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岛>第八十三章 虎口巧脱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三章 虎口巧脱险

小说:谍岛 作者:山河独白 更新时间:2019/11/12 10:46:50

台北龙山寺的正殿门口,七个警察,还有六个便衣聚在一起,向一个头目模样的人汇报着各自的信息。这个头目听完所有的报告后,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只雪茄,放到嘴巴里面,在人们周边走来走去。这些部下的眼睛就看着头目运动,卑躬地随着他而移动。

这个头目是台湾总督府警视厅高级探长何君力,根据情报,今天有一个帝国特工总部点名要的要犯,要在这里回见一个重要的人,如果他今天能够把这两个人都抓起来,他就立下了天下第一奇功。退一步讲,如果只逮到帝国总部的钦犯,他也能够顺利的晋级加衔,从此飞黄腾达。

现在他的部下给他的全部是无用的信息和情报,这让他非常生气,不过,他牢记着老师的教诲,在最不顺利的时候,谁能够保持冷静,谁就能取得最后的成功。

突然又有一对日本军人端着枪走了进来,正殿和院子里的游客,吓的一片慌乱,军警费了好大劲,打伤了十几个人,才把这些人都押到右侧一个墙根前矗立着。

又有两个尉官威风凛凛地走了进来,何君力马上迎了上去。尉官的后面有一个身穿西装,头戴礼貌的人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根德国皇室的手杖,外表异常儒雅。何君力跑到他的跟前,马上一个立正,鞠躬,然后报告说:“报告机关长,我等已经恭候多时。”

这个人是南野高桥,“大日本南支派遣特务机关”机关长,日军在中国东南沿海一带的陆海军特务系统总负责人,此时还兼任台湾总督府警视厅副厅长。他受过日本著名特工甲贺流家族的嫡传,又是从小生在中国东北,长在东北的“中国”人,所以是日本南下战略的重要执行派别的代表人之一,在日本特工系统享有极高威望,还被天皇敕封为皇家侍卫长,这有点像大清国当年的带刀侍卫,就是在皇上面前也可以带刀。

南野高桥是典型的日本人身材,身高较矮,不到1。7米,但是四肢均称,肌肉发达,头脑灵敏,五官端庄。他还受过很高的教育,具有很深的贵族情结,早些年去德国进行特工培训经验交流时,受到当年德国总统兴登堡侍卫长的欣赏,赠他一把德国皇室的手杖。这也标志着,他办事的风格,严谨,周密,钟表般的机械。

此时他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何君力,问道:“这个人是弘祥大师吗?”

何君力看了一下,说:“我这里有一张他做法事的照片,您对比一下。”

南野高桥拿着照片仔细地看着,又横过来对比着,然后看着何君力说:“嗯,有几分相似,他在哪里?”

何君力说:“应该在后面某个大殿里。”

南野高桥说:“那就立即去查找,发现之后立即吹警笛。”

“是!”何君力一挥手,带着一帮人迅速向后面包抄过去。

此时,在后院的禅房里,小林直一郎坐在那里,还在追忆着过去的岁月。弘祥大师轻声问道:“你还记得起那个林氏祖医吗?高高的大门,进了大门,左边是诊室,右面是药房,后面有病床,你总是在这几个屋里,跑来跑去…”

林氏祖医?林灏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幕清晰的画面:

一个小孩依偎在母亲怀里,眼睛朦胧地看着天空。“妈咪,岸介干爸是好人吗?外面可都是坏人。”

母亲拍拍他的身子说:“胤胤,睡吧,大人们还要商量事情呢。”

小孩说:“不用商量,你们走吧,我得留下,这样今晚就少死好多人。”

母亲闻言大吃一惊,她看着儿子那闪亮的眼睛,说:“儿子,你怎么知道呢?放心睡吧。”

林灏收回思维,明明看到了母亲就是自己的妈妈,那个胤胤就是自己。他又突然似乎看到:

一个中年男人把一个小孩交给了另外一个中年男人。“岸介君,拜托了。阿祥,你赶紧去找林胤的衣物,一会随岸介君走。”

阿祥说:“遵命,林大夫。”

那个中年男人看着熟睡的孩子说道:“你这个小灵宝,我要把你培养成为帝国的神器。”

这个小孩没有睡着,他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抱着他的这个男人,这个干爸,岸介隆一。

小林直一郎明白了,这个叫做林胤的男孩,就是自己,那个迷茫却又清晰的眼光,后来经常会闪现在眼前,只是没有今天这样清晰罢了。

“您,就是阿祥叔,我,就是林胤?……这么多年,您是怎么…活过来的?”

弘祥大师睁开了眼睛说道:“我活着,就是为了反抗日本的占领,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可爱的林胤。”

小林直一郎问道:“现在,我的父母亲呢?”

“他们应该在东南亚某个国家,有生之年…恐怕我们很难见面了。”

小林直一郎正要说话,突然外面依稀传来杂乱的声音,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仔细再听,似乎有一个和尚在问:“你们是什么人?后院闲人一律不得入内。”

何君力拿出一个证件说:“看清楚了,台湾总督府警视厅。”

小林直一郎马上站了起来,那个小和尚略显得有些紧张,小林直一郎看看弘祥大师,大师依然没有一丝惊慌。他对小僧说道:“我们暂时要出去避一避,余下的事情就由你来料理了。”

小僧说:“放心吧,大师,一切如愿,一切随缘。”

此时,已经明显可以听到外面一群人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弘祥大师走到佛龛跟前,他按了一下佛龛底座上一个不起眼的按钮,佛龛向右边慢慢异动起来,闪出一个地道的入口。弘祥拉着小林直一郎走到了里面,佛龛慢慢自动合上了。

这个地道的高度刚好够小林直一郎直起腰来,并不宽敞,但是两个人一前一后,两边还是有些余量。地道里隔一段有一盏油灯,虽然昏暗,但已经使人行走无恙。小林直一郎边走边把头部伸向前去,询问大师。“弘祥大师,不,阿祥叔,我怎么能够找到我的父亲母亲呢?”

“今后,在你的记忆和语汇里,还是叫我弘祥吧。阿祥在日本的危险人物登记表中已经死亡。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再有10分钟,他们就可能追上来了。”

“嗯。”

“此生此国,经历万劫不复灾难,一家,一族是否能够繁衍,尚不可知,你既然是吾华人,当不尽余力为国斗,为族争,为正大光明奋发。等到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之时,自当阖家团圆,民兴国昌哉。”

“大师教诲…后生渐开谜沌。”

此时此刻,在这座禅房的三维立体空间里,地面上正在发生着另外一幕:

何君力带着一群人闯了进来,但见小僧一个人攀爬在屋梁上,正在为一盏油灯续油。他看到一群人进来,就轻敏地从屋梁上跳了下来,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请问施主有何贵干?”

何君力走上前去,也双手合十回礼说:“请问,弘祥大师现在何处?”

“大师已经云游出门,施主请回吧。”

“哼,刚才还在这里,罗三,你的情报不是很准吗?怎么是个空屋子啊?”

行动队长耐不住性子,大声呵斥下属,何君力说:“千崎队长,刚才门口的小和尚那么大声音说话,肯定是在给里面报信,阿祥肯定是躲起来了。”

千崎队长就下令道:“搜,给我搜,只要他在这间屋子里,一定要把他找出来。”

小僧一看,这帮人还是如此无礼,倒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的又一个飞跃,跳到了梁上,继续给油灯添油,倒是把那些特务们着实吓了一跳,他们想不到,这寺庙里一个添油僧,竟然功夫如此了得。

此时,弘祥大师和小林直一郎已经走到了地下通道的出口处,小林直一郎问道:“弘祥大师,您怎么离开这里?”

弘祥大师站了下来,心中抑制不住亲人久别重逢的喜悦,和喜极悲来的伤感,唯一的抚慰,就是用手轻轻地整理着小林直一郎领子上的纽扣,然后小声说:“我自有办法,倒是你,千万不能暴露身世,否则便会枉费了你父母的舐犊之情。”

小林直一郎一向傲慢自大,轻狂,此时,他的心灵经历过了下午痛入神经的洗涤,此刻似乎来了一个质变,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他轻轻握住弘祥大师的手说:“那,我们何时能够再见面?”

“既然不是初见,自会再续后缘。还有一些重要资料,我未带在身上,总有一天会还给你。”

说完,小林直一郎按照弘祥大师指示,出了一个房门,就是一条弄里的宗祠,厢房,他走出厢房,从容地离开了。

龙山寺的前院后院现在都是军警,他们在仔细地寻找着弘祥大师。

何君力则带着人仔细寻找暗道机关,他们现在已经忙碌的浑身是汗,满身泥土,也一无所获,何君力拿出一只香烟,点着了,吸了两口,又拧灭,显得有些焦躁不安。

南野高桥很悠闲地走来走去,他漫步走到了禅房里,似乎对着屋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很感兴趣,又很爱惜,用手仔细地抚摸着那些沁润着历史沧桑的家具,墙壁。

慢慢地,他看到佛龛上的佛雕很有艺术魅力,就拿出一副洁白的手套,戴好,轻轻地抚摸着佛像上精美的刀工,然后看看手套上的灰渍,轻轻弹去,又去擦拭着。

忽然,他的手无意间碰撞了底座上的机关,佛龛慢慢移动打开,闪出一条缝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此时,何君力也带着几个人来到了禅房,南野高桥说道:“何君力,在这里,你带人下去追,我在龙山寺外围布控,谅大师走不远,我们要好好拜拜。”

“哈依!”何君力带着三个人钻进了暗道里,沿着暗道向里面追去,因为人多,速度又快,他们过去之后,暗道里的油灯都被风吹过,一个一个泯灭了。

龙山寺后街大道上,有一家北海道茶道馆,有一个身穿和服,留着八仙胡的男人坐在里面滋润地品着茶道。他头上的大分头锃亮发光,眼上一副圆圆的黑玳瑁镜框让他有几分雅致。茶道老板这个时候送来了一壶滚烫的热水。“东川先生,好一阵子没有看到您了?”

东川慢慢地回复说:“是的,我回京都一段时间,这不一回来就想喝你这里道地的北海道茶了,温柔,沁心。”

“谢谢东川先生夸奖,茶道源于中国,可我们日本人却把它发扬光大,我们统治台湾大概也如此啊。”

“吆西吆西。”

窗外,何君力就站在窗前,看着三拨属下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他也有些丧气,他身子转来转去,毫不在意地把茶道馆里面也浏览了一下,然后对部下叮咛到:“我知道你们都无功而返,他跑了,逃跑了,起码说明他就是那个阿祥。”

一个侦探说:“是的,探长,刚才那个小和尚供认,今天好像来了一个年轻人,一个日本人。”

“日本人?什么样子的日本人?你们赶快给我查,细查。”

这帮侦探分头又去缉捕弘祥大师去了,何君力对着窗户的镜子理理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那个喝茶的东川,东川似乎也正好看到他,所以两个人相互微微点头,算是礼节,然后,何君力大步向龙山寺走去。

东川先生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然后站起身来,也向外面走去。

这个东川先生,正是弘祥大师,他很休闲地出门向大街上走去。

此时在台北的大街上,小林直一郎开着车,慢慢地在市内转圈,嘴巴里还在不停地念叨:“我姓林,母亲姓陈。…我姓林,母亲姓陈。…阿祥,…我一定要找到证据。”

0

第八十三章 虎口巧脱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