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2、粟双飞的身世(山重水复疑无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2、粟双飞的身世(山重水复疑无路)

小说:乱世太平之游园惊梦 作者:三十二画生 更新时间:2019/11/4 16:12:06

高瞻远和惠初霖要找的人是一对名叫秦善、李娟的夫妇,他们当年在大兴戏班待过将近三十年。自从大兴戏班解散以后,他们便搬回了老家秦家村。如今二人都已经六十多岁了,无儿无女,老夫妻俩就只靠家里几亩薄田勉强度日。

秦家村距太平城约有一个小时车程,地方不大,只有十来户人家,而且在家的几乎都是老幼,年轻人大多去了别处讨生活。

高瞻远和惠初霖毫不费劲地就找到了秦善夫妇所住的围着篱笆矮墙的土坯房,并以前沿报社记者的身份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惠初霖告诉老夫妻俩,自己和高瞻远想要写一篇记录粟双飞毕生事迹的文章,所以才特地上门拜访,希望他们能配合做一个采访。老夫妻俩闻言欣然答应了,并热情地招待惠、高二人进屋坐下。

李娟边给二人递水边叹道:“还以为除了我们老两口,已经没有人记得阿得了呢!阿得以前最害怕的,就是大家会忘了他。”

秦善则在一旁解释道:“阿得是双飞的小名,我们习惯了这么叫他。”

高瞻远问道:“你们知不知道最近粟莲君回太平了?”

秦善很是讶异:“您是说君少爷回来了?”继而又摇摇头道:“唉,我和老伴儿已经有一年没上城里去了,怎么可能知道城里新近发生的事情?”

李娟却像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前阵子我们去给阿得的坟头除草的时候,发现有其他人去扫墓的痕迹,当时我们还奇怪是谁呢,现在想来是君少爷无疑了!”

“这些年你们和粟莲君没有见过面么?”高瞻远问道。

秦善摇摇头道:“别说见面了,连信都不曾写过。自打那年君少爷离开戏班,阿得便让我们从此不得再跟君少爷有任何接触。”

高瞻远道:“因为粟莲君回来的缘故,城里又传起了他与粟双飞老板相恋的故事,我们对此非常疑惑,不知道这是真有其事,还是有人杜撰出来的,所以想向二老求证一下。”

秦善听了高瞻远的话,脸色为之一变,有些生气地道:“什么恋不恋的!那都是一些无事生非的人在胡说八道,存心给阿得抹黑!”

李娟也忙不迭地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得与君少爷清白得很,怎么会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关系!这绝对是没有的事,你们二位千万不要听那些人乱嚼舌根!”

高瞻远听了这话,心中有些不快,却仍不动声色地说道:“我和惠兄此行正是想从你们二老口中了解事情的真相,这样我们才能向世人展示一个真正的粟双飞。所以还请你们二位将过去所发生在粟双飞身上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们,而不要对我们有所隐瞒。”

秦善的脸色于是缓和了下了,他叹了口气道:“阿得是我们两口子亲手带大的,我们自己又没有生下过一儿半女,所以在心里早把阿得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阿得也是很争气,十来岁上便红透了太平城,成了响当当的大角儿,连带着我们两口子也处处被人高看一眼。但可惜的是,阿得这孩子福薄,命里总是多灾多难的,所以只活了二十多岁便抛下我们去了。”

说到这,秦善忍不住抹了一把溢出眼眶的眼泪,一旁的李娟也已是泣不成声。

秦善接着道:“阿得生前跟我们提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他最害怕有一天所有人都会忘了他,每当那时候,我们就会哄他说,不管过了多少年,都一定会有人记得他的。如今阿得已经去了八年,虽然他生前的那些事情我们一直还记得牢牢的,但我们也在担心,如果有一天连我们两个老家伙都死了,就真的没有人会记得他了。幸好你们今天来了,这样我们到了地下也能对阿得有个交代了。”

高瞻远有些动容地道:“老人家,只要您把所记得的跟粟双飞有关的一切事情都告诉我们,我们报社一定会为粟双飞好好写一篇文章,让世人重新将他想起来。”

秦善看着高瞻远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地讲了起来:“约莫是一八九八年,还是一八九九年开春的时候,我和老婆子因为家里穷得实在接不开锅,所以只得一起进城挣点钱过活。那时候,大兴戏班的粟班主刚买下大兴戏楼没多久,在给戏楼招杂役,我和老婆子就去试做了一段时间。我在戏楼做些打扫清洁的事情,有时候还跑跑堂,老婆子则给戏班的人做饭洗碗,另做些缝缝补补的小活儿。

“粟班主见我们两口子做活勤快,人看着又老实,在试用期之后便将我们留了下来。粟班主对手底下的人一向很好,给的工钱又多,还在他家里的别院给我们安排了住处,让我们和那些戏班的演员住在了一个大院。

“大概是在我们进了戏班一年之后吧,有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去打扫戏楼,结果还没走近戏楼大门,就远远地看见门前的石阶上放着一个粉红色的包裹,像是有人故意扔在那里的一样。我当下就觉得奇怪,因为昨夜里我关门的时候还不曾有那个包裹。我走了过去,仔细一瞧,却发现那竟不是个包裹,而是裹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孩的襁褓。

“我赶忙抱起来一看,孩子还活着,看起来十分乖巧,虽然醒着,却也不哭不闹,只是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瞅着我。我忙里外检查了一遍,发现这是个男娃娃,而且不缺胳膊不少腿儿,健康得很。此外,他的身上除了有半块玉佩,和那块裹着他的襁褓,再没有其他的东西。那襁褓是用姑娘家的旧衣服改制成的,却看得出是很好的料子。我猜想,也许就像戏文里唱的,是哪家的小姐,跟哪个穷秀才好上了,便有了这个娃娃。只是他们把娃娃生了下来又养不下,所以就扔到了我们这里。

“我把娃娃抱去了粟班主面前,结果粟班主见娃娃长得漂亮,很讨人喜欢,于是将他收作自己的干儿子,取了名字叫‘粟双飞’。又因为娃娃身上那半块玉佩上面写着一个‘得’字,所以我们又叫他‘阿得’。那时候,班主夫人新死不久,粟班主还未续弦,家里没有适合的人照顾阿得,而我们两口子又没有孩子,所以粟班主就把阿得交给了我们照顾,结果我们一照顾就是二十几年。

“阿得三岁的时候,粟班主就开始让他练童子功,然后又接着跟师傅学戏。阿得在唱戏这一块上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天赋,反而比戏班里其他岁数差不多的孩子显得愚钝。只是胜在他能吃苦,不管师傅怎么磨他,他都咬咬牙挺着,从不叫苦喊累的,在练功上花的时间也比别人多了好几倍,所以才不至于落后别人太多。大概阿得心里也清楚,虽然粟班主对他不坏,但毕竟他们是名义上的父子,没有血缘关系,比起亲生的来自是不同,所以并不敢像寻常人家的孩子那样在大人跟前耍赖撒娇,而是处处小心谨慎,生怕做错一点事情,惹班主不高兴。

“而君少爷就不一样了,他虽然从小就寄养在戏班里学戏,但本身他是粟班主的远房侄子,而且家境殷实,父母俱在,也很疼爱他,隔一段时间便会接他回一趟家。君少爷很聪明,学戏学得又快又好,只是有一点,他不像阿得那样踏实,而是爱使些小聪明,为此挨了班主不少打骂。但他却不因此收敛半分,仍旧我行我素,弄得班主也对他无可奈何。”

这时,高瞻远插嘴问道:“那么,这粟双飞和粟莲君的关系怎么样?”

0

2、粟双飞的身世(山重水复疑无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