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重生之坦克王牌>00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08

小说:重生之坦克王牌 作者:丁丁小子 更新时间:2019/9/21 13:14:55

分辨不清炮声是从哪里传来的了。

整场战斗从头至尾还不到一个小时,最激烈的战斗过程甚至只有十几分钟,却已经让我们筋疲力竭。

在目视着那位中士不屈的躯体化为尘埃之后,车内彻底陷入了死寂,车内的灯光已经彻底消失。坦克外枪声宛若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唯一幸运的是我们四人都还完好无损,但恐怕我们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时候要是有根烟就好了。”我喃喃着。

闭上双眼,我感到身体在渐渐融化。

我才发现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这让我打了一阵哆嗦。

没到过东线,就没办法明白二战是多么的残酷。

炮弹已经降临到了我们上空。

“刚活过来没半天呢,咱又他妈完了。”老汉自嘲的说。

没有人接过话。

在死亡降临的时候,大家都希望保持沉默。

坦克之中弥漫着黑烟,不知道是什么发出来的,略微夹杂着些燃料的味道。

炮声笼罩了整片战场。

尽管火炮轰击的密度并不高,但依旧能让人觉察到震感,一个波次的炮击大概是五六发左右,紧接着十几秒钟的停顿,又有几发炮弹砸在了这片已经满目疮痍的战场上。

炮击大概持续了十多个轮次,之后便停了下来。

当发现根本没有一发炮弹砸在我们头上的时候,车内的气氛立马活跃了起来,很显然炮弹全部都朝着阵地上面招呼过去了,并且很可能是我方发出的火炮。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在那架侦察机还在天上面转悠着的时候阵地上升起了一发信号弹。

那是“向我开炮”的指令。

想起朝鲜战争时对着电台高呼向我开炮的王成,我对这些苏联军人不禁心生敬意。

坦克的炮声已经完全消失,不知道这些坦克是被击毁还是遭到了重创,但我敢肯定那些轻型坦克连炮弹的碎片都很难抵御,十有八九是报销掉了。

“走,我们出去。”邓庆丁说道。

大家都抄起了波波沙冲锋枪,准备爬出坦克。

“再等等,”邓庆丁此时又顿了顿,“德国人…又上来了…”

我急忙透过车体右侧的观察孔向着开阔地那边望了过去,视野之中,大约一个坦克连的德军已经在八九百米之外停了下来,但此时他们迟疑了,并没有选择继续前进,坦克旁边的小黑点们也是一动不动不知所措。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动了,明明只要一次冲锋,这片阵地就会被拿下。

阵地上再次响起了机枪咆哮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显得非常孤独。

这时我看见了一个个德国人越过农舍朝着山下跑去,很多人还是两两三三互相搀扶着下去的,更有甚者身上还冒着一丝丝烟气,他们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武器,令我惊讶的是在这样的炮击之后山坡上还聚集着如此数量的德国人。

大概有一百多个德国人跑回了最开始的进攻阵地,还有三辆坦克也撤了回去,其中两辆坦克的炮管被炸得稀巴烂,还有一辆坦克的发动机正在冒着滚滚黑烟,但还能够勉强动弹。

可能是以为我们的增援部队到了吧,德军的后续进攻部队在短暂的迟疑之后选择了退下,看着一辆辆坦克选择倒车离去,我们四个人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阵地上现在是一片寂静,再也没有一声枪响。

等到所有的德国人从我们的视野之中消失之后,邓庆丁终于下令爬出了坦克。

我们其他三人也分别从各自的出口爬出了坦克,打开舱盖的时候出口还冒着浓浓黑烟,当我们四人互相看着对方的脸的时候,甚至看不出眼前的到底是谁——不仅仅是因为晕眩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模糊,现在四个人的脸上都被黑色的灰尘所覆盖,下车的那一刻四个人都几乎要倒下来了,耳旁的嗡嗡声好久都没有散去。

当我们终于回过神的时候,战场上的模样令我们震惊。

地面已经不再是平整的了,整片阵地和斜坡都已经被各种巨大的弹坑取代,周围还散落着各种残肢断臂,不计其数的尸体分散在阵地前面,还在冒着烟的坦克残骸仍然摆在被击毁的位置上一动不动。

这是一副人间地狱的模样。

我们四人也是互相搀扶着才好不容易走进了战壕,战壕里面一片死寂,刚刚支援的炮火也轰击了这里,有的避弹坑已经塌了下来,不过看上去也不会有人在里面了,因为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看到了十四个战士的遗体。

在阵地最左翼远离林子的位置,我看到了一把还在冒着烟的MG34机枪还架在战壕上,就在枪的下面,坐着一个我们四人都熟悉的身影——那是这个连的指导员格里乌奇,他的帽子已经不见了,现在嘴角叼着一根刚刚点燃的烟,旁边就是一个避弹坑,里面坐着一个年轻的战士,他的眼神飘忽而又空洞,像是无法接受眼前的这一切。

"我们还剩下多少人。"邓庆丁选择了率先打破这难堪的沉默。

"我已经看过了,应该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格里乌奇说道,"算上你们四个,应该是六个人。"

"那个炮击是你呼叫的吗。"我问道。

"阵地上已经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没看见就在这已经有三个红军战士的遗体了吗,"格里乌奇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天上出现我们的侦察机,很可能就是在给炮兵提供敌情信息并进行引导,这是保住阵地最后的机会。”

“这真是奇迹…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在敌我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能够击退他们的进攻…也多亏了你们…没有你们恐怕我们连枪口都伸不出战壕。”格里乌奇接着说道。

“还是多亏了这场炮击,不然阵地还是不可避免的要丢掉。”邓庆丁说着的时候瘫坐在了地上,他取下了自己的帽子,抓起地面上的一把雪抹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的眼角也出现了一丝冰霜,面向德军来袭的方向,半个太阳已经隐入地平线的尽头,我靠在战壕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孤城落日斗兵稀啊……”老汉喃喃着。

格里乌奇这时候进了避弹坑,从公文包之中拿出了一张公文纸,就着手电筒微弱的灯光开始书写着些什么。

我们没有再去过问,只是靠在战壕上不再说话。

太阳落山后大概两个小时,苏军的一个步兵连带着两辆T-26坦克突破了德军的防线来到了我们的阵地上,不得不说这片阵地的位置实在太过于精妙,无论是谁要夺取这片阵地,都必定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同志你好,我是50集团军第21步兵师所属的步兵连连长彼得连科,带着两辆坦克前来接管阵地,请问你们的指挥官呢。”一个军官走到了我们几个人的面前。

“我就是,这里的指挥官,你可以叫我格里乌奇。”格里乌奇抬起头望向彼得连科,“我们已经在这个方向上血战了两天了,全连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这几位是来自中国的同志,倘若没有他们,我们根本不可能支撑到今天晚上。”

彼得连科此时对着我们几个人敬了一个军礼,表达他对我们无声的敬意。

“为了祖国!”格里乌奇站了起来,同样以军礼回应道。

“同样也感谢你们几位。”彼得连科说道,“你们是莫斯科军校的学员吗?”

我们四人点了点头。

“同志,我们驾驶了一辆被我们修复的T-34坦克支援了这场战斗,若是没有红军战士们的英勇牺牲,我们也不可能在十辆坦克的攻击之下幸存下来。”我以军礼回应。

“他们在我们到来之前干掉了一个排的德国鬼子,抢到了他们的维修工具,修好了原本在半坡上损伤并不严重的坦克,并且在刚刚的战斗之中成功毁伤了一半的德国坦克。”格里乌奇说道,“把他们称之为王牌坦克手也不为过。”

“来自中国的同志们,现在前线很紧张,我们需要人手,看现在的情况,你们暂时是没办法重新跟中国的同志们取得联系的,这样吧,你们几个人先去图拉报道,看集团军接下来怎么安排你们的去处,我们的部队刚刚发起了反突击,成功反包围了德军的一个装甲师,前往图拉的公路目前畅通无阻,你们大可以放心。”彼得连科说道,“格里乌奇同志,你就先留下来吧,我们连的指导员两天前阵亡了,现在正缺着人呢,你就暂时担任我们的指导员吧。”

“可以,同志。”格里乌奇说道,“他们可是坦克王牌,请给他们安排一个合适的去处,不要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方。”

“那里有一辆马车,上面装载着武器和弹药,你们五个人在武器弹药装卸完毕之后就上车,他们会带你们回到图拉。”

彼得连科指着后坡下面的一辆马车说道。

“明白了。”我们四人同时敬礼并回答道。

“这是你们战绩的佐证材料,是我在刚刚写完的,就让这位同志跟你们一起前往图拉吧。”格里乌奇说着的时候递过了一份刚刚密封好的材料,“希望你们能活过这个冬天。”

“明白了。”我接过了材料,朝着格里乌奇再度敬礼。

我们离去的时候格里乌奇还站在那里,尽管夜很黑我只能透过夜光看见他身体的轮廓,但我知道他一直目视着我们直到我们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看到他,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心想。

马车夫驾着马车朝着图拉奔去。

……

5

00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