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0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7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9/20 17:35:52

老莫的反应很快,我的话音未落他就狠狠的踩下了刹车,与此同时,我的耳朵一阵剧痛——那是炮弹擦过坦克装甲的撞击造成的。视线开始逐渐模糊,但我强打起精神将眼睛死死贴准了炮镜,此时炮口已经稳定,准心已经正贴在了那辆最能对我们产生威胁的三号坦克上。

然而就在这时,又是一一发炮弹击中了我们,我的意识更加模糊了,大脑中仿佛是一片浆糊。

没有一刻多想,可能是本能使然,我的腿狠狠的蹬了下去,几乎在同一时刻,视线中的三号坦克冒起了黑烟,紧接着车顶的舱盖打开,从滚滚黑烟中爬出一个德国坦克兵,但很快他就被机枪打成了筛子,无力的倒在了车顶。

半秒钟的思考让我明白了刚刚的情况。

一发炮弹很可能是擦着我们的坦克飞过的,另一发炮弹则是正中了我们的坦克,但是很幸运,并没有击穿。

“一个油箱被击穿了!燃料正在外露!”老莫看着仪表盘大吼着,但我还是没有下达移动命令。

“快,装填!”我一边大喊着,一边全力调整着炮塔。

好不容易我才缓过神来,嘴角已经出现了几分白沫。

邓庆丁用尽全力将一发穿甲弹装入炮闸,就在这时我们又遭到了一次射击,邓庆丁差点就要倒在地上。

“跳弹了!”老莫强打起精神,“快开炮!”

我再度进行射击,一炮把这辆三号坦克轰上了天。

老莫没等我发起命令就启动了坦克朝着农舍直奔,顺带一路冲撞着四散躲避的德国佬,地面本来并没有坑洼,但因为地面的尸体太多,这里的也路变得凹凸不平起来。

尽管如此,阵地前面的苏军仍然扛不住德国人的进攻,机枪的嘶吼声早就已经停下来了,阵地上只剩下不断变换位置射击的波波沙冲锋枪手和步枪手们,我没法看清阵地上的情况,但德国人距离阵地已经只剩下几十米。

手榴弹被一颗接着一颗的掷出战壕,德国人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击,战场上回响着双方手榴弹接连爆炸的声音。

我注意到天上这时候出现了一架在上空盘旋的双翼飞机,我也分不清到底是敌是友,对飞机我并不是非常了解,但看上去这并不是战斗机,因为他并没有发起攻击。

阵地里面的苏军显然并不好受,我能体会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那种像耗子一样在壕沟里四处乱窜的样子我能体会到,德国人的坦克哪怕已经全部注意到我们了,但压制阵地的火力却一刻都没有停过。

不过就在这时候,那辆对我们最具威胁的四号坦克开始一边倒车一边转过炮塔试图瞄准我们了,75毫米的长身管火炮对我们极具威胁,没有再多想一秒,我立刻摇晃炮塔对准那个方向。

“快,装炮弹!”我大喊着的时候旋转炮塔的手也没停下。

邓庆丁麻利的将一枚穿甲弹塞入炮闸,紧接着我开始观察情况。

“老莫,调转车头!向左,直面那辆四号坦克!”我命令着老莫。

老莫也没有多想,直接转过车体面对着那辆正在加速倒车的四号坦克,并且开始向后退去。

四号坦克的倒车性能相当不错,至少要比T—34坦克的倒车速度快得多,T—34这感人的倒车限制了老莫的发挥。

我拼了老命的旋转炮塔,但并没有能够跟上那辆四号坦克的摇头速度,它在这时候已经锁定了我们。

“他妈的,全完了!”我尽管如此大吼着,但仍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

伴随着外面传来的一声炮响,整个坦克颤抖了起来。

嗡嗡声充斥着整个大脑,让我无法思考。

等等,我还没死。

尽管还没缓过神来,身体的本能让我持续的旋转着炮塔,口中已经满是白沫,但我已经顾不上整理这副狼狈的样子。

将眼睛贴上炮镜都已经让我筋疲力竭,在准心对准了那辆四号坦克炮塔的那一瞬间,我本能的踩下了击发装置。

“快……转弯……”我有气无力的说着,一边摇晃着还没缓过神来的老莫,身后的邓庆丁费劲的扛起炮弹准备装入炮闸。

老莫也顾不上透过他眼前那支离玻碎的观察窗继续观察了,他立马启动引擎开始转向,朝着山坡下面冲去。

我吃力的扶着炮塔上面的把手,车内的灯光不停闪烁着,让我感到一阵阵晕眩,回过神来,望向那辆四号坦克,我并没有能够击中它的炮盾,但命中了它的发动机,并且成功的让它燃起了熊熊大火,这一次没有人敢再从车顶爬出,我猜测他们肯定都从车底下跑出来了,也有可能炮弹碎片穿过了发动机送了他们一车人上天。

“为什么我们还没死…”我问道。

“这发炮弹…被之前挂在首上的履带挡住了…”老莫的声音很微弱,如果不仔细听很容易被引擎的声音掩盖。

这时候剩下的五辆坦克已经全部将我定做了主要目标,阵地上的火力点已经几乎被打趴下了,只剩下了零零星星的枪声,德国人哪怕已经落下了差不多近百具尸体,但他们已经离战壕不远了。

面对剩下的五架坦克,我们可以说分身乏术。

老汉仍然拼尽全力在朝着德国人倾泻火力,但德国步兵们都已经越过了坦克,处于机枪打击失效的范围,只能在这些剩下的德国坦克装甲上溅起并不显眼的火花。

五辆坦克在我还没来得及旋转炮塔的时候就对着我们来了一顿齐射,五发炮弹中的三发击中了炮盾侧面,直接瘫痪了同轴机枪,与此同时炮镜也被损坏了,另外两发击中了另一侧的油箱,但这个油箱本身并没有燃料,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哪怕我们四个人的脑子都要被震成浆糊了,但我们仍然在尽力完成自己的任务,在行进过程之中我对着那几辆坦克开了两炮,但并没有命中,上下摇晃的炮管让两发炮弹直接擦着德国佬的头顶飞过了,德国人也没能命中我们,只有两发炮弹从炮塔上穿过。

然而正当我们终于准备冲到农舍时,我们的好运终结了。

老莫正准备以一个完美的漂移结束这个行动的时候,一发炮弹击中了我们的履带。

此时,坦克的前半个车身已经被农舍所遮蔽,后半个车身却彻底的暴露在了德国人的火力之下,而我们的炮塔却被这个半倒塌的农舍挡住了,没有任何还击能力的我们现在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脆弱,坦克履带也不可能像网络游戏一样可以在敌人的眼皮子下修好。

尾部装甲是坦克最脆弱的部位,德国人的坦克此时已经贴了上来,他们用一发发炮弹鞭打着我们的车尾,哪怕是三号坦克上面那根小水管现在都可以打穿这个部位,没过多久发动机就彻底损坏了,但很庆幸这么久还没有起火,想必应该是用了硬芯穿甲弹,对车体内部的损伤并不比穿甲榴弹那么大。

继续留在车上必死无疑。

“快…下车…”邓庆丁刚准备打开车顶的舱盖,却看见了阵地上面升起了一颗红色的信号弹。

“别急…”我拉住了他,“你他妈想当活靶子吗…”

“那个信号弹是什么玩意儿…”邓庆丁这时候已经不动了。

“不知道,咱们先别动,德国人好像不打咱了,他们已经开始上阵地了。”意识到了德国人的射击已经停止,我让邓庆丁不要再多动,我们显然已经丧失了全部作战能力,继续浪费弹药在我们这辆没有攻击能力的坦克上显然是徒劳的。

毕竟德国人到了这个地方,补给已经非常困难了,浪费弹药在这种地方显然并不值得。

我们一车人算是捡了一条命,至少是现在。

正在这时,我听见了阵地上传来了重机枪的嘶吼声。

不,不是在阵地上,是在林子现在的边缘,我的视角能看见这一幕——在林子中,一挺重机枪正在无情的倾泻着钢铁洪流,那是阵地上仅有的一把重机枪。尽管我的视野之中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德国人,但我已经能够想象得到阵地前面的情景了。

哪怕距离有两百多米,我还是看清了那个机枪手是谁——那是我在避弹坑里结识的那名中士,他正操纵着重机枪做最后的抵抗,此时阵地上已经只剩下一两声零星的枪声,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之中幸存下来。

恐怕我们也是死期将至。

想必阵地前面已经是血肉横飞了吧,不得不说重机枪放置在侧面是个损招,我想这也是德军刚刚炮击树林的原因,一个炮击完全可以让隐藏在树林里面的反坦克小队和重机枪全部上天。

射击竟然持续了半分钟,直到重机枪的最后一发子弹打光,德国人才反应过来,此时战场上已经是一幅人间地狱的模样。

战场在射击结束的那一秒格外的安静。

紧随而来的,是五声炮响。

火光将中士同志彻底吞噬。

而就在此时,远处响起了沉闷的炮声。

那是炮弹发射的声音。

2

00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