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 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中)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9/16 10:45:50

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和三一三旅的伍飞鹏都在保定,只不过因为他们战败丢了平津,重庆的蒋委员长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都被软禁了。

尽管他们都是戴罪之身,可二十九军还大有人在,这件事如果被他们的人得到消息捅了出去,上面一定会追查,连他叔叔也要掉脑袋。

他必须告诉叔父,要对关振海及其同党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他离开了保定,把关振海和江龙弄的莫名其妙,这么多天了,除了送饭的狱卒进来与他们说几句闲话,既不见提他们过堂,也没有人来问话,不仅让他们觉得非常奇怪,也让他们憋的难受。关振海原本是个急性子,想发火骂人都找不着发泄的对象,不知道这城防司令搞的什么名堂。

这天关振海终于忍不住了,趁狱卒进来送饭,便问他:“你们的城防司令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们撂在这里不闻不问的,他什么意思?”

那狱卒道:“你急什么,听说我们团长快回来了。”

关振海听了,心里一动,问:“不是司令吗,怎么是团长?”

狱卒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团长是他司令也是他呗,我叫惯了团长一时改不了口,骂都不知挨了多少,以后还真得长点记性。”

江龙信口问道:“你们司令姓甚名谁?”

那狱卒说:“姓刘,刘司令。”

“你们就是徐水过来的那个团吧?”江龙索性把话问到底。

“可不是吗,我本来是当兵的,不知怎么就到这里来管犯人。你们两个是那个部队的,犯了什么案子,怎么被关到这死囚牢来了?”

为了保密,刘子明把监狱里的狱卒都换成了自己的兵,可谓用心良苦。

可他却没想到他的人当中,会有这么个嘴又多又爱管闲事的兵。

“我们什么案子也没犯,也不知道你们司令为什么要关我们。”

“这就奇怪了,”狱卒不解地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关振海还没说话,江龙倒抢着说了:“我们是酒醉打伤人了。”

“就这点事,”狱卒道,“这也不是死罪呀,怎么会关到这里呢?”

“谁知道,我们打了他亲戚吧。”江龙掏出一块银元道,“这鬼地方真

把我们憋死了,烦你给买几包烟两只烧鸡好吗,剩下的给你做小费。”

一块银元就买这点东西,这赚头着实不小,狱卒高兴的连声说好。

狱卒走后,关振海问:“你什么意思?”

江龙道:“我怕你说漏了嘴,这回事情都清楚了,想想咋办吧。”

关振海说:“别想了,就是这么回事,我就不信他能怎么样,到时候要真上了军事法庭,让他们把神泉堡的老乡们喊来一问,不就清楚了。”

江龙不说话了,他知道说了也白说,要说刘子明会把他们弄死,营长怎么都不会相信,因为营长是个正人君子,可这君子气会害死人的。

江龙觉得要有个准备,不能让刘子明得逞,让他庆幸的是,鞋子里的几块银元没被那些人发现,使他有收买狱卒的本钱,那个狱卒是个老实人,而且是一个最被人看不起的老实人,所以才当上了死囚牢火头军里的杂役。

狱卒接过大洋,买了烟和酒,还有两只鸡,稳赚了一大半,他可没想到会有这种好差事,一连干了好几次,他觉得这两人不过是醉酒打错了人,又不是什么犯命案的死囚犯,帮他们跑跑腿,挣几个大洋有什么不好?

他们就这样在牢房里过了几天,江龙的大洋也花光了。

这天有人来问话了,而且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子明本人。

他站在牢房外面,冷冷地看着关振海,足足看了几分钟后,才扭过头马马虎虎望了江龙一眼,狞笑着说:“二位,这里还自在吧。”

关振海和江龙没理他,各自点了根烟,自顾自地大口抽着。

“好!有种。”刘子明问道,“你们不是还有人马么,他们在哪?”

江龙冷冷地回道:“你非法关押国军军官,胆子不小哇!”

刘子明也冷笑道:“说的不错,你们的确是国军军官,不过,是犯了死罪的国军军官,我劝你们还是识相点,要不,可有你们受的。你告诉我你们的人都在什么地方?只要你们照实告诉我,或者你带着你的人来投奔我,本司令念你们都是英雄好汉,可以宽大为怀,杀人的事也可以从宽发落,你还继续干你的骑兵营营长。否则,你们连这个地方都是住不长的。”

“你做梦去吧,我们生是二十九军的人,死是二十九军的鬼!”关振海咬牙切齿地骂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让你把我们一网打尽,让你这贪生怕死的败类阴谋得逞。你不是要将我们送军法处吗,我等着就是。”

“你也太天真了吧?”刘子明阴笑说,“到军法处多费事,本司令还有什么事办不了的,你临阵脱逃,拥兵叛乱,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

这话一说,倒让关振海着实吃惊了,他以为刘子明抓住他,不过是要把他送上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他准备到了法庭上,就能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端出来,不怕他后台硬,可没想到刘子明假公济私,诬陷他们临阵脱逃拥兵叛乱。看模样,他真要对自己和弟兄们下毒手了。

关振海心中一怒,便放开喉咙骂道:“姓刘的,你人面兽心,我关振海是瞎了眼了,还把你当人看。你可要想好了,这事总有真相大白之日,到时候只怕你会比我死的更惨,你们这帮王八蛋,一个也不会有好结果。”

关振海骂中有真相二字,着实把刘子明骂的胆小了,只见他的脸色霎时就变成了死鱼白,他怕的正是‘不战而退’的真相泄露出去。

他气急败坏地说:“行!你就在这里等死吧。”

刘子明本来是想来把关振海奚落一番,出出心中的怨气,没想到却反被关振海骂了个狗血淋头,胆战心惊,不得不赶紧溜了。

他这次去石家庄,没有见到叔父,刘厚德去了战区司令部,等了几天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又担心保定出乱子,只好紧赶回来了。

他担心事久生变,等不及了,立即把几个心腹叫来商量,他要将关振海和江龙二人先行处置,剩下的同党慢慢再对付,反正一个都不能留。

他的参谋长王少琥给他出主意说:“留着他们是个麻烦,干脆拉出去,找个荒山野岭解决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那些人知道了也找不到我们头上。”

这位参谋长王少琥与刘子明是同窗学友,关系非同一般,他虽然不知道师长刘厚德脚踏三只船的底细,却知道守备团不战而丢了徐水,是个死有余辜的罪行,一旦事情真像被战区长官察觉了,自己是守备团的参谋长,自然脱不了干系,便处心积虑的帮着刘子明出谋划策,要把关振海一伙心腹大患置之死地。

如果刘子明采纳了他这个办法,关振海有九条命也难逃一死。

刘子明也觉得这办法不错,便问道:“你们看,这样行吗?”

一个姓李的副官却说:“这办法虽好,但有个问题你们想过吗?”

“什么问题?”刘子明问道。

那李副官说:“他们来的是三个,只抓住了两个,那个逃脱的,能不知道是城防司令部抓了他们的人吗,还有他的部下也没找到,那些人可是一伙亡命之徒,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杀他们两个很容易,可万一走漏了风声,他那些部属知道了,一定要找我们拼命不说,二十九军宋哲元军长,他们旅部的参谋长都在保定,一旦事机不密,让他们知道了可不好收场,所以我们还是要谨慎,想的周到些才好。”

李副官这话,正是刘子明最担心的,宋哲元虽然形同软禁,但战区长官对他都要敬畏三分,他在保定说句话,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再说了,也没听说蒋委员长要追究二十九军战败的责任,连叔父都不敢去惹他,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刘子明无奈的说:“你说的的确有道理,把他弄死是不妥当,他那班部下没有一个是松花蛋,要被他们知道了,我们以后就没安生日子过了。”

他的副团长说:“要想把这事情办的稳妥,就只有送军法处了,可他还有几十个同党没有找到,如果不一网打尽,以后仍然是个很大的麻烦。”

刘子明说:“这事就交给参谋长了,一定要找到他的同党,命令特务连和行动队全体出动,在保定周围仔细搜捕,一旦发现就地消灭,不必报告。”

他想了想又说:“真要将这两人送到军法处,能行吗?军法处那帮人都是认死理不好说话的人,如果他们听到了什么,岂不一样要坏事。”

参谋长说:“这个好办,可以请师长给他们打个招呼,给点好处费,再找上几个人出庭作证,只要军法处把他们的罪名坐实了,还怕他们翻了天不成?”

刘子明拍了拍脑门:“行,就这么定了,这件事就交给李副官去跑一趟,参谋长马上写个材料,给他们拟定几个扎实的罪名,一个是贪生怕死临阵怯战脱逃;二是纵兵入室抢劫奸杀村民;三是率部叛乱枪杀国军官兵。”

说完又交代李副官:“多带几条黄鱼去见师长,凡事听师长安排。”

李副官犹豫了一下说:“我去不太合适吧?”

刘子明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带一个班负责押送,到了师部,把人犯信件和黄鱼一并交给师长,就没你什么事了,你也不用出头露面。”

李副官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头领命。

参谋长又补充说:“还有一件事,必须马上派人去办。”

刘子明不解,问道:“还有何事?”

王少琥说:“神泉堡的人可是个麻烦,怎么办。”

刘子明猛然醒悟,拧着眉毛说:“你想个办法,让日本人去对付他们。”

王少琥马上心领神会,一拍胸膛说:“这事就交给我了。”

刘子明觉得这事万无一失,可以放心了,没有神泉堡的人作证,不怕军法处的人鸡蛋里面挑骨头,既可保住秘密,又不会落下把柄,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让刘子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最信赖的这位李副官,会坏了他的大事。

这位李副官名叫李云昭,他在国共合作之前,就打入了守备师,并博取了师长刘厚德的信用,由文书变成秘书,后来又成了刘子明的随身副官。

李云昭表现老成稳重,又是刘厚德派来的人,刘子明很信任他,这次派他执行押送关振海的任务,就因为他原本是刘厚德的秘书,到了师部好说话。

神泉堡事件引起了李云昭的警觉,他很快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并将这个情况向保定地下党组织做了汇报,刘子明又要对神泉堡下毒手,他决定马上把消息送出去。

1

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