜的灯光。

阿祥走进屋来,他看看岸介隆一,又看看林谦华,看林大夫没有避嫌的意思,就走到林谦华身边说:“林大夫,所有通道都被封锁了,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杀人了。据说再有两个小时,这里要变成无人区。”

岸介隆一激动地站起来,弯腰对林谦华说:“你看看,我不是瞎说的吧?也不是骇人听闻吧?皇军的炮团已经开始架大炮了,马上要把这里所有房子炸平。你还要和我探讨对错吗?这是战争,说不清楚对错,没有时间了,谦华君。”

阿祥也有些着急地插话说:“您不要犹豫了,岸介先生这也算是个…情义吧。不然我们少爷就…”

林氏祖医后院屋子里,林胤依偎在母亲怀里,眼睛朦胧着,又似乎睡不着。听着妈咪哼着小曲,突然他问道:“妈咪,岸介干爸是好人吗?外面可都是坏人。”

林夫人轻轻拍拍他:“胤儿,睡吧。大人们还要商量好多事情呢。”

林胤挣扎着抬起头,对着妈咪的脸说:“妈咪,不用商量,你们走吧,我要留下,这样做了,今晚就少死好多人。”

林夫人闻言大吃一惊,她看着儿子那闪亮的眼睛,林胤也看着妈咪的眼睛。“你怎么知道?”

“妈咪,我知道。刚才我的这儿闪过好多影子,有一个影子告诉我的。”说着话,林胤从妈咪怀里挣脱出来一支小手,指了指自己的眉心。

林谦华和岸介隆一的谈话还在继续,林谦华问:“什么条件?”

岸介隆一喝了一口凉水:“不是条件,是前提,军方就是这么野蛮。一是林胤留下,由我来抚养,二是“金疮砂”秘方给我。”

林谦华想要说什么,被岸介隆一制止住,他掏出怀表让林谦华看。

“谦华君,再有一个半小时就要扫荡了,你们现在赶到新竹码头还要两个小时。不要再犹豫了。我知道,你想说,第一条是我的主意,是的,我承认,我太喜欢林胤了。你们在路上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情况发生,林胤只要放到我这里,他就会绝对安全。再说,你我在德国也算是生死之交,你还信不过我吗?”

林谦华迟疑着,想说什么,终于换了话题:“那…那…那我把阿祥留下照看林胤?胤儿从小都是他带大的。”

岸介隆一爽快地回答道:“没有问题”。

林谦华又说:“岸介君,‘金疮砂’是我们祖上六代传下的秘方,本来我可以死,都不会给你们,但你们的屠杀如果能够推迟12小时,让妇女孩子们逃出去,我就给你们。”

“没有问题,我答应你。”

岸介隆一对外面吆喝一声,一个日军军官跑了进来。岸介隆一对他威严地说:“佐川太郎将軍にすぐに知らせてください,12時間後に攻撃を開始してください。(立即通知佐川太郎将军,请推迟12个小时后再发动进攻。)”

日军军官立即立正弯腰低头:“は。攻撃は12時間遅れて開始される。(是,推迟12小时后再发动攻击)”说完立即转身向外跑去。

日军士兵跑了出去,渐渐跑远的声音慢慢消失在寂静中。

台湾十八大尖山的日军指挥部里,佐川太郎旅团长站在墙上的地图前,一边看着地图,一边看着参谋们在上面做标记。他突然问一个作战参谋:“这张地图上的错误你们纠正了吗?”

一个年轻的参谋立即停下手里的工作,立正报告说:“报告将军,原来地图上向南至苗栗的东侧山路标记错误,已经进行更正,比原来路程缩短5公里。”

佐川太郎又问身边的副官:“大炮安装进度如何?”

副官报告说:“大炮已经全部安装完毕,等候发射指令。”

佐川太郎满意地点了一下头,走回沙盘。这个时候一个传令兵跑了进来,向副官敬礼,交给副官一个文件,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副官打开文件看了一眼,走过来,递给佐川太郎:“这是岸介隆一阁下送过来的通知。”

佐川太郎打开那张白纸,只见上面写了一行字:将軍閣下、12時間後に攻撃開始。(将军阁下,请推迟12个小时后再发动进攻)

佐川太郎扫了一眼,笑笑,拿出怀表看看,时针将近24时30分,他把字条烧掉,撕掉,然后说:“この字は存在しない,私は命令した,掃討が始まる。(这张字条不存在。我命令,扫荡开始。)”

“掃討が始まる”的指令从作战参谋的电话筒里传出去,很快就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指挥部侧面的大炮阵地上,呼啸的炮弹从炮膛口曳光飞出,带着刺耳的声音飞向夜空。

远处,开始传来爆炸声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密集。

林家祖医客厅里的林谦华和岸介隆一被轰隆的炮声一震,都很感意外。岸介隆一脸尴尬,他站起来,很真实地向林谦华鞠了一躬:“谦华君,很抱歉,军人有时…就是不讲信用。我想,您还是赶快走吧,再晚,我已经没有把握控制您的安全了。”

林谦华无声地站了起来,不说话,也不动弹,迟疑了片刻,才缓缓地说:“唉,我要把药方写下来的。”说完慢慢地移步向里屋走去,到了屋门口丢下一句话。

“阿祥,你进来,我把药方写给你,还有药房钥匙交付与你。”

“哎。”阿祥答应一声,跟着进了屋去。

林谦华在屋子里透着窗户对着后院叫了一声:“夫人,你去陪陪客人吧。”

林夫人抱着林胤从后院走了进来,岸介隆一兴奋地迎了上去。

里屋,林谦华把一个纸条塞到阿祥手里,又在阿祥耳边窃窃私语了一番。

原住民义勇军的阵地已经被炮火覆盖了,在炮火的闪烁中,许多人倒下来,有的受伤,有的丧生,一时间大家慌乱一团。苗二虎正在指挥着人们进行救助,罗霄英跑了过来,拉着他说:“苗二虎,不要救人了,来不及了,你看周围,村村寨寨都被轰击了,看来倭寇要在这里制造无人区。一会他们就要攻上来了。”

正在说话间,一队日军已经攻到了前沿阵地,与阵地上的住民厮打起来。刀枪剑戟的相互磕碰声音,还有双方人员中枪中刀的惨叫声,一阵阵传了过来。罗霄英楞了一下,接着对苗二虎说:“你带人往西南走,那里是悬崖,有藤条,我带人掩护你们。记着,多出去一个人就是多一颗子弹。”

苗二虎挺起身子说:“是,首领,我们在新竹南边等你。”

罗霄英说:“不用等我,你们一直往南撤,总能碰到义勇军,或者是民主国的队伍,投靠他们,就能继续打倭寇。”

苗二虎往地下一蹲,给罗霄英行了一个礼,吆喝了一声:“能跑能打的,跟着我撤退,剩下的跟着头儿阻击。”

他的话一落,立即有一些人跟他走了。他们刚离开,一阵发炮弹打过来,轰隆隆几声爆炸,死伤多人,罗霄英也负了伤,他索性脱下上衣,带着人往竹林阵地冲了过来,在夜色中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战。

林氏祖医这里,岸介隆一看看林夫人似乎累了,就忍不住站起来,想要接过孩子,但林夫人躲过去了,坚持抱着林胤,眼泪扑打扑打滴落在林胤身上。

岸介隆一的两手在身上无聊的拿搓了几下,然后说:“嫂夫人,请放心,我视林胤为我的亲生儿子,如果哪天我们见面,我一定把他还给你们。当年在德国,是谦华君救了我,从那时起我们就像亲兄弟,这么多年,你都是知道的吧。”

0

第八十章 无差别扫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