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蚁居—飞越沧海>(四十一)被设陷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一)被设陷害

小说:蚁居—飞越沧海 作者:猫咪小琴 更新时间:2019/11/20 10:44:23

对于王小宣八卦的宣传和她的所言恋爱经,当然,许琼我有自己的活法,我就是要活出一条生鲜的路,没人能阻止我。

我无顾讳言,有些人急了,在我背后虎视眈眈,谁呢?一个秦真;一个还没截止我的人。

我的女性柔情及男性做法让她们害怕了,她们只能从背后设置障碍,让我往里踩,偏偏我又对人对事记忆深刻。

我没忘记张晴说过有个穿得洋气的女子来公司找我,她是谁?是谁?我在心里无数遍问自己。那种需要的结果,往往在我第六感觉后一段时间内发生,意料之中,宋明明的老婆舒莹找上门来了。

她正像张晴形容的,穿得洋气的女人。宋明明说过,舒莹是那种宁愿坐在宝马哭都不会嫁给凤凰男的女人,所以我理解,她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买上名牌装扮一身。

她来找我,我并不吃惊,我试想,她是不是想用和平的方式给我多少钱叫我从宋明明身旁消失,估计我也是个强劲的对手,在宋明明面前,她一不哭,二不闹,三不上吊,演一个仁妇形象。

我正寻思起来,舒莹约我去上岛咖啡,她说也就一会就到。

陪伴她的宋麦琪没来,她的推门,把直视到她的顾客都能举目观看到,似乎她的小清新足够引起全场轰动。

女人是要装扮的,这一点我要正视,为了见她,我也花了不少功夫,俗话说,人靠衣妆,象我本身天生丽质、身段佳、脸容娇好的女人,稍稍点缀打扮就能让背后男人摊掉一大片。

舒莹就坐的过程跟我很礼貌点头,看得出来她似乎并不想找我的荐,说到底,我没做坏事,但是我在心底盘算她来此地的目的。

“你好,感谢你对我捧场,还有谢谢你的花。”

我先找点话题,至少不会在两人都坐下来,面面相觑得好。她好似高兴地回复,“你唱得好,我当然要给钱。”

难道在我俩面前,就为了谈钱?能不俗一点吗?我赶紧转换话题,“宋太,在电话说,你是宋总的老婆,不知你今天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呢?”

我和她不是同一世界的人,话不投机半句多,要是谈不拢,不如马上结束。

正这么想来着,舒莹从爱马仕包里掏出一包东西,放在我面前,“看看,对你有好处”

我正疑思,会不会像我想得第一种方案,掏钱收卖我从宋明明身旁消失,打开后,我才吃惊不小。

一叠我的泳衣三点照,我看着面前美丽心如同巫婆毒恶的女人,我想把刚点上的咖啡泼过去,为了表示我是一个有智慧且高情商的女人,我压抑心头的怒火,一遍遍告诉:甭怒,许琼,甭怒,许琼。

我压住嗓声,问,“宋太,你从哪得来那些照片?”

“先别问我从哪得来。我有一件事跟你商量,对了,许琼,你姓许,单名琼吧?叫我舒莹就好,需要花你的时间不多,只要你答应。”

我还在寻思是不是她想用我的三点裸照迫我离开宋明明,我已作十足的装备,心想:“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道:“请说。”

舒莹此时反而客气了,“许琼,我知道,据我了解,像我们女人,都妄想有套房子安居,我就不说得那么高尚吧,就你目前,你想有房子吗?你想从一个低层的只租得起出租屋的女人,变成拥有在城市中有一席之位的女白领呢?我能给你”

舒莹到底想表明什么,我都有点糊涂了?她要我答应?她脑瓜里想什么东西?一叠三点照碍在我面前又是什么企图?

“不怕你笑话,我和宋明明的婚姻濒临崩溃,你是他的红颜知己,这事你不要跟我解释,我关注你俩几个月了。话说回来,换作哪个正房都会把你往死里打,我不一样,我是一个开明心善高尚的人。如果要我找到一种方式解决,你听我说下去。”

什么?什么?我没听楚舒莹话里含刀的意思。怎么听起来,我成小三了?我没夺她所爱,我和宋明明也没干坏事吧?

“你觉得你和宋明明没偷情,我就放过你吗?许琼,男人一旦把心思都放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心难于回头。当初他叫我不要来厦门,我就觉得他有鬼。不过,我说过了,我是个高尚的人。“

她好无奈笑了一声,那一声就象一把剑直捅我的心脏,我如坐针毡,来一趟不就是为了被羞辱?我义正言辞告诉她,“舒莹,宋大哥是个好人,你不了解他,当然不懂他的想法。如果我没记错,你有一个孩子,孩子尚小,需要一个父亲或者母亲照顾,宋大哥把抚养孩子的事交给你,他在外面打拼,你竟然把它曲解成,他和谁有鬼?你岂不是自找气受?”

“可是现在明明被我抓到,这个谁就在我面前。”

我和舒莹似乎到了剑拔驽张的气氛,这不像朝我想像中去发展。我俩为了各自的情商都暂时压抑冲动,沉默不语,我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喝了一会咖啡,然后她道:“我不怪你!”

我听完很是吃惊,舒莹怎么是个变来变去的女人?时晴时雨,我都不知道她要从我身上掏出点什么。

她俯过身,叫我凑前,悄悄耳语,“你听我的做,我成全你和宋明明的关系。今天他叫我给你送个信,要我把你送到一个地方”

舒莹又道,“主要是我的意思,我觉得女人与女人之间的相处不那么难,第一我想交你这个朋友;第二,宋明明的红颜,也就是我舒莹的红颜。”

我居然掉进云里雾里,都不知她说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她话音刚落,我问道:“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

“你别那么在意,哪个女人,在这个开放的时候,没个三角吊带,你看看,她掏出一包”

我看到了,上面也都是一些她穿泳装的照片。她笑起来,但我认为她笑得足够心虚,可我那刻却没有看出任何破绽。

我也一时想不出头绪。舒莹此时又道,“照片你收起来,我们坐了半个小时,也该把你送到那个地方,你别见怪,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正面认识你。“

见她又挺有诚意,我居然信了,她开着宋麦琪的玛沙拉蒂,她就像奔驰在原里驰骋的野马。

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地方,舒莹对副驾驶室的我说,“许琼,我就不上去了。我跟女伴还约了点事,祝你快乐!”

我似信非信跨出小野马,突然之间,阳光从湛蓝的天空钻出云层射下来,我感觉格外的光亮。在我面前耸立一座酒店,在车上,舒莹给我看过地址及楼层,她说那里环境雅致,把它说得天花乱缀。

我就着她给的门号,朝着镶嵌得富丽堂皇酒店的大堂走去。我一身长裙显得高贵优雅,还有穿着整齐的保安引导走电梯。

在302房,宋明明等候在那。宋明明把我迎过去,关上门,我有点不能自主,那种地方叫我想到和张思过在酒店内排演小品的情形,我竟然发觉,我紧张到头晕目眩,在宋明明面前晕倒过去。一个半小时过去,我躺在酒店的床上,宋明明在浴室,我悄悄爬下床,靠在浴室门口听见他在洗澡。我这时候正想穿上外套冲出门外赶紧逃,门吱呀打开,我只得神速钻进床上,看看宋明明究竟想怎样。

没想到宋明明给我盖好被子,他站在茶几旁嘴里还喃喃地说,“这丫头,吃什么不好,吐了我一身。”我此时偷偷转身,从被子边缘看到他擦一根火柴,欲要点燃一支烟,他上半身光着,下半身还系着白色的浴巾,头发还湿漉漉,从发梢上还滴着水。

我裹紧被子,生怕宋明明象色狼扑过来,又委屈地叫一声,“宋大哥。”

宋明明起身,嘴上说,“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点?”他射来同情的目光。

“我怎么了?”我问道,觉得嗓子眼沙哑

“晕倒了”

我说道:“我想回家。”我心想,宋明明你要不让我回家,我就知道你想干啥。

却料,宋明明应答,“许琼,想回我就送你回去吧。”

宋明明把烟盒抽出的一根烟放在桌上,并告诉说“你等我,我去卫生间换衣服”

我如释重负,看着那个男人转身的背影,我陡生安全感,心里感喟眼前的男人是可交往的,简直就是虚惊一场!

0

(四十一)被设陷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