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地火树欲烧空>19.初恋的终结(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9.初恋的终结(3)

小说:战地火树欲烧空 作者:一笑YeShell 更新时间:2019/10/8 9:39:25

“我们买一个吧?”卞志坤对童立乾说。

“好。”童立乾说着,掏出钱来。卞志坤挑了一个老鹰形状的。

卖风筝的人从货堆里又找出一个同样形状的,笑着说:“买两个吧?俗话说,成双成对,比翼齐飞。两个只要四块钱。”

“好!”童立乾给卖风筝的人四块钱,跟卞志坤每人拿一个风筝,走了。

他们来到草坪,放开风筝线,两人各自扯着自己的风筝跑了起来。不一会儿,童立乾的风筝就飞上了天。卞志坤试了几次,可风筝总是往地上栽。童立乾把自己的风筝线交给卞志坤拿着,然后接过卞志坤的风筝,不一会儿也放飞了起来。他们两人各自手扯着风筝线,望着空中迎风飞翔的“雄鹰”,高兴得放声欢笑。

一阵风刮来,两个风筝的线缠到一起。他们相互走近,想把线分开,可两根线越缠越紧,难解难分。童立乾一时用力过猛,不小心把他手中那根线给扯断了。又一阵风刮来,卞志坤手中的线一时没拿稳,也离手而去。卞志坤望着天空中两个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惆怅。

童立乾看到卞志坤伤感的神情,就说:“没关系,我们再去买两个。”说着,牵起卞志坤的手,向卖风筝的人那边走去。

这时,算命的驼背人不知又从哪儿钻了出来,对他们怪声怪气地说:“让你们算命,你们不算。我算定你们的爱情就像断线的风筝!”

听了这话,卖风筝的人对驼背人喊道:“你胡说什么?两个风筝不是在天上好好地比翼齐飞吗?你再要胡说,我叫公园的治安管理员把你抓起来!”他又对卞志坤和童立乾笑道:“再买两个吧,怎么样?”

驼背人对他们说:“他的风筝,最好不要买。那些线都是劣质品,一扯就断,好让你再买。”

卖风筝的人冲驼背人怒吼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胡说八道?”

“我不胡说。我找个治安管理员来跟你说!”驼背人也毫不相让。

见这两个买卖人自己吵了起来,卞志坤拉起童立乾向湖边跑去,说:“走,我们去划船吧。”

他们来到湖边,租了一条木船,乘着湖面上的凉风,荡桨碧波,戏水游玩。他们不时按动快门,留住许多欢乐和美好。他们畅谈生活的感受,部队的建设,人生的理想,还有美好的憧憬。

从湖中上来,他们来到一片草坪,追逐着,奔跑着。她累了,就坐在草坪上。他还浑身是劲,伸手要拉她起来。她不肯起。他四顾无人,突然蹲下,背起她就走。他的青春和力量,随着他坚实的步伐,透过他厚实的肩背,传遍了她的全身,滋润着她的心房。她闭上眼睛,尽情地享受着……

一天就这样在欢声和笑语中度过了。

第二天,卞志坤跟同学们正在宿舍收拾行囊,童立乾来了。他眼圈发黑,满脸疲倦。卞志坤跑出门外,关切地问道:“立乾,你怎么了?是不是昨天太累了?”

“不是。”童立乾看了一眼卞志坤,说,“昨晚我爸来电话,说我妈病重,让我赶紧回家去。对不起,我可能不能陪你去福建老家了。”

卞志坤听了童立乾的话,心头升起一股不祥之感。但她故作镇静,安慰童立乾说:“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到火车站。”

“不用了,你还要收拾行李。”

“行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立乾,你就让我送你吧……”说到这里,卞志坤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她怕童立乾看出,赶紧低下头来。

童立乾静静地望着她。过了一会儿,他说:“好吧。我们现在就走。”

卞志坤回宿舍,把行李整理一下,跟小丽说了一声“我要去一下火车站”,就跟着童立乾出去了。他们先到童立乾的回宿舍。童立乾拿个旅行包,装了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具。他们走出校门,乘公共汽车到了火车站。童立乾把昨天买的车票退掉,又买了一张到北方的车票和一张站台票,检票进站。

在站台上,童立乾牵着卞志坤的手,说:“到了部队就给我写信。”

“知道了。”卞志坤注视着童立乾说,“你路上小心。你别着急,你妈的病不会有事的。”

在站台上,他们相互注视着对方,目光中凝聚着千言万语,万般柔情。他们就这样久久站着,直到车站广播播放即将开车的消息,他们才分开。童立乾上车,放好行李,从车窗探出头来,挥手跟她告别。她上前握着他的手,忽然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不禁热泪盈眶。火车开动了,她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没想到,这便成了他们往后十几年的最后一次见面。

两天后,卞志坤也告别了同学们,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半个月后,她到海军某通信总站报道,第二天就给童立乾写了一封信,寄往军事科技大学。她被任命为干事,工作出色,得到总站领导的表扬。一个月后,她收到了童立乾的回信。这是一封厚厚的信。

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她拿到信,心情无法平静。但她没有马上拆开信,直到晚上回到宿舍休息。她一个人坐在床上,急切地把信拆开,从里面倒出了一摞照片,那是他们在人民英雄纪念公园照的。看到这一张张照片,卞志坤脸上漾起了幸福的笑容。但当她打开信笺,读着上面的字句时,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信上只有短短的几句话:

卞志坤同志: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负过伤,丧失了生育能力。对不起,我没能早日把这件事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此致

革命军人的敬礼!

童立乾

1990年8月27日

这一个个冰冷的字,就像一支支疾驰的箭,穿透了卞志坤的心。在灯光下,她发现信笺上斑斑点点,满是泪痕,说明他是流着泪写完这封信的。她靠在床边的墙上,眼泪就像泉水一般流淌着。她哭喊道:“这不是真的,立乾,你骗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呀……”

0

19.初恋的终结(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