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圆>(五)逢好邻居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五)逢好邻居

小说:家.圆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9/24 18:42:00

小女孩跟着她的奶奶下楼梯。身后传来她俩的对话。“奶奶,阿姨怎么不叫她的妈妈帮忙呀?”“她说家里一个人。”“那就等妈妈回来呀”。我无语了。小女孩尚且那么懂事,我内心又怎么不被感染,正当我为了未来美好的生活扛着木板迈向上一个台阶的时候。宋明明来电了。

“许琼,在干什么呀?”听着叫唤不停的手机,我不得已放下木板,气喘息息的接通。即便不看屏幕,我都能听出来电是谁。

“我当劳工。”

“编辑调任到劳工?”

“不是,我没有这等福气。我在干重活啊。”

“干什么活呀?”

“搬床板。”

“床板?”

“嗯。”

“你买新床,怎么不叫老板送货上门呀?”

“我买的二手的,最优惠价给我,老板送货上门,还得给我加20元。”

“为什么呀,你家没电梯?”

“是啊,我住得比较高。”我说。

“住几楼?”

“8楼”

“许琼,别搬了。你过来,我正跟你商量一件事呢!”

“什么事?要不我搬完再给你电话。我这干到一半的活,木板横在楼梯,碍着他人上下楼呢!”

“别搬了,别搬了,过来。”

“那怎么好呢,我不能撒手不管啊。”

“打个电话叫人清理回收不就行了?”

“我能出钱我那么累干嘛啊?”

“嗨,你别累了,到我那住。”

“什么?”我吃惊不小。

“喂,许琼。”

见我不出声,宋明明解释说,“不是,许琼,你听我讲,我租了一个套房,二房二厅有厨房,我住一间,你住一间”

我平息一口气,

“明白了吧?”听到我叹口气,宋明明问道。

“那怎么行,我的房子跟房东说租一年,她跟我订了协议,交了一个月的租金,我身份证还在她那边押呢”

“身份证为什么被押?”

“唉,不就是身上的钱不够交付,押身份证来着,我提出来的。”

“你还差多少,我给她。”

“不,不,不,谢谢,我有能力给,不就是4500吗,不过,不能一时给,领了工资打给房东就是了!”

“许琼,你跟房东说不租了找到更实惠的房子。”

“没有的事我能瞎编吗?”

“许琼,我那不多余一间房吗,怎样?我不收费,卫生你打扫,饭菜你做,其他我担当,你看行不行?”

我想天上不会掉来馅饼,又想孤男单女,长期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况且我也不喜做寄居蟹。人家宋明明好意,我没当他的面拒绝。

想着几次往来,他对我也不无恶意,跟他嘻笑说:“假如你想尝我做的菜,改天双休比较有空,白天去你家做客亲自下厨,顺便义务性帮你打扫卫生,这主意是不是不错?”

“哈哈,等你来,我家垃圾堆成山喽,你这不是委婉跟我拒绝吗?”

我开着玩笑说,“算是吧!”

宋明明又说,“既然请不动你女神,强求的瓜不甜,我随时欢迎你来,大门24小时为你敞开。”

关掉电话,我叹了一口气。已婚男人我惹不起。

这期间碰到同楼住的男生,他学雷锋,帮我扛床。

当我第三趟出门,我被夹道问候:

“嗨,住你隔壁,注意你好几回,你是不是上夜班,每天很迟回来?”

我想大概我每次回来,门都要卡在那,不好关,用力过重,把隔壁邻居吵到了,我低声回答:

“不好意思啊,每次关门,门就是特不好关紧。”

我又说:“其实我朝九晚五的工作,晚上兼职一门工作,比较迟归”

“哦?看不出来,你全天候几小时上班?”

“16小时左右。”

我朝他看过去,注意隔壁大门走出一位健硕的小伙子,戴着一幅眼镜,他自我介绍:“你好,我叫苏雨,草办苏,下雨的雨!”

“许琼,许仙的许,王京琼。”出于礼貌,自我介绍。住在同一屋檐,抬头不见低头见嘛。人家也是一个帅小伙子。

“我们有缘,需要我帮忙吗?”看我大汗淋漓,我忙不迭地谢谢。

幸得苏雨的帮助,半个小时,做完苦力活。当天晚上,为了感谢他,请他吃晚饭。苏雨是个会下厨的男性,完全是他做给我吃。这样一次相识,我才了解苏雨是云南人,至于什么工作,他也没在我面前提,除了听我喋喋不休,他了解到我怎么租房,怎么买床,到如何碰到他很开心,他劝慰道:“没事的,一个人有进取心,辛苦仅是暂时。”

我以为他跟我一样是租客。我问他租了多久?

他回答使我很意外,“那是我家房子。”

奇怪,为什么我住进来一段时间,大门紧锁?现在的城市生活压力大,他不会得精神抑制症,宅到家里不出门吧?

我问,“你平时上班吗?”

“上,朝八晚六,我刚搬进来一个星期。你知道我这人怕吵,我之前被吵得耳膜都要聋掉,我爱清静,所以才搬来。那是一套很久没人来住的房子。”

我看他虽然健硕,但他眼中沉默时候,流露出淡淡的忧伤。他的经历,在一时之内不会跟我完全告白,直到和他相识三年,我才明白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原来,生活,对于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我是最悲伤的,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那天苏雨给我帮完忙,为了答谢人家,我亲自下厨,最开始,我们一起先到商场买几个菜,晚上叫他共进晚餐。

苏雨当即点头。

最重要的是我得破费先买厨房用具,除了添一口锅、一个电磁炉,还新增锅碗瓢盆盘子筷子。

苏雨陪我逛街,全然象帮手,当时有种适遇知音的感受,在陌生的城市碰到他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

下厨虽不是能手,能炒出几个象样的,糖醋排骨、酿豆腐、鱼头豆腐汤、红烧茄子、牛肉烩冬笋。

菜宴简简单单,苏雨没在乎讲究吃穿,他说,在单位他也是经常下厨。我问他是什么单位,他三缄其口。

他倒觉得从事一门工作,尽心尽职,话题一转便问道“许琼,你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

“什么?”

“陪着我心爱的人慢慢变老。”

我不好意思低下头,他解释说,“心爱的人,不一定是和你发生肉体的,它有可能是你的亲人,比如父母,兄弟姐妹。”

我心一沉,苏雨为何要把它广义话呢。看着苏雨,他象在期待什么。低下头,吃了几口菜,放下筷子,拿着碗,又摸摸口袋,象要借酒借烟,可奈何我桌上酒杯未有,烟没准备。我没有再问,在看似开朗的苏雨躯体下,藏着一颗大概支离破碎的心。

沉默片刻,苏雨问我,“许琼,你快乐吗?”

我睁大眼睛,快乐这词于我很远。可为何又要不快乐呢,王阳明先生说,心是本体,起心动念了,人便快乐。我询问他,

“你讲的快乐是指现在、现阶段、还是对就近生活的肯定?”

“最后一个。”

我其实一想到妈妈的离去就不快乐,想了妈自然又想爸,爸爸虽是一介农夫加一个小商贩,但他毕竟上了年纪,身子不好使,加之为了盖个房子摔过,有生之年,我想让他过好点,城里买个房子,再就是把爸爸接来一起住。

“你在想什么?”他问道。

我通常胡思乱想,我想着美好,不去想着忧伤,哪怕再忧伤,那都是历史。

“许琼,可以聊聊你吗?”苏雨风轻云淡地问,他没有再继续为难我。

我跟他聊到厦门租房子、找工作的事情。

他问,“我能更了解你的过去的事情吗?”

“从我婴儿开始?”我笑。

“假如你还能记得,那又何妨呢?”

1

(五)逢好邻居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