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仙侠>龙如山令>冥界之花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冥界之花5、

小说:龙如山令 作者:ZHYWZD 更新时间:2019/9/9 11:39:16

不由分说,锦衣卫几个高手冲锋在前,将急速射来的多种暗器纷纷打落在地上。虽然有个别武功较低的人员受伤,但总体上没有耗费多大力气,人数并不多的阻击者便在门贵、朱超等人的前后夹击下落花流水,大部分阻击者命丧当场,少数三两个人貌似功夫不错,在寡不敌众的围攻下利用暗夜的掩护,仓皇逃离现场。遗下的几具尸体,门贵们借助月光大略看了看,发现从衣着装扮上来看乃标准的夜行者,只是每具尸体的脸,如同先期那个探报的脸,仅剩个骷颅,血肉均不翼而飞。顾不得过细研究,也顾不上收集尸体等到天亮仔细勘验,门贵率领众人迅疾赶往召集信号升空的方位。

山庄正南方边缘,修建有高大的围墙,而围墙有修建在不是很高的断崖上。很显然,山庄的庄主在投资之初,对地形地貌的和选址,煞费苦心,用心良苦。围墙高约两丈,而且围墙修建时所用的材料均为大青石条,垒砌的异常结实,牢固。想要推翻围墙,没用足够的人力,器械,是很难办到的。不过,此围墙的高度对于普通人来说徒手攀越没有楼梯绳索辅助根本不可能,但是对于门贵等一帮武林高手而言,根本就像是二指宽的小沟沟,轻而易举就能凭轻功上去,下来。此刻同来的几十号锦衣卫人员中,虽然武功均不弱,但凭轻功能轻易上下围墙者,却不是很多。事发突然,有关装备也没有带上。同时对于围墙外的悬崖有多高,也还是个未知数。

门贵率先跃上去。围墙顶端用琉璃瓦覆盖。门贵站在琉璃瓦上居高临下,借助能见度非常好的月光,看见数丈高的悬崖底下及较远处,是整片的开阔地。不远处,人影绰绰,似乎有打斗声。门贵等更多的同僚上来之后,看看围墙下面的悬崖略微商量,决定少部分武功较高,可以直接从围墙、悬崖上下去的人员,跟随门贵、朱超从围墙、悬崖直接上下去,其余人员迅速去山庄大门,从大门那边尽快迂回到悬崖下空地那边的打斗场所,有可能的话,尽量多召集人手。于是各自领命,各行其是。

门贵等人以“鹞子翻身”的简单方式,从围墙上跃下,在墙根凸出的岩石上轻轻稳定身姿,在接着继续向下翻落,连续几个翻落之后,整整十位高手已经落在悬崖下的空地上。顾不得说话和商议,这十人瞬间来到数丈开外的打斗场所。

门贵等人定睛一看,只见七位持剑的黑衣人,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有一个锦衣卫装扮的人,持刀做出防守的姿态。七个黑衣人不停移动,持剑的姿势也频繁更换,但并不急于向围困在圈内的人发动袭击。除却这八个人之外,另有数量不详的人员,或立在月光下,或潜伏着。从眼下的局势看,那些黑衣人显然不是锦衣卫这边的同僚。

门贵等人分明看见,被持剑黑衣人围困者,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门达!门贵不敢怠慢,招呼其余人手准备一拥而上打群架,当然最主要当务之急是让门达脱困。

在一旁观战的其他黑衣人显然不是吃素的,以极快的步伐横在门贵与门达之间。这些人手持的兵刃并非普通的刀剑,皆是中土武林少见的奇门兵刃。与围攻门达的那七个人明显不同。

不知道对方深浅,门贵尚在犹豫是否出刀御敌,一旁的朱超似乎料定门贵轻易不会出手,便抢先一步,抽出绣春刀冲杀过去。一位横在最前面的看不清楚面孔的中等个头、男女不辩的黑衣人,挥起手中黝黑的弯刀,迎头向朱超横扫过去。双方距离近,朱超感觉闪避不妥,便举刀相迎,以刀背硬磕对方刀锋。两刀触碰的一瞬间,朱超刀脱手,整个人向一侧飞出去一丈开外,继续踉跄几步方才站稳脚跟。对方并没有跟过来痛下杀手,继续横在锦衣卫人员、门达之间。

门贵心头猛然一凛!要知道,朱超的武功,在整个锦衣卫人员里面,排在前三十位,此刻被黑衣人一刀击溃,匪夷所思。足见黑衣人功力之高。最可怕的是还有众多黑衣人没有出手。而且根据一般的交战规则,最先出手的,往往是一般人员,真正的高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显山露水的。

已有同僚过去搀扶朱超退后休整。只见朱超盘腿坐下,调息运气,像是刚才接的那一刀,力道之大,还给他造成了内伤。

一击奏效,原本要出手的其余黑衣人,暂时原地不动,静观事态的发展。反观锦衣卫尚能打斗的其余九人,虽身手基本在二流一流高手之间,但朱超被对方随意一刀致败,致伤,不单单有首战失利的晦气,还让对手占据了气场上的优先。

却看那边持剑围困门达的七个黑衣人。凭借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门贵已然看出,那正是江湖传闻已久的“北斗天罡阵”,属于道教门下对付绝顶高手或者对强硬对手的最后一击。倘若七个顶尖高手尚不能以“北斗天罡阵”让对手臣服,那这对手实在太可怕了。而有资格能加入“北斗天罡阵”者,也是门派里不容小觑的资深高手,其功夫最低应该在二流高手以上。

或许是看到门贵等帮手来到,门达似乎精神抖擞,一改起初的防守周旋,采取进攻的方式,试图吸引部下施以援手,以便尽早脱困。以门达的武功实力而论,当属超一流的境界,否则在锦衣卫、大内等皇朝重要的高手如云的衙门里,断然爬不到总管的地位。即便凭借关系或者阿谀逢迎爬上高位,那么这个人人讨厌恨不得而诛之的总管,不定哪天脑袋就会搬家。因此,门达的手段和功夫了得,才让他在天天刀口舔血、得罪君臣百姓的位置上有惊无险干到现在,而且地位似乎越来越稳固。

围攻门达的七位剑道高手,对于门达的全力拼杀意图脱困的举动,显得不慌不忙,游刃有余。门达无论向哪个方向突破,都会被对方巧妙的堵截,刀光剑影之中,谁也没有受伤。围堵的人似乎目的明确,尽量耗时、缠斗已是瓮中之鳖的猎物,不急于一时拿下。而被围困者,左突右冲疲于奔命,却始终被困在圈内脱身不得。

回头再看门贵几个人,自然而然以门贵为核心,组成个椭圆形的小方队,杀气腾腾向围困门达的那个“北斗天罡阵”急急压过去。那些黑衣人刚才已经占据上风,自然不甘落后,也由十多个人组成一个半圆形队列,把门贵这班人与围困门达的人隔离开来。

摸不清对方来路,门贵没有贸然拿出那关键时刻才使用的“门三刀”,他习惯性率先抽出腰间的“绣春刀”。精铁打造的“绣春刀”在月光斜映下泛着寒光。以门贵这样级别的将领,所使用的佩刀自然不会是一般孬货。只见门贵手中的刀在眼前几晃,耀眼的寒光瞬间在身前变成无数刀锋,迅雷般向眼前的对手攻击过去。果然不出门贵所料,对手连“哼”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锋利的刀刃卸成无数肉块。血腥在月辉中飘荡。恐怖气氛随即蔓延开来。

显然,门贵之所以出手急于使用非常残忍的手段消灭一个对手,恰到好处地即抹去了出师不利的晦气鼓舞了团队的士气,也让对手在同伴的残忍死法面前不寒而栗,心理威慑极大。

不用擂战鼓,不用大声呐喊,两队素不相识的人马,为不同的目的带着仇恨开始激烈厮杀起来。或许是门贵先前的一招给对手造成了极大的心里压力,他眼前的对手变得小心翼翼,缩手缩脚,不在死守着阵位竭力抵抗,而是被迫后退躲闪。实际上,与门贵一招都没有过呢。门贵可不想磨蹭下去,出招还是与先前一样,挥舞手中的绣春刀,一团刀光压向对手。那黑衣人迅速后退两步,挥舞手中刀不向刀、剑不像剑的武器接连抵挡。刀剑碰撞的清脆声响在月夜里传的很远。

能挡住门贵的第一波攻击,黑衣人显然武功不弱。而两人使用的兵刃,在第一轮对战中均没有断掉或者损毁,足可见兵刃的质地上乘,以及使用者内劲高深。如果仅仅是简单的硬碰硬,再结实的兵刃,都有可能断裂或者脱手飞去。只有将内劲灌注于兵刃上,交锋中兵刃的碰撞实际上是内劲的较量,因此兵刃得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

很不幸,锦衣卫又有两人倒下,而黑衣人除却门贵先时击杀的一个之外,没有新的伤亡出现。门达那里被围困而不下杀手的局面依然没有改变。门贵难免着急起来。只见他扔掉手里的绣春刀,从右手袖笼里弹出“门三刀”,随后整个人离地半尺,以比雷电还快的速度,向对手杀将过去。门贵的短刀黝黑的,在月光下不发光,不反光。刀很短,几乎捏在手掌心,不注意还以为他赤手空拳,准备徒手搏击。刀体积短小,挥舞起来也没有声响。与对手相距不过丈把远距离。刚才与门贵对阵的黑衣人,瞬间被“门三刀”包裹,不到眨眼的功夫,那黑衣人便身首异处,性命陨落他乡。不等其他黑衣人惊叫救援,门贵手中的刀,瞬间又将另两名对手送上不归路。

空气和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小会儿。门贵和同僚们把受伤和丢命的同事挪到一边,对手也是默契地暂时停止攻击,第一时间清理战友遗体。锦衣卫十个人,经过短暂的战斗,已然阵亡三人,伤两人。当然,大浪淘沙,能在战场上幸存到最后者,无一例外都是强者,高手。尤其冷兵器时代,一对一的厮杀中,没有侥幸,只有实力才才能战胜对手,才能存活下来。而那边,门达依然与围攻者苦苦鏖战。再看黑衣人,数量明显增多,已经达到数倍于锦衣卫人员的悬殊比例。

默契的短暂的休战时间里,门贵吩咐道:“我来对付这些强大的敌手,你们四位在我打乱敌手的阵脚之后,伺机前去解救门大人。”

已经恢复大半体力的朱超说道:“咱们到目前为止,也耗费一些时间了,咱们的援手为何迟迟不到?山庄大门迂回到此地,也不过区区数百丈距离,咱们的人员可都是练过武功的,这区区数百丈距离,哪能磨蹭到如此之久的时间?真郁闷。”

朱超的郁闷,是还清醒着的几个人的共同心声。老大接连发出最高敌情和遭遇最紧急状况的要求增援的信号,来的只是凑巧的少部分人,宴会大堂里还有三几百锦衣卫精英。按照平常的纪律要求,凡是遇到最高等级的求救信号,手里不管有天大的事也得放下,务必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支援。

几个锦衣卫人员的郁闷还没有吐槽完,不低于二十名敌手操着各种奇形怪状的武器围攻过来。门贵们忙不迭地拿好兵刃对阵。眼前的局面,容不得再有同事伤残,只见门贵轻飘飘无声无息跃起至空中两三丈高。两名对手同样的方式跃起空中向门贵扑杀过来。空中短暂的较量之后,两名对手的身躯沉闷地掉落地上,动也不动。门贵并没有停下手来的意思,直接冲入敌阵,手起刀落,哀嚎之声不绝于耳。片刻之后,门贵变成血人一个。再看敌手,参与围攻的二十多名打架好手,多半已去阎王殿报到,少数幸运点儿的,缺胳膊少腿无力再战。

形势瞬间逆转。围攻门达的那七人显然也已被门贵腾腾的杀气吓到,不敢再采取围魏救赵的方式,而是默契地使尽全力向门达出招。已经折腾多时的门达,疲于奔命,既被动,又险象环生。虽然没法分心开口命令门贵赶紧过来救命,但形势摆那里的,自无需多言。

可能朱超觉得今天的表现差强人意,此刻要在上司面前扳回颜面,他不等门贵出手,率先向“北斗天罡阵”冲去。朱超的绣春刀粗碰到黑衣人的长剑,怪的很,那刀就像被施了魔法,硬生生像是被巨大的磁力吸附住,怎么使劲也抽拔不回来。眼见得朱超险象环生,即有可能命丧黄泉,门贵赶紧出手相救。

然而,门贵接近朱超的关键时刻,几枚不知道何处射来的暗器,分多个角度瞄准门贵的多个部位,急袭而至。生死在一瞬间。门贵如果不顾来袭的暗器,争取时间救下朱超,虽然道义上是为朋友两肋插刀,舍生取义,但关键的人物没命了,后面的大事情如何完成?牺牲门贵能否救下老大?当然能救下老大是最好的结局,反之门贵白白丢了性命不说,其余人只怕谁都没有脱身的可能。

顾忌不了太多,门贵赶紧闪避来袭的暗器。还好,多枚暗器均被有惊无险地避过,但同时,近在咫尺的朱超,却捂着脖子倒下。门贵以极快的手法,拖拽起朱超到几丈开外放下。他费劲拿开朱超的手,发现他的脖子已经被利刃割破大半。门贵长叹一声,门贵将仇恨的眼光投向那几个持剑围攻门达的黑衣人。

12

冥界之花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