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圆>(二)艰难生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艰难生存

小说:家.圆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9/20 12:50:53

后来,我才真正知道同事说张思过相中我了。相中一词很含糊,是我的工作能力,还是他单身也在觅一个女友?我只是做个臆测。后来,确切地说,张思过需要一个工作能力强的员工,霸道迷人他只不过是站在女人的立场用以四个大字夸我而已,此是后话了。当然我漂亮也是有一点点原因。

我不会在开展我的事业时期那么快迷上一个男人的,张思过很帅,帅的男人也可能有许多女友,她的秘书张晴就是喜欢他,没听说秘书就是小蜜吗?

我当然不会跟张晴计较,他们爱恋谁谁谁的与我没有关系,我一穷二白,无房无车无背景,我笑着,我最劳心的是每天淄洙计较钱如何使用才不会变成月光族,张思过给我的月薪是3000元,有能力的话,也很快提升。

话说每月除去月租我生活得很窘迫,我不能买名贵衣服,不能上高档场所,每天出外挤公交车,早上买豆浆馒头,中午吃盒饭,晚上回家买菜煮,尽可能回家自己动手,都是为了节约开支。

一段时间过去,我适应了岛内的生活。我一个单身汉过得自由自在,除去上班,我觉得应该再找点活充实充实,好有一些额外收入,我又去应聘兼职,我从小喜欢唱歌,妈妈说我天生有一个好嗓子,但做明星难,做女明星更难,我当初没有报考音乐学院,村里许多人说可惜了。我这样的梦一直做着,那是个大好时机,当天应聘,当天聘上,我在一家四星级酒店的酒吧每晚驻唱一二首,也许我长得天生丽质,清秀迷人,我却不幸被一个男性缠上。

有一天晚上我驻唱完离开酒店大堂,被迎面一个陌生男子截住,我吃惊不小,他居然能叫出我的名字,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他拉过我的手臂,为了躲开别人的视线,他告诉我,他刚入住该酒店,昨晚听过我的歌,歌如其人,想认识我,他又说,“我想请你喝咖啡可以吗?”

大堂一侧有名典咖啡,我摇摇头,“对不起,我明天还要上班,现在已经是十点,况且你是陌生人。”

他说,“哪怕一下子,给我一个面子?”

我对陌生人并无好感,“改天吧。”

他着急地说,“明天就要离开厦门了,什么时候再回来不敢保证。”

“那你就找个理由再来听我唱歌吧。”

我毫无眷恋离去时,他塞了一张名片给我。在我身后,我感觉一双灼热的眼睛,我听到他说:“一定记得跟我联系,许琼。”我没有联系他,是我不想在这个陌生城市对一个陌生人有任何牵挂。

塞给我名片的男人叫宋明明,是帝都房产公司总经理,那会出差是到厦门洽谈一个项目。张晴有一天找到我,说有一个男人在楼下找我,我接过电话,方知是宋明明。张晴给张思过送一个文件,我趁机没人警告他,“喂,你不要上班给我打电话。”

宋明明对我说,“许小姐,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可以不打你公司电话。”

“什么事?”

“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

我心一横,回答,“如果不呢?”

“你要不答应,我直接到公司找你”

“你!”,后面我又加重二个字,“无聊!”

张晴出来,问我是谁,挂掉他的电话,紧接着又响,张晴无奈叫住走了几步的我,“许琼,还是找你的。”

我跑过来,接起电话,“一三九零五零。”

挂完,张晴好奇问我,“谁呀?”

我随机说一句,“我一个同学”

张晴很认真回对:“不对呀,听他的声音,我感觉他有四十多了。”

“他是我的同学的同学”

“哦,哈哈。”张晴笑得很不自然。

第二天我被张思过叫到办公室,张晴也在那。张思过说,“小许,我听说你晚上去酒店的酒吧驻唱,我们公司的年会我打算叫你主持,你看怎么样?”

“张总,我真没这个能力。”我根本就不想出风头,去驻唱就为了生存嘛。张思过可不放手,劝道:

“张晴都告诉我了,我不能埋没人才,我知道你有许多优点,唯贤任用。”我拒绝道:

“算了吧,张总,我觉得张晴去主持吧,她声线好”心想,枪打出头鸟,是试我工作还不够格?

张思过望了我们二眼,我看到张晴的笑脸,这时,他点点头。

张晴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和她在公司的位置,谁也管不了谁。

同事说,张晴是厦门人,父亲是机场的高管,母亲是商场的收银员。

我部门的小宣告诉我,“许琼姐,当心张晴,听说她和张思过两人。。你呀,可别和她争张思过,她要一动怒,小心你当不了飞人,吃不了商场的好菜。”

“为什么呀?真有那么严重吗?”

小宣秘密告诉:

“唉,她爸是机场的;她妈是商场的,打个比喻,人家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像我们这群四无人员。”

“哪四无呀?”

“无房无车无钱无有扶你上墙的爹。”

“别计较啦,空想不如实干,我才不会计较四无,好好干活,四无变四有,革命进行到底”

小宣瞪大眼说,“干?干能干出一辈子出息吗?”

“怎么不能?”

“女人呀,有第二次选择,第一次没争到一出生含个金钥匙;第二次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

“找个有房有车有钱的男友啊?”

“小宣,你做梦啊,人家有那些,凭什么要一个没有四有的女朋友啊?”

“这你不懂了,我虽比你小,在择友方面我还是比你强一档的,看你就是没谈过恋爱的女人,这年头,把守关的人越来越少了。”

“小宣,我糊涂了。我本以为恋爱随缘,你现在交给我一个法则,把爱当成商品,把情感当成跳板,我能觉得那种爱情成立的家庭有幸福呢?”

“当你为了一块钱吵架;当你看病不起;当你望房兴叹;当你无颜见江东父老,你就觉得通过跳板还会耻辱吗,它就是通往幸福的大门。”

同事小宣说起来一套套的,我是一位单纯的姑娘,却喜调侃比我成熟多的小宣:

“小宣,嘿嘿,你是怎么俘虏男朋友的啊?说呀!”

小宣凑到我的耳根,“生米做成熟饭。”

“啊?”

周六下午,宋明明约会了我,他告诉我打算驻扎在厦门。

“我们的项目已经谈妥了”

“与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冷淡地回应。

“当然有关。接下去,我就要半年或者更长时间待在厦门,我们有机会再见面听你唱歌,这是我在厦门特地争取来的项目。”

宋明明一开心便问,

“对了,你怎么几天没去驻唱呢?”

我冷漠说:

“请假了。”

“请假了怎么不告诉我呢?”

我道:

“你不是我的主管,我干嘛告诉你?”我保持一颗谨慎的心,对不熟悉的搭讪男,不付热情。

“你,我每天晚上就是为了等你。你看看,我不是个不守规则的人,你告诉我的电话,我在你上班日有骚扰你吗?”

“没有。”宋明明的确没有,我答道。

“那就对了。我专程听你唱歌,你误以为我有什么目的?”

他又解释“许琼,我们有家有业的人,怎么可以随便去毁掉呢?”

我回道“我不能不瞎想,现今离婚率那么高,社会风气污染我的思想,你不会,不代表别人认为你不会,以防为主。”

宋明明想听我的歌呢,他劝道:

“去唱吧,我专门留在厦门听你唱歌呢。”

宋明明的话鼓励着我,我知道,面对一个陌生人的劝勉,我按劳取酬何乐不为呢!

0

(二)艰难生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