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春秋>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上)

小说:铁血春秋 作者:平老夫子 更新时间:2019/9/15 23:30:47

从神泉堡到保定,本来不过百余公里,也就两天的路程,但因为刘子明的守备团不战而丢了徐水,使日军能够大踏步南下,据小道消息说,保定以北已经出现了日军,还有更麻烦的是,刘子明知道他们要去保定,一定会在途中设下陷进等候他们,也就是说,连那条乡间小路路也不能走。

所以,关振海向老乡打听后,决定再进太行山。

走太行山要绕一大圈,他们的队伍并不庞大,但山路坎坷,他们不但有个马匹辎重队,还有十几个伤员,即使想快,怎么也快不了。

据熟悉这条路的老乡估计说,走山路最快也要四五天才能到达保定。

关振海无奈的说:“不管那么多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这么定了。”

他们饥餐渴饮,夜宿晓行,在深山密林中披荆斩棘,翻山越岭,经过五天的艰难跋涉,终于到达了金鸡岭,保定古城已经遥遥在望。

曾经的保定府,是个非常繁华的地方,可现在却是一片萧条景象。

街上的店铺大多已经关张,有钱的人家早已出城躲避战乱,连国民政府的机构都已南迁,城里除了军人来往,就是一些为生计奔忙的市民,再也看不到昔日那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街上异常清冷,人们个个惶恐不安。

日军的先头部队离县城不过二十多公里,而且正在结集兵力,准备向保定一线大举进攻,以打开南下石家庄,东进山东南下河南的大门。

保定城外,国民党石家庄守备师的部队,正在抢修工事,摆出了一副要与日军决一死战的架势,徐水退下来的守备团,也已进驻保定。

为了防止日军刺探军情,城外到处设了哨卡,检查过往行人,城门以及不是城门的出入路口,都是军警林立,戒备森严,盘査的非常仔细。

这天上午,通往保定的公路上,奔来三匹快马,直往保定飞驰而来。

马上三人身着便装,为首的便是骑兵营长关振海,跟在后面的,一个是骑兵营的侦察排排长江龙,另一个便是原来骑兵营警卫排的排长游大勇。

四天前,他们挥泪告别神泉堡的乡亲,在深山峻岭中绕了个大圈子,昨天旁晚终于来到了金鸡岭,一路的艰辛自不消说了,让他们聊以自慰的是,江龙在保定城外看到国军正在抢修工事,说明保定还在自己人手里,他们可以进入保定。

从金鸡岭顺着山路往东下了山,到保定二十多公里都是平川大道,他们走山路当了十几天步兵,现在又可以纵马扬鞭了,让他们特别高兴的是,保定古还没有失陷。

关振海这回倒是学精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把弟兄们和马匹,隐藏在一条偏僻的山沟里,他带着江龙游大勇去城里打听消息,这地方人生地不熟,他不想在这里再发生任何麻烦事了,找到旅部和参谋长才是他们的正经事。

他们三人一路快马加鞭,很快便来到了保定城外的第一道哨卡,哨卡上有个值班的国军国军少尉,他再三盘问了关振海三人的来意后,告诉关振海说,现在保定城内的军事机关很多,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二十九军的机构,要他们自己去找。

可等他们走后,他立即跑进哨所,往城里打了个电话。

在保定西边城门外的路口,离最后一道哨卡不远处有一家餐馆,关振海三人在这家餐馆门前下了马,里面的店小二出来接着,把马匹牵到后院栓好。

他们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订了一个三人房间。

这时已近中午,关振海说干脆在这里吃了午饭,下午再去打探消息。

江龙游大勇也饿了,特别是饿酒了,这些天就没闻着酒味,江龙点了好几个荤腥大菜和两个小菜,还上了一瓶老白干,三人饱餐了一顿。

江龙游大勇都有过人的酒量,关振海自己更是个大酒罐,区区一斤老酒根本不够他们三个人过瘾,可关振海怕误了大事不肯多喝,游大勇竟谎称方便,顾自起身到柜台上偷偷要了一大碗老白干,躲到餐馆后院独自过瘾去了。

关振海和江龙知道游大勇的把戏,却因为他下午不进城,也懒得去管他。

午饭还没吃完,他们觉发现,门外忽然来了一伙国军,竟把他们团团围住了。

关振海一看,为首的一个,竟是哨卡上查问他们的那个少尉。

江龙以为他们也是来吃饭的,便连忙起身准备招呼。

可没容他说话,那少尉就问道:“你就是二十九军的关振海?”

关振海说:“你这兄弟好忘性,在哨卡上不是告诉你了吗。”

少尉扫了店堂一眼,问道:“你们不是有三个么,还有一个呢?”

关振海发觉这人神色不对,心中有了警惕,眼珠一转答道:“那位早已先行去司令部报到去了,你是来找我们的吧,有什么话就说吧。”

关振海原想跟他套近乎,现在他改变主意了,自己是个中校,用不着跟个少尉讲什么客气,便立时摆出了一副肝火旺盛的派头来。

“你们要到哪个司令部报到?”看来关振海这招并不管用。

在保定城里,司令部可不是一个两个,一个少尉怎摸得着头脑,就这个司令部三字的名头也有点吓人,这个少尉却不管不顾地继续追问。

“你们要找的是什么司令部?”

关振海发火了,“你管我什么司令部,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少尉说:“是关我们司令的事。”

“你们司令?”关振海奇怪地问,“关你们司令啥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少尉看出来了,此人不好对付,不免慌乱起来,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的说:“是……是,是我们司令请你们去一趟。”

关振海就更奇怪了,问道:“你们司令是谁,他是什么司令?”

“我们是城防司令部,刘司令发话了,要你们随我走一趟。”

一说到他们的刘司令,少尉立时来了精神:“外面有车等候,请吧!”

关振海道:“我与你们司令非亲非故,请我干什么,你告诉他我没空。”

说罢便抓起他的二十响挎在肩上,向江龙使个眼色,转身要走。

那少尉见他们要走,竟大喝道:“好你个关振海,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就怪不得在下得罪了,来人,给我把他们的枪下了,押到司令部去!”

立时,只听见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他们身后那十几个身高力壮,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一拥而上,黑洞洞的枪口,直抵着关、江二人的前胸和后脑。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关振海一看,知道来硬的不行,便大声道,“有你们这样请客的吗?不就是城防司令部吗,发火动枪的干什么,走就走哇!”

客店的处,停着一辆大嘎斯货车。

关振海已经意识到了,大概又中了暗算了,但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被押着上了汽车,这车便直接进了城,一直开到了城防司令部。

进了城防司令部,一群凶蛮壮汉二话不说,把他们从车上拉下来,对着二人就是一顿兜头毒打,直打得两人遍体鱗伤,随后又把他们关进了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淡,他们发现,门和窗户都被蒙住钉死了。

这屋子里除了三张木板床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关振海明白,这正是为他们三人准备的住处,要不是游大勇偷着喝酒,这三张床就绝对不会空下一张,游大勇这酒喝出功劳来了,他躲过了一劫。

“他娘的,下手真狠,这是怎么回事?”

关振海抚摸着身上的痛处骂道:“不是说城防司令请我们吗,我们是不是大白天撞见鬼了,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们跟城防司令有什么过节?”

“营长,我看我们这回是碰上对头了。”江龙担心地说。

“什么对头,我们得罪谁了?”关振海尤自不解地问。

江龙也抚摸着伤处说:“依我看这个架势和这位城防司令,好像与神泉堡的事儿有点儿关系,营长您应该还记得吧,这个城防司令姓刘,守备团长不也姓刘么,他要把我们送军法处,这个刘司令就把我们关押了,我看他们可能就是一伙的,说不定他们就是自家人,已经串通好了,就在这保定等着我们呢。”

关振海道:“别胡说八道,都是团长司令的,会那么鼠肚鸡肠,而且我们是惩处抢劫杀人的恶棍,这是战时军纪,又没杀错,他敢借机报复。”

江龙苦笑着说:“我的营长耶,你别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那个刘团长明知抢劫杀人的就是他的部下,却一个劲地要往我们身上癞,我敢打包票,你信不信那些士兵就是那团长指使的,要不那些兵哪来这个胆,我们挡了他的财路,杀了他好几个士兵与两个少尉军官,那个刘团长不记恨才怪,而且他知道我们一定会来保定,就设下了守株待兔的奸计,这不是明摆着等着我们自己送上门来么。”

听江龙这么一说,关振海有点相信了。

他问道:“照你这么说,我们是刚出狼窝,又进虎口了。”

江龙一边点头一边说:“落在他们手上,看样子不死也要脱层皮。”

关振海问:“你的意思,我们这回是九死一生了。”

江龙点点头说:“我看是差不离了。”

“也不一定,如果大勇没喝醉的话,还有出去的希望。”

“问题是大勇能逃出他们的魔掌吗?”江龙摇着头问道。

关振海认为江龙太悲观了,便没有说话,心中却暗自思量起来。

他不相信城防司令有这么大的胆量,敢把他们怎么样,因为他知道二十九军的机构就在保定,旅部和参谋长也在这里,一个城防司令怕他个球。

江龙却意识到了,他们不仅撞破了守备团的发财梦,更重要的是他们知道守备团不战而丢了徐水,这事如果传出去,那刘团长要吃不了兜着走。

就凭这个,他们来保定便是自投罗网,不逃出去就是等死。

可这里警卫森严,门外是荷枪实弹的岗哨,如果没有人搭救,仅凭他们两人赤手空拳的要想出去,不怕他们身手不凡,就是有翅膀也躲不开枪子儿。

但如果大勇回去,把这消息告知张重阳彭定军他们,则事情又当别论。

现在,他们两人的生死,可能就着落在游大勇身上了。

可这个希望只存在了两天就变得渺茫了,第三天一大早,他们就被转移到另一个秘密的地方,连他们都分不清东南西北,彭定军和弟兄们又怎么知道?

关振海发现,这是关押死囚的监狱,四周围墙上架着电网,里外的岗哨一点也不比城防司令部少,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由国民革命军变成了死囚犯。

关振海不相信这件事与姓刘子明有关,江龙的推测却一点不差。

这个城防司令,就是徐水守备团团长刘子明,而刘子明还是石家庄守备师师长刘厚德的侄儿。这个守备师,早已成了刘家的私人军队,从师部直到各个旅部团部和营部,都安插有刘厚德的心腹,徐水守备团就更是他的亲兵。

从徐水撤兵时候,利欲熏心的刘子明,本来想乘乱大捞一把,却没料到偏偏就碰上了关振海,发财梦被打破了不说,还损兵折将出了洋相,被骑兵营当场击毙的两个少尉军,一个是刘子明的二弟,一个是刘厚德的外甥,你说他怎么会不对关振海这伙人恨之入骨,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

刘子明撤到保定以后,刘厚德就接到战区长官的命令:“委员长决定在保定与日军会战,着你部坚守保定,不准后退,违者按军法处置!”

刘厚德没办法,这才让刘子明在保定驻防。

刘子明不敢与日军决战,刘厚德便将他改任城防司令,以逃避阵仗。

刘子明抗日无策,害人却很有一套,他知道关振海会来保定,便指使他的亲信设下圈套,在保定的城里城外,布下天罗地网,守株待兔,东边哨卡上都安排了他的亲信爪牙,专门侦査关振海这伙人的消息。

所以关振海三人来到保定城外,他就得到了报告,马上命令严加缉拿。

就这样,关振海和江龙在毫无警觉的情况下,就跌进了陷阱牢笼。

刘子明听说还有一人漏网,便有些坐立不安了。

他知道关振海的人虽少,可个个都是不怕死的亡命之徒,不能一网打尽就会后患无穷,他们一旦得到关振海被抓的消息,一定会拼命来打救,为了防止关振海的手下来城里抢人,便干脆把他们转到城外的死囚监狱关押。

尽管对关振海实行了秘密关押,他仍然担心发生不测,他已经领教过了关振海一伙的厉害,城防司令部挡不住这些人,便找个借口去了石家庄,他想看看关振海的那班人,能在保定掀起多大的风浪。他在城外布下了罗网,等关振海的余党来保定寻找关振海的机会,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去石家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向他的叔父,也就是石家庄守备师的师长刘厚德,禀报他们在徐水不战而退,途中被关振海撞破,关振海如果将这事泄漏出去,被战区长官知道了,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让他害怕的原因。

作者有话说: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从明日起,该文将于每天早上八点整更新,每次更新字数在3000字以上,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多多收藏。

0

第四章 骑兵披荆斩棘到保定 关江粗心大意入牢笼(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