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小人物>第五十三章 又见满江红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三章 又见满江红

小说:抗战小人物 作者:叫我酱油哥 更新时间:2019/10/10 10:30:23

李阳和岳绍祖毕业于同一个讲武堂,此人除了军事理论以外,对于诗词方面也有非凡的造诣。和他们班里另一个单写论文的同学秦沐阳,合称“秦李”,那是学员之中的佼佼者。

与秦沐阳那种孤僻的性格相比,李阳倒显得随和的多。他和班里每一个同学都谈得来,在学校的时候,岳绍祖对他的印象还非常不错。

想不到分别多日,这个李阳居然投奔了南京方面,成了汪精卫那个大汉奸手下的一条走狗。

岳绍祖心里暗中恼怒,脸上却也变了颜色,质问道:“李兄,难道你想叫我学秦桧,做一个地地道道的汉奸吗?”

李阳哈哈大笑,颇有一副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的风采。只可惜手中没有羽毛扇,只好摇头晃脑摆足了谱,这才说道:“何为忠良,何为汉奸?这其中的缘故,恐怕许多人也弄不明白。都沉浸在梦里,如果以令主岳飞岳元帅的是非而论。兄弟我非但不是汉奸,反而是我大汉之忠臣呢!”

怎么当汉奸还当出道理来啦?

岳绍祖看了他许久。这才放缓了语气,“愿闻李兄高见。”

“请问岳兄祖上岳武穆是与谁为敌?”

“自然是于北方的金国了。”

“金国与岳兄的祖上有何冤仇?”

“经过灭亡北宋首都汴京,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两位皇帝,史称靖康之耻。先祖为了收复失地还我河山,虽九死而不悔。”

“如果是这样说的话,岳兄,你可真要感谢日本皇军啦!”

“此言何意?”

“经过祖居现在中国的东北,令祖励志还我河山,却被昏君奸臣所害,最终也没有驱逐了金国,直到冤死于风波亭上。而皇军养兵海岛,一战攻陷旅顺,再战占领整个东北。像那东北居住的都是金国人的后代,他们被日本人杀戮也好,洗劫也好,与我大汉有何关系?不过是蛮夷虐待蛮夷而已。相反,岳兄应该把金国后人现在这惨状,在祭祖的时候告诉令祖岳武穆,以慰他老人家在天之灵。想必他老人家听了这个消息以后,也该含笑九泉了。”

岳绍祖冷笑道:“汪先生也是因此才认贼作父的吗?”

李阳笑了笑:“汪先生和日本人合作,有以下三种原因:

第一种,主要是日本人仗义出兵,严惩经过人的后代,是我大汉的恩人。

第二种原因吗,就是因为日本人比我们强。自从进入中国以来,势如破竹,无望不利。我们打不过他们,这是事实。可是现在有许多人都看不清这个事实,乱唱高调,结果害得刀兵四起,名不聊生。汪先生有感于此等惨状。这才创立了低调论。打不过呢,就直接承认打不过。投降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第三种原因吗,就是曲线救国了。倘若我国人不努力争取,一旦任由日本人掌握了握我的大权,那么他们就会视我们人民为草芥,杀戮不止。现在,我们和日本人合作。权力还是掌握在自己人手里。还是中国人管中国人。只不过对日本人说些好听的而已。钱照赚,事照做。何乐而不为?”

一派胡言。

岳绍祖心中暗想。他当时就想发作,转念又一想:且慢!如果我现在拒绝了,那么就探听不出南京那方面的消息了。不如暂且与他虚与委蛇,慢慢的套问他一些话。等时机成熟了,再叫他看看我岳某人的手段!哼哼!我岳家祖传的精忠报国四个字,难道是说着玩的吗?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说:“可是我和皇军军打了这么久,双方都死伤惨重,都杀红了眼。一旦投降,他们会容得下我吗?”

李阳看了他半天,不由得有些鄙夷他。心想:都说这岳绍祖是当世的岳武穆,铁骨铮铮,宁折不弯。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原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于是,他无所谓的笑了一下,故作诚恳的说道:“岳兄,你这可就是钻了牛角尖儿了。

要照你这么说,当年的梁山好汉,既然打定主意要招安,就该自己绑了自己。跪倒在朝廷的衙门门口,任凭发落才是。他们为什么还要三败高俅,两破童贯?如果一仗不打,朝廷就会当他们是可有可无的废柴。打了这五仗,朝廷才不得不重视这支能征惯战的队伍。事实上也证明了这一点,宋江自从招安以后,打田虎王庆破辽国,征方腊。所向披靡。这就是宋江的本钱。

与此同理,皇军所需要的也是能打胜仗的将军,而不是只会留须拍马的可怜虫。岳兄驻守青山区一带,和皇军屡屡交手,丝毫不落下风。已经完美的显现出了你的军事才能。有足够的本钱和皇军谈判。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

“这么说皇军是把我姓岳的当成了宋江一样的反贼了?”

“比喻而已,岳兄大可不必当真。”

岳绍祖霍然站起,道:“李兄,想必你也知道。当今唯一合法是国民政府,岳某身受党国栽培,掌握兵马职权。我岂能忘恩负义,做出投敌叛国之下贱之事?如果老同学你是来叙友谊的,我们就喝酒。如果再想谈这种事,我岳某认识你,我的手枪却不认识你!”

忽然见他翻了脸,李阳大觉无趣。但是此人就是卖狗皮膏药的,耍嘴皮子出身。哪里会因为这一点点挫折就此放弃?眼见这条路走不通,于是又换了一种思路。

“岳兄耿耿忠心,着实令人赞叹。就算皇军提起来也赞叹不已。其实岳兄也不必翻脸。除了投降以外,其实还有另一种合作方式。这件事可是我们共同的利益,不知道岳兄愿不愿意听?”

“什么共同利益?”

“我问你,山城的老头子平生最忌讳的是谁?个人觉得肯定不是皇军,而是和他争斗了十几年的共军。而这共军,在皇军的占领区里,也屡屡和皇军捣乱,皇军对他们也恨之入骨。岳兄此时也兼任青山地区剿共司令部总指挥吧。其实我们可以在剿共方面深度合作,情报共享,利益均沾。而且,做这种事,不但皇军不会反感你,也会深得你们的老头子的欢心。以后你就会逐渐平步青云,实现平生志向。正所谓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岳绍祖不悲不喜,平静的审视了他许久,忽然问了一句题外话:“在学校的时候,就听说李兄擅长诗词,只可惜一向无缘请教。今天兄弟填了一首词,详情李兄斧正一番,不知道可否赏脸呀?”

有门儿!

李阳心里暗自高兴:古人说,忠诚是因为背叛的价码不够。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这个表面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来啦!也好,不如借此机会和他拉近一下感情,或许大事可成。

“愿请岳兄墨宝。”

岳绍祖吩咐一声,早有副官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他提笔在手,笔走龙蛇,顷刻之间,一片草书题《满江红》马上就跃然纸上。这是岳飞那首《满江红·写怀》的和词,步的是岳飞的原韵:

板荡中原,哀鸿遍、烽烟未歇。回首处、灵旗招彻,无边英烈。奋勇谁牵京蓟土,刚强何似台庄月。更堪惊、尸骨塞秦淮,乌啼切。

马嵬谏,幽能雪;臣构忌,如何灭?把国仇一掷,唾壶成缺。神箭横穿汤谷日,刺刀饮尽倭贼血。勒燕然、沥酒奠国殇,铭金阙。

这首词的上阕,回顾了日本侵华以后中国的惨状,以及二十九军抗日,台儿庄血战的惨烈。以及日本南京大屠杀的罪恶。风格悲壮沉郁,读起来令人义愤填膺。

但李阳这种出卖了灵魂的汉奸,对此却不以为然。他笑了笑:“岳兄妙笔生花,佩服。词中所说的卢沟桥事变,台儿庄血战,以及南京惨案,真的令人惋惜啊。如果早听了汪先生的,何至于此?”

岳绍祖冷笑道:“你的皇军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如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吧?不可战胜,言之过早啊!”

这种当面抽脸的滋味非常的不好受,李阳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眼见这个话题无以为继,他马上又换了一个话题:“今日咱们只谈诗词,不谈国事。小弟不解的是过片这两韵:马嵬谏,幽能雪;臣构忌,如何灭?感觉岳兄似乎有所指,又不知道您所指为何物?”

岳绍祖冷笑道:“李兄真的不解?”

“愿闻其详。”

“想当年,唐玄宗任用奸佞,引起安史之乱。仓皇逃到马嵬坡,将军陈玄礼兵谏唐玄宗。卒使太子监国,克复两京。但令人感慨的是功臣陈玄礼却被奸宦李辅国幽禁起来,直到病逝,着实令人扼腕叹息啊!”

李阳闻弦歌而知雅意,说道:“历史上的陈玄礼,随太上皇居于南内,封蔡国公。后来也是在南内病逝。我兄如此写法,应该是另有所指,想必是为张汉卿鸣不平吧!”

岳绍祖不答,但其神态已经可以证明了一切。他忽然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奸宦李辅国应该是李兄先祖吧?”

李阳差点跳了起来,“岳兄这是什么话?李辅国是太监,哪里来的后代——好啦,今天我们只说诗词。请问臣构又指的是谁?”

岳绍祖目光忽然变得严厉:“自然是指的南宋的昏君赵构了?其父兄被金国所羞辱,母妻为金人所玷,自己亦为金人吓得不能人事。不但不愿意收复失地,反而杀害先祖岳武穆王,拜羞辱其父母妻子的敌酋为叔,在《上大金国皇帝誓表》中自称‘臣构’,其懦弱无耻,莫为此甚。史书称呼他为宋高宗,实为国誉。按照其行事,该当称呼为‘宋昏宗’才是。倘若他重生在今天,应该会成为汪兆铭先生一样的‘低调论者’。这样认贼作父的大汉奸,正是你家汪先生的同道啊!”

这通斥骂,已经是在当众抽脸了。

李阳这才知道岳绍祖的真实用意,他腾的站了起来:“我知道岳兄也恨金国,大日本帝国皇军占据了东北,也正是为您的祖上出气啊!您不但不应该仇视,还应该感谢他们才对。”

啪!

岳绍祖的手枪拍在桌子上。

“姓李的,你枉读圣贤书,却如此不明大体。自古以来,中国的概念就一直在扩充。有开始的河南一省,延伸到整个黄河流域。在由黄河流域,延伸到东北、察哈尔、绥远、宁夏、新疆以及青藏高原、广西等地。在这个过程中,许多原本敌对的民族,最终都融合再一起。

辛亥革命成功以后,清帝退位时有‘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为统一之中华民国’之声明。现在的中国,领土也远比南宋小朝廷大的多,而金人的后代满族人也融入到了中华民族大家庭里。

即使我先祖岳武穆生在今天,也断然不会仇视爱国的满族人民,而会和他们一起,共同推翻所有日本侵略者所扶植的满奸、汉奸等一切分裂分子建立的伪政权。把日本侵略者赶回东洋老家去!岂能做侵略者之鹰犬,受天下之唾骂?”

他所说的满奸汉奸里,自然是把李阳包含在内了。他面红耳赤,却无法辩驳。最后恼羞成怒,愤然说:“看来你是彻底赤化了,在向共军靠拢。别忘了,早些年‘清党’的时候,你在青山地区也杀害了不少共党份子。就算你有心靠拢,他们会原谅你吗?”

岳绍祖站了起来:“此一时,彼一时。岳某身为党国军官,当初兄弟阋墙,岳某与共军各为其主,自然是忠君之事,履行军人之天职。

自张汉卿兵谏以来,国共摒弃前仇,共同抗日。岳某奉命驻守青山,坚决抵抗,也是履行军人天职。

战争对于军人而言,只是必须遵从的命令。关键是决策者必须有清醒的头脑,才会避免军人的失误。

所幸国府同意共军主张,一致对外。这才使得岳某在此存亡之际,有所建树。无负总理所托,无负人民之望。”

李阳弄了老大无趣,愤然道:“既然你要做皇军炮口冤魂,谁也不会拦你。告辞!”

岳绍祖冷笑道:“来人,将这大汉奸拿下,就地正法!以为叛国者鉴!”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南京的汉奸卖国政府,我不予承认!今日是为国锄奸,断绝一切想做汉奸者的退路!”

早有卫兵进来,揪住李阳,拖了出去,随着一声枪响。岳绍祖站了起来,“全团自我以下,宁可战死,绝不后退。今日,我们就做中华民族的忠臣。精忠报国,死而后已!”

“精忠报国,死而后已!”

在场军官无不愤慨,随着这位爱国的团长一起表态。就在这时,有参谋长进来报告:“团座,八路军代表表态,要在陵山公路上发起一次针对日军的袭击,切断日军补给线,以策应我军抗日义举!”

岳绍祖大喜:“如此最好,在这存亡之际,更应该摒弃前嫌,一致对外。代我好好感谢八路军代表!”

0

第五十三章 又见满江红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