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家.圆>(七)家的模样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家的模样

小说:家.圆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9/26 13:03:02

苏雨睡得很熟,搀扶他到隔壁房间,关上他的房门,苏雨在整个过程并不知情。

夜色浓洌得很,象烈酒容易使人闻着就醉。夜深三更,我躺在席上。

半夜我收到短信,是宋明明发的,他没打算要我回复,信息的意思是,“许琼,你晚上怎么没去酒店驻唱,我都等你一晚上都不见你?”

那一天晚上我关机,直到夜睡前才开机,宋明明他能看懂我,却未必是我该要的,我跟他保持一个距离,却不料,他却跟我拉近距离。

我陷入思考的是:苏雨的房子内大厅的墙头,挂着他和父母全家福的相。为什么苏雨在我面前避而不谈家人,他也不谈工作,而我掏心掏肺把我的家世全供出来。

我喝多酒,思绪紊乱,和苏雨不过才相识一天,他何必将半辈子的事告诉我?睡意涌上,眼睑沉重,重得睁不开,然后听着滴答声,一会沉浸梦乡。

第二天是周日,迷迷糊糊睡到快近上午十点,一个手机短信把我吵醒,打开一看,苏雨。他在短信上问:“许琼,起床了吗?昨晚很抱歉,喝醉了,让一位纤弱的女子扶到卧室,对不起!”

我赶紧回道:“没关系,你帮我忙,我也帮你忙,咱互不亏欠了!”

接着,苏雨迫不及待与我联络,说电话联系,我拿起电话,昨晚我和苏雨互相交换手机号码,我望着窗户,外面飞鸟展翅,厦门是个山水秀丽的城市,一大清,鸟儿们就在窗户外叽叽啁啁叫个不停,好如一曲班得瑞的《森林狂想曲》压过我的耳膜,在我和苏雨认识的第二天早上,我们竟隔着不到三四米的距离通起电话,我笑了,苏雨特有浑厚的男人声音,富于磁力:

“许琼,男帮女应该,什么叫互不亏欠?你是我的邻居。往后,有什么事摆不平的就叫我!”

“谢谢你,苏雨!” “许琼,那些小事,无需挂齿,我们不就是好邻居吗?”

嗯嗯嗯,躺回床上听苏雨说话不禁心中窃喜。“起来了吗?许琼?别睡了。”苏雨又说。

从没象当天心情畅快,我如燕飞一般的轻松,感受着被帮助和关心的幸福,两臂腾空翱翔,想像回到故乡躺在妈妈当年铺的温暖而柔软的大床上尽情地翻来覆去”

“我下楼买了豆浆,给你买一份,算答谢昨晚你的搀扶之恩啊,如你方便,开个门啊!”

“啊,那怎么好意思啊,劳你大驾!”我呵呵笑。

“好,我们别客套了,你起来,要是穿上衣服,我把豆浆馒头递给你,本想买瓶牛奶,想想还是算了。”我无不想到卖家具老乡老板娘的话:**制业现时闹得沸沸扬扬。

苏雨真的想得周到,我特别腾升着被关怀的喜悦心情。

苏雨递上东西,给我微微一笑。拿上他买的豆浆馒头,关上门。二十分钟后,宋明明打电话来邀我去上岛咖啡,我正要回答,同时,苏雨在外面敲门,问我要不要去看东坪山的三角梅。“许琼,听得见吗?今天天色好,如果你有空,我们一起游览大好河山,就算是给自己放松放松,三角梅四月开得旺,想不想搭伴去梅海岭赏游啊?”

我压住电话,回答他,“你稍等一会,我再跟你说,苏雨“

电话宋明明问,“许琼,你今天可不能失约,一定要答应。”

“我去不成了,改天有空我请你吧”即使破费,我也不能心猿意马,和苏雨爽约,比起和宋明明一起,我觉得和苏雨的相处安全多了。

“什么事?”宋明明仍不松口,紧接追问我不去的原由。

“公司有个方案要起草,我得加班。”但的确,和苏雨玩后回来我把手头工作整理了一遍。讲工作,比直接推掉宋明明好,我以为。

和苏雨去东坪山上看梅花。厦门的山不高,两人租了一辆车去,他看起来很开心。厦门的三角梅,鲜红灼热,成片成簇,俏丽的颜色星星点点衬映在山上、路角、树荫,花儿朵朵,层层叠叠,耀眼夺目。

我喜欢花,三角梅唯花中之娇艳,色而不腻,大大方方,我盛赞着春天,瑰丽的花色,清绿的叶片,麻雀停留绿茵,叽叽喳喳几只蹦跳,我和苏雨游曳在花丛,鸟儿一会就飞走了。两人并行嬉闹,性格几乎一样,彼此也很欣赏对方,父母给他娇好的容貌;我的父母也给我美丽的姿色,相互吸引,两人穿梭其中,银铃悦耳笑声阵阵。

他跑过来抓起我的手,把我拉到一个花丛树荫下。我望着他,他望着我,我们各自笑,我们象个顽皮的儿童,手牵住,随即很自然放开,一刻间不好意思沉默,我只好挑起一个话题。

我问他,“你喜欢厦门吗?”我望着苏雨,苏雨有个浅显的酒窝,笑起时很迷人。

苏雨回答,“喜欢,厦门象你一样纤柔可人。”

“我不纤柔,我的身板藏着傲骨,”

“怎么说?”苏雨的双凤眼看着我,脉脉深情。

“你想,可爱没人疼”不是么?“

苏雨听完说,“许琼,以后不要怕,有我呢!”我羞红了脸,不管苏雨借景抒情,还是无意之口,苏雨浸润着我的心房。

一上午,苏雨给我拍了许多照,“许琼,来,笑一个,摆个POSE,对,开心一点,出来玩把什么烦恼都抛掉,到下周一全心地投入工作!”苏雨熨烫我忧伤的内心,他把我烘得艳阳高照,温暖至极。

中午苏雨请我吃饭,我要求AA制,苏雨付帐对我说,“许琼,我把你当好朋友,你的好邻居,我无所谓破这一餐,我们交往是值得、有意义的关系,今天和你一起很开心,没有钱能买得一个人舒心,也千金难买佳人一笑!OK,给我一个面子,我来请客!”

苏雨理解我这时要用钱,特别前一天看我一个女人的身子扛着床板为了省20元,苏雨对我的怜惜无论都会显得周到大方。

下午,我们看了一场电影,《恐怖蜡相馆》,还是苏雨破费。虽说是双人座,黑暗冷漠的片段,出其不意骇人,直把我看得冒汗。苏雨安慰我说,“你要是看得紧张,朝我身上躲吧。”

苏雨这么说,我已注意到全场女同胞失控,前排的女生都搂着旁边在座的男友往其胸靠前啊。

我和苏雨相识一天,面对电影中恐怖镜头,我有勇气,也该有矜持的风度。苏雨说的话我没有照做,我仍镇定地自若回答,“看戏是傻子,不就是戏吗?”好找个理由告诉他我是坚强的。但是苏雨看不到,我的一颗心怦怦乱跳,我多希望苏雨那时候一手搂过我,我毕竟是女生啊!

戏看完,一路在讨论戏中的角色行为。我揉搓着冰凉的两手,一场电影下来,看得从头到脚都凉透。“这部电影,主人公把活人变成死人蜡像馆,冷漠”

“人的冷漠通常从孤立无援开始,把怪异变**所需。你看看现世,房价为什么涨得厉害,跟滚雪球似的反应链居高不下,房子是一块肥肉,犹同猎人不轻易摆手,总是削一块喂出去,用此吸引围绕猎物,和这部电影相似的是,外人看到的蜡相馆栩栩如生,驻立心动,谁会料得被打磨加蜡的都是真人呢,或者过不久,他(她)都会变成其中这一,反馈是什么呢?是一种社会现象,说白了,现世打破了原有的社会生态的平衡。”

听完苏雨的说辞,我重现惊悚的电影,如我这般蚁居之人,可理解望房时的叹气和成为房奴的痛处,房子价位远远高出预期,但许多人仍如飞蛾扑火。很简单,人是聚居动物,需要家园,需要遮风挡雨的居所!

跟苏雨在一起,感受精神层次地洗礼,我赞叹苏雨独特的眼光和思考,看问题深浅有度。倒是,我还不能接触到苏雨真正的内心世界,他包拢得很深,不到特别时候,苏雨不会亮底。

我承认有时读心术很准,但我对苏雨有着极美的印象,我还停留在他表达快乐和观点的时候。我说,我特别喜欢戏中女主角,勇敢果断。苏雨戏谑说,“她象你,好奇而探索!”

苏雨继续说:“在**世界,女人的柔情,在特别时期要懂得收且能扩,才能彰显女人的气质和态度,你们在情绪方面控制每时的所思所想所为,让男士欣赏而从之。如果一位女士仅仅是为了给男人感观上的愉悦,而没有深层和内涵,相处也不会长久。”

后来我明白苏雨特别有指,我觉得他恰到好处通过电影进行剖析某些现象,是它们已经存在。

“街上你看看,老年人衰老蹒跚,人的一生过程都会过渡到这个时期。为什么老人摔倒,少有人去扶?第一;对老人救助的措施没有宣扬到位,也不专业。常人总觉事多惹上身。第二;有不识趣的老人也会产生碰瓷的念头,这是个怪现象,当然这是少数。我们的传统美德体现社会的环境中互助互爱;如果思维不荒唐,蜡像馆就不会成为真正的恐慌蜡像馆,是我们许多时候的决策和想法出错了!“

苏雨给我上一场生动的课。我告诉他公司的秘书对我虎视眈眈,我要进还是退呢?

“退”他果断给我一个答复。

“苏雨,我和秘书没有利益的冲突,在公司,各人走各路,我为什么要退?”

“许琼,我认为,女人与女人之间,无在乎是,我比你强,你是弱;或者相反;另外,你们公共都需要得到一个什么?”

“公司发展中我们能力匹配下的物质奖励,对她而言我顶多是公司的菜鸟,我永远追不上她”

“不一定,你的潜能不可估量,老板对你重视,对她是威胁!所以你必须退,以退为进!”

“苏雨,我们之间没有利益上的交集!”

“根本不算利益上的事因,你的理智和美貌,她不能折服的。我就问你,你为什么不象柔弱的女人靠着我,看电影时候?”

“我觉得我能够顶住!”

“这就对了。那就是你压她的原因,一个人,对情绪控制的弱,你就显弱,别人会同情;太强别人就会厌恶,就好比调节房价,房高人们望而生叹,太弱,房子是人们的刚需,市场不允许,两者都是极端,如果一个人的情绪被指出暴虐、激进,你对她还能抱着希望吗?房价的狂飙,你有足够的资本攒到一间房住下吗?”

“不能够!”

“情绪和房价的道理是一样的,人要交心,情绪必须控制稳住;国家要百姓安居乐业,家是一个大事,如何解决房价和人的需求,在市场的调控中找到一个大家都满足的点和平衡。”

晚霞衬得他高大,随着天色格外明朗,西下太阳坠落一瞬是最美的,虽然我知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华灯初上,过后又要转入黎明,每天周而复始,前进中的人,遇到路途会越走越黑的时候,但我要走下去,孤独的人不止于孤独的滋味,某个时刻你能碰到明灯的,象苏雨。有灯,心中就有家的模样;而家,人们都想要的。

1

(七)家的模样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