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一)应聘求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一)应聘求职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9/20 15:38:52

我叫许琼,长在南溪河畔一个村子。妈妈说,南溪是九龙江的一个支流,九龙江清水如碧、轻波泛舟,两旁巍巍青山,树木葱郁,清山绿水养育一群善良的南溪人们。

妈妈告诉孩小的我,“琼儿,成长的过程你需不断努力上进、勤奋读书写字,志向高远清正,建设祖国美好家园。”

1993年,妈妈得乳腺癌不幸去世,只有十三岁的我,在妈妈走那刻,痛哭流涕。在我记忆中,妈妈汁液丰富,打小别的邻居小孩也没少喝她的乳液。

他们说:菊苹很亲切,爱帮助人,从小背着我去农耕,汁液渗透衣裳,耸立的胸脯有如九龙江边的山峰,如丰盈的水源哺育我们。

“小许,你走神了。”

是的,我走神了。我怎么能不走神。我进入的是广告公司,我们全体人员都在想着创意的点子,认为最能体现当下民生的代名词是什么。

有人说权,有人说钱,有人说贫穷和富裕,而我的脑里为什么偏偏现出妈妈的那个呢。

“小许,你觉得你的创意点子是什么呢?”我们公司的老总张思过猝不及防在这个时候提问,我二话不说,当机立断:“母体的那两座山峰”

我一脱口,引起在座的同事个个掩面哄笑,女同事们则羞红了脸,张思过攸地脸色绯红,咳嗽二声,假以镇定地问,“小许,此次提出创意是个严肃的问题,我们不要在正经的会议开不正经的玩笑!”

我站起来严肃地回答:“我对母亲二字一向敬畏,她们如长江黄河的水源,哺育着我们祖祖辈辈,张总,你觉得提BREAST,是引起在座同事哄笑的原因吗?以我之见,凡是笑的人都想入非非,因名而感官而错解之,BREAST正是我要阐述的一个论题,请莫笑!”张思过点点头,遂马上否定掉:“BREAST是女子的象征,不单你有,在座的女同事也有,在这样的会议提它显然不合适、会引起大家微词吧?”

“张总,我不否认别人的微词,我心目中的母体给我们女子唯美的特征,我建议我们有权利去议论它,更不该用有色的眼光看待它,而且还必须好好重视它、保护它,因为它有可能涉及到我与你及大家的健康。”

话还没说完,张思过抢过话题:“小许,请不要离题,今天召开的不是WOMAN会议,我再强调一遍,你要给我们开展的并且要与我们讨论的是当下民生问题!”

“没错,时下。。。”我还没把乳制品说完,

张思过却打断说说,“许琼,你一位广告总监,下次准备好了再开!散会!”张思过很严肃地离去。

我侧目,同事们一个个瞅着我,他们有的向我投来鄙视的目光,我在原地一动不动,抚着脑袋,我喃喃自语,“怎么没人理解呢?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孙子不要接触吗?”

那是2011年的春天的一个会议,由于我创意令别人百思不得其解,却被当笑料会议解散。那一刻,我倍感思念妈妈,记得艾青诗人有首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感同身受,我写下《母亲》这首诗:

今天,我面对你,我的母亲,我向往童年纯净的山寨、油绿绿的树木,树丛有果子和芳香!

我曾如此祭奠,母亲,你哺育我们一代代,孩时喝着干净的井水、健康的肉类、安全的食品。

晨雾绕缭,山河掠影:鸣蝉在枝头抖动微笑,溪流在河床清澈欢愉,林间有豹来虎往,原野有自由的鸟类飞翔!

当苍穹惨鸟在叫;当震聋发聩雷电怒号,当生活变迁,当城乡离合,

哪里干涸了;哪里洪灾了;哪里又地震了!神州哀嚎!

母亲,你的水是洗浴我心中忧伤的圣水,可人间还有多少圣洁之水?我们喝着不干净的水源,我们一部分人分离,在痛苦中痛苦;虚无如此虚无。。。

绿水青山,愿你永常在!

几年前,我离开家乡南溪,走进厦门美丽的小岛,几经辗转几个大中型工厂后最终进入目前这家企业,回想张思过招聘我的前三年,我愣愣望着戴着眼镜的斯文男子。招聘会上,我由于第一次到人才中心,并不知要什么流程,看到我秀丽端庄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他问我,“你简历上怎么一字也不写?”

“我,能直接口述吗?”

“不能!”张思过拒绝我,“我的时间很宝贵,岂能在你一个人之下截断我招兵买马的过程呢。”

是的,我有点过了,我插在他和应聘者交谈的中间,把一张类似白纸的简历递给他,并坐了下来。

我告诉他,我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张思过没有给我应允,他是一个严苛的老总,面对涌入的应聘大流,交空白简历的估计也就只我一个,他不再理我。

送走前面二个,轮到我了,我又挤进去,他上下瞟了我,礼仪性的叫站着的我,说声“请坐下。”

我一入座,喋喋不休:“我叫许琼,1980年生,家在福建许马镇,。。”

“打住!”

我一听马上止住,先听他介绍:

“我要招的只有一个岗位,编辑,我只要求你热爱文字,健康向上,本科中文毕业。如果你是,明天下午二点到公司找我,我们再面谈。”

我点头。张思过递给我一张他的名片,上面印着公司的地址,和他的赫赫大名。

第二天我去了。公司在某某大厦21楼,我从岛外扩张到岛内,租住了一个房子,我手头只有五千元的存款。我穿上一套粉红色的职业套装,在离开房间,我在镜子前练习如何向人微笑,即使我是最穷的,也要保持最迷人的笑容。

张思过的秘书接待我,当我到达公司时,她进张总的办公室报说我来了,过了半个小时,秘书小姐一脸不苟的认真,然后不客气地看着我,叫我并提醒说,进去后请你保持刚来时的微笑。

我坐下的时候,秘书顺带把张思过办公室的门关上,就剩我和张思过了,我心想,一定要镇定,“张总,为什么我最先来,怎么就成了最后呢?”

张思过不苟言笑说,“小许,许琼,我没叫错你的名字吧?”

没有!”我死盯着他的眼睛,看他还算干净,听到他张口,

“想知道原因吗?”

“想知道。”

“把最好的留到最好!”

我有点忐忑不安,张思过凭什么知道我是最好的?

“怎么结舌了?你不是很会说吗,应聘会上连珠带炮介绍自己,现在呢?”

“不是,张总,应聘会上争取机会和时间。人太多,没办法,我必须先出手!”

“你以为你抢占别人的位置有用吗?”

“的确没有,但不过,张总,我现已坐在你办公室,不是吗?”

“你是不是特骄傲?”

“我,是有点飘了,但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最后才被你面试的原因!”

“你霸道,霸道得需要等待的,难道不能成为最后的应聘的原因吗?看你一直微笑迷人,是不是想迷离我?”

“请张总解释霸道,是不是人善被人欺,我主动出击就要被惯以霸道?迷人也是相互的,是不是觉得我天生容颜貌美笑容可掬,古代被人称狐狸精,在现代是不是被认为有心机?你要放我最后来破解我?”

“哈哈,想知道吗?这里的霸道实际上像狼一样迅猛,应聘会上你不顾强敌,插在最前面;迷人是你用空白简历吸引招聘者的视线,我被如此自信的姑娘迷倒了。

0

(一)应聘求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