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十二)三份工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二)三份工作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0/6 12:39:20

苏雨退去的时候,为我轻轻掩门。我甚至有点留恋苏雨的存在了,长那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一个自认为喜欢的男性百倍的疼爱。

我们之间虽然以“好邻居”的关系互称,短短的时间,我似乎和苏雨认识整整有半辈子的感觉。

打了一盆水擦完身,我躺在床上,两眼虽闭,脑袋一个劲地回想之前苏雨的音容笑貌。睡到半夜,突然之间,意识到外面下起一阵大雨,咣咣当当打在雨棚上面。我下意识翻起身,往窗边单脚跳去。

巧的是,我看到苏雨的脑袋,他的阳台跟我租的房子挨得很近,苏雨听到他隔壁的声响,在阳台拿着衣架转头看到我,那一刻美妙的交汇又初见我俩第一次的眼眸相遇。

有时候,我以为生活并非贫匮,单调,无奈,沮丧,苏雨在我独处异乡之时,在我心里荡起一股花状的漪涟,深深浅浅地印着,直到下一次重逢出现,我对他又加深印象。

我们没有说话,只因夜深,微笑互视对方几秒又返回室内。

第二天一早,鸡啼起舞,薄纱绕林,南溪绿油油的山村抹上淡妆,在纱巾似的雾霭笼罩下越发绚丽,山峦的日出露出一角,穿越云雾的光芒将殷红照射在碧清的河面,金灿灿宛若鱼鳞的江水,把南溪的清晨照耀得美仑美奂,在这样的时辰,连梦里都会做起美丽的南溪,而我也是起床了,我的右脚丝丝麻麻痛了一晚,虽然我一直用意识安慰我能行,就用苏雨的原话说,女人再坚强铁打,都需要一个可靠的支柱。

我把撑衣杆当作拐杖,那是没办法的事,我不是要和七八十岁的老人比拼,一个青春年华的女子却要用薄弱的身体继续走她的路,跌倒了爬起来,爬起来忍痛着继续走,并不是无助,而是要打气。

苏雨其实在我身后默默护送,我能感觉到他,每到我一拐一瘸走在黎明笼罩的大道上,孤寂无声的灯光,所见扫大街的环卫工,以及叮当一声飞驰而过的单车,或者寻客的出租车的强烈灯光扫射,我不经意回头,仿佛路上的行人,不仅仅我在蹒跚也为了一份工作,还有一个天明破晓之际顾我于左右的隐身人苏雨关注我。

当我打上出租车,我身后有一个人跟着打的,起初我以为对方是何人,直到我下车,我看到后面的出租车也跟着停下,车里的人,随我的脚步跟来,不紧不慢。我走进会展的一幢大厦,从12楼的窗户望下,我居然看到苏雨。

我仰望黎明时的繁星,被天际光芒慢慢隐匿的黑夜,这时,我的眼际若干神经与它擦碰,眼眶不由自主流下一股感动的泪水,他乡遇故知,这是多么好的感觉啊!

我第一个到达目的地,杨枫除外,他见到上次截然不同的我,诧异地问,“许琼,你怎么了?他愣愣望我的右脚,“工作起来没事吧?”

我摇摇头,并不想说话,但我还是笑起来,我的笑能让他鼓劲并鼓励我,杨枫这时长长舒一口气,“刚才你把我吓一跳,你路上不会摔了吧?”

我告诉他,“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石块吻了几口。”

杨枫一下被我的机智感染,由原来的沉重转为轻松说着,“许琼,今天你第一个来,进步了。”

我点点头,“要么,我当第一,要么当倒数第一。一,必属我无疑。”

“许琼,与你一起备受鼓舞,你的心态好,我听说,你做三份工作?”

“是的,我不就是想早点脱贫,给我老爸买套房子。”

“房价涨疯了一样,你什么时候买到?”

“我也无数次问自己,我什么时候能买到,以我拼劲的力气,我可能还不如下井挖煤或者踩着脚手架上的工人。”

“百姓的刚性需求,投资人利用钱生钱,贫穷的人利用力赚钱,就比如买房,投资人因房致富;贫苦老百姓因房变更贫,现在许多人为买一套房累折三代。”

“我理解,我爸问我需不需要钱,仅是为我的租房,他的钱都是辛苦种果树赚来,汗水多,含金量低。”

“所以你拼命?”

“是的,我的理想就是有一个安定的家,里面住着我亲爱的爸爸,我就那么简单,这也算完成我妈说的建设家园。”

我们的谈话因其它工作人员到来而暂停。杨枫叫服装师给我上装,完后又叫化妆师给我上妆。

我的镜头比起其它模特要多得多,从上午7点跨出大门,到晚上十二点收工,中间除去午餐,晚餐,回到家整个人象脱截一样,最不可忍,期间墨镜男训过我一次,杨枫因我脚受伤忍心让我休息,墨镜男却和杨枫对峙,意思“我请人不是让她休息。”后来我出面阻止两人的纷争,忍痛回到工作岗位。

我一肚子委屈,又不能表露。回到家,原本以为苏雨睡着,我很好奇,他的房门敞开,灯光明亮。

我心情不快一扫而光。苏雨捧来热腾腾的汤,木耳红枣莲子红豆炖冰糖:“许琼,尝尝,特意为你做的。”

生活中,在通往狭小的道路,你摔倒了,有人送来拐杖;下雨了,有人送来雨伞。苏雨送来一碗热汤,不啻于上帝馈赠厚重的礼品。

我俯思,难道苏雨是我上辈子的亲人?

“许琼,吃吧,吃吧,别凉了。”

我哽咽道:“苏雨,为什么你对我那般好?”

苏雨凝神,“我们是好邻居,我是热心肠的人,丫头,知道不?”

我很感动,听苏雨说,“同一屋檐下两个最亲的人,就怕彼此当敌人。”我不明白苏雨当时为什么说那句话。直到二零零八年汶川五一二地震后我才知悉苏雨的个中滋味。

那天晚上后,我喜欢变得关注苏雨的来去,每次回来我要看看他在不在;每次出去,我又要看看他走了没有。好邻居的关照是相互的。

二个星期后,我的右脚渐渐好了起来。但是谁人知道我高强度的工作下掩藏疲倦的心灵,幸得苏雨若离若距的关心,我才更有信心勇往直前。

0

(十二)三份工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